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八章(2)

霍亨索倫 | 2021-05-27 09:18:51 | 巴幣 2 | 人氣 52


公會的訓練場在環繞艾庫庫的其中一座山丘上,因為擔心進行訓練時亂飛的魔力或是武器會對居民造成困擾,由公會主持的訓練和模擬戰都在這裡舉行。這次由於我要先到公會領取制服所以繞了一圈,就亞蘭所說,下次貌似直接過來這個山丘就行了。

   將公會證暫時交給管理訓練場的職員,換到通行證之後,我們穿過一道道拱門進入室內的訓練場。這個訓練場呈顯橢圓形,占地非常遼闊,似乎足以容納一頭成年的龍,我全力奔跑也要花上十分鐘才能從一端跑到另一端。
  整個場地以號碼編號,不同號碼對映著不同的地形,例如森林,雪地,山地等等。見習生如我們等訓練的場地是危險最少的一號,也就是草原地形。

穿過四號的沙漠地形,一踏入茵茵草原的瞬間,原本乾燥的空氣瞬間變得清新,帶著一點青草的氣息。太陽溫暖而不炎熱,如果拿來當作野餐地或許非常合適,艾庫庫臨近大海,下雨潮濕的日子比其他地方來的多,有時候想要找一塊乾燥的地面坐下都是問題。
草地的中央早就有十幾個天藍色披風纏身的人影或坐或站了,貌似訓練課程快要開始,

我和亞蘭對望一眼,趕緊加入天藍色披風的集團之中。
片刻過後,一位穿著簡易鎧甲,身纏純黑色披風的白髮紳士踏著穩重的步伐站到眾見習生面前,我看著老紳士,喉嚨深處不禁發出「唔唔」的怪聲。

「早安,各位。歡迎來到公會例行的魔力訓練。我是公會長伊默爾,訓練時叫我伊默爾就可以了。」我的外公大人健朗地開口,同時銳利的金瞳緩緩掃視在場所有人,總覺得
他好像在亞蘭身上停了一下?是錯覺吧?
「會不,伊默爾大人,請問原本要來上課的冒險者大人發生甚麼事了嗎?」靠近前方的見習生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看來伊默爾平常是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的。

「他剛剛討伐完一個凶暴的魔物,我讓他休假去了。」伊默爾的金瞳狠狠地盯著出聲者說道「怎麼,覺得我這個老頭沒辦法指導你們嗎?

「怎麼可能!伊默爾大人真愛說笑

一陣寒風吹過溫暖的平原,伊默爾沒趣似地移開目光,掀起嘴唇道「少了兩個人,是誰啊?
「伊默爾大人」馬丁內茲突然從側邊冒出來,往伊默爾耳邊低語了幾句後便退到一邊。伊默爾聞言皺起眉頭,重新面對見習生們。
「今天要進行魔力的操作,以及實戰上的應用。首先複習一下吧。」

說罷,伊默爾抽出腰際的配劍,魔力一湧,真紅色的魔力便纏繞上去一點洩漏都沒有,
好似燒得通紅的木炭,明明不曾發出火舌,卻仍然感覺得出強勁魔力的波動。
「所謂魔力,就是靈魂的力量,也是神 艾德古拉爾的力量。艾德古拉爾藉由賜予魔力讓世界萬物有了靈魂和意志,而靈魂的性質反映在魔力的顏色上。那邊那個在發呆的!你的魔力色是什麼!
人群中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小的見習生被伊默爾一瞪,連忙慌張地起身
「是是黃綠色!

「性質呢?
「由司掌『創造』的金黃和司掌『治癒』的翠綠的混色,我的魔法是『再生』。」
擁有治療,再生類的魔法的人似乎不在少數,那名見習生雖然有些發抖,但還是流暢的回答了伊默爾的問題。他點點頭示意見習生坐下。

「自己的魔力色的性質一定要掌握清楚,否則很容易陷入被第一次施展的魔法給限制住的陷阱。尤其是越接近純色的人,一定要多加注意。」
伊默爾舉例道,有很多人都以為『再生』魔法只能拿來治療,那是因為這些人第一次使用魔法時就是拿來治療,也不去開拓新用途,久而久之就真的只會治療了。
?我的魔力色是金黃色,性質是『純光』。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只能發光而已,難道我還可以變出更多東西嗎?
正好魔力訓練日是個可以盡情實驗的時間,等等就馬上來試看看好了。

「那麼,要進行魔力操作訓練的到這裡來。要進行實戰演練的往那邊去。」

說明完後,伊默爾開始將見習生們分組。我打算進行魔力操作的訓練,大部分的人也很快就決定好了自己要進行的訓練,不過亞蘭卻一臉拿不定主意,正在心中掙扎到底是要跟我去魔力訓練還是實戰才好。

「亞蘭想要去實戰的話可以去喔,不用擔心。」這裡的保護者已經很多了。
「但是

「有我在,你還是趕緊加強實力比較實在吧?

亞蘭全身一震,一臉慘白地轉身面對無聲無息出現在身後的老紳士,後者以完全不含感情的金色眼瞳冷淡地俯視著他。

「還是你想和我一起訓練…?
「誠誠惶誠恐,我,現在馬上去實戰練習。」

感受到認真的生命危險,丟下這句話,亞蘭青著臉逃也似地抓著劍跑到馬丁內茲所在的實戰練習區,一路上來不停回頭窺探伊默爾的表情。

「唔,這樣就只剩我們兩人呢。」見亞蘭跑遠,伊默爾原本嚴峻的表情倏地放緩,露出一副慈祥老爺爺的表情。
我突然想起媽媽的叮嚀,但四下無人,我也想要向外公大人表達幫我支付制服的縫製費的謝意,我努力露出甜美的笑容開口道
「貴安,外公大人。謝謝你幫忙訂做我的制服,我很喜歡喔。」

「嗯,喜歡就好,話說回來,妳今天沒有穿過來嗎?」伊默爾喜上眉梢地問道,我搖搖頭,解下纏在我身上的披風。

「您覺得怎麼樣?
「不愧是我的孫女!受到艾德古拉爾寵愛的化身!

「外公大人太誇張了啦!」聽著伊默爾的話,我的臉開始發燙了起來。

「說什麼,我的孫女是是世界第一可愛這件事不是理所當然嗎?再說?」伊默爾突然定定地注視著我先前脫下的披風「那件披風,是誰的?

啊,糟了。亞蘭的披風還在我身上。

「有,有人借給我的,因為我有一點冷
「所有就有人借給妳了嗎?」伊默爾的表情冷了下來「愛蓮托赫還不知道吧,冒險者的披風代表著冒險者自身。既然敢這麼好心地將披風借給妳,那個『好心人』應該也做好心理準備才對
原來有這個意思嗎!?我驚訝地睜大眼睛說不出話來,伊默爾金色的目光銳利地彷彿可以刺穿人,聲音森冷至極。外公大人和媽媽生氣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但真要我說,媽媽生氣來還是比較可怕。
「下次來個特別一對一特訓好了。」

伊默爾摸著下巴冷笑道,亞蘭,請節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