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難近母(迦梨)的情人節巧克力劇情

サラダ | 2024-02-18 13:39:39 | 巴幣 3010 | 人氣 152

 是某天在房間悠閒休息發生的事情。
 從門外聽到的是―――

①「如同正確機械般的韻律腳步聲」
 難近母:
「傳令者啊。本女神在此要求接下來與你共度時間。
 預定時間・不明。
 並且不存在急迫性。」
 藤丸:
「沒問題哦
 畢竟有些空閒」
 難近母:
「―――收到了。
 判斷為,十分喜悅。
 雖並無急迫性,但重要性絕非輕度,
 不存在不送出的選項―――
 沒錯,果然,這還是特殊的神務吧。
 因此必須實施。無論如何。」
 藤丸:
「……?」
 難近母:
「―――不。
 今天有想向你提供的東西。
 請收下。」
 藤丸:
「這是―――
 實物大小的巧克力槍!?」
 難近母:
「那是由本女神向傳令者提供的,
 特殊補給及戰鬥用神授兵裝。
 很遺憾的是能量是有限的,特別是用作補給用去使用的場合實際上僅能使用一次。還請注意。」
 藤丸:
「雖說是神授兵裝,但還是巧克力吧?」
 難近母:
「……畢竟是我這位女神傾注力量製作的東西,
 在分類上便是神授兵裝吧。
 判斷並沒有錯誤。」
 藤丸:
「是手工的啊!
 謝謝,感覺很美味!」
 難近母:
「分析。傳令者暨Master啊。
 從其話語和表情中,能判斷只能理解該兵裝為補給用的一面。
 我向你要求對該兵裝之樣式(規格)的正確理解。
 理由為……不明。
 太浪費了、可惜、
 機會難得希望能完整地收下、
 不滿半吊子的理解,雖於本女神內部產生如此這般的不快概念,
 但與本神務毫無關係而封印。」
 藤丸:
「難道說……
 這,真的能當作武器來使用?」
 難近母:
「對此肯定。
 畢竟殲滅女神就是如此這般傾注了力量。
 由於巧克力這一材質的強度不足,
 再度說明幾乎用上了所有手段。
 ……那雙眼神。
 判斷為對本女神的說明呈現疑問。
 了解了。
 那麼便提示具體效果與用法範例吧。
 這點程度的幻力(摩耶)包含在服務中。
 那麼。」

 背離正道之魔(暫定):
「呵呵呵。
 雖然沒什麼的理由,
 但突然很來氣。
 今天有點想認真讓Master墮落呢~?
 氣勢呈現上,不僅限於外觀都要比平時更像是魔王……。
 魔羅羅羅!(笑聲)(推測)
 來吧! 區區毫無防備的人類,
 就讓本魔王一口品嘗吧!
 有了有了。
 呵呵呵,睡得可真好。
 ……嗯?
 等,那是什麼,
 有僅特化滅殺魔的物品臭味!
 不如說這是濕婆的―――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此一來,背離正道之魔便會被神力打倒,
 孱弱的人類便平安無事地被救下了―――

