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三環 霜降節1 - 你們是想要我說什麼嗎?

R.K | 2024-03-01 10:55:02 | 巴幣 22 | 人氣 45


相傳只要得到至高聖杯,就可以得到無限的壽命,跟一個任何的願望,但沒人知道是否真的存在,又或者聖杯不是聖杯,歷史偉大的國王,英雄或者...是魔王,有誰達成了嗎?
名間傳說
-------------------------------------------------------------
天氣漸漸冷去,青年如往常依樣走在街道,田地也都休耕,大家幾乎都開始準備修房子,或者補強自己的房子,青年一邊走一邊想,該來的還是要來,雖然佛林說盡可能就好,但大概沒說的就是,最好不要讓範圍擴大,不然到時候的淨化田地會很耗時,最好全部擋在牆外面,還真高難度ㄋㄟ。
班長走向青年,面帶微笑的說「領主大人,你不冷阿?」
青年看了一下四周在屋頂釘木板的,跟街道上來來去去的人,大概這就是沛拉城街道人最多的時候,除了豐收節,其他時候人都在農田或是其他地方,城市根本幾隻貓都沒有,現在大家都開始穿起外套了。
青年看著自己破爛的衣服,他還真的沒有想到要穿外套,他笑著說「我都這樣穿習慣。我很少穿長袖衣服,除非特別的狀況。」青年內心想,就正式場合跟偽裝成冒險者的時候。
班長說「有寒流耶。」
「喔,我多注意看看,我除非一直坐著,不然都不會覺得冷。」
「領主大人,果然身體好,不過是三環身體當然好啊。」
青年向班長微笑再閒聊幾句就離開了,青年心想,好像在褐房子的時候,就沒穿過長袖,還被念了好幾句,自己當時還很自傲的跟說,起碼我證明笨蛋不回感冒了,哈哈。
青年繼續在沛拉城裡閒逛,冬天快到了,也沒什麼需要巡邏的,之後根據紀錄,他應該都在城牆那邊,民兵團在那邊開始他帳篷了,還好城牆的維修有趕上,雖然最後還是作弊了,那種情況也沒辦法,就差那麼一點等班卡他們完成,就來不及了,民兵團也需要演練,畢竟跟山洞不一樣,但可恨的是,羅爾叫他不要來了,這些演練跟青年一點關係都沒有,青年只要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哪裡有什麼就可以了,因為青年用不到,所以青年跟民兵團裝設好裝備,簡單演練一下後,就被羅爾跟黛絲踢開了。
羅爾也跟他說不用再訓練了,接下來隨便青年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不要讓身冷就可以了,隨時保持備戰狀態,沒人知道喪屍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青年舊城區的房子,這裡的人幾乎都搬離開了,所以現在都交給佛林管理,而大多數的租客,就是冒險者,之後還會規劃一區給民兵團,不過現在的冒險者,大多也在城牆那邊訓練,但很多人開始後悔了,民兵團在休息過後
,體能明顯大於冒險者,雖然每個都變瘦。
青年走到一間正在打掃的大房子,裡面一堆人偶,青年聽到班卡再指揮人打掃的聲音,班卡一邊下樓一邊唸,青年抬頭看著他常穿的罩袍,越來越寬鬆,看來班卡瘦下不少,真不知道是他運動有成,還是這裡真的沒有什麼吃的,又或者列艾多跟沛拉城兩邊跑,快操壞他了。
青年跟班卡打招呼「哈囉~!」
班卡唸到一半後發現青年出現,臉上瞬間面帶笑容的看著青年說「你好啊,亞歷山大領主,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啊。」
「沒有阿,只是到處走走看看而已。」青年看著這房子,房間多,在沛拉城也算是大房子了,他問「你現在準備這個來的即嗎?」
班卡說「應該沒有問題,過冬還有幾天時間。」
