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六章

霍亨索倫 | 2021-05-23 11:35:03 | 巴幣 0 | 人氣 62


第六章       接待員的工作()
我和馬丁內茲一邊前往象徵公會門面的「櫃台」,一面聊著關於「美之魔法」的事。

「美之魔法」的原理是透過光的扭曲和折射產生錯覺來製造美麗的外貌。如果只是造成錯覺的話也不過就是普通的幻覺魔法,但馬丁內茲這個人對美的極限追求,造就了幻覺的實體化換句話說,馬丁內茲的美麗容顏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還可以自在變換。

「只不過這個魔法只對我本人有用,反正愛蓮托赫也夠可愛了,也不須我的幫助吧。」

聽起來只是年長者對小女孩的親切之語,配上馬丁內茲的魔性美貌成為難以抵擋的甜言蜜語,我忍不住連忙轉頭掩飾我發熱的臉頰。雖然知道是個大叔,但那張臉真的太犯規了!

「到了喔。」

馬丁內茲帶著我到櫃台的後方,這個空間是讓接待員們準備工作,放置物品的地方,好幾格櫃子整齊排列,一眼就看得出來櫃子的主人是誰。

而我被帶到的櫃子中堆滿了明顯不屬於我的厚重書籍,還有看起來年代久遠的卷軸,這些是什麼東西?我帶著這樣的疑惑望向馬丁內茲。

首席接待員笑了一笑,伸出手指滑過眼前書本的書脊,一一地唸出書名「本國公會法,外國公會法,冒險者守則,接待原則,初級魔法概要,公會魔物圖鑑,艾庫庫公會會規,以及眾前輩們留下來的工作日記這些書都是未來要取的正式公會證的見習生必備的知識。如果要在最短時間成為正式職員,這邊所有的書都要請妳全部看熟。」

看這數量眾多的書籍我不免眼前一昏,我在學校時期看過的書加起來搞不好都沒有這一疊快要跟我一樣高的書多。居然這樣強人所難!但轉念一想,如果要在短短一個月內做到別人付出一年以上的努力才能完成的事,不勉強一點根本不可能做到。我只好哭喪著臉開始為接下來的地獄特訓做心理準備。

「放心吧,我會親自指導妳。」

閃閃發亮的馬丁內茲在我看來只是一個想拿我尋開心的裝嫩大叔,但在別人眼裡似乎都是認為我很得到他的寵愛,畢竟首席接待員怎麼會特別撥出時間陪一個新進員工到處參觀呢。

再說我也真的有需求,我只好老實的低下頭請他幫忙了。

「這裡就是『櫃台』。是我等公會職員的主要工作場所,說是一個冒險者公會的心臟也不為過。」

接著我們推開隔間用的活門,來到正前方的櫃檯區。如果將冒險者公會這一組織比喻為人的話,負責通整規劃的會長等高層決策者是大腦,到世界各地執行委託的冒險者們是手腳,但這些功能能運作的前提就是在櫃檯的平日的營運。

艾庫庫由於是城市,櫃台提供的機能也十分多元,舉凡發布及接受委託,貨品鑑定,媒合小隊,簡單的儲金功能及提供酒食都有人能夠應對。只要擁有公會證就能夠免費使用上述各種機能。情報和資金都在這個櫃台流動,成為公會成長茁壯的動力。

「站在第一線服務冒險者們和一般民眾的公會職員就是所謂的『接待員』,我等是公會的顏面,要時常將此銘記於心。」看著櫃檯繁忙卻絲毫不亂的景象,馬丁內茲帶著自豪的微笑說道。

我點了點頭,在心中默念數次。至於周邊出現的驚嘆聲和看到偶像的尖叫聲就徹底無視吧。

「向妳介紹一下櫃台的管理者吧,安茹在哪?

