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的無限應用法(序章+第一章)

霍亨索倫 | 2021-05-18 17:29:38 | 巴幣 2 | 人氣 86


序章和第一章同時發
喜歡魔物的公會看板娘的日常輕鬆努力劇,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同步在原創新球上連載

------------------------------------------------------------------------------------------------
序章
致我親愛的愛蓮托赫

當這封信送到你的手上時,應該正好是你十歲的生日。作為你的父親卻無法在這重要的日子和你一同度過,實在羞愧得無地自容,不禁讓人懷疑我四處遊蕩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不過,你也能理解的吧。

我現在在桑巴爾大沙漠的正中央,追逐著桑巴爾聖甲蟲的蹤跡。不愧是傳說級別的稀有,自從不經意地目擊牠的存在之後過了整整三天也還是完全沒有掌握到牠的活動模式。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之後終於能抬頭挺胸地說桑巴爾聖甲蟲確實存在。

說實話,我想回家了。

唉,喪氣話先擺到一邊,你和你母親最近過得如何?已經決定好未來工作實習的地方了嗎?有交到可靠的戀人嗎?尤其是後者,如果有的話務必回信給我,為父會以比爆音燕龍還快的速度回家會會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開玩笑的啦。

我預計會在這裡再待個幾天,我的糧食和水都還十分充裕,沒有問題。我一出沙漠就會再寄封信回家,這樣你母親也會稍微安心一點吧。

我下一個可以收信的城市是建在險峻山崖上的要塞都市庫里庫塔,話是這麼說啦,現在那裏似乎已經變成軍事迷的觀光聖地了。

隨信附上回信的郵資和桑巴爾大沙漠土產的沙魚的鱗,就隨便研究看看有什麼用處吧,沒用的話賣掉也沒關係。

這一次就寫到這裡,替我好好照顧你的母親,願艾德古拉爾的淚水平等地沐浴你我,我的驕傲。
                             狄德海默‧庫勒
---------------------------------------------------------------------------------------------------------------------
第一章       實習商談

我的名字叫愛蓮托赫.庫勒。

因為名字實在很難念,所以我身邊的人幾乎都簡稱我叫愛蓮。替我取名的爸爸很不喜歡這個簡稱,但我倒是覺得無所謂。

「今年狄德海默也不回來嗎?...真拿他沒辦法。」
媽媽手裡拿著信紙一手撫著臉頰輕嘆道,臉上浮現出若干不滿「既然知道是女兒的重要日子就該早點準備啊。」

我扯了扯嘴角點頭,如今我和媽媽對父親的不歸已經視為常態了,從一開始小時候整天纏著媽
媽問「爸爸在那裡?」到我現在聽到他不回家也只是回一句「是嗎?路上小心。」,我也變得
十分習慣了。說一句殘酷的話,好像少了父親這個家也不會怎麼樣。

「唉,不管狄德海默了。比起他的事,愛蓮托赫,妳決定好妳的實習工作了嗎?」收起信紙,

媽媽交疊放在桌上微笑問道

實習工作啊我的思緒像在逃避似的開始飄盪。

我今年即將滿十周歲,在周遭的人眼中已經算是半成年了。所有滿十歲的年輕人只要是身體狀況允許,都必須尋找一份能讓未來的自己安身立命的實習工作,直到十八歲舉行成人式正式決定要在哪裡工作為止。

我當然有我的夢想。

和我相似的牡丹色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我卻忍不住為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和感到有些膽怯。

「嗯想成為冒險者。」

媽媽的笑容加深了,但是眼睛完全沒在笑,身邊的空氣好像還散發著黑漆漆的煙霧,再遲鈍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妙。

「理由呢?

「我想要完成我的魔物百科,為、為此需要親眼看過許多魔物不、不是說要追到爸爸這種奇怪的理由喔!我是好好的有自己的想法的。」

說出來了,誰快來稱讚我。

幾個心跳的時間後,媽媽輕嘆一口氣,黑色煙霧彷彿一掃而空頓時使空氣易於呼吸了起來。查覺到氣氛的變化,我戰戰兢兢地抬頭偷看,只見媽媽擺出和剛剛看父親的信時一樣的「真拿你們沒辦法」的表情,雙手盤胸。

「影響在這裡出現了嗎…?

「什麼?

「沒事。」

媽媽嘀咕些什麼東西後重新調整了坐姿,再次開口。

「愛蓮托赫想要成為冒險者,我不反對。但是,我問妳幾個問題,妳先好好想想再做決定如何?

我點點頭,微微傾身向前。

「要成為冒險者,首先要有一定程度的體能或魔法。愛蓮托赫有嗎?
媽媽輕聲地問道。她想必是知道我幾乎整天不是待在家裡就是跑去冒險者公會的閱覽室找魔物相關資料,根本沒有時間練習戰鬥技巧或魔法。

我的身材在同齡之間算是比較嬌小的,能拿動的武器只有短劍之類的。至於魔法也只到會突然放出強光的程度。說實話,我這種戰力連家畜都不一定能打贏,我就曾經被家裡養的豬隻頂飛過好幾次。我感覺到我的雙頰漸漸發燙。

「只要我找到好的師父的話。」

「沒有人會要一個要從頭教起的小女孩喔。」

冒險者是用生命和魔物搏鬥的職業,一有差錯就是毫無懸念的死。沒有人會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帶著無法戰鬥的人到處亂跑。起碼要有能保護自己的力量,作為師傅的冒險者才可能考慮收為徒弟。

