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四章

霍亨索倫 | 2021-05-21 15:41:16 | 巴幣 2 | 人氣 75


今天依然在徵圖
請多指教
=========================================================
第四章       面試

「我是冒險者公會.艾庫庫支會的公會長,伊默爾.馮.豪森,為艾德古拉爾的精心計畫獻上祝福。愛憐托赫,歡迎妳。」

公會長將含有笑意的雙眼微微瞇起說道,表情也緩了下來。

「請放輕鬆,這不是甚麼高壓面試,只是想稍微聊一下,了解一下妳而已。先確認一下,愛蓮托赫是想要作為公會接待員實習嗎?

「啊是的!

「理由是?

「我想做跟冒險者公會或魔物相關,卻又不會直接遇到危險的工作。公會的接待員十分符合我的期望。」

公會長點了點頭,露齒一笑

「原來如此。那麼我們歡迎你的加入,愛蓮托赫。」

「咦?就這樣?

「公會本來就是歡迎任何人加入的,但是能不能拿到公會證就是看個人努力了。」公會長聳肩說道「愛蓮托赫即使成為實習生之後也要通過測驗才能取得正式的公會證,在這之前只是名字登記在冒險者公會而已。」

「所有專屬於冒險者的服務,折扣,特權都是跟著公會證而來,所以也有人說取得公會證之後才是公會真正的一員喔。」亞蘭點頭附和道。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公會人才良莠不齊的原因啊。畢竟是以命相搏的職業,如果不把門檻放低一點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人加入了吧。

「那麼,要取得公會證大約要花多少時間呢?」我仰望著公會長問

「艾庫庫支會每一季會舉辦一次考證測驗,根據個人的差異,有一個季節就取得證照的,也有逼近成年都還沒有取得的人。」

公會長擺手示意坐在我身邊的亞蘭「像他就是在一個月之內取得公會證的例子,說實話我也十分驚訝。」

亞蘭,好厲害!我忍不住用敬佩的眼神望向亞蘭,只見他害羞地搔搔臉頰,對我露出笑容。

「就是這樣,如果已經下定決心的話就請在這幾份文件上簽名,我馬上幫妳辦理臨時公會證。」

說罷,公會長在我面前羅列了數張不同的文件,姑且瀏覽一遍,主要是申請加入冒險者公會和申請成為公會職員的文件,洋洋灑灑寫上的工作內容,薪資,休假等等都和預想的差不多,所以我和媽媽確認過之後便簽上了名字。

「這樣就行了,後天請來公會一趟,準備實習要用的東西。再次歡迎妳,愛蓮托赫。」
公會長滿意地點頭說道,並從身上掏出一個約有一個人的巴掌寬的群青色六角形鱗片
「再來是這個。」

看起來像魔物素材,我不禁坐直身體微微前傾好把那看得更清楚。

「這個是鏡蠑螈的鱗甲嗎?

「愛蓮居然只看一片鱗片就知道,真厲害。」亞蘭驚訝地說道
說明一下吧!鏡蠑螈是棲息於林地或是洞穴的小型魔物,在全世界都有其蹤跡,看起來和烏龜很像,但由於鱗甲是由魔力刺激而成長的,其實相當輕盈,行動也十分敏捷。

「鏡蠑螈的鱗甲由於會吸收魔力來強化自己的防禦力,所以比起其他鱗片,鏡蠑螈的鱗甲會為了吸引天敵魔獸的攻擊,顏色更鮮豔,偶爾還會有像龍蛋一樣的魔力結晶喔。」看到了魔物素材,我忍不住心花怒放,雙手交握,興奮地向亞蘭拼命敘述鏡蠑螈的各種小知識。

「因為是六角形的緣故,鱗甲可以完美的保護住柔軟的腹部,也不太會影響到移動啊」

大腿被拍了一下,是媽媽叫我「克制」的信號吧,是是。

「呵呵,真是知識淵博呢。既然你知道這是鏡蠑螈就好說了,請妳往這個鱗甲注入一點魔力,我們接下來要登記臨時公會證」

公會長將鱗甲輕輕推到我面前說道,我依言伸出食指將魔力注入鱗甲中。鱗甲在吸收了
我的魔力之後變得光彩奪目,原本群青色的表面帶上了一抹金黃。

我「喔喔」地看著變化發生,雖然在書上看過描述,但實際在眼前發生果然還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公會長見魔力吸收完成,便拿起了帶有我的魔力的鱗甲並將它放進一個鐵盒中,蓋上蓋子用力壓緊。他一邊說明一邊不忘記繼續動作。

「公會證不論是正式還是實習用,它的原料都是鏡蠑螈的鱗甲,由於它的特性是易於吸收來自不同個體的魔力,我們便利用這一點進行防偽措施。」

「防偽?

