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消失的沛拉堡 02

R.K | 2024-04-17 10:53:40 | 巴幣 2 | 人氣 57


走著走著,佛林就被抓走了,嘿嘿,誰叫這裡有個無能的領主,我必須承認我桌上那邊報告,基本上都是完成的項目,只有佛林會在一些選擇上會來問我的想法。像是那個不知道什麼教的教會,我也只跟佛林說,讓他們離市中心越遠越好,以免到時候,一堆人在城市裡給我發傳單,要大家相信什麼,雖然沛拉城每年都會遇到的恐怖的事情,精神寄託或許很重要,但早就有行之有年的做法。不過我對他們不了解,也就不想多說。不過,說到頭來神契就好像跟他們無關。改天再去教堂問問看好了。
----------------------------------------
我來到佛雷德的私塾,這個留著常常的白鬍子的老人,總是一副高姿態,好不容易才讓他當我或者說沛拉城的顧問。很多次都很後悔,我為什麼要慰留一個成天說我是屁還的人呢?還是我有些被虐傾向?應該沒有吧。
我偷偷探頭往裡面一看,沒看到佛雷德在表演,但是換成冒險者公會長,薩爾瓦多先生,在這裡表演魔術,給小朋友看。而這只是用技巧的魔術而非使用魔法或是類似的手段。
薩爾瓦多手裡拿著盒子,另一隻手拿著布,將盒子蓋上,動弄吸引小孩子的眼球侯,瞬間拉開,盒子消失了。
小朋友稱其後,薩爾瓦多再用一樣手法,將東西變回來。
魔術這懂東西,只要知道手法後,其實好像就沒什麼樂趣了,反而變成是一場表演。而把東西變不見的手法,不外乎拿布的手,將盒子一起拿起來,這樣看起來就不見了。等等...,我內心的小惡魔又在跟我說話了,如果我把沛拉堡變不見,那時不是我就可以執行擦邊球計畫,我就可以偷懶了,沒有沛拉堡那就沒有要保護的東西,哈哈,我還真的需要哪天好好理解什麼是神契,搞不好真的可以作弊。
我決定在表演一手狗這些小朋友看,我走出來跟他們說「哼哼~哼,讓你們看,我也會。」
我拿了一個樹枝,招喚八鼓鐘,故弄玄虛後,八鼓鐘由上而下吞食,「噹廊~,各位小朋友們,東西就這樣消失了。」
雖然我很有自信的這樣表演,但這些小朋友到底哪裡有問題。
小朋友吐槽說「領主用那個東西,將樹枝吃了。」
其他人說騙人,都是騙人,領主好賊...巴拉巴拉

你們還真不給面子,我領主耶,小心我把你們吊起打屁股,哪一個說我很賊,太可惡了,我人這麼好。我說「什麼,你們麼為什麼都知道,奇怪耶,明明都是一樣的手法。讓東西變不見。」
一位賊頭賊腦的小朋友說「東西變不見,要再變出來啊?」

其他小朋友附和,對阿對阿,領主都騙人。是阿消失東西要再變出來啊?

嗯?這麼聰明,的確被八鼓鐘吃了,我說「你們想看他他變回來事吧,沒問題。」我讓八鼓鐘到旁邊再拿了一根樹枝,放到我手上,我萬豐驚訝的說「什麼,它出現了~你看,這不就變回來了嗎?」

