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閒話 法蘭西斯視角

霍亨索倫 | 2021-06-02 09:56:48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閒話
資料夾簡介
和異世界公務員有關的短篇集放置地 不定期更新

閒話    法蘭西斯視角   蜂蜜酒與培根

第十章 以法蘭西斯大人的角度看與愛蓮的相遇
插圖是用捏角網站(By:twitter:昔[@hu__________san])製作 服裝請自動腦補成小說裡的樣式ww
====================================================================
我是法蘭西斯.梅列尼亞穆,是世界貴族中最尊貴的一族的繼承人。今天我做好準備要和名叫亞蘭洛瓦的愚蠢平民決鬥,幾天前的帳,我們還沒算完。

「我要去公會一趟,布列塔妮,妳不准跟去。」
我完成出門的準備之後轉頭對我身後的女人說,如果不事先命令她的話肯定會擅自跟來,這一點我非常討厭。
紅髮紅眼的女孩沉默地看向我,連同意或反對的表示都沒有。她到底有沒有在聽?腦海一瞬間閃過這個想法,但我迅速將其抹去。
不管她有沒有在聽都不關我的事,我轉身離開宅邸,逃也似地遠離那張彷彿看盡世界一切事物的臉。
布列塔妮.梅列尼亞穆,父親與第三夫人之間的長女。血緣上算得上是我的妹妹,原本應該毫無交集的我們卻因為神 艾德古拉爾的玩笑而被迫束縛在一起。
明明我才是繼承人象徵梅列尼亞穆一族的力量的『時間』魔法卻是在布列塔妮身上覺醒。為了維持我繼承人的地位,父親大人讓布列塔妮成為我的未婚妻,一想到我未來的人生都要和這個女人糾纏在一起,我就渾身無力。
來到艾庫庫的大街上,一想到有好一陣子不會再看見布列塔妮那令人生厭的臉就讓我心情愉悅。而且在冒險者眾多的艾庫庫之中我看起來也不過是一介平凡的見習生,光光透過這樣的角色扮演就能讓我在與世界貴族之間的遊戲之中喘一口氣。
不長眼的小鬼一邊在大街上玩耍一邊奔跑,和我撞個正著。我蹲下去,和顏悅色地將那個無禮小鬼扶起,因為我現在是個助人為樂的冒險者。
我幫貨車翻覆的商人將車子扶正,因為我現在是個助人為樂的冒險者
我一把抓住企圖順手牽羊的竊賊,因為我現在是個助人為樂的冒險者。

「非常感謝您,法蘭西斯大人!
幫一對母女找回她們走失的寵物,揮揮手和她們道別之後我才驚覺,原來太陽都快下山了。我只好趕緊趕到冒險者公會,見習生的活動時間只有到傍晚而已,太晚可不行。
一踏進冒險者公會,我注意到亞蘭洛瓦還沒有回來。畢竟也沒有先約好,我只好先找個位置坐下,叫來接待員讓他隨意出幾道菜。我並不想在宅邸中和布列塔妮兩人單獨進食,就邊吃邊等亞蘭洛瓦現身吧。
等了一陣子之後,一個分外嬌小的女孩雙手捧著盛滿食物的木盤,搖搖晃晃地為我呈上餐點。我不經意的看向盤中的食物,卻完全認不出裝在盤中的東西是甚麼。出聲叫住露出一臉逃跑失敗的蠢樣的女孩,我詢問了她端給我的東西是甚麼。
這是燻培根喔?」女孩一臉理所當然地答道,但我心中卻非常驚訝。這個乾癟又硬得

彷彿石頭一樣的鬼東西是培根?
我接著拿起酒杯「那這個呢?
「是蜂蜜酒喔,梅列尼亞穆大人。」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好像在嘲笑我怎麼什麼也不懂一樣。我有些難為情地看了看杯中金黃色的液體,接著將手中的酒杯遞出去要對方先試毒。
「您不喝嗎?」到底是要蠢到什麼程度才不知道吃東西之前要試毒?
「誰說不喝了?試毒啊!」意外地口氣相當不善,我在心中一驚。但面前接過酒杯的女孩卻像完全不在意似地露出彷彿要融化的幸福笑容,捧著酒杯大口喝了起來。
這絕對不是試毒的方法,但我卻無法開口阻止,只能楞楞地看女孩微紅著臉將半杯酒一口氣喝完。
還說甚麼「還有一半」!我哭笑不得地接過酒杯,輕輕啜飲,一股強勁的甜味衝上鼻腔,

