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論:魔物素材的無限應用法 第七章

霍亨索倫 | 2021-05-24 17:04:12 | 巴幣 10 | 人氣 60



之後的更新進度/篇幅應該都變小
希望各位可以輕鬆地看
有任何想法,批評,建議或單純只是閒聊都非常歡迎
也謝謝願意點進來的大家
====================================
第七章 接待員的工作()

喂喂,你腦子沒問題吧?居然要讓一個見習生來鑑定甚麼的」冒險者一臉不可置信地說道,我也這麼覺得,居然在這種情況跟對手心意相通,實在非常困擾。

「鑑定的人選輪不到你來插嘴,你就安靜地等著吧。」在包廂內的聲音不會傳到外面,馬丁內茲的暴言只有在場的人聽見。冒險者似乎還想說些甚麼,但被馬丁內茲一瞪就迅速閉上嘴。

「那麼就開始吧。」

鑑定的步驟十分簡單,重複性的確認事項非常多,目的似乎就是為了減少因鑑定錯誤而讓雙方蒙受損失。看來這個冒險者在櫃檯鑑定時一直不停地用言語威脅接待員,企圖使她鑑定錯誤,實際上好像也成功了,只是自身的貪婪引來馬丁內茲的注意,這點就只能算他的報應了。

我戴上借來的手套,手套除了保護手部之外還有防止鑑定者的魔力影響素材的功能。我輕輕地捧起銀色毛皮,開始照著馬丁內茲說的步驟一一檢查。

首先是外型,公會對毛皮類有一定尺寸和形狀的限制。不可以沒有四肢的毛皮,最小縱幅必須超過一個人展開雙臂的長度,毛皮不能有明顯外傷等等。但這一次只是種類鑑定,我將精力放在找出關鍵證據上。

月光狐狸本來就只是銀狐這種魔物的稀有種,非常相似也是正常的,光看外觀我找不出個所以然,只好進到下一階段。

第二個要鑑定的是素材的魔力含量,魔力含量越高,素材的品質就越好,同時也會因為魔力排斥而變得難以加工。眼前的銀色毛皮幾乎感覺不到魔力,不知道是因為跟死亡時間隔太久,蘊含的魔力全部流失光了,還是單純就是魔力稀少的銀狐的皮。

我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到這邊就可以推斷說這些皮不是月光狐狸的皮了,就算真的是,品質也低落到跟銀狐沒兩樣。但馬丁內茲在我耳邊要我繼續往下一個鑑定階段前進,能夠直接接觸魔物素材也讓我忘記了緊張,有點興奮了起來。我點點頭,脫下右手的手套。

第三階段是以魔力干涉素材,觀察素材對魔力的特殊反應。由於上述可能會影響素材本身的原因,這個階段只有在冒險者也同意的情況下才會實施。不過馬丁內茲完全沒要顧慮坐在對面一臉難看的冒險者的意思,動了動下巴示意我動手,我忍耐住內心期待的心情,一邊在右手匯聚魔力。

不需要很多,只要能讓素材反應就好我一邊想著一邊小心翼翼的調整魔力,不出幾個心跳的時間,我的手上便匯聚了金黃色的光芒,光芒比室內的魔石燈要來的強烈,好像將太陽捧在手上一樣。

「真是美麗這是…?

馬丁內茲瞇起眼睛傾身讚嘆道,到底是不能直視光源,他看著我開口說「很稀有的魔力色呢,是什麼魔法呢?

「這是純光魔法,除了發光之外什麼都不能做喔。」我以有點苦澀的表情答道。這是我不能成為冒險者的原因之一,『純光』沒有破壞力,也沒有治療能力,只能放出一團光源。好處是魔力消耗極低,只用一點點的魔力就有強大的光度。

「居然只是個燈泡啊,看那顏色我還以為是什麼大魔法,笑死我了。哈哈!」冒險者沒品地放聲嘲笑,我和馬丁內茲同時沉下臉。

可不能嘲笑別人的魔法喔。」馬丁內茲說道,同時勾起冰冷的微笑,眼神卻看向我。「動手」似乎是這樣命令著。

請把眼睛閉上。」

我輕聲說道,接著左手一揚,毫無調整的魔力便飛了出去,下一秒—

「真是太搞笑了吧哈哈—嗯?

魔力在冒險者眼前炸開,超強烈的閃光奪去顏色只剩黑白,冒險者發出沒出息的慘叫整個人摀住雙眼向後彈飛摔到地上,同時痛苦地左右翻滾。

「眼睛啊!!好痛!看不見了!可惡!

接著還會頭痛跟耳鳴喔,人類對突然強光的抗性真的很弱,我已經拿艾庫庫的流氓們徹底實驗過了,感謝他們的配合。

因為「純光」的緣故,強光並不會對我產生影響,突然進入暗室也不必適應。方便是方便,但遇到瞎子或是不需目視的對手就毫無用處。那個人還會致盲好一陣子,我決定無視他開始第三屆段的鑑定。

輕輕將右手的魔力注入毛皮之中,吸收魔力的速度很快,一轉眼就將手中的魔力吸乾,毛皮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確定了呢,這是銀狐皮」馬丁內茲探頭說道,語氣充滿不悅。

