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二章

霍亨索倫 | 2021-05-19 13:31:07 | 巴幣 4 | 人氣 48


第二章       亮相之前

今天是我要登記為冒險者公會的接待員的實習生的日子。為了要給人留下好印象,我和媽媽從
早上就開始整理儀容,還拿出了最好的正裝來給我穿。十歲的實習登記可說是僅次於成人式的人生重要階段,同時也有向周邊的男士亮相,開始接受說媒的意涵。對於女孩來說,能找到
什麼條件的男士取決於實習登記時的表現,媽媽是如此耳提面命的。

我的理想型?最好是像雷神獒一樣帥氣又強大,充滿肌肉的四肢和銳利的目光,尾端帶金的銀白色的柔順毛皮,以及為了守護家族成員不惜死鬥到底的氣概,沒有比這種魔物更加令人心情蕩漾了。就算沒有雷神獒這般夢幻情人等級,牠下位的電犬對我來說也還行。

不過比起帥氣,電犬比較屬於「可愛」類別。

?明明是人類,擇偶條件卻是魔物?這種東西就先歸類在「不必在意」,接著丟進記憶的深處就行了。

我一邊妄想,一邊輕輕啜飲著牛奶馬鈴薯濃湯。這道菜對我們家來說有點高級,但媽媽說既然是重要日子,稍微吃好一點也沒關係。

「愛蓮托赫,換上正裝前先把豬餵一餵喔。」

「好~

妄想途中,媽媽從廚房中探頭向我喊道。我趕緊灌下有點變涼的湯,穿上外套走到離家不遠的豬舍,豬吃的廚餘和餵食的工具全放在豬舍,不用提著重死人的桶子來回真是幫大忙了。

我們家在海港都市.艾庫庫附近的山丘上,由於鄰近一棵單獨挺立的松樹所以都被稱為「一柱松之家」,從家裡就可以將艾庫庫繁忙的港灣和熱鬧的市集盡收眼底。作為城市特色的乳白建築和天藍屋頂一路從大海蔓延延伸到四周的丘陵,位於城市中心的冒險者公會的尖塔在周邊一片耀眼白色中宛如眾星拱月般格外顯眼,說明了在艾庫庫,冒險者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甜芋,紅芋,紫芋~早安,吃飯了喔~

進到豬舍的第一件事是將氣窗打開,讓關了一晚的豬舍空氣通風,接著才是餵飼料。好像是等
很久了,三隻豬「噗嘻噗嘻」地湊近飼料槽,不一會兒便整顆頭埋進槽中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豬隻們在吃飯的時候是我的究極搓揉時間,要趁著他們回去睡覺之前摸個心滿意足。這三隻豬中觸感最好,最大隻的是甜芋,額頭有紅色斑點的是紅芋,總是被搶飼料,屁屁一片暗紫色的則是紫芋。這三隻的名字都是我取的,媽媽卻說即使取了名字也分辨不出誰是誰,還會理直氣壯地說全艾庫庫除了我之外根本沒人能分辨哪隻豬是哪隻。

「真乖真乖啊,紅芋不准搶紫芋的早餐!

摸夠了豬豬後便要清理豬舍,這部分就只是一般的打掃。我快速地將地面清乾淨後將工具歸位,接下來我還要換上正裝,可不能就把時間都耗在這裡了。

我繞過屋子回到門口正準備進門,沒想到門口居然站著一個虎背熊腰的巨漢。我忍不住皺起臉,我現在可不想看到這個人,剛摸完豬的好心情立刻煙消雲散。

「海蓮娜,我來這裡不為別的

「是是,要繳清賒帳是吧?五十克拉,拿去。願艾德古拉爾祝福為你送行的風。」

「等…!海蓮娜!別關門!還有另一件事好痛!夾到手了!

媽媽,毫不留情。

這個男人叫布法魯斯,是艾庫庫的糧食進口商,明明是全城數一數二有錢的男人現在卻滑稽地一邊跳腳一邊瘋狂甩動右手。這種令人傻眼的景象已經在一柱松之家上演好幾次了。

幹嘛?

媽媽的語氣冰冷到極點,牡丹色的眼瞳簡直像在看比甜芋還不如的甚麼東西一樣。

「妳還真夠狠的話說回來,狄德海默呢?該不會沒回來吧?都已經幾年?」布法魯斯一邊甩著手一邊嘀咕說道,快速地瞟了一眼似乎正冒出淡淡黑霧的媽媽。

「不是我在說,妳也差不多可以跟狄德海默離一離婚,找一個更穩定的男人了,天知道他在外面到底在幹嘛。連女兒的十歲生日都不回來,作為父親也太糟糕了。」

「你只是想說這些嗎?

聞言,布法魯斯擺擺手,從懷中掏出一疊紙說「不,稍微多嘴了本來是想和狄德海默談談的海蓮娜,讓愛蓮跟我家其中一個兒子訂婚如何?

?

過於爆炸性的發言讓我和媽媽同時發出奇怪的聲音,比起驚訝更多的是錯愕,哪有人一到實習年紀就上門提親的!這個大叔在想什麼!這樣想的同時布法魯斯也發現到我就在他身後,只見他
露齒一笑向我遞出一疊紙,趁著我還愣愣地盯著他的時候,居然逕自開始推銷自己的兒子。

「愛蓮,來的正好,妳已經決定好訂婚對象了嗎?如果還沒的話不妨考慮一下我家兒子們如何?

傷腦筋,布法魯斯大叔很會糾纏不休,本人也很有耐心跟根性。雖然倒不至於用下流的手段,但作風非常強勢,即使現在拒絕了也可以想見未來直到確定訂婚為止都會不停上門。看吧,媽媽一臉就是「麻煩死了」的陰涼表情,我也深深感到同意。

「大兒子雖然已經成年了,但未來預定是由他承接家業,人也不錯。二兒子現在在學院中讀書,好像說要研究魔法之類的,未來應該是進入研究院之類的吧。三兒子剛好和愛蓮差一歲,去年才完成實習登記。愛蓮也認識吧?

