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消失的沛拉堡 03

R.K | 2024-04-19 10:38:57 | 巴幣 2 | 人氣 46


我來到東邊沛拉山的郊區,這裡目前住有樵夫一家跟老巴,還有蒼,之後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住這裡。喔,對了,草仔醫生跟碧露露偶爾會在這裡照顧草仔醫生的"小花圃"。
恩,反正有空那我就先到山裡看看那個奇怪的東西,沒想到沛拉城的城牆破洞,屍夜行軍走過,必留下泥濘。結果某個山壁的山崩出現了一個怪異的石巨人。
我看著這尊石巨人,身體只露出三分之一,我是很想挖出來,但最後沒有,先留在這邊。很多人看過,他們都認為可能是個古代的用來擋喪屍的象徵吧,但...這誰知道?為什麼要放在這邊呢?還是剛好在這邊?
突然間有個東西,應該是東西,從土裡鑽出來,我想也沒想的...就躲起來,好啦,我承認就膽子小ㄇㄟ。三環又整樣,很了不起嗎?
出現一個像是金蛋的物體,她的前端一直旋轉,離開土堆後,走出一個人,一個…矮人?看起來又不像,全身沒有體毛,膚色很白,大概跟裸鼴鼠差不多,全身包緊緊哦。她離開那個東西前,還帶起了面罩。然後手裡不知道拿了什麼的東西,在那個時巨人上面刺阿刺~。然後搖搖頭。
我很好奇,沒辦法,心中的小惡魔贏了。我坐在那個東西裡面,左看看,右看看。看起來好複雜,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用的,她真該感謝我膽子小,不然我一定給她按按看。
她好像很專心然後走回來,看著我,我有點尷尬的說「哈囉,你好嗎?」
接著她不發一語就拿出一根棒子,上面還有電流,往我身上撲進去。
阿阿阿阿~,我發出跟往常一般的反應,這不難,我都可以自己凹自己的腳了,裝被電到,小事。
她收手不知道在疑惑什麼,然後又再次拿著那個東西碰我,所以我只好在…阿阿阿阿~這次我還加碼,抖動的更厲害,阿阿,怎樣夠逼真吧。

重複好幾次後,她終於忍不住,脫下帽子說「你是什麼東西,有病阿,這樣都還沒有昏倒。」
「小姐,應該是小姐對吧,我都不認識你,你就知道我有病,看來...你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她在一旁搖頭抱怨後說「你可以起來嗎?我要回去了。」
「together~」我不經意就這樣說了,我突然意識到,這樣會不會真的被當作亂搭訕女性的無賴男。
「啥!你真的有病阿,我很忙,沒時間裡你,快!快起來!。」
「但我有時間阿,你出現在這裡,不先解釋一下嗎?還有這是什麼東東?」我手比了裡面一下
「別亂按,壞了你負責嗎?」她嘆氣後說「交通工具啦,我只是來這裡看看這個東西,這樣你滿意了嗎?」
「那是什麼?該不會是你們製造的吧?」
「不是,那東西怎麼可能跟我們有關係,那是巨神兵啦,懂了嗎?,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我們星流教的機械巨人。」
「等等 等等...什麼是星流教?什麼是巨神兵?你們有機械巨人?!可以詳細一點嗎?」我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上好有趣喔
「你問題很多耶,起來,我給你看的東西。」我一邊起身,她一邊說一邊整理座位「巨神兵是一種會吃生物的東西,那個看起來很古老,建議你們是將她給埋起來,不然被不明生物啟動,你們就麻煩大了。」
我看著那個東西幾眼,好好奇的問「那你是?」但她很快地就關起門,縮回地底去。天阿,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這樣就給我跑了。我明明很溫柔。