我沒有聽見任何的好,我只聽到,你騙人,你剛剛用那個去撿回來的。是是是,你們這群小鬼。
我仔細一看他們後說「這位小朋友,你是是班長的小孩,對吧,虧我對你爸爸這麼好,也不給點面子。還有你們當眾虧我。~看~我~的八鼓鐘大迴旋。」
小朋友一邊笑一邊逃,他們當然跑不掉啦,八鼓鐘抓著小朋友慢慢的旋轉,
「哼哼哼,知道怕了吧,你們這群小鬼。」
薩爾瓦多公會長走過來跟我點頭後說「還真是有趣的招式。」
我無奈的說「他們好像真的很喜歡玩這個上上下下的遊戲,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哈哈。」
我跟會長兩個一遍看著小朋友玩耍。
我說「大師,可以幫我把沛拉堡變不見嗎?這樣我就自由了。」
公會長說「哈哈,你還是一樣風趣,那幾個迷霧結界,要不要試試看。」
說到這個迷霧結界,還真是搞死我了,小丑面具最好不要給我遇到,我一定先打了再說,歸剛ㄟ,沒事給我來這一齣戲。我笑著說「別說那個痛苦,有沒有不靠魔法結界來變不見的方法?」
公會長說「有阿,去借一把槌子,還是你要直接來。」
「你果然也很幽默喔,會長。」我笑著說,然後再問「會長這麼閒?有空來這裡陪孩子玩?」
「今天讓斐特處理。」
斐特就是那個肥滋滋的原列艾多公會長,不過我提早挖角薩爾瓦多,所以他現在只能是這裡的副會長,他總不能當冒險者了,那個身材,不過現在也有點瘦,大概瑪格莉特出現,跟在沛拉城,要胖也胖不起來。列艾多毀滅後我只能說唯一好事就是列艾多冒險者公會之花,大家的精神食糧,露娜莉,出現在這裡Whata Wonderful World!簡直就是女神,比起那些看不見的神,還是實際看的到比較好。
我問「那最近冒險者公會,沒有問題嗎?那個該死的阿爾沒出任務,要不要打屁股?」是的,我在冒險者公會使用的名字就叫做阿爾,不過我想大概不少人都知道阿爾是誰?而我目前沒辦法出任務,有很多難言之處 QQ。
「沒問題的,現在沒有強制要銅牌冒以下的冒險者,執行一定數量的任務。」
「什麼意思?」
會長說「我們目前都支援沛拉城居多,像是維修房子,但這些又跟粗工混在一起,所以目前就暫時停止鐵跟銅牌冒險者的規定數量,他們要做粗工就去做,以免變成兩份薪水。」
「這是代表不少人成為冒險者?」
「是阿,只是列艾多來的人,還需要安排,看沛拉城什麼時候穩定。」
「喔,對喔,我才聽佛林說,這裡還在培養新的商會或者說公司。哈哈。」
公會長繼續說「現在的工作量開始慢慢恢復,過一段時間,我們可能有事情要忙。」
「有什麼樣的工作?」
「目前除了一邊的狩獵、種田外,那就是一些裝備店,雇用冒險者回到列艾多回收東西。這方面佛林先生幫了很多忙。不然那邊現在很難進去。」會長喝一口水後繼續說「之後可能在公會附近就會開幕裝備店,只是規模可能沒有以前那麼多種類。還在討論中。」
「喔,阿尼加,看來我有必要回去關心關心 了,哈哈。」我苦笑的說,是阿,這裡的領主是我耶,(嘆氣)沒有佛林跟佛雷德,我大概先投降了,這樣一比,喪屍果然還是比較可愛,對吧?
「呵呵,還有阿,之前大多的冒險者大多都再接其他的工作,最近有比較多的馬車出現,護衛任務,所以列艾多四周的工作,有開始變多的趨勢。」
「那是什麼?我們有必要嗎?」
「那以前就有了,大D騎士團跟大可麗堡的委託,以前都下在列艾多,現在都改由我們處理。我們還是比較近,而那兩個地方可不能成立工會。」
「軍事要塞的關係嗎?」
「是阿,雖然旁邊有小城鎮,但管制跟列艾多差很多。列艾多多少還算是個商城。」
「如果不處理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好奇的問
「這又有趣了,問能會讓魔物越來越多,到時候像是繁殖力旺盛的哥布林太多,有一定規模,那就很難處理,當然身為三環的領主,就不會有多少問題。」
說著說著,有位冒險者出現在我們後面跟公會長說了一些事情,薩爾瓦多點點頭讓他離開。
他紳士般的微笑的跟我說「列艾多北邊的山裡有魔物出現?」
「看我做什麼?」
「有興趣嗎?」
「當...。」雖然我想這樣說,但現在的我不行,那個詭異的視線,我只好哭著臉說「然不行啦,我是領主耶。你在說什麼,我聽不太懂。拜託,賣相害。我可是為人正派的....領主。真的。」
薩爾瓦多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就微笑向我致意。
-------------------------------------
真是的,雖然我很閒,我可是專心手護沛拉城的領主喔,絕對不會到處摸魚喔。我一邊想著一邊來到農田,沒想到這裡還恢復的真好,班長在遠處跟我招手,我也跟他揮手,沒想到他月走我越近,我只是打招呼而已,我連忙做出要他去忙的動作,他向我微笑號就去忙了。