馬丁內茲轉頭向一位紅著臉的接待員問道,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片刻後帶著一位女
性信步走來。

那位女性身著粉紅偏白的連身裙,貼身的剪裁使豐滿的曲線一覽無遺,微卷的奶油金髮在腦側柔和地披落到肩上。柔和的棕色眼睛看著我和馬丁內茲,雖然氛圍是溫柔的大姊姊,身為管理者的威嚴也完全沒有落
下。

「早安,馬丁內茲,你會來前台真是稀奇呢。」

「嗯,抱歉,在忙的時候打斷工作。今天是為了給新人介紹環境而來的。介紹一下吧,這是愛蓮托赫.庫勒。是狄德海默的女兒,現在開始要以接待員的身分實習。」
說著,馬丁內茲輕輕將我推到女子面前,我順利地完成初次見面的招呼抬起頭來,只見她像是看到什麼耀眼的東西一樣燦笑著看著我,讓我有點害怕。

那個

「我叫安茹.巴托。是『櫃檯』的負責人,歡迎妳的到來。」安茹感動地嘆了一口氣說

「沒想到海蓮娜大人的千金會來這裡實習

「您和媽媽認識嗎?

「我原本是冒險者,和海蓮娜大人是同期喔。」安茹帶著驕傲的語氣說道,一面從身上掛著的小袋中取出公會證。她的公會證是宛若夜空的黑色配上鮮豔的紅色,媽媽的公會證好像是一片漆黑「不過妳跟海蓮娜大人以前的樣子一模一樣,沒有被狄德海默汙染真是太好了。」

總感覺媽媽聽到這個人會皺起眉頭露出一臉嫌麻煩的表情吧。

「我本來打算跟隨海蓮娜大人一起守護艾庫庫的,沒想到卑鄙的狄德海默居然搶走了她,還讓她離開公會。現在想到這個依然心痛至極,要是我是男士的話我就會不擇手段和海蓮娜大人結為連理。我也只能對艾德古拉爾的惡作劇整日悲嘆

你難道不阻止嗎?我忍不住轉頭去看馬丁內茲在哪,我卻發現他已經坐在一個櫃台前開始處理委託了。明明其他接待員的櫃台也有空位,卻只有他的櫃台前面大排長龍,女性比例異常的高,但中也有數位看起來有些扭捏的男性。
我和他的視線對上了,只見他嘴角一勾,偷偷在櫃檯下伸出大拇指。

被放生了。

不過現在海蓮娜大人的千金居然來到這裡,這一定是艾德古拉爾的安排。請放心吧,大小姐,安茹會不遺餘力幫助妳達成目標的。我再也不會放手。」
長達將近一小時的演說終於結束,我沒辦法阻止也無法打斷,這個人終究是我的上司,只能任她滔滔不絕地讚美媽媽,耳朵都快長繭了。

那麻煩安茹小姐多多指教了。」

「叫我安茹就可以了,另外,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啊,是。是什麼事呢?

「可以讓我抱一下您嗎?

安茹的眼睛綻放著期待和喜悅的光芒,能看見舊友的女兒應該是非常令人高興的事吧?看著她充滿希望的表情,我說什麼都無法狠下心來拒絕,我點點頭,朝安茹靠近。

下一秒我就知道我作了錯誤的決定。

一看到我同意,安茹馬上綻放出一臉幸福的笑容,手臂大大地張開要將我抱入懷中,但她的雙臂纏繞著黑紅色的魔力,怎麼看都很不妙。但我發現時為時已晚,安茹已經帶著陶醉的神情揮下雙臂。

「安茹!等等!

馬丁內茲焦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但想也知道他不可能擋住安茹帶著魔力的雙臂。啊啊,結束了,艾德古拉爾等不及了吧。

突然身體一陣輕盈晃動,眼前的景色倏地改變,馬丁內茲一臉擔心地俯視著我,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人。

「因為擔心愛蓮所以留下來看看情況,還好趕上了。」

亞蘭燦笑著說道。怎麼辦,好像有點帥?剛經歷生死一瞬間的我還沒辦法好好組織言語,只好哭喪著臉抓住亞蘭的披風。他撫了撫我的頭要我安心,隨後站起來,面對一臉險惡的安茹。

亞蘭洛瓦,這一次的礙事者是你嗎?

