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十章(1)

霍亨索倫 | 2021-05-31 08:53:27 | 巴幣 0 | 人氣 48


今天早上來接我的亞蘭令我大吃一驚,他換下了象徵見習生的天藍色披風,換成鮮紅色的赤綾。樣式和布料又比青綾的時候變得更高級和帥氣,乍看之下儼然就是一位獨當一面的冒險者。
我羨慕地看著別在赤色披風上的一顆銅製十字星,厥起嘴問道
「亞蘭怎麼換上赤綾了呢?不是說要等其他人取得正式證才要穿上赤綾嗎?
「我和馬丁內茲先生討論過之後決定正式換上赤綾了說是這樣對家人比較好
持有赤綾的冒險者既是獨立的證明,同時也是國家和冒險者公會的資產。有了兩方的雙重保證,就算梅列尼亞穆想要動一些手腳,對付赤綾和見習生的難度也完全不同,只希望偉大的世界貴族大人可以因為嫌麻煩而收手了。
「而且持有赤綾才可以離開艾庫庫去工作。如果愛蓮要出城的話,還是見習生的我不就不能去了嗎?
對喔,見習生沒有赤綾以上的冒險者陪同就不能離開城市範圍以外,如果我要出城的
話,還是見習生的亞蘭勢必會留下來看家。
「只是調查而已,還有冒險者大人跟著,亞蘭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冒險者才是最需要擔心的。」
你也太把其他冒險者當大色鬼看了吧~我拉著亞蘭的手衝著他笑道
「忌妒?這是忌妒嗎?
亞蘭紅著臉不發一語,伸手捏住我的臉頰。

這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有多天真。
怎麼會這樣?
和亞蘭分開後我換上制服,披上為我特製的改短披風,急急忙忙地跑到櫃檯後方報到。
身為負責人的安茹似乎不在,於是幾位前輩就先讓我在提供酒食的吧檯幫忙,做做點餐送餐,收拾桌子等等類似酒館女侍的工作。
工作本身沒甚麼難度,還可以隨意暢飲美味的蜂蜜酒。冒險者公會使用的蜂蜜酒比起媽媽平常買的還要好喝十倍,裝著酒的大木桶還設有令我垂涎三尺的冰屬性魔物素材製造的制冷魔道具,一不注意就會喝得太多,頻頻引起前輩大姊姊們的側目。
明明是一大早,還在工作,喝那麼多酒真的好嗎—諸如此類的自制心一概不存在,從現在開始,艾庫庫公會的冰涼酒桶就是我第二喜歡的朋友。
但是那不是現在的重點,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比一大早就喝酒的我更沒自制力的一眾冒險者們!
「愛蓮妹妹,我要點餐~
「來了!」看見其中一個冒險者大人舉起手,我滿臉堆笑靠近道「請問需要甚麼呢?
「請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嗄?
「蠢貨,你這樣會造成人家的困擾。」坐在附近的一臉凜然的冒險者目光銳利地說道

「不需要搭理他,來吧,叫我『哥哥大人』。」
「你這樣跟我有甚麼區別啊白癡!
「那個點餐
「啊啊,抱歉,麻煩一個烤雞套餐。」
「我要大怪鳥的蛋包飯,然後要在上面寫上『最喜歡哥哥大人』。」
總而言之不是壞人,雖然不是壞人
「喂喂,小妹妹,這不是我要的東西啊,妳送錯了吧?
「非常抱歉!我馬上幫您收走。」
「嗯?不,這倒是沒關係
「不行!我必須要負起責任
言語上的騷擾只是家常便飯,點餐時不清不楚,送上餐點時又說給錯的人也不在少數。還會有人偷偷掀起我的披風或是亂摸我的屁股,這裡每一個冒險者的身手都比我厲害,完全搞不清楚是誰下的手,即使生氣地質問也沒有人願意承認,真是夠了。
比起身體,精神上異常疲累,我趴在吧台上兩眼無神地把玩著被當作小費的幾枚克拉金幣,難道這種情況要持續一整天嗎?
「辛苦了,在外場還好嗎?
「太糟糕了,根本就沒有人聽我說話,還一直被摸來摸去。」
一位溫柔的大姊姊越過吧檯遞給我一杯蜂蜜酒問道,我癟下嘴難過地說。
「大家不免都會對新來的接待員感到好奇,這一點就請原諒他們吧。」

姐姐溫柔地說道「愛蓮有在外面交到朋友嗎?
沒有。」光光應付煩人的騷擾就耗去我大半心力,哪有時間交朋友啊。我在心中暗暗抱怨道,伸手抓住冰涼的酒杯。
「我想也是。」前輩輕笑道,一邊將清洗乾淨的酒杯擦拭乾淨「愛蓮把在外場工作想得太嚴肅了,稍微放鬆一點會比較好喔。」
「放鬆…?」我放下喝到一半的酒杯,微微歪頭「我覺得我很放鬆了啊?
「並不是只在工作的心情,而是對待工作的態度戰戰兢兢想要做好每一件事情是很好,但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值得全力以赴。」
「我不覺得是這個問題
「是嘛?妳怎麼處理對妳亂說話的人呢?」姐姐笑咪咪地問道,我翻了翻眼睛。
義正嚴詞地請他住手這樣。」
「這樣當然也可以,但是—」
「喂喂,瑪蒂妲,胸部要露出來了喔~
碰地一聲巨響,對大姊姊出言不遜的冒險者就被抓住頭狠狠壓在吧檯上,周邊冒出一陣歡呼,我則是嚇得六神無主。
「—這樣比較有效喔!
太武鬥派的解決方式了吧!?我泫然欲泣地拼命搖頭,做不到,我絕對作不到!我略帶抱歉地看向已經在吧檯上昏死過去的冒險者,被當作教材真是辛苦你了。
「當然不是一定要用這種方式才行,討厭的人就隨便應付,對妳好的人就多給一點福利。一點點身體碰觸沒有關係,但界線在哪邊一定要劃清楚,我們接待員並不是餐廳女侍,就算服務態度不好也不會怎麼樣的。」
「是,是這樣嗎?」我愣愣地應道。
「在吧台工作的時候同時是建立人脈的時候,人脈對於接待員來說很重要喔,不如說,我們在吧台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這個。」瑪蒂妲姐姐慢慢地說,我則專心一意地聽著。
舉凡推薦委託人選,媒合小隊,情報整理,一個接待員口袋中的名單有多深,相對來說越有利。就好像冒險者們平常都會攜帶複數武器一樣,人脈就是接待員的武器。
這麼說起來,馬丁內茲和安茹交給我的那一大疊書之中好像有公會中所有人的名冊,我當初在看的時候以為只是補充資料而將它放到一邊,原來那其實是重點中的重點嗎?
我忍不住掩面掩飾住自己因為羞恥而發紅的臉,現在看來我早上的行為對冒險者們來說就只是一個全身僵硬,不知所措的小孩吧?難怪他們會拼命搞笑,故意出錯好讓我放聲嘲笑他們。但我全部都以一張待客用的假笑和冷淡而不失禮貌的應對全部拒之門外。
「愛蓮還只是見習生,邊做邊學就可以了。不用害怕犯錯,就算出事,一切也由我們這些大人承擔。」
瑪蒂妲輕輕地撫摸我的頭說道,我溫順地點頭。
要請馬丁內茲或是安茹出面阻止是非常容易的事,但我如果想要快速取得正式證,他們的幫助可能會成為溫柔的陷阱。

「謝謝,瑪蒂妲姐姐。我會試試看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