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9章(2)

霍亨索倫 | 2021-05-30 09:28:25 | 巴幣 0 | 人氣 55


一對男女緩緩走到眾人面前,在公會長一聲令下,全員整齊劃一地一致跪地低頭行禮。連照理說應該是公會最高負責人的伊默爾也跟著下跪致意,明明那兩人都是身纏天藍色斗篷的見習生,為什麼公會長還要行禮呢?

能成為頂尖冒險者,一般都會被國家視為貴重的人才而給予爵位和土地,也就是成為貴族的一員。伊默爾有沒有成為貴族我不清楚,但他也不會是處於必須向其他貴族下跪行禮的立場。

「得以謁見尊容,我等誠心向艾德古拉爾獻上祈禱與感謝。歡迎您駕臨此地,梅列尼亞穆閣下。」

免禮。」

「誠惶誠恐。」

伊默爾聞言又行了一禮,接著轉身讓大家起身,我才可以透過人群的縫隙好好觀察這兩個人到底長什麼樣子,不然一直低著頭,我甚麼也看不見。

身高頗高,看起來可能快成年的金髮青年有著一張端正的容貌,微微吊起的冰藍雙眼彷若將在場所有人視為路邊石子般地高傲地環視一圈。透過衣服看得見飽經鍛鍊的身體,說印象深刻是印象深刻,但並不是好印象就是了。

唯唯諾諾地跟在男子身後的是一位嬌小的少女,長長的紅棕色秀髮遮住一半的容顏看不清楚,她的眼瞳卻是十分引人注目的鮮紅色。

和伊默爾交換幾句話語,青年便帶著女孩逕自走向實戰場。剩下來的人才三三兩兩地開始朝各方散開,各自進行訓練。

「那兩位大人,是王族嗎?」說到伊默爾也要下跪的人,大概也只有國家的統治者而已了。

「是哪邊的王子跟公主殿下吧。」亞蘭也低聲說道,但馬丁內茲表情嚴肅地搖搖頭。

「他們並不是王族而是世界貴族,還是世界貴族之中最為尊貴的『梅列尼亞穆』一族的成員。」

「世界貴族?

「立於世界上所有統治者之上,神 艾德古拉爾直接授予祝福的,世界創造者的血脈那些血脈的後代就是世界貴族。」

他們掌握著最接近神的力量的魔法,一怒一笑都會令千萬眾生臣服的帝王全身顫慄,和他們接觸的人無不戰戰兢兢,只因如果他們有那個意思,毀滅或是興盛都只是彈指之間的事。

能夠招惹世界貴族的人也只有世界貴族而已。各個家族將世界當作遊戲一樣隨意劃分勢力範圍,偶爾互相挑釁,總之維持著表面上的平衡。

「和世界貴族扯上關係即使不願意也會變得非常棘手,還是先做好準備吧。」

馬丁內茲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將我們帶到離世界貴族的兩位最遠的實戰場,那裡早就擠滿了人,
是說兩位大人附近根本一個人都沒有。亞蘭看準了空位,用腳將別人的東西挪到一邊後放下自己的皮袋,接著又接過我的包包,整齊地放在一起。

「那我去訓練了,愛蓮可以在那邊借一把木劍來練習。我會待在附近,有問題就叫我吧!

亞蘭一臉大功告成地插腰笑道,我朝他揮揮手目送他投身混亂的訓練。時不時就會有慘叫聲和身纏天藍披風的見習生被打飛,幸好實戰場必須使用專用的訓練用武器,最嚴重也不過是擦傷和瘀青而已。

我側眼看著亞蘭的奮鬥,一面對著空氣揮劍,輕盈的木劍即使是我也揮得動,馬丁內茲就在我身旁偶爾提點幾句揮劍的要點和姿勢。就在我氣勢十足地揮了大約十幾下之後,我緩緩地放下手臂。

「累了。」

「妳也太沒體力了吧?

我決定無視笑吟吟地否定我的努力的馬丁內茲,反正我也不是冒險者~!我將木劍丟到一邊,拿出蜂蜜酒開始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甜甜又帶一點辛辣的味道我十分喜歡,平常生活很難吃到甜味的東西,蜂蜜酒是少數我們家也買得起的珍貴物資。

我呆呆地望著草原的另一端兀自出神,兩位梅列尼亞穆大人的身影躍入眼簾,真是努力呢~
事不關己地想著,眼睛跟著他們的動作不停左右來回。突然之間我意識到,互相進退的兩人,
只有男子手上持有閃動著銀光的長劍,女孩的手上什麼也沒有,只是一昧地逃跑而已。

我一怔地睜大眼睛,這樣能算訓練嗎?青年手中的劍勢既凌厲又快速,簡直就好像恨不得要將眼前的少女立刻斬殺一樣,但少女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勉強躲開,還沒來得及反擊就被迫接下
下一劍,兩個人就這樣跳著令人心臟一緊的舞。

我抿著唇,眼睛緊盯著戰鬥,剎那間女孩的動作一頓,男人就如同等著這一瞬間似地將手上的劍向前刺去。

!

「那傢伙…!