「沒錯,一張公會證除了持有人的魔力之外,還會有登記地公會長的魔力,但是光光這
樣其實出乎意料地容易仿造。因為公會內到處都有充斥著公會長魔力的魔導具。」

只要利用將吸收魔力的道具將公會長的魔力儲存起來就可以輕鬆地仿製出一堆公會證了。我點點頭,腦內也開始思考如何利用容易吸收魔力的特點進行防偽。

「所以早期為了避免偽造,每一張公會證都刻有魔力鎖。只是魔力鎖的魔力會和公會員及會長的魔力產生衝突,光光要製作一張就會花上好幾天,而且花費驚人。」
畢竟能製作魔法鎖的優秀魔導士也不便宜,公會長搖搖頭說。

「那麼鏡蠑螈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我開口問道

「我已經給妳提示了,自己想想看如何?」公會長呵呵笑道。

原來如此,這是給我的挑戰是吧!?我馬上動員起所有腦細胞開始思考。

早期的公會證和現代的公會證的差異只有魔法鎖的有無及以鏡蠑螈為主的素材,換句話說,關鍵肯定是在鏡蠑螈的鱗甲身上,鏡蠑螈的鱗甲有某種機制可以代替魔法鎖,而且極難仿造。我沉吟著抱頭思考半晌,腦中想著各種鏡蠑螈的特性,突然靈光一閃,所有的線索就像齒輪一樣「喀嚓」地移到定位。

鱗甲上自帶的魔力,也就是說,是利用鏡蠑螈生成鱗甲的魔力來充當魔力鎖!
就像人類,魔物也是一樣擁有獨一無二的魔力,而利用自身魔力成長的鱗甲,自不用說一定會帶有鏡蠑螈的魔力。只要檢測並登錄鏡蠑螈的魔力就能和公會內的資料庫比對,就算有人想要偽造也會因為鏡蠑螈的魔力不符而被發現。更重要的是鏡蠑螈到處都有,完全不必擔心有哪邊的公會因為稀少性而無法採用!

太美妙了,沒想到一隻小小的魔物可以有這種應用法。果然魔物是受艾德古拉爾寵愛的生命,我都快感動得痛哭流涕了。

「正確答案。順帶一提,為了避免有人試圖私藏素材,公會只會接受活體捕獲的鏡蠑螈。畢竟是用魔力製成,在死亡之前鱗甲是拔不下來的。」

公會長大大地露齒微笑,以有點不符合他充滿威嚴的外表重重的點了好幾下頭

「妳已經證明了你對魔物的知識淵博,還有能觸類旁通的聰明思緒。讓我再次歡迎妳的加入吧,愛蓮托赫。作為證明,我以艾庫庫支會公會長的身分將此物交給妳。」

說罷,公會長將專屬於我的公會證放到我輕輕顫抖的雙手上。

原本藍色的鱗甲在加工過後變得有如一張名片般大,摸起來的感覺涼涼的,接近金屬的感覺,但輕若無物,感覺風一吹就會被吹跑了。整體顏色是群青中帶金,就像打磨過的
青金石一樣,非常的美麗。上面以純白的優美字體刻著我的名字,讓我真真切切感受到這是屬於我的公會證。

「恭喜妳,愛蓮。妳的公會證真的好漂亮。」亞蘭向我的公會證投以羨慕的目光說道。我記得他的魔力也是藍色系的,莫非是和群青色不合嗎?