安茹的魔力隨著憤怒膨大,紅黑色的魔力襯托著不詳的氣息。亞蘭一手按著配劍,雙眼緊盯著眼前的敵人,雖然警戒,卻感覺不到一絲膽怯,確實地衡量眼前的對手。

「夠了,兩邊都住手。」清亮的聲音打破緊張的局面,我一驚轉頭一看,媽媽居然站在我身後,一臉不快的雙手盤胸。

海蓮娜阿姨?

「海蓮娜大人?

不對,不是媽媽。雖然真的很像,但舉手投足之間和語氣跟媽媽都有些微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媽媽不高興時一定會冒出黑霧,明明一臉生氣身邊卻乾乾淨淨,這不是我所知的媽媽。

是馬丁內茲使用「美之魔法」仿造的吧,一方面自己的媽媽被仿造讓人有點不是滋味,但能被仿造就代表馬丁內茲認為媽媽非常美麗總而言之令我心情有點複雜。

雙方都冷靜下來之後,馬丁內茲才變回原本美男的樣子,但依然一臉不爽「安茹,你到底在搞什麼?興奮也要有個限度。妳這樣子,我沒辦法把愛蓮安心交給妳教育。」

似乎知道自己惹上麻煩的安茹一臉絕望地來回看著我「那我不是故意的!就這一次就好,請原諒我吧!

我知道了,我原諒妳。」

釐清情形之後,她似乎真的只是想好好抱一下我而已,沒想到激揚的情緒推動魔力湧現就變成剛剛差點擠死我的狀態了。

「安茹,妳的魔法『金剛』會讓身體強化到十倍以上,隨隨便便都能打碎岩石。面對一
個見習生還讓魔力失控妳乾脆也打回見習生重新來過好了?

「那可不行!...?那不就代表可以和大小姐一起參加檢定…?

我好像聽見馬丁內茲嘖了一聲「總而言之,處分日後下達。」接著他看了我一眼,以只有我們兩人能聽間的音量向我道歉。

「我沒想到她會如此失控,讓妳遇到危險,抱歉。」

安茹的事情好像告一段落了,我轉頭看向亞蘭,伸手握住他的手

「亞蘭,謝謝你。你好厲害喔!你是怎麼救到我的?

亞蘭搔搔臉頰,有點不好意思似地開口「是使用我的魔法『羽化』把我變輕,再全速衝過來而已沒甚麼啦。」

雖然說得輕鬆但肯定沒那麼簡單,我一邊無視著安茹的視線一邊伸手抱住亞蘭,後者全身一僵,過了許久才伸手將手放到我的頭上。

「那麼重整一下心情,重新開始導覽吧。」馬丁內茲一拍手,安茹也再次進入工作模式。

接待員的工作分為兩大類:一是面向冒險者的服務,二是針對一般人的服務。發布委託,鑑定,調查現地是冒險者用的服務,儲金,飲食,承接委託則是一般人也能利用的服務。由於一位公會職員不可能同時處理這麼多工作,一般來說是以輪班的方式來決定今天要作甚麼服務。

和安茹及馬丁內茲討論後,我的班表如下:

周一,五為櫃台業務,週二,四則在酒吧區工作。週三進行野外調查,周六是魔法特訓,週日就是休息時間。雖然工作日數不低,但見習生本身不會承擔太多工作,大部分的時間也是在學習,對我來說如果要快速追上其他人的進度,也只有比別人努力這條路了。

「那麼我先確認一下大小姐對於公會運作的了解程度吧。知道冒險者公會的分級制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為了避免人力浪費和不自量力的冒險者們出現,公會有一套衡量委託危險度及冒險者實力的系統。身著青色披風是未能獨當一面的見習生,一旦取得正式資格就能身纏象徵魔物之血的赤綾但這也僅僅是開端而已。