青年苦笑的說「我不確定,佛林說每年的時間都不一定,所以別等到冬天才離開。」
「沒事的,離不開的話,這裡還有領主阿。」
「我可不能保證。」
「沒問題的拉,老高夫妻倆這幾天也搬過來了。」
「從列艾多?」
「是阿,他們全家都在這邊了。」
「為什麼?待在列艾多不是比較好嗎?」
「這沒辦法啊,做工的幾乎都是哪裡有是搬到哪裡。」班卡說
「可是不是完工了嗎?」
「還沒有,還有養護工作要處理,再說可能還有明年。」
「等等...那些員工呢?不會也都來了吧。」
「沒有拉,有些回列艾多了,只有一部分的留下來。」
「那看來,今年沛拉城還真熱鬧,喪屍可以感到開心了,有比較多的人可以吃。」
班卡笑著說「領主大人,大家都很相信你喔。」
「(嘆氣),別給我壓力了。我可不能保證任何事情。」
班卡輕輕拍著青年的肩膀說「沒問題的,再苦再難都要過,何不笑容面對呢?」
「我想也是。」青年心想,大概大家都差不多,不安都長在心裡,畢竟新來的三環而且又年輕,又不擅長隱藏自己的情感。青年想轉移話題就問班卡「那這裡現在準備怎麼樣了?」
班卡笑著說「還需要...一小段時間,這裡太就沒人使用了,還需要整理,前幾天才打掉那幾面牆。」
「是比較空曠啦,所以這裡真的要當衣服生產中心與開發基地?」
「是阿,不過我先這樣做,重點等我老婆過來看一下才知道。」
「你老婆?現在?」
「是阿,她手很巧的,以前做過女工。」
青年張大嘴巴愣住幾秒後說「我很懷疑我們有人來這邊嗎?」
班卡摸了他消瘦的雙下巴說「那以後再說吧,可以先從小部分開始,如果真的需要,那...就再從列艾多招募看看。」
「我想也是,那設計師呢?該不會是你老婆?」
班卡微笑的說「不行啦,跟她說如何縫可以,要她自己設計一個….可就難喔。」
「好吧,那也就是有起步再找了,反正交給你了,班卡會長。」
「沒問題,還有佛林阿。」
「他?設計? 」
「呵呵,佛林對事情都很精準,要求也都很高。」
「喔,管理部分是吧,不過設計師通常都很難管,我聽別人說的。」
「是阿,設計師通常都很天馬行空,不過沒有問題的啦,那個小朋友還不錯。」
「你說漢賽爾,是阿,看他在佛林那邊很認真,不過....(嘆氣)。」
「他的病嗎?」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能以後再說了,以目前來看,他是離不開沛拉城的,不然出門都要戴好幾包沛拉米隨行。」
「要不要找人看一下?」
「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不過也不能找人,這部分我還不是很懂。」青年搖搖頭的說
班卡想一下後說「喔,可惜,我懂,不可能為了他一個找外面的醫生,不然全部的人都會開始一個一個要求東要求西。」
「是嗎?可是我們還是有補助一點給草仔醫生。」
「這有點不太一樣,管理就是這麼一回事。」班卡說「除非那個病是影響整個沛拉城的,不然都沒辦法。再不然...」
「再不然?」
「領主你自己醫治。」
「哈哈,這也要改天,我可不會,而漢賽爾的病,可不是用八鼓鐘可以醫治的。」青年心想,如果那隻不明的惡魔會影響沛拉城算不算合理的理由,不過誰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
「那就別去想了,反正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過冬,可怕的屍夜行軍就要開始了。」
「是阿,我也要開始,真的忙碌了。」
班卡說「領主阿~你還是面帶微笑,比較像你,這樣大家會比較安心。」
「是嗎?!」青年做出微笑
班卡說「你可以去問佛林,據說恩諾瓦爵士不管到哪裡都是抬頭挺胸,眼神銳利。」
青年點點頭,慢慢的離開,他心想,可靠會是什麼樣子,像佛林?像佛雷德?還是像...羅爾呢?