布法魯斯大叔的三兒子,這麼說來確實有印象。名字叫亞蘭,我記得是個有著漆黑微捲髮,瞳色像艾庫庫港外的大海的男孩子。偶爾到鎮上跑腿或是亂逛時偶爾會遇到,明明只大一歲而已,他卻比我高不只一顆頭,總是被他用看孩子的溫暖目光看著。

不過就是家裡經營糧食進口嘛,我只要吃多一點我也會長高的,哼!

布法魯斯看了我一眼,突然又像想起什麼令人不快的事一樣皺起臉龐。

啊,抱歉。亞蘭那傢伙配不上愛蓮啊。居然跑去當冒險者什麼的,真是長不大。」

我微微睜大眼睛,沒想到看起來漂浮著溫柔氛圍的亞蘭居然會當冒險者,說實話,完全不搭。

「布法魯斯,夠了吧。愛蓮托赫才剛要實習就要訂婚未免也太急了,再說要選擇什麼對象也是愛蓮的自由吧?

媽媽看準了布法魯斯停頓的空隙一手扶額開口說。

「是這樣沒錯。」布法魯斯稍微挺了挺身,對我笑道「但是不能將像愛蓮這樣優秀又可愛的女孩迎娶入門,我和內人都覺得十分惋惜。所以才想著早點出擊。」

?優秀又可愛?是在說我嗎?

「總而言之,我也不期望愛蓮現在就給我答覆,只要未來愛蓮在選擇訂婚對象時有將我家幾個兒子納入候補就行了。」

布法魯斯呵呵笑了幾聲,和媽媽道別之後側身走過我身邊,離開之前大手一伸,輕輕的撫了撫我的頭。

「愛蓮托赫也長大了呢,哎呀,真想跟狄德海默炫耀啊。」

語罷,布法魯斯擺了擺手,踏上回艾庫庫的石板路,巨體隨著距離越變越小,最後終於看不見了。

媽媽,我,既優秀又可愛嗎?

這是首先要確認的事情。

「妳的我的女兒,豈有不優秀可愛的道理。」

媽媽冷冷的回了一句,轉身回到屋子裡「趕快進來吧,被那隻笨熊拖到時間,都要來不及換裝了。」

媽媽,那是炫耀吧?我在心中隱隱汗顏想道,不過沒有勇氣當面提出來,我乖乖地垂下腦袋,跟著媽媽回到家中。

一回到家,媽媽便以旋風般的速度替我整理好頭髮,畫上淡妝。同時我也在她的幫助下換上正裝,只不過我跟不上媽媽的速度,只能跟著媽媽的指示舉起手啊,轉過身之類的。過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全身上下就打理好了。媽媽雙手叉腰看著我露出滿意的笑容,我則直勾勾地盯著鏡子中的自己。

鏡子中站著我從未看過的自己,白金色的長發柔順地垂落肩頭,髮側編織著可愛的三股辮將頭髮整齊地收在耳後。和媽媽一模一樣的牡丹色眼睛好像比平常水潤三倍,臉頰也因為化妝的關係染上了粉紅,氣色也整個紅潤了起來。

以白色為底的正裝以一字領為主,露出大片肩膀和脖子的肌膚,再套上一件薄得可以透光的外衣增添了輕飄飄的感覺。因為我的身形偏嬌小,裙子的部分媽媽特地做得蓬鬆寬大,還疊了好幾層薄紗增添了清爽的氣息。正裝上的刺繡也是媽媽花上大筆時間精心製作的美麗圖案,不知道是不是使用非常高級的線,微微晃動的時候還會一閃一閃地反光,好像夜晚的星星一樣。

我忍不住看著鏡中的自己發出感嘆的聲音,原來自己可以變得這麼美麗。

「愛蓮托赫,這個交給妳。把它帶上吧。」

媽媽從側邊走來,臉上浮現寵溺的笑容,伸手遞來一個看起來十分豪華的髮飾。髮飾的主體以金屬製成,尾端以帶著金屬漸層光澤的青藍色鱗片排成翅膀的模樣栩栩如生,翅膀上點綴著珍珠白的小圓珠讓人想起清晨的露珠。我以指腹輕撫過輕觸生溫的鱗片,突然想起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這種東西絕對不像是我們家買得起的東西,我有些膽戰心驚地開了口問道。

「媽媽,這個是…?

「妳爸爸當年和我訂婚的時候送給我的信物。是用艾庫庫附近棲息的人魚的鱗片和鮫人的淚珠為原料製作的。」

我一時無法理解媽媽在說什麼,我抱著腦袋喃喃自語了起來「人魚?怎麼可能?連目擊情報都幾乎沒有的奇幻種居然棲息在艾庫庫附近…?還有鮫人的淚珠是怎麼回事?該不會是那個

「嗯?就是可以作為萬靈丹的鮫人淚啊。」

我搖搖晃晃地後退幾步,啪搭一聲癱坐在椅子上。原本感動到快哭出來的心情瞬間被艾庫庫附近有人魚及鮫人群體這件事實淹沒。說到底,既然有了素材,就應該動手研究其應用才對啊,做成裝飾品到底是在鬧哪樣啊?

「媽媽,我,想要去看看人魚的棲息地。」我猛然抬頭說道

「不行。」卻被媽媽以完美的笑容駁回了。

果然!哼哼!

等到我當上公會的接待員之後我一定要找出艾庫庫人魚的棲息地!我以我的名字,愛蓮托赫向艾德古拉爾發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