「那,媽媽

「不行。」

沒想到居然會被親生母親打回票,我忍不住發出「唔唔」的聲音。

「第二點,愛蓮托赫在公會裡有值得信賴的夥伴嗎?」無視於我的反應,媽媽伸出兩根手指自顧自的說道「能有把能將背後完全放心的交給另一個人的冒險者肯定比沒有的人輕鬆很多,畢竟背叛甚麼的,也不是完全沒有。」

用膝蓋想也知道,完全沒有。

「第三點。」還不等我回答,媽媽再伸出一手指說「有算過冒險者裝備的花費嗎?即使是最便宜的皮製防具光光維護也會不知不覺花上一大筆錢喔。」

不愧是媽媽,已經知道我偷偷藏了一筆足以購買二手皮製防具的錢。皮製防具在面對魔物或
盜賊幾乎沒有防禦力可言,是專門給見習生用的防具。即使如此,這套破爛裝備的價格竟然等同於我們家近半個月的開支。我東省西省,甜點已經不知道多久以前吃的,衣服也是穿到不能
再穿為止,這樣過了好幾年,才終於存到目標金額。

因為有養豬的關係,我們家只比沒有房子,生活有一餐沒一餐的貧民還要好上一點點而已。真的,只有一點點。想也知道不可能支援我成為冒險者。
不甘心。

「如果愛蓮托赫有好好思考過這些問題,即使成為冒險者也沒問題吧。但是如果這些問題在妳心中沒有答案,媽媽是覺得還是放棄比較好。」  

我很難成為冒險者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我喜歡閱讀遠大於活動身體,也容易在關鍵時刻緊張得全身僵硬,戰技和魔法零零落落。怎麼想都不會成為立於冒險者公會頂端的閃閃發亮的英雄。

但儘管如此,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冀成為冒險者,即使是萬年最底層也沒關係,因為只要是冒險者,就一定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魔物。

我最喜歡魔物了。

和常見的動物不同,魔物就好像是艾德古拉爾喝醉酒時隨興創造出的生物,明明有各種不合理的身體構造和外表,卻能發揮出比任何動物都要強大的力量。牠們的角,爪,鱗片,骨髓等等都能夠作為素材為人所用,增進人們的生活,不只是實用性,魔物的外觀也遠比一般動物美麗。

我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關於魔物的知識,除了小時候聽父親敘述之外,我還天天去冒險者公會查閱各種魔物的資料,只要多得到一點魔物的資訊,記錄進我的魔物百科中,看著我的百科全書隨著時間越來越厚,我就覺得非常幸福。

然而我這一輩子卻從來沒有看過使魔以外的魔物,所有的外觀都是手繪的圖或是自己腦中根據傳言想像的樣子。這對一本百科來說絕對是重大缺陷,所以我必須要取得能夠隨時出發尋找魔物的立場才行。

除此之外一切都無所謂。

看著我再明顯不過的叛逆表情,媽媽有些傻眼的開口「除了冒險者之外,妳考慮過其他符合妳的喜好的工作嗎?魔物的研究員也不錯吧?

我有些粗暴地搖了搖頭「那個要在學院上過課才能實習,我們家
沒那個閒錢。

我沒有說出口的話似乎也是媽媽在想的,只見她為為睜大眼睛,長吁一口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居然不能讓孩子走上想走的路作為成人實在是

看著她的表情,本來還留存在心中的不滿立刻消融無蹤。

我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繞過木桌從後面抱住媽媽,輕輕的,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

「對不起喔媽媽。我會再想想其他工作的,反正我離生日還有好幾天。那個,我不當冒險者了。」

原本就不抱期待了,連媽媽都反對,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強行突破。

有沒有什麼工作是不太要求戰鬥能力,和冒險者公會關係密切,又能近距離觀察魔物的呢?
把條件這樣一一列出來後,還真的有。

「媽媽,冒險者公會的接待員...如何?

媽媽全身抖了一下。

接待員?

對於媽媽來說好像是個意料之外的選項,她的聲音微微拔高。

接待員是冒險者公會的職員,基本上都待在公會裏工作,偶爾會和冒險者們作為公會代表進行危險或稀有魔物的調查。薪水雖然不高但是相當穩定,而且和冒險者一樣擁有能通行全世界的公會證。

除了不太會親眼目擊一些低等魔物之外,都是對我極具吸引力的條件。

我也在來回公會圖書館的時候看過接待員的工作,反正接待員就是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坐在公會櫃台前,幫冒險者們處理委託事務之類的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努力和冒險者們打好關係,積極爭取前往調查就是我未來的活動方針。

畢竟稀有魔物遠比木狼之類的尋常魔物來得讓人心情激動。

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去一趟冒險者公會吧。」半晌,媽媽伸手輕撫過我的頭說「要先去登記實習生資格吧,今天就先早點睡。媽媽還要縫一點手工活的東西。」

我一邊感受著媽媽的體溫,一邊順從的點點頭「好,媽媽晚安。」

「晚安,願艾德古拉爾的淚水賜妳一夜安眠。」

和媽媽道完睡前的祝福,我慢吞吞地走回自己的房間。突然之間聽到背後窸窸窣窣的聲音而回頭一看,原本以為是老鼠之類的,原來是媽媽正從桌子旁的落地大櫃拿出手工活要用的白色布疋。

話說回來,那匹布還真是白得誇張,是某個有錢人大小姐要用的吧。我打了一個哈欠,搖搖頭拋開無關緊要的思緒,轉身推開房門。

過幾天後就要去登記實習了,可不能一臉無精打采的樣子!

我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快手快腳地脫掉外衣,就這麼穿著兼當睡衣的襯衣跳上床。用棉被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也不過就幾個心跳的時間,艾德古拉爾就邀請我到夢之國了。

早上起來,我的桌子上居然多了一件白色的連身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