-----------------------------------------------------------------------
青年走到郊外小屋,去看老巴跟樵夫一家。
青年敲敲沒關門的老巴家,探頭看著躺在椅子上睡覺的老巴問「奇怪?你都不需要準備嗎?挨家挨戶都準備好風們用的東西。」
老巴醉醺醺地說「饒了我吧,我終於可以休息了。」
青年心想,前一段時間老巴喝的酒還減少了,真的有一點點心在照顧那兩姊弟。所以青年也不太想說老巴什麼,青年問「那蒼呢?沒跟你在這裡?」
老巴醉醺醺的說「我讓他到山裡去巡山了,順便...順便...做那個....那個什麼鬼任務的。」
「是冒險者的任務,看來你訓服他。」
「哪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反正....也就這樣啦。」
「所以?今年喪屍什麼時候會出現?」
「恩...好問題,今年可能晚一點,今年天氣這麼好。」
「代表暖冬?所以即使紅月的大小固定,最後還是要看太陽公公的意思?」
「恩...差不多。」老巴打哈欠,身體又慢慢沉到椅子裡
「理解,那你繼續睡,我去看那兩姊弟。掰。」青年看老巴沒反應,就離開了
他想到他還沒什麼跟蒼說過話,蒼來到這裡,感覺就是讓自己躲在這邊,具青年的了解,民兵團的人跟冒險者,都沒有人怪罪他,不滿青年的還不少就是了。
--------------------------------------------------------------------
青年小心翼翼地來到橋夫家,他探頭探腦的移動,發現瓦力在那砍材,沒想到瓦力,一個商人的孩子,對朋友這麼有心。
青年悄悄的來到門口,往裡頭看了一下,除了一些抵擋喪屍的東西,基本上沒有多少變化,青年輕輕說「我來了歐,我要進門了喔?」
瓦力說「午安,領主大人,你就直接進去吧,漢賽爾他在做飯。」
青年聽到瓦力的聲音,背桿挺直說「你發現我了啊?」
瓦力說「剛剛看到的。」
「喔,他們還OK嗎?」
「漢賽爾應該沒事,葛利特姐姐還需要休息。」
「理解,不過你說漢賽爾在煮飯?」青年轉頭看了廚房說「我沒看到任何人啊?」
瓦力放下斧馬上走進門尋找,青年悄悄跟在他後面,瓦力看了葛利特休息的房間,青年面帶笑臉的跟葛利特打招呼,瓦力繼續尋找,青年覺得有趣,所以先跟在後面,沒有跟葛利特說話。
瓦力爬上頂樓夾層,發現了漢賽爾大聲吼說「你為什麼有躲在這邊?不是說好你要煮飯嗎?」
青年在下方,不知道該不該爬上去。
漢賽爾沒有反應。瓦力繼續說「你不可以在這個樣子,要休息到床上去,不然給我出去曬太陽。」
青年心想,恩...瓦力大概問過草仔醫生,曬太陽或許不錯,如果他們倆姊弟與喪屍有關,那太陽或許還能消毒,但感覺上不是,不過曬點太陽也是好的。很難得看可愛可愛的瓦力生氣,對了...,我還沒注意到,我什麼時候開始教他瓦力而不是肉圓呢?
青年不想打擾這兩位小朋友,所以溜進葛利特的房間,向葛利特尷尬的微笑
葛利特的臉色蒼白,青年的視力非常好,即使不注入魔力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葛里特皮膚下的血管,就知道葛利特現在就像是森林裡彈琴的精靈,不過青年知道葛利特現在的狀況是不正常的。
葛利特有氣無力的說「沒事,他們這幾天都這樣。」
青年緩慢又小心翼翼的走向葛利特的床邊說「喔,阿尼加,那你呢?還好嗎?」
葛利特說「沒事,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我還要去煮飯呢?」
青年有些尷尬又淘氣地說「不是漢賽爾要煮嗎?」
「我可以自己來,沒有事的。」
「恩,理解。」
一段沉默,雙方都不知道要說什麼,青年覺得看來沒什麼事情,有覺得現在欺負葛利特又不太好,就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這段尷尬。
葛利特緩慢的起身說「然後呢?領主大人,你來這邊有事嗎?」
「恩...你還是可以叫我亞歷克斯,反正我是個無節操的領主,哈哈哈」青年停頓一下後說「主要當然是看看豬健不健康啊...,不然到時候就不能宰來吃了。」
葛利特用他那蒼白的臉嘟起嘴巴有氣無力的說「又這樣說我,都這樣子還這樣說我~」
青年微笑後說「我覺得就這個樣子,才應該這樣子說。」青年聳起肩膀
葛利特嘟著嘴巴,慢慢移動身體