「妳的公會證是去年登錄的鏡蠑螈的最後一個鱗甲,亞蘭的公會證也是用同一隻鏡蠑螈製的。我們把鏡蠑螈魔力一樣的公會成員,即使年紀有差異也稱為『同期』。也就是說,亞蘭和愛蓮托赫是同期呢。」

公會長掃了一眼亞蘭說道,後者倏地挺直了背。

「啊啊,對了,要把公會證收好喔。那可沒有第二個了。」轉過頭來,公會長語氣柔和地叮嚀道,我卻覺得這是最嚴重的警告,我趕緊把公會證收進我的「重要物品包包」裡。

「這樣子就完成所有入會程序了,妳想要再去逛逛祭典也可以,想留下來聊聊天也不成問題。既然加入公會了,公會就是妳第二個家。」

那麼請讓我留下來吧,我想要看看其他前輩工作的樣子。」我想要盡早取得公會證,接待員的一般業務我也必須非常熟悉才行。由於可能會花一陣子,我轉頭對媽媽和
亞蘭說「媽媽,亞蘭,我在這裡不會亂跑,你們可以再四處逛逛喔。」

「沒關係的,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我也想休息一下,沒問題的。」

本來還想趁著兩人都不在的時候問問公會長一些關於稀有魔物的問題,看來是問不出口了。切~

「說起來,愛蓮托赫,妳知道狄德海默在哪裡嗎?

我專注地看著前輩們賣力工作的樣子時,公會長突然開口問道。我有些驚訝地眨眨眼,愣了一下才開口。

「父親嗎上次說他在桑巴爾大沙漠,要往庫里庫塔的路上。」

桑巴爾大沙漠在遙遠的南方,跨越大海後再步行數天才會抵達。不論是馬車或是飛船都難以跨越,幅員廣闊加之魔獸橫行,雖然是數個國家的領土範圍但也不曾組織過魔獸的討伐。加上沙漠本身的危險,總而言之是十分不妙的地方。

公會長的臉皺了起來「家裡還有妻小,去那種地方幹嘛?

「說是看到桑巴爾聖甲蟲了。」
「那個蠢貨

公會長一手扶額,一邊露出疲憊至極的表情長嘆道。

「為了一個連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的蟲子就這樣拋家棄子,十年了還不回來,不知羞恥也該有個限度

我靜靜地聽著公會長的憤怒,以前的我確實會對父親的缺席感到不滿。但現在,另一種心情占滿了我的心,使我不得不出聲反駁。

「父親是個笨蛋我不否認。但我覺得父親並不是不知羞恥的人,他只是在盡他身為冒險者的本分而已,我不認為這有甚麼好羞恥的。」

我抬起頭仰望一臉訝異的公會長「探索前人未見之地,勇敢的面對危險。這不正是冒險者嗎?我對於完全符合這樣的生活方式的父親感到十分驕傲。」

「驕傲嗎」公會長喃喃道,眼神稍微飄向遠方「說的沒錯,愛蓮托赫。我對你的父親說了不好的話,能原諒我嗎?

「沒關係的。不如說等父親回來時還請公會長好好訓一頓他吧。」

我露出笑容說道,公會長呵呵一笑,瞇起了眼睛。

「要不是我已經這把年紀了,我還真想讓愛蓮托赫成為我的新娘。你說是吧,亞蘭?
被公會長的炯炯金瞳盯住的亞蘭全身抖了一下,笑容有點崩壞了。

「好了,父親大人,別嚇孩子了。他都快被你嚇得昏過去了。」

媽媽伸出手「啪啪」兩聲打斷了公會長的瞪視,亞蘭已經整個人都有點發白了,公會長嚴肅的表情真的很可怕。

?等等,「父親大人」?

「連這一點壓力都承受不住的男人可不能成為我孫女的新郎候補。」

「父親大人的壓力可不只是您個人的壓力,而是冒險者公會長的壓力喔。」

  什麼突然的衝擊事實讓我腦袋一片混亂,亞蘭好像也是一樣,我們兩人雙雙抱頭,心
裡大聲吶喊「到底是怎麼回事!?

「媽媽

「啊啊,對喔,父親大人只在愛蓮托赫小時候來過一柱松之家,妳肯定不記得吧。」媽媽見我抱頭苦惱的樣子,一手扶著臉頰開口說「伊默爾大人是我的父親,也是愛蓮托赫的外公喔。」

我的外公是冒險者公會的公會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