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五章 成為接待員(實習)了!

霍亨索倫 | 2021-05-22 17:59:40 | 巴幣 2 | 人氣 78


依然絕讚徵圖中!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

從祭典歸來後過了幾天,終於到了我要前往冒險者公會實習的日子了。

我檢查著我的隨身物品一邊點頭,錢包,公會證,小零食。該帶的都有帶了,我輕吐一口氣,背上斜背包,向媽媽道別後準備出門。

「到了公會如果遇到父親大人要記得稱他為公會長喔,只有私底下才可以叫外公大人。」

「嗯,我知道。那我出門了喔。」

媽媽似乎老早就預想到我會想要到冒險者公會實習,所以很早以前就禁止外公出現在我的面前,避免我們祖孫倆密謀起來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但他其實一直都有趁我來回公會圖書館的時候偷偷觀察我的成長,要不然他可能會直接登門看看我了。

我本來以為可以藉由這個機會請外公鍛鍊一下我,但他似乎公務十分繁忙,抽不出時間來訓練我的樣子,沒有辦法,下次拜託看看亞蘭好了。

亞蘭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頻繁地出現在一柱松之家附近。據他所說是因為他的巡邏範圍剛好被分配到這附近,不過他回答時眼神一直左右飄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路上小心,工作加油喔。」

我身後響起媽媽的聲音,我向後微微一笑,便推開大門走到戶外。帶點鹹味的海風拂過我的臉,十分清爽舒服,碧藍的大海和天空連成一線,天氣非常地宜人,看著這樣美麗的景色,我的心情也美麗了起來。

好像有個人在附近。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亞蘭靠在一柱松下面稍事休息。他好像也注意到了我,只見他揮手朝我走來,露出大大的笑臉。

「早安,愛蓮。今天是去公會的日子吧?

「早安,亞蘭,今天來的很早呢。」我走到他的面前說

「嗯,想說要和妳一起去公會,就一不小心早來了。」

我「唔唔」一聲轉過頭去掩飾我飛紅的臉頰。哪有人這樣那麼明白的說啦!但看他一臉像
我家三隻小豬一樣看到飼料的期待表情,我有狠不下心來叫他裡我遠一點。反正亞蘭在
身邊也不會覺得討厭,暫時這樣也應該沒關係吧。

回神過來,我發現亞蘭伸出一隻手到我的面前,我歪頭問道「亞蘭,這是…?

「我來護送妳。」

我倒抽一口氣,我果然還沒有做好任何接觸的心理準備,雙頰熱辣辣的,我猛然搖頭拒絕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說罷,我便拋下一臉錯愕的亞蘭跑下一柱松之家的斜坡。

可惜的是,我跑到山下就已經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了。做了一年冒險者實習生的亞蘭倒是一點問題也沒有,只見他在我後面一臉尷尬地想開口,我抹了抹臉上的汗,故意用有些兇的語氣開口。」

「幹嘛啦有甚麼問題嗎?

「不,只是我沒有顧慮到妳的心情,只顧著想要護送妳非常抱歉。」他朝我深深彎下腰說道。說實話我並沒有生氣,只是太害羞而已。我點點頭,原諒了亞蘭。

一聽到我原諒他馬上又換回燦爛的笑容,這個人到底是多把心情表示在臉上啊。

由於一柱松之家到冒險者公會有一段距離,我和亞蘭便在路上邊聊一些公會的工作情況
來打發時間,首先我最在意的果然還是冒險者的活動。

「亞蘭平常的工作是什麼呢?這一年沒怎麼看到你呢,果然是到處在打倒魔物嗎?

不,見習生的工作通常都只是城鎮巡邏,支援衛兵,跑腿等等雜事。我也是這樣。」所以祭典那一天才會負責監視尤里小隊。亞蘭說道

「不能參與魔物狩獵嗎?」總覺得和我想得不太一樣。

「在拿到正式的公會證之前都不行。因為實力還未受鑑定,如果就這麼丟到魔物前面會被當成美食的。」

「喔喔可是亞蘭已經有正式公會證了啊,為什麼還沒有參與狩獵?