這裡就回到跟我來的時候一樣,那個愛幫忙的阿波波 大爺,也不再這邊了。還真沒想到,過冬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下就沒有問題兒童在冒險者公會,這該高興嗎?我才剛想到他,我瞇著眼睛看到一個巨漢出現,手裡拿著花,給一名女子(農婦),然後他發現我以後,自己害羞地摸摸頭跑回去民兵團。
是的,誰會料想的到那麼愛現愛秀又沒有腦袋的阿波波,為了保護愛人,改選擇加入民兵團呢?這還真讓我一言難盡。這就是愛嗎?當他發現過冬的時候,那三兄弟(三開、阿推、五塔)比他還有用的時候。他就決定加入民兵團,也更能保護自己愛的人,恩,只能說這傢伙還真不讓人討厭,起碼很直率,只是有時很難搞就是了。根據事後他們口說,阿波波的確在城牆上,表現的不像一般那種作戰方式,黛絲也說看到認真不說話的阿波波,實在是非常詭異,那個三句話一定帶髒字的阿波波也轉性了。
所以我能說什麼呢?這跟我沒關係吧。雖然我完全沒想到,原本是以為會出事的阿波波,結果自然就化解了,希望阿,拜託,千萬不要給我吵架或什麼的,不然我可不想管,感情的問題,就讓他們自己處理吧,不過萬一阿波波發洩時把樹弄倒或什麼之類的,那是不是我處理?,阿,拜託,我雖然不認識妳,但我希望你管得住阿波波,Pls,真心的。我會默默祝福你們兩個的。
我抬頭看著天空,果然有些時候,喪屍真的還蠻可愛的,簡單明瞭,只要能接受那些腐肉或者濃汁,其實也就沒什麼嗎?是的,以上都是我亂說的,神阿,金髮大胸部 OK?,還要是女的,不要學羅爾用那些夾起來的搞我。
突然有人出現在我背後說「亞歷山大領主。」
「怎麼了嗎?短尾鳥?」是的眼前這位民兵團成員,現在變成我的女僕、秘書、助理,或者說...狗鈴鐺。負責處理我這個難搞的人。佛林非常歡迎,這樣就不用派女僕在城裡找我,我原本說過可以敲鐘或什麼,我就會出現 ,但他說這樣不禮貌。所以這問題今年有了解答,剛好也補足我"常識"不足的部分。這句話是喬安娜說的,太可惡了他們,我可能是最沒有領主樣子的領主。
不過說真的有她在真好,我如果離開沛拉城短暫時間,就真的很有幫助,她跟假仙都可以幫我搞的定很多問題,我真的不知道當初我是如何在列艾多當冒險者的,還是說,我剛好都是去合法的店面。
「教堂的人想要見你」單奚隹說「還有不要叫我短尾鳥。」
「什麼事情想要見我?!」我好奇的問
「應該是見面聊天。」單奚隹說
「喔。正式的嗎?」
「不太算,有幾分伴手禮。」
「那佛林處理吧,然後跟他說說我會去找他,這是沛拉城領主的一貫行事風格,要他不用太急,洗乾淨等我就對了,哈哈哈。」
「了解。」單奚隹說完準備離開。
我突然遲疑一下「修但幾哩,你不會真的要這樣跟他說吧?」
「是的,我完完全全,遵照您的指事。」單奚隹立正站好
「你一定是在玩我,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後面就別說了,拜託,雖我求你。」說完,我發現她眼神飄移「真的求你啦,我多少還有一點點人的自尊。」
「請領主大人不要這樣,我會不好意思,這裡是大廳廣眾之下...」單奚隹說
我瞇著眼睛看著她,我感覺我背後的那個眼神好像在對我做什麼,單奚隹擺明就是在誣陷我,太可惡,正當我有不可抗拒的壓力時,給我來這個,她一定是報復我一直叫她短尾鳥,明明短尾鳥就是比雞好聽阿,怪ㄟ,還是直接叫單雞,好了,這群原盜賊每個歪腦筋都動的都特別快。
「對不起,我錯了,單奚隹小姐,請不要,嗚,這樣說我,跟那個牧師說,我會去找他,這樣就好,嗚嗚。」我含淚的說
她瞧一下當她化身女樸時的粗框眼鏡說「恩,知悉,領主。」說完她準備離開
我突然想到「阿。」在我說完的瞬間,我總覺得他好像用很犀利到想砍了我的頭的眼神轉頭看我「還有假仙呢?」
她又變成女僕該有的端正的姿勢看著我說「雷諾茲目前正在列艾多,跟著冒險者。」
是的,雷諾茲是假仙的本名,他,也就是假仙又再次受不了訓練,冒險者跳民兵團,現在在跳採購人員,畢竟他該懂得都懂,懂財務,懂帳,也是那群人裡面,負責說故事處理雜務的人,黛絲也是這麼說的,他算是莫名其妙就成了他們的一員,不過什麼壞事都沒做。也剛好,我們也需要採購人員跟馬伕,以現在的情況,的確可能會不夠用,所以他現在負責一輛馬車,去執行任務。五塔跟阿推還有一些人,特定幫他搞了一輛他專屬的馬車,上面一堆手工藝,他的人緣真的很好,雖然每次都依附要死了的樣子。不過他很難得的很有膽子的說,他冬天還是會站在城牆上,所以...Why not。