馬丁內茲嘖聲將我拉進懷中擋住前方不讓我看見,但眼前一片猩紅的景象已經印在腦海之中,

我緊抓著馬丁內茲的手臂不停地發抖,卻只能讓心中的恐懼無限擴大。

好可怕,這個人在幹甚麼?訓練場上不是不能使用利器嗎?!我不禁發出小聲的悲鳴。周邊的冒險者也發出驚訝的聲音,但沒有人上前去阻止身負梅列尼亞穆之名的男人。

「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馬丁內茲一手環抱著我一手輕輕地按著我的頭不讓我轉頭去看,同時輕聲說話要我安心,雖然想到身後的畫面喉頭就會湧現一陣酸意,但在馬丁內茲一遍又一遍的話聲之中,我居然奇蹟似地開始安下心來。

「冷靜點了嗎?」讓我稍稍遠離,馬丁內茲抹了抹我的眼角微笑道

我點點頭,突然驚覺剛剛那個女孩現在肯定受了很嚴重的傷,連忙抓住馬丁內茲說「現在不是照顧我的時候!那個女生

「她沒事。」

我「嗯?」了一聲轉過頭去,果然看見照理來說應要重傷不起的少女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而拿劍刺傷少女的男子也一臉無趣地擦著他染上血跡的劍。面對太過超出我理解範圍的景象,我只能歪著腦袋兀自疑惑。

「可是剛剛

「那是梅列尼亞穆一族的魔法『時間』吧。將身體的時間倒轉或快進,讓身體回復到初始的狀態

「操控時間的魔法,這樣未免也太

「所以他們才會是世界貴族的首席,幸好真正持有『時間』的人極端稀少但眼前就有一個啊。」馬丁內茲大皺眉頭說道

「持有『時間』的,是那個男人嗎?

「不,是布列塔妮.梅列尼亞穆。那個女孩。」

「為什麼」還會受到這樣的對待?想問出口的話對上馬丁內茲的目光瞬間問不出口。再問下去就不妙了,我感覺得出他透過眼神告訴我這一點。

「只要能知道世界貴族就是恐怖又蠻橫,這樣就夠了。」

馬丁內茲像是在自言自語似地說道,我迷惑地看向尊貴的兩人,不知道該不該附和他。

片刻過後,男子再次執起劍對準少女。眼見剛剛的恐怖場景又要再次發生,我只想馬上逃到再也看不見那個人的地方。剎那間,眾人一片驚呼,一抹天藍色的身影如同迅雷一般衝出和梅列尼亞穆的少爺短兵相交。清脆的交刃聲在整個訓練場迴盪,接著少女的驚呼,圍觀者的歡聲,以及身邊公會職員領班不堪入耳的怒吼同時響起。

亞蘭洛瓦,帶著森冷至極的眼神瞪著微微睜大雙眼的青年,將手中的長劍平舉於胸,以毫無溫度的語氣開口

「我是亞蘭洛瓦.格蘭納。雖然僭越,在下想斗膽領教梅列尼亞穆大人的劍術不知您意下如何?

「你都已經拿劍對準我了,我還可能說不嗎…?有趣,准了!

青年猙獰地一笑揮手將少女趕到一邊,將他的雙手大劍架在肩上。我抓著自己的手臂青著臉,跟著馬丁內茲跑到一觸及發的兩人之間,亞蘭看著我的眼神略帶抱歉,但同時閃耀著定下決心的光芒。

「在公會內不許私鬥!雙方立刻放下武器—」

「閉嘴!這是訓練,區區接待員不許插嘴!」青年粗暴地打斷馬丁內茲焦急的話。

「你要是執意不聽的話公會將會—」

「叫你閉嘴沒聽懂嗎?給我認清你的身分!

青年怒斥道,手上的大劍應聲劈下。馬丁內茲向後一躍,接著身形不穩地倒下,肩膀的部分流出汨汨鮮血,我大驚之下連忙扶起一臉痛苦的馬丁內茲,開始用手邊的布料簡單止血。

如果要阻止的話,就只能用不會被認為是我搞鬼的方式阻止,直接施放魔法是不可能的如果
我在這裡用黃金史萊姆的話,能夠平安解決這件事嗎…?我下意識地將手伸向包包,眼角卻瞥到了梅列尼亞穆的公主布列塔妮正用她鮮紅色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現在這個情況下,也不可能偷偷丟出黃金史萊姆

「礙事者退場了,那麼我們開始吧,亞蘭洛瓦。」

青年抹去劍尖上的血隨意地說道,冰藍色的雙眼裡盡是無止境的嘲弄。
已經阻止不了了。

「我身為神所寵愛之血脈,我名為法蘭西斯.梅列尼亞穆。好好地將其銘記於心吧。」

兩人對峙的空間寂靜無聲,雙方的眼中都只有對方的身影,明明兩邊都宣稱是「訓練」,在我看來卻只像是賭上性命的決鬥。

亞蘭低下身,蒼青色的魔力如藍寶石一般閃耀,下一瞬間如同滿弦之箭一樣飛馳,以驚人之勢瞬間欺近對手。法蘭西斯大驚之下姿勢一沉,手中大劍揮舞,只見一道天藍色的身影縱身躍過大劍的軌跡,越過頭頂,接著在空中改變姿勢,破空劈下。法蘭西斯有些狼狽地抽手防禦,兵器碰撞的聲音刺痛著耳膜,比想像之中還要沉重的攻擊使法蘭西斯的臉整個扭曲了起來。

居然能在第一擊就壓制住比他高大不少的對手,連施放魔法的餘裕都不給該不會亞蘭其實很強!?

