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十章(2)

霍亨索倫 | 2021-06-01 09:41:25 | 巴幣 0 | 人氣 51


稍作休息過後,我重新回到外場幫忙。中午的冒險者公會人聲鼎沸,除了剛從結束委託回來的冒險者之外,還有完成任務登記的委託人們都混雜在人群之中。
今天值吧台班的接待員們全體出動要滿足飢腸轆轆的客人們。我也拼命試圖跟上眾前輩的節奏,不停地在偌大的公會大廳來回奔跑,送餐。
在歡聲,笑話,以及冒險者的英雄譚之中,時間在一轉眼便飛快流逝,當終於意識到手邊變得清閒時,夕陽已經西斜,站在吧台的前輩們也準備開始進行迎接夜晚時段的打掃了。
公會的吧檯還會繼續營業到深夜,但我們見習生只要工作到傍晚就行,我決定也加入幫忙打掃的行列,算是稍稍表達前輩姊姊們照顧我的感謝之情。
前輩!
「怎麼了?
正當大家低頭打掃的時候,一位見習生突然鐵青著臉跑向吧檯,手中緊緊抓著點餐用的紙。只見他滿頭大汗,眼神中有著藏不住的動搖,氣氛瞬間變得緊張,我也屏氣豎起耳朵,等著他要說出口的話。
「這是梅列尼亞穆大人的點餐!
梅列尼亞穆?!我一想到之前遇見那兩兄妹時發生的事我的頭就痛了起來,這兩人真的是很會挑奇怪的時間出現耶!
站在吧台前的接待員倒吸一口氣,所有人同時露出慌張的表情將打掃工具放下,啪搭啪搭地開始移動,也有人立刻開始指揮。
「烤爐熄火了嗎?還有備料嗎?
「剛剛清完爐灰,可以立刻開火!
「好,先送上點心跟飲料,立刻通知安茹跟馬丁內茲先生!
紅衣的職員們三兩下就敲定行動方針,一下子四散開始各自動作。我為他們快速的應變能力感到吃驚之餘,也不免注意到和我一樣的見習生們幾乎都是一臉茫然和訝異地呆呆站在原地。
我們不如先照前輩說的,送上飲料和點心吧?」一個年紀稍長的見習生最先開口,我一聽連忙附和。
「沒錯!就這麼作吧!
「有人知道梅列尼亞穆大人喜歡的飲料和零食是甚麼嗎?
大家搖搖頭,前輩見習生一臉不意外地咋舌,轉頭看向我「妳知道嗎?
蜂蜜酒跟燻培根不行嗎?」我側著頭問。
「要讓世界貴族大人吃這個有點」前輩見習生一臉為難
「我覺得這兩種都很好吃啊?」至少比起在家裡吃到的好吃多了。
「那妳去送啊,講這麼多。」人群中冒出一道聲音。
這是在把我當笨蛋嗎?我不禁大為光火。無視著一臉想要阻止我的前輩見習生上前一步,雙手抱胸挑釁道
「好啊,給梅列尼亞穆大人送餐的工作就由我來負責!你們不用出手。」確實是有點賭氣的發言,但是腦袋中冷靜的部分又告訴自己,這是一次提升實力的好機會。
雖然梅列尼亞穆的哥哥是既殘暴又不講理的人,但畢竟是在公會裡面,他也不可能鬧得太誇張吧。
我可是愛連托赫.庫勒,怎麼可以被區區一個世界貴族嚇到!
我自己在心裡為自己打氣後便端著吃喝,抬頭挺胸地走到兄妹所在的位置。
果然還是好可怕,被青年的冰藍色銳利眼神一瞪我的腳就不由自主地發抖,就好像只有他坐著的那個角落散發著難以接近的氣場。這是那傢伙的魔法嗎?亞蘭!快來救我啊!
我搖搖晃晃地接近低氣壓的中心,這時我才發現,梅列尼亞穆的小姐並不在青年身邊。
是留在家裡嗎?我暗自疑惑道,不過看那位大小姐就算被刺了一刀也要跟在青年身邊的樣子,八成只是待在我沒看見的地方吧。
「梅列尼亞穆大人,這是公會招待的飲料和點心。」我大約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微微彎腰行禮說「您的餐點很快就好了,請稍等一下喔。」
梅列尼亞穆的少爺我記得叫法蘭西斯高傲的擺了擺手,示意我放下托盤後便轉頭出神地看向公會大門,我趕緊趁現在動作。
「很快就好現在是沒有餐點的意思嗎?」法蘭西斯喃喃地說道,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質問。我露出笑容說
「是,我們才剛剛才清完爐灰,梅列尼亞穆大人可是使用乾淨烤爐的第一人呢。」
法蘭西斯好像很驚訝我會回話,他轉過頭來,略略睜大眼睛。
「妳怎麼這樣跟我說話?
「嗚!非常抱歉!我現在就從您面前消失!」得意忘形了!這時候就該走為上策…!
「給我等等,我原諒妳。」將一臉殘念的我的表情徹底無視,法蘭西斯命令道「轉過來,允許妳直接回話。」
世界上果然沒有自己跳進虎口還能自己出來這種好事,我哭喪著臉慢慢轉身面對法蘭西