不過他敢在這條路上開夜車,也要很有膽子就是了,不過,最近我的名號響亮,應該是沒有人敢給我劫沛拉城的馬車,而且假仙那一輛,某種程度上可是我專用車。至於為什麼有名,就要去問那個大騙子鑠鶚,為什麼要欺騙我的感情,當純真少年好欺負嗎?這裡到底誰還沒有欺負過領主,最好給我老實站出來,新來的就算了,哼。
「所以最近沒有那個欺騙純真少年的人的事情?」我問
「沒有這號人物,領主指的是誰?」
「那個欺負風流倜儻,相貌偏偏美男子的人?」
單奚隹手摸眼鏡說「有人欺負這種人嗎?誰?還真是太可惡了。」
「欺負正太呢?」
「什麼有這種人?太可惡,天理不容,我建議領主,這種人要先抓起來鞭一鞭,你是領主對吧,怎麼可以容忍這樣的人存在呢?」
我瞇著眼睛,是的,當初會知道她叫做短尾鳥,也就是她會在列艾多的育幼原當保母,我,當時是阿爾身分,為了衝任務數,所以照顧不少小朋友,那時還真痛苦跟辛酸。結果在一間育幼院遇到當保母的她,雖然那時我還沒加入盜賊營當"臥底"。
再說女孩子通常都有兩張,不對好幾張臉,但我天生對味道敏感,沒辦法。她就是在那邊被人叫做短尾鳥,而這段時間,我才想起來,這樣叫的幾乎都是正太,這傢伙她X的是正太控,人家我也可以是正太阿,我這麼可愛的說,也怪不得每次我這樣叫,她都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我說「有阿,就是那個女騎士啊?有點天天的那個。」
「不認識。」
恩…還是不認識?!怪了。「那個讓神經病到處亂跑,還讓你費神照顧神經病的那個人。」我無奈地說
「喔~喔喔,你是說鑠鶚小姐阿,目前沒有收到她的訊息。」
「你一定是在玩我,對不對?」我瞇著眼睛看著她
她字正腔圓,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沒有,我一心一意服侍領主。」
恩~!妳騙鬼阿,又一個公報私仇的傢伙,上一個離開,結果又來…一...兩....一個,我就真的純真少年不行啊,某種程度可以是正太阿,沒見過娃娃臉嗎?。哼!我只好很無辜的說,但內心在飆淚「喔~那就先這樣吧,我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了解。」說完,單奚隹迅速地離開了,真希望她不會又在給我亂說話,難道長得帥錯了嗎?好啦,我又自以為了。
嘆氣,我到己做了什麼呢?,我到底該不該跟他談談呢?這樣真的感覺好奇怪。這個詭異的視線。
好了,內心再怎麼吶喊,也沒用,那就去關心一下三季醉鬼好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