連帶酒精的辣味刺激著喉嚨。是一股非常粗暴,直接的味道。跟我平常喝習慣的酒完全不同,這女孩怎麼能笑嘻嘻地喝下這種酒!?
「梅列尼亞穆大人也覺得很好喝對吧?我最喜歡喝蜂蜜酒了。」
並沒有。我在心中想道,但我不忍心打破高興地像在發光的女孩的幻想。不知不覺間手中的酒杯空了,還想再喝一點為了掩飾這個心情,我遞出燻培根,這次倒是不用開口,女孩就開心地吃了起來。
感覺好像是在餵食小動物一樣。
塞滿培根肉的柔軟臉頰鼓的圓滾滾地,這樣毫無禮節的吃法令人發噱,但不只怎的看起來就是非常美味,我也忍不住伸手抓向燻培根,當場嚼了起來。
對於貴族來說是致命的難看吃相,但我現在是冒險者,所以沒關係。
真鹹啊,難道平民都是在吃這種東西嗎?我還不如去啃沙子。
女孩露出一臉鬆懈的笑容看著我吃完口中的培根,嘴中乾得像沙漠,我連忙伸手抓向另一個酒杯—
「梅列尼亞穆大人,那是—」
我心裡一沉,打斷女孩的話還要求她直接叫我的名字。不可思議的感覺,聽她呼喚我的名字,心情異常地平靜。不像是家中侍從那般理所當然,也不像是一般市民那樣純粹地感激,更不是布列塔妮那無機質的——
「我叫愛蓮托赫.庫勒。狄德海默之女。」女孩滿懷不安地拽著裙襬開口道
從她口中的話讓我如同頭部受到重擊一樣,腦中頓時一陣天旋地轉。那位踏破世界所有未盡之地,人稱「天行神舟」的狄德海默閣下?!他的女兒!?我幾乎要耗盡全身得專注力才得以坐在原位,但我的表情肯定將我的心情表露無遺。
那位大人是我的夢想,我以前就常常看著狄德海默閣下又踏破某個秘境的報紙,幻想著自己也能踏足那個地方。整天被關在宅邸中與完全不相愛的未婚妻朝夕相處,對我來說只是折磨。

「…我非常崇拜他,一直想和他見面卻無法如願。」我發自肺腑地說出這句話,一面在心中默念著少女的名字,一面仔細端詳起她的外觀。
愛蓮托赫有著不輸貴族千金的無暇紅潤肌膚,面容有如春雨後的鮮花一樣惹人憐愛。泛著微微光澤的淡金色長髮斜披於肩上,泛著水氣的牡丹色大眼怔怔地看著我,喚醒了我的記憶
在訓練場時我看過她,她和馬丁內茲一起試圖阻止我們兩人名為訓練,但實則決鬥的廝殺。現在想起那一天還是令人隱隱不悅,亞蘭洛瓦確實身手了得,但我依舊不認為自己會輸。
那麼,愛蓮托赫和他是什麼關係?
我聽著她的回答不自覺地焦躁了起來,以至於脫口說出了要將愛蓮托赫許為未婚妻的戲言。但這是不可能的,比起一個平民小女孩,維持梅列尼亞穆一家的存續才是我這個繼承人必須要做的事,其他的都是調劑用的遊戲,是可以放棄的。
難道我對這個素未謀面的女孩產生渴望了嗎?再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事,只是能夠將亞蘭洛瓦所重視的東西從他身邊奪走一般扭曲的優越感在在作祟而已。
一定是這樣。
我語帶嘲諷地對一臉驚懼的女孩說「怎麼,難道妳真的想要嫁入梅列尼亞穆嗎?
不可能的,但我的心中依然存在著微小的希望。如果她點頭,我就算不擇一切手段也會讓她成為我的第一夫人。說不出口,她拒絕的話對我們兩方都好,但我就是說不出強硬的話逼她拒絕。
我是世界貴族,梅列尼亞穆的繼承人。
看著愛蓮托赫不知所措的小臉,就連在如此幼小的時候就那麼美麗,誰知道以後成長後會是什麼樣子?

「法蘭西斯閣下!」飽含怒氣的嗓音打破我的妄想,黑色亂髮的少年在我面前挺胸護住身後的少女。一雙海藍色的眼睛警戒地瞪著我,我也注意到了和先前不一樣的事。
鮮紅色的披風亞蘭洛瓦原來已經取得正式證了嗎?
我茫然地起身,亞蘭洛瓦應該是最近才加入公會的新人才對,怎麼會比我先取得正式證!?
「托您的福,我決定取得更能夠保護我重要之人的地位。」
地位嗎我垂眼看著在跪在我跟前的少年,地位是能來保護人的東西嗎?
望向少年身後的愛蓮托赫,那張精緻的小臉寫滿對亞蘭洛瓦的擔心和關懷,想要擊敗亞蘭洛瓦,狠狠羞辱他的心情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算了。」
丟下這句話,我大步走出冒險者公會,走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我忘記在公會點過餐了。但現在回去的話又會給職員們添麻煩,我也拉不下臉請他們再做一份,只好回宅邸吃了。
回到宅邸,我命令侍從們送上晚餐,即使已經過了晚餐時間,廚師們還是準備好了一份熱呼呼的餐點送到我的面前。我快速地做了餐前的祈禱後馬上動起刀叉,安靜地開始用餐。
寬敞的餐廳只有我一人和給侍的侍從,除了刀叉碰撞的輕微脆響之外再也無其他聲音。我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轉頭向身後的老侍從問
「有蜂蜜酒嗎?

「現在正好沒有,我馬上去準備
「不用了,無所謂。」
反正蜂蜜酒甜得要命,一點都不優雅。沒必要將預算浪費在沒有用的東西上,再說,真的要喝蜂蜜酒的話,去一趟冒險者公會就能隨意地喝到吐也沒關係。
我不禁想起那個如冬日太陽一樣的女孩,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揚。
反正我也要準備升級還是多多去冒險者公會露個臉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