亞蘭咖嗤咖嗤地搔搔他的漆黑鬈髮,有點不好意思似地開口「這,其實在我的同期之中,不算愛蓮妳的話,也還是只有我取得正式公會證而已。」

其他人都還是打雜,這讓亞蘭若要參與魔物狩獵就必須跟其他小隊湊合或是乾脆獨行,這讓亞蘭索性也跟著打雜,順便等著同期取得正式證,方便組隊。

嗯嗯,天才的煩惱呢。

「不過愛蓮不是冒險者,而是公會雇員。和我們的體系應該不太一樣才對。」亞蘭一手抵著下巴說。

「說的也是呢。」我點點頭附和道。

和亞蘭邊走邊聊天,意外的時間過的挺快,一回神就來到冒險者公會大門前了。亞蘭看我在門口畏畏縮縮的,忍俊不住露出笑容,伸手握住我的手,輕輕領著我踏入艾庫庫的冒險者公會。

雖然跑來查資料時已經來過無數遍,這一次卻是要來這裡工作,一想到會有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及期待,雙腳就變得沉重,要不是亞蘭拉著我,我可能連一步都跨不出去。就這點,我還挺感謝他的擅作主張的。

我們大步往內部前進,公會的大廳以宴會廳樣式為主,中央空曠地擺放著由弧形桌子拼成一個圓的大桌,周邊也散落著方桌和長桌。沒有一個人的座位,聽父親說是為了避免出現獨自一人喝悶酒的情況發生而特別設計的。

亞蘭一邊左右避開大白天就喝得東倒西歪的冒險者們,一邊向還清醒著的人們大聲打招呼,這些人我一個都不認識,但我還是有樣學樣,跟的鞠躬打招呼。

「喔喔,早啊,亞蘭。在你後面的是誰?女朋友?

「早,阿弗洛先生。她是我的妹妹,愛蓮托赫。之後會以接待員的身分在這裡實
習。」

「妹妹啊哇,超可愛的不是嗎。」

頂著一頭鏽色亂髮的男人看著我的眼睛一亮,我一驚之下忍不住抓起近在眼前的亞蘭的青色披風,整個人微微躲到他的身後。

阿弗洛先生,你嚇到她了。」

「啊啊,抱歉啦。我會期待妳承接任務的時候的,愛蓮妹妹。」

說罷,名叫阿弗洛的男人便背起一架弩箭,朝我和亞蘭揮了揮手便出了公會。

奇怪的人。」

「阿弗洛先生教我很多東西,是個很好的人到了。接下來妳只能自己去了,冒險者是不能進公會的後台的。」

亞蘭沒辦法似的一笑指著在大廳側邊掛著「雇員專用」的一扇門,門旁有著一塊白色的小石板「我想只要把公會證抵住那塊石板就可以進去了。」

我點點頭,從皮包中拿出公會證並輕觸石板。我感覺到些微的魔力流動,並聽見輕微的開鎖聲。看來沒有問題。

「亞蘭,我進去了喔。謝謝。」

「嗯,不客氣。工作加油喔。」

我便在亞蘭的注視下,推門進入。

一進入公會職員專用的空間,小木屋一般的溫馨擺設映入眼簾。空氣中飄浮著一股輕鬆的氛圍,左右環顧下,我最在意的東西果然是擺放在中間,一張看起來十分柔軟的巨大沙發。

我們家沒有沙發,所以我雙眼發亮地走過去開始研究沙發也是十分合理的吧。

「好厲害好舒服喔!」我感動地喃喃自語,至今坐過的椅子或沙發都是硬梆梆的,久了
屁股會非常不舒服,但這個沙發就好像坐到綿羊身上一樣柔軟,該不會填充物就是羊毛?

