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閒話(1)

霍亨索倫 | 2021-05-25 14:48:35 | 巴幣 0 | 人氣 38

連載中閒話
資料夾簡介
和異世界公務員有關的短篇集放置地 不定期更新

時間點在第七章與第八章之間
愛蓮在家呼呼大睡時在公會發生的事
對媽媽大人和馬丁內茲的過去做了一點補充
但跳過並不會對本篇故事的理解產生問題
感謝您的觀看
閒話          馬丁內茲視點   夜酌
深夜悄悄覆蓋艾庫庫,確認公會大廳沒有在哪個地方躲著醉倒的冒險者之後,紅髮的俊
美男人將公會大門輕輕掩起。為了避免有人半夜求助無門,艾庫庫冒險者公會從來不鎖門,但是公會職員用的門倒是會好好的鎖起來。
大廳內一片死寂,還想繼續鬧騰的冒險者們轉移到了海港邊不打烊的酒館,男人快步走過沾染上酒漬的桌椅,登上二樓,以公會證刷過一道精緻的大門後輕聲吐了一口氣。
這道門後連接的是艾庫庫公會長的辦公暨生活空間,今天實在發生太多事情了,有必要一一報告和討論才行。男人忖道,同時流暢地泡著來自國外的高級茶葉,他的主人非常喜歡這款茶葉,說是喝了不會睡不著。
他是馬丁內茲,既是艾庫庫公會的職員領班,同時也是公會長的首席侍從。
「伊默爾大人,我是馬丁內茲。請用茶。」
「嗯,有勞了。」
看著即使到了深夜仍在批閱公文的主人,馬丁內茲輕蹙眉頭說道
「伊默爾大人,工作還請適可而止,您已經不年輕了
「真不想被一個靠魔法裝嫩的傢伙這樣說,我還生龍活虎的呢。」
伊默爾的眼光越過文件笑道「所以?你要維持那個樣子到甚麼時候?
馬丁內茲扯了扯嘴角,身邊泛起淡橘色的魔力,原本年輕俊美的容顏轉眼間多了歲月的痕跡,艷麗的紅髮也褪色斑駁,只有祖母綠般的雙眼閃著和少年時一樣的光芒。

馬丁內茲與年紀相符的容貌雖然十分美麗,卻明顯不及他在年輕時的巔峰狀態,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像是要將連日的疲勞給排出體外一樣。
他的美之魔法的擬態精度驚人,但也要耗費大量精力去琢磨細節,尤其是對於認識擬態體的親友來說,一點點的違和感就可能會導致擬態被識破。事實上今天的新實習生,愛蓮托赫一眼就識破他的擬態。如果長時間不使用某個擬態的話還會無法變身,但馬丁內茲知道這是主人的好意,他也只允許自己在與主人單獨共處時才可以展現自己真實的樣貌。
「好多了,還是看著習慣的樣子比較好。」伊默爾放下文件說道「那麼我也休息一下吧。」
馬丁內茲聞言,快速地替主人收拾桌面,斟上一杯熱茶。
「我的孫女,很可愛吧?
伊默爾喝了一口茶後劈頭就來一句,馬丁內茲苦笑著