…!

法蘭西斯怒吼一聲浪濤不絕地揮劍,亞蘭或躲或擋,頓時一道蒼青色的光芒閃過,一腳踢進法蘭西斯的胸腹。

「淨使一些小手段…!

亞蘭不發一語,手中的劍帶著光芒流轉,側面擊中法蘭西斯手中的劍。一聲清脆的聲響之後,不遠處傳來東西落地的聲音,法蘭西斯手上早已空無一物。

法蘭西斯驚愕地望著空無一物的雙手,呆呆地掃視周圍一圈後,將視線定在我身後的布列塔妮身上,他的表情變得險惡,嘴角醜陋地扭曲起來。

「是妳搞的鬼嗎?布列塔妮!

「您再說什麼?從頭到尾都是我們之間的訓練不是嗎?

亞蘭一閃插進法蘭西斯和我之間,平靜地說道

像你一樣卑賤的血脈怎麼可能察覺得出來梅列尼亞穆的影響。」法蘭西斯忿忿地瞪向亞蘭
道「你不過只是不停地被重置,一直重複同樣的戰鬥直到終於戰勝我為止,你根本就不是靠著
你的實力戰勝我!

亞蘭皺起眉頭,嘴巴微動想要說話,卻始終沒有出聲。

夠了,如果布列塔妮要插手的話,我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


「亞蘭洛瓦,下一次讓我遇到你的話就讓我們單獨廝殺吧。被愚蠢的妹妹妨礙,你也不能盡興吧?

腦子不正常。」

「梅列尼亞穆一族從很早以前腦袋就壞掉了。」法蘭西斯扯動嘴角露出自嘲般的笑容說道,翻
身離去。布列塔妮見狀也小跑步地跟上他,路上還不忘撿回法蘭西斯的劍。

如同颶風一樣的兩人離開之後,其他見習生才緩緩地靠近。我請擁有治癒魔法的人治療了馬丁內茲之後,他恢復活力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亞蘭抓起來罵。

「你到底在想什麼!?英雄救美也要看場合跟人事時地物吧!?…」

「非常抱歉。」

「道歉有什麼用!要是道歉有用的話你現在,就給我去野外一一向那些魔獸道歉!我也不用穿這套赤綾了!

馬丁內茲滔滔不絕地對著頭低到不能再低的亞蘭瘋狂說教,話多到我都覺得有點受不了。內容
不外乎是關於公會的顏面,世界貴族的任性,以及他自身安全的疑慮。周圍的冒險者們也露出厭煩的表情緩緩後退,亞蘭卻是非常安分地低頭聽著,只是重複著「是」「非常抱歉」「謝謝指教」而已。

「這下好了,就算你不想也會跟世界貴族扯上關係。你最好還是趕緊跟家人朋友說聲再見吧。」馬丁內茲嗤聲道,扭頭看向我「愛蓮,這傢伙不行了,我看不如

「不行!我不要亞蘭離開!」我啪一聲黏到亞蘭身上「亞蘭說好要保護我的!他不能反悔!

馬丁內茲傻眼地看著我「妳很喜歡他嘛?

「當然喜歡!...朋友的喜歡!

「緊緊抱著人家的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緊閉著嘴悻悻地放開亞蘭,瞪了馬丁內茲一眼。

「他可是打贏了那個梅列尼亞穆的人喔,比馬丁內茲先生厲害多—呼誒?」

話說到一半,我的臉頰被馬丁內茲狠狠地從兩邊捏起,開始無情的搓揉。

「呵呵,真是不乖的嘴巴。不過觸感真是不賴」

「請噗要遮樣。」

亞蘭用一種極其羨慕的眼神盯著我的臉,我突然感覺到我往後的日子之中,我的臉頰可能不會好過。

「說教就到此為止—」

「講了快一個小時的馬丁內茲先生說什麼到此為—唉唉唉唉。」

「但亞蘭確實也展現了高超的戰鬥技巧,不愧是已經取得正式證的冒險者,這一點值得評價,即使披上赤綾也完全不會丟臉吧。」

感謝您的評價。」

亞蘭的臉上綻放光芒,能夠得到稱讚肯定十分非常開心,我也露出笑容大力稱讚道

「我也覺得亞蘭很厲害喔!藍色的光飛來飛去,又快又看不清楚,一個不注意就贏了。」

「聽妳這樣說就好像是在形容什麼蟲子似的」亞蘭露出有點難過的表情說道,我一驚連忙澄清道

「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亞蘭真的很快

「原來如此,把臉頰交出來就原諒妳。」

?

我的臉頰才不是道歉用的賠禮喔!哼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