 難近母:
「結束。」
 藤丸:
「說是,結束……
 總覺得角色分配上有點可憐……」
 難近母:
「剛才看見的光景,說到底
 是在幻覺中描繪一般情況下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出演者並無特別原型。
 是真的。
 總而言之,就像這樣―――
 向你提供的神授兵裝,
 既是模仿濕婆的三叉戟(त्रिशूल),
 更蘊含有我這位女神所具有的『毀滅魔』這一性質。
 一家有一把,想必是驅除魔的最佳兵裝。
 還請活用。」
 藤丸:
「……反過來說,為何,這會是巧克力?」
 難近母:
「今天這天,正是送出巧克力的日子。
 本女神認知為該定義。
 因此不存在不送出的選項。
 不過,愛與安穩是帕爾瓦蒂的範疇。
 那部分便請向她拜託。
 我會像是我,像是殲滅之女神,
 伴隨傳遞平時感謝這一意義,
 附帶消滅魔這一意義的巧克力,
 判斷應當送出亦可打倒敵人的巧克力。
 在我體內雖有著收下來自許多神明的兵裝情報,
 但選擇與我丈夫有關連之形狀是必然的。」
 藤丸:
「原來如此……
 是太過認真的緣故,嗎……」
 難近母:
「……。
 ……。
 難道說,
 讓你感到困擾了嗎。
 若是如此,還請告知其意向。
 由於本女神特化於殲滅行為,恐怕關於其他行為的機能並未達到必要值。」
 藤丸:
「不,能理解理由也能接受
 非常感謝!
 雖然大概,不會當作武器
 而是吃掉來消耗掉就是了……」
 難近母:
「不成問題。
 說到底關於對魔的處置,
 早已存在了最為有效的本女神。
 作為純粹的食物消費,轉變為肉體・精神上的幸福。這亦是正確的用途。
 ―――重新認知了。
 果然,這就是神務。
 其他,孕育出我的其他神明雖從未說過。
 因為這是……由我祈願想送出的,
 確信別無他法。
 也就是說,這是由我內在滿溢而出的神務。
 透過提供巧克力,
 對你平時的勤奮傳遞感謝。
 給予你喜悅與安心。
 若能將之達成,便不成任何問題。
 神務,結束了。
 那麼。
 也期望今後能正確運用本女神―――
 不,這並無說出口的必要。
 正因為你是不會忘記這點的人類,
 我如今,才會身在此處吧……。」

②「如同激烈舞蹈般的韻律腳步聲」
 迦梨:
「嘎哈哈哈哈哈哈!」
 藤丸:
「哇啊啊啊啊啊!?」
 迦梨:
「女神(吾)之,Master,啊。
 收下吧! 然後吃下吧!」
 藤丸:
「巧克力,槍……?」
 迦梨:
「沒錯!
 是吞噬、殺戮的,濕婆之槍!」
 藤丸:
「為何要舞蹈呢……?
 為何要跳著節拍送到眼前呢……?」
 迦梨:
「這,是由女神(吾)所做的。
 由於並不習慣,而感到困難。已然是戰鬥了。
 不過,平安結束這場戰鬥了,
 若能送到汝手上!
 那,便是勝利!
 那麼女神(吾)便會舞蹈!
 女神(吾)便是這種存在!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藤丸:
「好,請冷靜點請冷靜點
 得多珍惜一下世界!」
 迦梨:
「啊啊。雖說是強敵,
 但並非,流血的真正戰鬥。會停下。」
 藤丸:
「話說回來
 這形狀的意義究竟是……?」
 迦梨:
「是所愛的濕婆之三叉戟(त्रिशूल)!
 不僅限於形狀!
 當然,也有著,力量!
 是能消滅魔的力量!
 就讓你知曉吧!
 ―――幻力(摩耶)!」