「是啊,個性非常開朗,頭腦也很聰明,很多東西是一教就會。魔力的量和品質也沒話說,是個非常優秀的孩子,讓人不禁想起海蓮娜大人年輕的時候。」
嬌小的身姿,端正的容貌,圓滾滾的牡丹色大眼處處都惹人憐愛,白金色的長髮宛若月光灑落人間,以及收到喜歡的東西時那彷彿要融化一般的幸福笑容,馬丁內茲都覺得非常美麗,不知不覺間已經做出了少女的擬態體了。他在心中為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羞恥。
「如果海蓮娜也是這樣就好了。」伊默爾低聲自責的聲音令馬丁內茲心頭一緊。
主人兼摯友的獨生女,馬丁內茲也是一路看著海蓮娜長大,從什麼時候她就不再展露笑容了呢?真要回想的話,應該就是海蓮娜七歲,第一次發動魔法的時候。
比無月的夜晚還黑,連同空間本身也被挖去一樣的虛無的魔力色,這是海蓮娜的魔法『絕望』。
想必那時他也和在場的人一樣露出恐懼的表情吧。
在那之後她成為冒險者,以驚人的速度取得正式公會證,更是以最年輕的女性冒險者之姿取得象徵英雄的白綾。不過沒有人敢親近她,她也不曾組建小隊,總是一臉百無聊賴地獨來獨往直到那個小子出現。
馬丁內茲搖搖頭驅散腦海中那個欠揍的人影,微笑開口道
「大小姐現在似乎過的非常開心,小小姐也有許多能夠支持她的人,當然,在下也是其中一員。」
「是嘛,那就好。」伊默爾點頭說道「愛憐托赫的制服預計是三天後完成嗎?...那天正好有魔法特訓,就由我來主講吧。」
「伊默爾大人,親近孫女是甚好,但還是要看一下時間場合
「嗚…!我只是要好好鍛鍊最新一期的見習生,到現在只有一個人取得正式證,有損艾庫庫的顏面!
「也不過才過了快一年而已
伊默爾揮了揮手,這是他心意已決的動作,馬丁內茲輕嘆一口氣不再爭辯,反正到時他也會在場,就隨機應變吧。
「說起來,愛蓮的魔法是什麼,我記得她的顏色是黃色系
「是金黃色,少見的純色,飽和度也很高。」馬丁內茲回想起那耀眼的魔力說道「是『純光』。」
沒有殺傷力,也不能治癒或再生。司掌創造的純色真的只有創造光—發光的功能,明明是極端稀有的性質完全被浪費了。
「哈哈哈!那不就跟你一樣完全派不上用場嗎!」伊默爾大笑幾聲「不愧是我的孫女!居然是純色!
「也是因為這樣她才選擇成為公會職員的吧。」無奈世界並不是公平的,就是有人的魔力色適合戰鬥,而有人不適合。馬丁內茲早就深深體會到這一點。
他也曾經想要成為冒險者,他也曾經拼命努力過。但無論他如何努力,他的成果永遠會被眼前的男人在轉眼之間超越,即使想要爭執,想要反抗,令人心寒的差距就是擺在眼前。於是他逃跑了,對於他的小小姐不須經過這一段痛苦的過程感到安心,同時又對他的主人激起了一點點的不滿天上之人果然不能理解一般人的想法。
「雖然作為冒險者派不上用場,你做為接待員卻是最好的搭檔了,不用擺出那種表情。」
馬丁內茲一驚連忙掩住口鼻,和伊默爾帶著捉弄光芒的金瞳相交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被騙了,他懊惱地眼睛一翻,沒好氣地瞪向伊默爾。
「我誠心希望小小姐不會遇到您一樣糟糕的搭檔。」
「你在說甚麼啊,你這渾蛋。」
無視於伊默爾的抗議,馬丁內茲重新沏了一壺茶。這是該轉換話題的意思,伊默爾沉默地看著馬丁內茲的動作,臉上的表情又充滿身為公會長的威嚴。
「你說外頭有以冒險者為主要目標的高利貸集團?
是,有不少冒險者已經受害。對方似乎還擁有足以擊敗上位冒險者的戰鬥能力。」
中午的奇斯在公會中算是中等程度的,連他都會害怕的「那些人」必定擁有遠超於他的武力才有可能驅使他出此下策。目前傳出被害報告的都是一些品行不良,收支浮動極大的一部份人,但難保這些浮動分子會被利用來滲透公會,擴大被害。
「對方是甚麼人?
「目前還不清楚,我會再以擬態體調查。」馬丁內茲暗暗在腦中計畫道「請問要通知衛兵嗎?
「不必打草驚蛇,這種金融犯罪最好都把政府組織都當成共犯要來得確實,密切注意所
有人承接委託的型態,過濾出可能和高利貸集團有來往的人不要讓見習生們接觸。」
「是!
明明是要來叫他休息的怎麼連自己也跟著工作起來了呢?馬丁內茲心中苦笑道,或許就是這種魅力和領導氣質才讓他成為艾庫庫的公會長,自己也才以搭檔和侍從的身分跟隨他度過四十餘年。
不過眼下可是艾庫庫公會的公主,他的小小姐要在公會努力打拼的關鍵時候,可不容鼠輩作亂。他無法在戰鬥上派上用場,但其他方面
馬丁內茲一抹臉,魔法隨之發動,他擬態為港區有名的花蝴蝶,一顰一笑,再加幾句甜言蜜語和適時灌下的烈酒,不管什麼秘密都將無所遁形。

他罩上壟罩夜色的披風,開始了屬於他的夜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