我看著地洞,還真想追過去,不過想想就算了,為了安全起見,絕對不是膽小,所以我還是將那個什麼鬼巨神兵埋起來,順便將地洞補起來。

被人放鴿子的感覺,還真不好,老話,最好不要再被我遇到,我一定...不會對她做什麼。我人這麼善良,她大概是被我的帥氣臉龐嚇到了害羞逃跑,....好啦,我又自以為
總之,我又遇到奇怪的事情了~為什麼偉只是來散步,偷閒,還可以遇到這些事情,是不可以讓我安安靜靜的嗎?
------------------------------
埋完巨人後,我走回老巴的住所。這裡真的都不會有什麼變化,都是一樣的風景,即使多了蒼住在這裡。我很有禮貌地敲敲門然後打開,然後這個三季醉鬼,又回到該有的狀態,喝得醉醺醺的樣子。
老巴看了我又看了旁邊,然後又一臉裝沒事的表情。
呵呵,還真不愧是老巡山人,前喪屍洞窟調查團成員,不過你們也不幫我,每個都在閃,太可惡了,為什麼只有我要受到這種待遇。
還有那個欺騙純...,算了,那個鑠鶚,明明去年夏天,我幫助那麼多還收集了那麼多資料,還有被抓去喝咖啡的時候,我明明提供很多專業的意見給鑠鶚,她還真不給面子,然後還欺騙我到遠一點的地方,抓盜賊,重點是...還不只一次,我成為有名的盜賊綁架犯,那個廢物三環領主千眼爵,在卡丹亞南部附近,到處綁架盜賊,更誇張的是誰會知道有個小鎮真的有一個金髮大胸部的美女,但是她是知不知道為什麼身上有一排淡淡金毛,這樣也算數嗎?他是要我跨物種嗎?啃,別讓我遇到,要不是為了我自己的嫌疑。
不過,即使我這樣做也不會不讓我成為嫌疑人,真是的,這國家一定有問題,哪有像我這麼乖的人,還要到處被人調查,Why?!,年輕有為錯了嗎?我明明還擔心她們會有什麼顧慮,偷偷跟她說迷霧結界石的事情,還特別告訴他們,雖然我可能或許要背著個鍋,那也沒辦法,我懂你們可能不想檯面化,但希望你們好好處理。也就這樣,就真的整個鍋都讓我扛?!想也知道那是檯面化,你們聽不出來那只是客套話嗎?天阿,誰在跟我開玩笑。
結果就換來那個躲在牆角的人,好像也是騎士,明明想跟她聊個天,她卻到處躲,要她直接在我旁邊,她又說她要工作,到底煩不煩阿,該不會是我在跟她喝咖啡的是後一直說我是無辜害的吧,但我說的都是實話,可能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聒噪,但我真的是無辜的阿,為什麼我要有這樣的下場呢?雖然好像差別就只是多一個人盯我,但這樣就不能跟以前一樣,偷跑列艾多,現在也沒有列艾多了,哭阿。害我不得不暫時停止冒險者的任務。
不過說列艾多,當時去看的時候,誰會知道那麼慘,房子倒的倒,塌的塌,列艾多堡有多亂就有多亂,還真慘不忍睹,然後那個鐵雞爵也是,雖然只見過一眼,還蠻可惜的,不過三環死後都沒遺體,就不能研究。所以現在還需要防止小丑面具,只能確定他們應該有三環的實力,即使是多打一,一樣有危險。不得不說那該死的羅爾又對了,三環都太有自信,所以都忽略很多事物。結果換來的事情是,我桌上多一堆公文。雖然大多數的公文再交上來前我都知道,而且佛林大魔王也幾乎都搞定一切,就如同往常一樣。我就只要簽個名就結束。直接交給佛林不就好了嗎?多一個三環領主很有趣嗎?看來閒人不只我一個,卡丹亞的人也很無聊。
不過我真的有疑問,對王國來說,小丑面具比較危險還是我比較危險,明明就是小丑面具,我還受那個不知道什麼鬼的神契約束,就安全的不得了,還要調查我做什麼,抓我回去問一問不就好了,為什麼我總是跟其他人不一樣,成為受選者還要等成年才可以入塔,再這裡還要掛名領主,其他三環不用,現在還要被調查,就不說,檯面上我跟王家不管哪一個都沒見過面,這樣對嗎?主人養狗都不摸一摸嗎?好啦,我承認我的確刻意閃避王女啦,行不行,還有見到陽春受封的國王,跟躲在暗房間的王子。最好都不要讓我跟這些人見面,我才可以無事一身輕,但是差邊球計畫就難產了,真是的
「怎麼了嗎?,站著發呆!!」老巴看我看著他一動也不動的說
「沒是,看你是否健康。」
「喔~~,你隨意。」老巴嘴巴空咬幾下,想要打盹的樣子
「...阿,對了,我突然想到,好奇想問。」
老巴身體壓進椅子,然後彎著頭抬起眉毛看著我
我問「這裡有河馬嗎?就鼻孔大大的,嘴巴大大的?」
老八歲眼惺忪的看著前方說「有阿。」
「真的?」
老巴一些不耐煩的說「真的,往西南的方向走大概會遇到吧。」
原來我真的孤陋寡聞,這裡真的有河馬,對不起,我錯怪你了,小寒的河馬喪屍,「蒼呢?」
「不知道,大概被那個野丫頭抓走了吧。」
「喔,呵呵。」說到底,蒼還真拿葛利特這種天真少女沒辦法。我看了一下,反正也沒是「那我先離開好了,反正也沒是。」
老巴說「你隨意,我繼續。」
------------------------------------
我輕輕的關上門。我發現那個騎士正躲在樹後面,看著花草蝴蝶之類的。
我鼓起勇氣,我覺得還是跟她在談一談比較好,因為…這樣真的很奇怪。