從最簡單的一星危險度開始,冒險者們必須透過資歷和實力來獲取進行更高危險度的委託的權利,當然連星數越高,冒險者愈能獲得禮遇,甚至成為國賓。至於更上一層的大師級『黑綾』及英雄級『白綾』那種境界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一個國家之中持有黑綾和白綾資格的人加起來可能連百人都不到,就連艾庫庫這樣的大型都市登記在籍的『黑綾』只有三人,『白綾』則是一個都沒有。

「非常好,櫃台業務的主要工作就是為前來尋求委託的冒險者們介紹適合的委託,為此判斷對方的需求是很重要的。」安茹笑道。

有些冒險者會試圖謊報星級,有些人就是只接受討伐委託,有些人則是會契而不捨地試圖加入全是女性冒險者的隊伍,總之千奇百怪的人都有,判斷星級只是最小兒科的。

要是沒能接到令人滿意的委託,冒險者是會拍拍屁股走人的。接著委託也會出現問題,沒有人會來無法解決困難的公會發布委託,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公會只有倒閉一途。信用和人才對於公會來說就是這麼重要。

更進階的還要考慮冒險者與委託的相性,不過這一點安茹說直接讓我上場體驗比較快,所以就等到實習櫃台業務那一天再說。

「櫃台業務差不多就是這樣,雜事很多,不用勉強一天之內全部記起來,總之就邊做邊學吧。」

安茹笑著將一疊寫滿名字和說明的線裝書放到我面前笑說

「這是艾庫庫公會所有在籍冒險者的名字,偏好的任務,使用的魔法,小隊的關係等等的資料。歷代接待員傳承的貴重資料,就借給大小姐好好研讀吧。」
還要看書!?雖然很感謝安茹的心意,但我已經有十本書要看了耶!我在心中抱頭慘叫,臉上倒是不動聲色,我真佩服我的忍耐力。

「那麼來介紹一下吧檯業務吧。」

吧檯顧名思義就是提供酒食的地方,除此之外也是媒合小隊,進行簡易鑑定的地方。冒險者討伐魔物所得來的素材原則上由公會統一收購,但討伐者或小隊可以以原價買回指定的素材,要買回或是就這樣賣出,要當場在酒吧的鑑定櫃鑑定的樣子。

另外聽說公會還有大型魔物的解體廠,但那就不是公會職員的主要任務了。

只是端端盤子跟調調酒,這一點勞動我完全沒有問題,這一區的導覽也順利的結束了。馬丁內茲準備帶我前往員工餐廳吃午餐,安茹則是需要解決一些非她不可的工作所以會晚一點去,她帶著陰暗的眼神瞪著馬丁內茲一邊忿忿地唸著。

「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職員領班

「你說甚麼!!

突如其來的怒吼,但不是來自馬丁內茲。我們一行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剛離開的吧檯
櫃,原來是一個男子正對著一位公會職員大聲咆哮。雙方之間的桌上疊放著銀白色的毛皮,看來是要交易吧,但男人顯然不太滿意。我仰望馬丁內茲,只見他一瞬間扯下嘴角,接著馬上擺上美麗的笑容,輕輕將正慌了手腳的公會職員擠到他身後,擋住男人凌厲的視線。

「哎呀,這不是奇斯大人嗎。看來我們的人讓您有些不快,實在非常抱歉。請問發生什麼事呢?