別人的東西又不能拆開來仔細看看,我一享受著如天國般的舒適一邊沉吟著。正獨自傷腦筋著的時候,我聽到不遠處的連接道有「叩叩」腳步聲,我連忙起身避免來者看到我這種懶散的樣子。

幾個心跳過後,一個高挑的人影從連接道出現。那人穿著紅色的公會制服,艷麗的深紅色長髮在腦後盤成精緻複雜的髻。看起來約二十上下,五官偏中性且十分端正美麗,一看之下我完全猜不出他的性別,只能用他身上穿著的男用制服來猜測他應該是男性。

「為艾德古拉爾的精心計畫獻上祝福,我是愛蓮托特。今天起要在冒險者公會實習,請多指教。」我提起裙擺微微彎腰說

「哎呀,真可愛。為艾德古拉爾的精心計畫獻上祝福,我叫馬丁內茲,是公會職員的領班。不用太拘謹,叫我馬丁就可以了喔。」

「啊,是,馬丁先生?

馬丁內茲祖母綠般的眼瞳愉快地瞇了起來,一手輕掩嘴角「沒關係的,我並不是特別在意,哪一種都可以。」

接著他擺手示意我進入連通道「接下來有好一些事情要處理,我們就快速地解決掉吧。首先要來訂製妳的公會制服呢。」

馬丁內茲的聲音聽起來十分雀躍,我感覺他就是喜歡幫玩偶打扮的那種人。換句話說,我現在就是他的換裝人偶?

我被帶入一個設有屏風的房間,已經有好幾個裁縫師正面帶笑容地等著我了。我只有讓媽媽幫我量過尺寸而已,今天這樣好幾個人一擁而上還真的讓人有些膽怯。

「公會的制服規定要以紅色系或藍色系為主,像愛蓮托赫還是見習生,只能使用藍色。等取得正式公會證,再訂做一套紅色的就行。」

除此之外公會制服的樣式並沒有太多的規定,想要染上花紋也可以,要刺上家紋,加上和冒險者相似的披風也可以。我對衣服實在不甚了解,畢竟我平常穿的都是簡單的連身裙,到底我適合穿甚麼衣服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很喜歡亮相祭穿的一字領,所以拜託裁縫師保留,其餘的設計就全部丟給一臉閃閃發亮的裁縫師和和馬丁內茲了。

「妹妹的髮色很淺,果然是使用清爽的水色嗎不,還是以凸顯美麗髮色的深藍琉璃紺吧?

「說到艾庫庫就是海洋,就以水手服為基礎改良吧。」

「短一點的裙子比較可愛吧,邊緣也可以加上蕾絲。」

裁縫師們一邊不停說著話,一邊以驚人的速度完成量測,連立體剪裁的設計圖都完成了。不愧是職人的手藝。

「愛蓮,妳覺得如何,這個設計妳喜歡嗎?」馬丁內茲將樣版展示給我看,是一套兩件式的水手服,領口的部分照我的要求保有一字領的剪裁,但同時也有水手領的樣式。寬大的荷葉袖開在手肘上方方便活動,非常可愛。預計會在裙子,領口,袖口和側邊繡上蕾絲及公會的標誌,真要說的話就是肌膚裸露的面積有點大,不過在幹勁滿滿的裁縫師們和馬丁內茲面前,這只是極為瑣碎之事。

「這樣就可以了,麻煩以這個樣式製作三套一樣。請以最高級的絲線和布疋製作,如果可以的話,請以火山魔羊毛為主要原料。」

火山魔羊是棲息火山口附近的中型魔物,為了防禦天敵,成羊的羊毛十分柔軟堅韌,連龍種的爪牙都無法刺穿,同時具高度耐火隔熱性,甚至可以讓成羊暫時漂浮在岩漿上,是防具中的稀有逸品。在馬丁內茲充滿魅力的笑容攻勢下的裁縫師們個個都羞紅了臉,
同時異口同聲地答應了他的請求。

「另外還請準備一副工作用手套,素材由我等提供,稍後會送至工房。」馬丁內茲流暢地寫著訂單說道「那麼,估價吧。」

「是,三套最高級服裝及工作用手套,訂金是原價的四成,也就是一萬克拉。剩下的金額等到交付貨品再支付可以嗎?