 背離正道之魔(暫定):
「呵呵呵。
 雖然沒什麼的理由,
 但突然很來氣。
 今天有點想認真讓Master墮落呢~?
 氣勢呈現上,不僅限於外觀都要比平時更像是魔王……。
 魔羅羅羅!(笑聲)(推測)
 來吧! 區區毫無防備的人類,
 就讓本魔王一口品嘗吧!
 有了有了。
 呵呵呵,睡得可真好。
 ……嗯?
 等,那是什麼,
 有僅特化滅殺魔的物品臭味!
 不如說這是濕婆的―――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迦梨:
「如何,看到了嗎,看到了嗎!?
 這把槍的力量,就是這等存在!」
 藤丸:
「雖然看到了……
 總覺得角色分配上有點可憐…………」
 迦梨:
「……?
 區區發生在幻覺中的事情,並不知情。
 並非,由女神(吾)所決定的。
 總而言之―――
 (盯~)」
 藤丸:
「(被無言地盯著……)」
 迦梨:
「不吃嗎?
 亦或是,不殺戮嗎?
 ……。
 ……。
 不。若不餓,便不會吃。
 若沒有魔,則不會殺戮。
 啊。
 也就是說,必須要找到魔嗎!?
 戰鬥便會餓,接著,便會吃下!
 嘎哈,嘎哈哈哈哈哈! 明白了!
 就去找吧! 去追尋吧!
 墮落之魔王就可以了嗎?
 還是說,旱魃之邪龍就可以了嗎!?
 女神(吾),無論何者都可以!
 無論何者都覺得很美味!」
 藤丸:
「不、不用刻意去找也行!
 現在就會很稀鬆平常地吃掉!」
 迦梨:
「……是嗎?
 那,就好。
 (盯~)」
 藤丸:
「那麼,我開動了……!
 意外地,很美味!」
 迦梨:
「……!
 是嗎是嗎!
 嘎哈,嘎哈哈哈哈哈!
 勝利! 女神(吾)在這場戰鬥中勝利了啊!
 心情很好!
 這場戰鬥,雖沒流下妖魔之血、
 並未浸濕咽喉―――
 但不知為何! 汝的,那副表情!
 同等,美味! 喉嚨的感覺,很舒暢!
 啊啊,高昂,高昂!
 嘎哈哈哈哈!」
 藤丸:
「用著舞蹈般的步調去了別處
 看來十分開心呢……
 …………
 但願別踏壞Border/基地……!」



三叉戟〔原文:त्रिशूल〕巧克力


ドゥルガー(カーリー)からのバレンタインチョコ。

配偶神シヴァの武器であるトリシューラ(三叉戟)を模したハードチョコレート。
どのくらいハードかというと、物理的にはスケルトンくらいなら叩き壊せ、非物理的にはその存在だけで雑霊が逃げ惑うレベル。
隠しコマンドを用いると魔王クラスの誰かですらギョッとするような雷撃が放てる……らしい。

なおパールヴァティーが持っているものとはデザインの細部が異なっている。
間違えているのではなく、参考にしたバージョンが違うだけ、とのこと。

ちなみに作製中に通りかかった彼女からは、
「あっ。ひょっとして、武器としても使えるようなチョ
 コを作ったりしてます……?
 私たちは私たちなので、顔を見ただけでなんとなくわ
 かっちゃうんです。
 うーん……あなたらしいといえばらしいですが、
 ちょっと暴力的すぎるかもというかなんというか……
 いえ、気持ちが一番なので、私が止める筋合いでもあ
 りませんね。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などと微妙な愛想笑いで応援を受けた。

言われたほうは、
この女神は聖牛をまるごと模した暴力的なチョコを贈りそうなツラをしている、と思ったという。


來自難近母(迦梨)的情人節巧克力。

模仿作為配偶神濕婆武器的त्रिशूल(三叉戟)的硬巧克力。
說到有多麼堅硬,物理上是能敲碎骷髏,非物理上則是僅限那個存在會令雜靈逃走的等級。
一旦用了隱藏指令就會朝魔王級的某人突然釋放雷擊……貌似如此。

並且與帕希瓦爾所持有的有著設計上的細部差異。
並非搞錯,只是參考的版本不同,就是這麼一回事。

順帶一提在製作中路過的她如此說道,
「啊。難道說,是想做出能當成武器的巧克力嗎……?
 畢竟我們就是我們,只要看到表情就能多少明白
 嗯……雖說很有妳的風格也確實有,
 但該說是有點暴力過頭了嗎……
 不,心意是最重要的,我也沒有阻止的理由呢。請加油吧!」
面露微妙的和藹笑容並收下支持。

被說的一方,
則是覺得,這個女神送了模仿整隻聖牛的暴力巧克力也太過分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