「還問是甚麼事,你們的招待員連分辨毛皮價格都不會,未免也太失敗了吧?浪費我的時間。」

「非常抱歉,接下來就在下全面應對。請移步到貴賓包廂稍候一下吧,當然,酒水由我們請客,請務必賞光。」

馬丁內茲深深彎下腰說道,名叫奇斯的冒險者見狀冷哼一聲轉身往櫃台右側的小房間走
去,那裡想必就是貴賓包廂。馬丁內茲向左右下達一些指示後便邁步跟進包廂中。

「愛蓮,妳也來看看吧,公會內也不盡然都是好相處的傢伙。」

馬丁內茲頭也不回地說道,聲音冷冷的蘊含怒意,雖然知道他的怒火不是朝向自己,我不免還是有些瑟縮。我嚥下一口唾沫,雙手交握著走入貴賓包廂。

精緻的門在我身後關上,四周瞬間變得安靜。我趕緊站到已經坐定位得馬丁內茲身後,就像女僕一般隨時待命,氣氛緊繃到不行。進來送上茶水的前輩完全沒有發覺我的求救訊號,飛也似地逃離現場,我只好把目光放在桌子上的大批銀色皮草。

「那個小鬼是…?

「只是個見習生而已,說起來,您今日事來販售這批皮草的,沒有錯吧?」換上無懈可擊笑容的馬丁內茲輕輕捧起一張皮草問道「喔喔,這個品質真高。」

「沒錯,這可是我千辛萬苦取得的月光狐狸的毛皮,總共五張。那個眼瞎的女人居然說這是銀狐皮瞧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

月光狐狸?

「原來如此,這確實是很困擾。」

同樣是炙手可熱的毛皮,月光狐的皮卻是銀狐的五倍以上。月光狐只在滿月之夜出現,一邊吸收月光轉換成魔力一邊覓食。牠們的毛皮時常潔白無瑕,在黑暗中還會微微發光。銀狐的毛皮雖然也是十分美麗,但一旦見過月光狐的毛皮將再也無法把牠的光輝從腦海中揮去。不過

「知道的話就快點估價吧,慢吞吞的。」冒險者粗魯地灌下飲料說道,馬丁內茲則拿出一套紙筆開始擬定定價。說起來,我還不知道魔物素材的收購價呢,我稍稍傾身,想要看得清楚一點。

對了,請問這幾張皮是在哪裡取得呢?
馬丁內茲一副不經意提起似地開口問道,祖母綠一般的雙眼卻盯著冒險者不放,後者則是一臉得意。我內心忐忑地想著,馬丁內茲的話聽起來就只是在確認產地,但實際上這個問題是個陷阱,月光狐狸早就因為濫捕而在野外絕跡了!

「豪森大森林的最深部,可花了我不少功夫呢。」  

啊啊。連在野外絕跡也不知道嗎?

「是嘛那麼請過目。」

冒險者接過馬丁內茲的估價單,掃視了一下後臉色大變。

「這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五百克拉!?太低了!比在櫃檯估的價還低啊!

相對於一臉氣急敗壞的冒險者,馬丁內茲露出悠然的微笑開口「正是。因此我為先前那位職員的不成熟道歉。這個價格才是銀狐毛皮的收購價。」

「這可是月光狐狸喔!?該不會連你也愚蠢到看不出來嗎!

「閉嘴,要撒謊之前連事前準備都不做的人沒有資格說別人愚蠢。」馬丁內茲冷笑著說,食指咚咚地敲著桌面「月光狐狸早就絕跡了!我不知道你是被騙還是天真到以為可以
用這種方式高價賣出。但冒險者公會不是垃圾回收場,這一點請你記住。」

冒險者不發一語,馬丁內茲見狀挑起眉毛說道

「怎麼…?不滿?...正好,不如來鑑定一下吧。愛蓮托赫。」

~~~~~~~!!

突然被叫到名字,我抖了一下繞到馬丁內茲身邊,他拍拍旁邊的空位示意我坐下,同時向冒險者介紹我。

「就交給她鑑定吧,雖然是見習生,對魔物的知識很淵博。如果她說這確實是月光狐狸,就照月光狐狸皮的價格收購吧。」

我猛然轉頭看向馬丁內茲,只見他用著他那張帥到犯規的臉擺出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表情。不行啊,這人完全是想利用我來羞辱這個冒險者,我苦著一張臉仰望馬丁內茲以小聲到極限的音量說

「可是我不會鑑定

「放心吧,我會教妳的。」
好討厭的笑容。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