「不,因為要盡快完成,就在這裡一次結清吧。」馬丁內茲搖搖頭說,突然轉頭看向我

「愛蓮,支付貨款吧。」

?我有點不能理解馬丁內茲的話「那個貨款是指衣服的錢嗎?原價的四成是一萬原價是兩萬五千克拉喔?

「算得很快呢,沒錯。」

「我來支付?」我歪頭問道

「不然要誰付呢,這是愛蓮的衣服吧?

我一聽到馬丁內茲的話一股寒氣便攀著我的背部蔓延至全身,腦袋突然變得昏昏沉沉的。兩萬五千克拉是多少錢?我現在以實習生的身分工作每個月可以領到一千克拉。換句話說,那三件工會制服及手套等同於我不吃不喝工作個兩年多的薪水,別說我了,我們家根本也拿不出來。

「怎麼會這樣!我家,我家沒有那麼多錢啊!」更痛心的是我要放棄輕眼目睹火山魔羊毛的機會!我都快哭了啊!嗚嗚我討厭貧窮

我淚眼汪汪開始央求裁縫師姐姐們不要用那麼昂貴的布料,至少,要低於我不吃不喝一個月的價格。

「哎呀,馬丁內茲先生,你就別欺負這個妹妹,妳看她都快哭了。」

「不用擔心,訂製公會制服的花費是由公會負擔的對吧?

裁縫師們以帶有點責備的眼神望向馬丁內茲,只見他一臉忍俊不住笑意地掩著嘴一邊點頭,過了好一陣子才再次開口「抱歉實在忍不住想捉弄一下。反應太有趣了。」

哼哼!這個臭人妖!

「但是公會也只是會支應最基礎的設計,額外的布,蕾絲等等的就要自費。」馬丁內茲又說道「不過不用擔心,公會長有撥出私費指示我要為愛蓮準備制服,所以愛蓮的錢連一克拉也不會動到。」

我稍微撇了撇嘴角,雖然是很感謝外公大人「但兩萬五千克拉也未免太貴了

「這是他老人家想要好好疼愛孫女的心意,愛蓮就乖乖地接受吧。」馬丁內茲輕嘆口氣
一面將寫有兩萬五千克拉面額的支票交給裁縫師說道「啊,這件事請向海蓮娜大人保密,工會長是如此指示的。」

從媽媽從來沒有依靠過外公大人的接濟過活的樣子就可以猜出來,媽媽大概不會對花上大筆金錢買衣服給孫女穿的外公大人有好臉色看。不過我是真的很想要看看火山魔羊毛,於是想要偷偷疼愛孫女的外公和想要稀有魔物素材的孫女便形成了同一陣線。

「馬丁先生知道公會長是我的外公?」我歪頭問到,應該除了亞蘭之外都沒知道才對啊。

「我是接待員的領班,自然要知道新進員工的家庭關係。再說公會長從昨天開始就在嚷嚷他的孫女要來實習了,想不知道也難。」馬丁內茲送走裁縫師們後答道。

我的外公造成困擾了吧,非常抱歉。

「我也看過引退前的海蓮娜大人,愛蓮的眼睛真的很像海蓮娜大人年輕的時候。」馬丁內茲像是十分懷念般地瞇起祖母綠的雙眼「已經十年了啊…」

他的樣子跟媽媽好像很熟,我忍不住開口問道「馬丁先生今年幾歲了呢?

「五十五?我已經在艾庫庫公會待了四十年了。」

聞言我的下巴驚訝地差點掉下來,明明長得一副剛成年的樣子卻比我和媽媽兩人加起來得年紀還大!?再怎麼說也太離奇了,這個人是魔物吧?叫艾庫庫人妖之類的。

「那個表情,似乎在想一些很失禮的事情啊。」

「非常抱歉。」

「這是我的『美之魔法』的影響,雖然外表看起來年輕,裡頭可是年過五十的大叔喔。」馬丁內茲撥起瀏海輕嘆一口氣「我們邊走邊說吧,順便介紹妳未來的工作地點。」
冒險者公會一日遊就這麼開始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