我走過去跟她說「你好,上下瞳小姐。」一開始見到她的時候,黑色亮麗的長髮,配上她那黑色的瞳孔,像是傳說中的古典美人,儀態端莊,跟鑠鶚這種有些天天的女姓比起來,她還真是充滿知性,眼神犀利,雖然帶著大大的粗框眼鏡,但假如她願意脫下眼鏡,大概沒有人不會敗倒在地的腳下。雖然我不認為我一開始判斷有問題,但….這位上下瞳女士。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說話口齒清晰,她問「怎麼了嗎?不是說過當我不存在就可以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抓著她吃飯完,就一直綁著雙馬尾。
她眼神銳利看著我,我壓著額頭無奈的說「你們影子騎士團都是這樣的人嗎?」
「什麼意思?我不能說任何有關於我們的事情。」
「喔~你不覺得這樣跟著我很奇怪嗎?」
「我說過很多次了,亞歷山大領主,這是我的工作(任務),請不要越權,謝謝。」
「國王要是懷疑我,直接命令就好,那麼費功夫做什麼?」
上下瞳聳聳肩說「我不知道,我不是國王派來的。」
我很無奈的說「好啦,你開心就好,恭喜你,這是閒差,好山好水好無…聊…不對...我好像有點忙…不過,你的任務是調查我,還是跟蹤我?」
上下瞳說「雖然這是秘密,不過是跟蹤。」
我無奈地說「那有沒有辦法….辦法,也就...技術好一點的?」
上下瞳用天真可愛的表情說「我跟蹤技術一留阿,在影子騎士團也是數一數二的。」
我的只好將我沉重的腦袋壓在我的手上,這是什麼國家阿,我說「數一數二是吧?我從沛拉堡一路走來,都遠遠的跟在我後面,還撐著這把油紙傘,而且還大紅色的,你是擔心大家不知道,還是偷暗戀我?」
「我...我…有點不舒服。」她臉看向旁邊
阿~~,她說出了女性最強招數,我急忙說「好啦,我錯了,這樣可以嗎?拜託,不要記點,我真的是無辜的。」即使再無奈,我也沒辦法,這國家數一數二的追蹤者,撐著大紅傘在我後面跟蹤我,這跟蹤技術是跟誰學的?真該好好認識一下。最好不要是羅爾教官,我一定笑他一輩子。雖然他是個戰士。
-----------------------------------------------------
我望著樵夫家,看起來沒人,那就回去吧。
沒想到,我會在這裡遇到阿檢,他沒是在這邊閒晃做什麼?,我原本想跟他搭話,但是他不知道詭異的肢體動作,不知道在做什麼,好像在想事情,該不會又在尋找他的神吧,跟不知道跟他說話的是誰?我能聽到嗎?等等如果突然出現其他的聲音,不是怪噁心的嗎?還是說他們的聲音,跟我體內的小天使還有小惡魔是一樣的呢?只是他們無法分辨?還真有趣,不過不重要,之前跟他玩了一個下午,他都在那邊說,你在哪啊?為什麼不理我阿。連我這個神經病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看來…我還不夠病…哈。
算了,今天不想理他,嗚~看吧,他又在那一直在說"他不理他,消失了,為什麼不理他。"換點新鮮的吧,每天都說樣的很無聊。
我慢慢走,一切還都跟白天一樣,那接下來要去哪呢?冒險者公會,訓練場,還是被我丟到郊區的教會呢?順便去看班卡商會長,如果在的話,現在他們都是大忙人。