斯,只見他一手撐著頭,另一隻手拿著一片燻培根在空中晃了晃「這是甚麼?
…?這是燻培根啊?」我答道,法蘭西斯眉頭一揚又拿起酒杯。
「那這個呢?
「是蜂蜜酒喔。梅列尼亞穆大人。」他是在把我當成笨蛋嗎?我在心中大皺眉頭想道。
法蘭西斯聞言,垂眼往杯內的金黃色液體一看,接著向前一送將杯子遞到我的面前。我
完全不知道他要幹嘛,難道是不想喝蜂蜜酒嗎?
「您不喝嗎?
「誰說不喝了?試毒啊!」法蘭西斯一臉不爽地開口,我愣愣地接過杯子,這麼好喝的東西豈有給別人喝的道理?
反正是我自己倒的,當然不可能有毒。我雙手捧著大杯仰頭喝下一半的蜂蜜酒,接著甜甜一笑將杯子還給法蘭西斯。
我發現只要我將冒險者大人遞給我的酒杯一次給他喝到一半以下的話,不管對象是誰都會非常高興,旁邊的人還會爆出陣陣歡呼。反正這邊的酒水也不用錢,他們樂得看見多一個酒友。
妳怎麼喝到只剩一半?哪有這種試毒法?」法蘭西斯一臉驚愕盯著杯內,我搖搖頭糾正他。
「是還有一半喔。我,很努力忍耐不一次喝完了。」
「虧妳能一次喝那麼多。」他說罷輕啜一口杯內液體,眼睛倏地睜大「好甜!這是酒嗎!
能夠讓更多人理解蜂蜜酒的美好之處我也十分開心,我用力地點頭說「梅列尼亞穆大人也覺得很好喝對吧?我最喜歡喝蜂蜜酒了。」
法蘭西斯一臉可惜地看著空空如也的杯底,接著向我遞來一片燻培根。
我的學習能力可不是蓋的,我馬上接過培根將它塞進嘴中開始咀嚼,燻木和海鹽的香氣立刻在口中併發,我努力地動著嘴巴,隨著咀嚼時間越久,唾液分泌得越多,培根也會變得柔軟。我吞下燻培根看向法蘭西斯,才發現原來他早就已經在啃一片看起來相當棘手的肉片了。
他嚼了一陣子之後用力吞下,接著抓起另一杯蜂蜜酒就開始喝了起來。
「梅列尼亞穆大人,那是
「布列塔妮今天不會來,還有,要叫的話就叫我法蘭西斯。」法蘭西斯露出凶狠的表情低聲說「我和那個女人同姓,根本不知道在叫誰。」
是,法蘭西斯大人。」我低頭說道,暗自覺得差不多該離開了「那麼請慢用,我就先告退
「我已經報上了自己的名字,難道妳不用嗎?」法蘭西斯揚眉低聲說道。
我叫愛蓮托赫.庫勒。狄德海默之女。」
「狄德海默『天行神舟』狄德海默的女兒嗎?
我迷惘地看著從口中說出父親稱號的青年,那是他獨自踏破世界第一高山時獲得的榮耀。我身邊的人從來沒有這樣稱呼過父親,不是直呼名字,就是稱他為笨蛋,沒良心,為了名聲拋家棄子的男人。
不知不覺間,我的手已經緊握到發青。
「沒錯。」
我非常崇拜他,一直想和他見面卻無法如願。」
「欸…?
「亞蘭洛瓦呢?妳和他是甚麼關係?」法蘭西斯用他冰藍色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再次進逼道,我被其氣勢震懾地後退半步。「我和他訓練時妳也在場,妳是他的未婚妻嗎?
「我們是朋友。」
法蘭西斯掀起嘴唇,低聲複誦了我的回答。接著一抬頭,眼光直接和我對上「如果妳有意願的話,要不要成為我的未婚妻—我雖然想這樣說…」
他舉起一隻手掌阻止我的驚呼「但我已經有未婚妻了,我也沒有辦法想像將狄德海默先生的女兒納為第二夫人的畫面。剛剛的話就請妳忘記吧。」
腦袋中一片混亂,我緊捉著我自己的衣襬,怯怯地開口「就算您這樣說…!
「怎麼,難道妳真的想要嫁入梅列尼亞穆嗎?
法蘭西斯大人!
「法蘭西斯閣下!
鮮紅色的披風掠過眼前,厲聲呼喚蓋過我微弱的抗議。亞蘭將我護在身後,挺身直面法蘭西斯彷彿能將人射穿的冰冷視線。
「亞蘭洛瓦。」法蘭西斯起身,垂眼看著亞蘭「你取得赤綾了。」
「托您的福,我決定取得更能夠保護我重要之人的地位。」亞蘭緩緩跪下,低頭行禮道

「久疏問候,您今天是來履行再戰的約定嗎?
算了。」
法蘭西斯幽幽地說道,扭頭就走。
我和亞蘭同時一怔,疑惑地面面相覷。
腦子不正常的傢伙。」
「都已經警告過了還自己湊上去,到底是誰腦子不正常啊??
啊。」
馬丁內茲等人似乎早就到了,但由於法蘭西斯正和我說話,所以他們也只能抖著腳緊張地守望。當他看見亞蘭插入我們之間,還出言挑釁的時候,馬丁內茲差點沒昏倒——外公大人用一臉蒼涼的表情說道。
為了他老人家的心臟好,我還是把法蘭西斯有向我求婚的想法這一件事給徹底忘記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