青年看著虛弱的葛利特,不知道該怎麼辦,問「需要...幫...忙嗎?」
葛利特一邊扶著牆壁一邊移動說「 I am fun.~~」
青年說「看起來,還真不像。」
青年不知道該不該幫,心裡想著的確是要多做運動,這樣恢復會比較快,但不幫忙,又感覺到過意不去,內心就這樣一直糾結著。但他始終沒有出手,只是看著葛利特慢慢的移動,保護她在她跌倒時攙扶。」
葛利特緩緩,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
青年問「你的那位沉默先生沒來看你嗎?」
「沉默先生?你是說蒼先生嗎?沒有看見耶,他應該在老巴爺爺那邊吧。」
「喔,我還以會他會來看你,真是怪人。」
葛利特突然挺起身體說「你怎麼每次都這樣說別人阿,人家只是少說話,你就可以這樣說別人嗎?」
青年有些尷尬的說「恩...我...道歉...這樣可以嗎?」
葛利特看一眼青年後,轉頭繼續移動到廚房。
青年沒想到葛利特有這麼大的反應,不過平時說道別人她也會這個樣子。真是個溫柔的好女孩,青年突然好奇心又犯了,他很想問葛利特生病的狀況,跟他們失蹤的狀況,但在之前健康時問,兩姊弟都會出現特殊舉動,讓青年不知道該不該問,畢竟葛利特現在很虛弱,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誇張的舉動。只要一提到,那兩姊弟都會很不自然。
葛利特慢慢拿起勺子鍋子,順便量了米袋。
青年手指一邊說「那邊有,要不要先...」
葛利特嘆口氣,雙肩一沉,看了一下說「不行,沒有先洗過,漢賽爾不能吃這個。」
葛利特將米移到旁邊,青年說「那你也不能吃那個,那就交給我吧,讓我處理。」
葛利特說「不行,怎麼可以讓領主吃那個呢?」
青年跟葛利特搶奪鍋子,但葛利特即使健康狀態下,也是不可能搶的贏的,她只好無奈的放手。
青年拿著鍋子愉快的說「別擔心,我什麼不好就是能吃,就別提還有人一直處心積慮弄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還打著健康的名義,天曉得那個綠色還冒氣泡的果汁,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食用。」
「碧露露小姐?」
「是的。」
「你也喝完了?那個蔬菜汁?」
「是阿。」
葛利特嘟著嘴巴搖搖頭說「你還比較像是豬呢?」
「嘿嘿,你可以繼續說,不用擔心,我只會驕傲。」
「你真的有病。」葛利特無奈的說
「哈哈,真的喔~哈哈。我早就說過了。不過不要偷渡豬,豬是你,我只是個神經病。」
葛利特搖搖頭說「你真的是領主嗎?領主大人應該是更高貴,更溫柔的人。」葛利特用力地將鍋子放在火爐上,不過那是因為她沒有力氣。
「放棄你那不切實際的想法,某個角度來說,我也可以很"高貴",很"溫柔"。」
葛利特嘟著嘴看著青年,手扶著自己的額頭說「真的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突然間,他們倆個聽到樓上,頂樓部分出現吵鬧的聲音,青年心想,這兩個小朋友該不會扭打到一快了吧。
瓦力大聲說「你不可以這個樣子了,漢~~賽爾~~」
葛利特雙眼翻白,想要走上去,青年連忙制止說「Z呼哇 等ㄟ,你乖乖煮飯吧,反正菜都切好了,只要米洗一洗,丟一丟就好了。」
「那個可以直接吃,鹹粥不用那個。」
「那個是誰準備的?」
葛利特聳聳肩
「算了,不重要,反正你不要拿刀子或什麼危險的行為,煮飯夠安全了,我上去看就好,可以嗎?」
葛利特放下自己扶著牆上的手臂說「(嘆氣)好吧,那就麻煩你了,領主大人。」
青年必齒微笑看葛利特後說「恩,交給我吧,不過你還是可以叫我亞歷克斯。」
「不行,領主大人就是領主大人,即使在...即使在....(嘆氣),不管啦,反正就是領主大人啦。」
「好吧,不勉強,開心就好,你...們開心就...好。」
說到一半,突然發生巨響,像是什麼東西掉落那個爬上上層的梯子,然後他們看著瓦力很生氣地拉著漢賽爾,一邊抱怨,漢賽爾一邊抱怨不要一邊尖叫。但瓦力始終拉著漢賽爾,把他拖向一樓。
青年嘴巴打開,愣在那邊,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這兩個人突然變得跟平時完全不一樣,可愛有趣的瓦力,這麼的成熟,安靜少言像是個小大人的漢賽爾,這麼...像個小孩。