天空還是一樣的蔚藍,不過雲是一塊一塊的,看來明天會下雨。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的差邊球計畫,一直無法執行,根本無法在其他時段離開沛拉城,該怎麼辦呢?這樣我就要一直陪冬天的粉絲(喪屍),跳舞跳三個月了==
就在我邊懊惱邊走路,聽到有人哼著歌,聽旋律大概是我的家庭吧。
順著聲音看過去,結果是葛利特抓著手臂的蒼,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我背後,還是說葛利特去山裡把蒼抓出來?所以才不在家?
葛利特表情複雜的看著我說「嗯?領主?」
我好奇的問「是的,帥氣又迷人的領主在這裡,你這什麼臉啊?」
葛利特臉紅又有點無奈說「沒有阿。」
她看起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的樣子,也是啦,一是我真的保護沛拉城,二是我也真的欺負她,讓她陷入不知道該尊敬還是該鄙視的迴圈,是我的錯,她大概從來沒有遇過這種問題,或許在她的世界中 ,或許每天都是很愉快的~
我內心的小惡魔說話了「我突然想到,一隻豬牽著一隻狗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葛利特嘟著嘴想要用力踢青年
我巧妙閃過說「踢不到,你當我誰啊?你想放狗要我嗎?」
「蒼先生才不是狗呢?」
「喔~但你是豬阿~」
葛利特吐舌頭後說「才沒有,我才不是豬呢。為什麼你這傢伙會是領主?」
「別問我,我也很想知道,還有你家狗狗很可憐,放過他吧,他手臂快被你折斷了。」
「哪有,我…才沒有那麼大的力量。」
「喔,那當我沒說,你們要做什麼?」
葛利特放下抓住蒼的手,翻開手裡的籃子說「我要去…」
我突然瞪大眼睛,看著接下來的這一幕,天啊,蒼就這樣…這樣給我跑掉了,Why?今天是怎麼了,連續兩個人給我這樣搞,真當我好欺負是吧。

葛利特嘟著嘴巴,轉頭看著我,並且用力踢我「痛。」
我只好無奈地說「怪我囉,就叫你不要亂踢了。」
葛利特嘟著嘴吧說「你看,這下誰幫我拿東西?」
「怪我囉~」
葛利特嘟著嘴「哼~」然後就生氣地往城市裡走,轉身跟我吐舌頭後,就繼續走。

我看了四周都沒有人,人都在田裡忙活,「(嘆氣),好啦,就怪我囉,狗跑掉算在我身上,我陪你就是了,滿意吧,領主幫你拿東西喔~,沛拉城領主又不務正業~了~喔。又被記上一筆,調侃良家婦女,不對,調戲家畜,不對,這好噁心喔。(嘆氣)」
該死的蒼,這麼不給面子,小心我搞一條繩子讓葛利特套在你脖子上,讓你成為名符其實的小狗勾,再讓你陪巴弟(招喚獸黑狼)一起吃飯,哈哈哈,後面我亂說的。
葛利特回頭看著我,臉上帶著看什麼很噁心東西的臉,快步離開。

(嘆氣)我也沒辦法,只好搖搖頭苦笑後說「好啦,我錯了,是我錯了,大美女葛利特小姐。你滿意了嗎?真是的~再次懷疑我不是領主,也不是三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