接著瓦力抓的漢賽爾賽到外面,讓他做好,曬太陽。
  
青年轉頭看葛利特說「這樣你可以接受嗎?」
葛利特很累有些不耐煩(但很溫柔)的說「沒事~,他們倆個是好朋友啊。」
「喔,你沒問題….,我就沒問題了。」青年說完,想起以前捉弄漢賽爾,葛利特都會超級生氣,但這次沒有,看來葛利特還真的有一把尺,在她心中,我做什麼都不對,真是的。
青年說「(嘆氣)那...看來也沒事了,所以...恩...」
葛利特一邊洗米一邊說「怎麼了?」
「恩,你豐收節的時候有看到班長小孩嗎?」
葛利特說「有阿,他們那一攤好熱鬧,他們一家感情很好。」
「也是ㄋㄟ,對了...那天之後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葛利特動作突然停下來
青年覺得怪怪的
然後漢賽爾喊著"不要",的跑進來,但瓦力很快地抓住他,拉他回到外面。
葛利特身體突然一動,然後像是回神過來般地說「剛剛你有說什麼嗎?領主大人。」
青年說「(嘆氣),沒有,我說這兩個人感情還真好。」
葛利特向青年微笑

青年說「好了,我去看看他們就離開。」
葛利特說「不留下吃飯嗎?」
「我想不用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好歹...好歹...我也開始要工作了...。」
青年腳踏出門口,葛利特問「你...你真的是領主嗎?」
青年微笑的轉頭,眼睛發出黃色的能量光說「真的,這樣你滿意嗎?」
葛利特沒有多話。
青年向他微笑微微點頭後離開橋夫家。
青年看著門外的他們,瓦力正抓著或壓著漢賽爾曬太陽一邊說「草仔醫生說這樣比較好了,你還要多運動。」
漢賽爾一邊掙扎一邊說「放開我,你不可以對我這樣子...。」
青年看著漢賽爾的眼睛跟反應,看起來應該是沒事,感覺上就只是單純漢賽爾不想出門而已,或者被什麼東西下到,而不是像吸血鬼或喪屍那種怕太陽。
青年走過去說「你們還OK嗎?」
漢賽爾說「救...救...我,你是領主對吧?」
青年苦笑後說「你真的是漢賽爾嗎?跟之前...很像兩個人?」
瓦力說「漢賽爾就是漢賽爾,沒有變,他一直都這樣。」
賽賽爾說「放開我,你著個大胖子。」
瓦力說「你..你...你這隻瘦皮猴...。哼。」
青年看著他們後心想,打架也就這麼一回事,自己在褐房子的時候,也跟人打過架,再說這瓦力的目的,也不是傷害漢賽爾,所以也沒有必要處理吧。
青年微笑的說「你們兩個...記得,適可而止,不要玩太超過了,裡面還有個很虛弱的。」
「你不是領主嗎?要保護自己的領民不是嗎?」漢賽爾說
「話雖如此,但...你好好加油吧!我是開放式的你懂?!」青年說「再說,曬點太陽,多運動,對你...跟...你姊姊,或許比較好。」
瓦力用手敲漢賽爾的頭說「你看吧,連領主都這麼說。」
「那個傢伙才不是領主呢,他就只不過剛好是個三環而已。」漢賽爾說
青年知道,漢賽爾正在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想要逃脫,所以越看越開心,青年也沒想到瓦力會用手敲漢賽爾,這是感情好的象徵嗎?呵呵,微笑後說「瓦力,可以稍微溫柔點,不過你們繼續吧,沒事,我要離開了。」
漢賽爾努力說出幾句話「我...有....事...啦~~,這裡有個討厭鬼~~」
瓦力說「你說誰討厭鬼~」
「恩...看的出來,你加油。瓦力也加油。」青年說完,大聲說「葛利特,記得阿,你也要多運動跟曬曬太陽喔。掰掰~」
青年帶著微笑與愉快的心情離開,心想今天真有趣,那個小菜是誰準備的呢?不是這三隻貓,也不是老巴,那會是誰,還有誰?哈哈,有趣,一個小確幸事件,青年越想越是無奈,之後還是要面對冬天的來臨。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神中神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3/accc515484b436efbda6b21a37bc4bd9.GIF
2024-03-01 14:48:08
R.K
哈哈,沒有那種東西,他們都是同事~~~
2024-03-01 15:11:47
R.K
這樣好像在玩海龜湯 XDD
2024-03-01 16:57: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