沒有發光呢。」

「月光狐狸會將照到毛皮的光源轉換成魔力,遇到魔力時會轉換成光源這些毛皮完全沒有這些特性。就算再美麗都不能稱為月光狐狸的毛皮。」

頂多算是上等銀狐皮而已。馬丁內茲起身說道,轉頭看向我勾起嘴角。

「愛蓮,妳這次做得很好。走吧。」

開什麼玩笑我要我要把妳」冒險者搖搖晃晃地起身,還沒對焦的雙眼布滿血絲,手上抓著出鞘的劍,瘋狂的氣息充斥著全身。

理智終於斷線,臉上的表情只有絕望,這個冒險者大概就如馬丁內茲所猜測的一樣,不知道在哪邊被騙,或是欠下巨款無力償還才來這裡孤注一擲的吧。眼下好事被破壞,反正橫豎都是淒慘的下場,不如就使勁地鬧一鬧。我感受到冒險者有如將我全身舔過一遍的濕黏視線,不禁全身發涼。

「還來啊,真是糾纏不休。」面對擋在門前的暴徒,馬丁內茲冷聲應道,一手將我護在身後「現在還有機會,放下武器,我可以當作沒看到。」

「來不及了,我今天要是沒湊到錢的話『那些人』會把我殺了所以不要妨礙我!」暴徒的眼中已經沒有任何光芒,作為冒險者的驕傲和信念早已被拋到腦後「殺了你再把那個小鬼抵押給『那些人』,我就自由了!

「是嘛。」馬丁內茲沉聲喃喃道,接著揚起頭來高聲宣布「你的行為違反公會法及冒險者守則,將暫停你的公會登記直到處分下達——」

!眼前的地板突然炸開,仔細一看這不是我剛剛待的位置嗎!?我被馬丁內茲夾在腋下跟著拉開距離,千鈞一髮躲過了這一擊。這個人是認真想殺人的啊!

「——允許以武力制服。」

話聲一落,貴賓室的大門隨著巨響轟然敞開。激起的氣流和木頭碎片零星地打在我的身上,不祥的黑紅色魔力纏繞在闖入者身上,此時卻看起來無比可靠。

「等好久了!馬丁內茲!看我把欺負大小姐的傢伙痛扁一頓!」發動『金剛』的安茹一臉高興得不得了,好像要大顯身手的冒險者一樣。我傻眼地看著朝氣蓬勃的安茹問道。

...她是公會職員?

畢竟是引退的冒險者啊。」總覺得馬丁內茲的聲音飽含無奈。

安茹掄起拳頭就往暴徒頭上揮下去,速度之快使我確信,若先前安茹是真的想要對我不利的話,我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那個暴徒驚訝之餘左閃右躲,拳頭霍霍地以毫釐之差擦過身體。雖然被迫趨於守勢,男人倒是非常滑溜,沒有受到太多傷害。

「煩死了!

「去死吧!

一拳揮空的安茹在地面砸出一個大窟窿,她蹙眉罵道。男人混濁的聲音同時響起,他拉開了距離,雙手持劍,下一瞬間便帶著淡紫色的魔力光芒向還沒站穩的對手刺去。

安茹瞠大眼睛,只見男人的利劍凌厲地刺入她毫無防備的側腹,我大驚失色,男人猙獰地笑著,戰鬥的勝敗往往取決於一瞬間的大意和失誤—

一記手刀擊中男人的頸側,男人全身一震像斷線人偶一樣頹然倒地。我眨了眨眼,不敢相信居然就這樣結束了,安茹,好強!

「安茹!你有沒有受傷!剛剛不是被刺到了嗎?

「大小姐!安茹沒事的!那種程度的『斬擊』根本不可能突破我的『金剛』喔!」安茹一臉感動至極地雙眼濕潤的說道,沒事真是太好了,我忍不住大大嘆一口氣。

「請一定要小心點喔!我,不想要安茹受傷

!!!

安茹突然整個人背過身去彎下腰不停發抖,我大驚之下連忙扶住她的手,是內傷嗎?安茹一手遮著臉不住地搖頭。我焦急地坐顧右看,只見馬丁內茲正翻找著昏死在地的冒險者的個人物品,我們對上視線,只見他滿不在乎地聳聳肩,回頭繼續翻他的東西。

「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別死啊!那個救命啊!誰會治療魔法…!

我在之後才知道,安茹那天因為我的舉動而流的鼻血比她在冒險者時代受傷流的血加起來還多

「接下來去解體場吧。」

下午時分,處理完鬧事者留下的問題之後,馬丁內茲像是要將上午的鬱悶一掃而空似的向我提議道。

「解體場?

「公會提供冒險者們解體大型魔物素材的工廠...雖然不太算是接待員會常去的地方,但姑且還算是工作場所。」馬丁內茲笑嘻嘻地像是要等著我的反應似地開口「聽說今天討伐了一隻稀有魔物喔?要去看看嗎?

「要!

「唔嗯,很好的回答。」

解體場位於公會建築的後方,與職員區域有通道連接著。一般冒險者要利用的話必須走專門拓寬過的後門。

由於解體場是支解魔物的地方,為了防止血水,體液之類的東西沾上制服,公會職員要換上專門的工作服。這套衣服從頭到腳都包得緊緊的,只有露出臉,臉的下半部分還會再加一層能過濾毒氣的布,所以實際上,只有眼睛會露出來。

「這是護目鏡,有需要再戴上。」

「謝謝。」我乖乖地將沉重的護目鏡掛在脖子上「這個樣子好有趣喔。」

「有趣嗎?我認識的人都說這套衣服又醜又難穿。沒什麼人喜歡穿工作服。」由於先幫我穿好工作服,馬丁內茲一邊將腳穿入白色的工作服一邊說道。

「可是這是必要的防護措施吧?

話是這麼說,但我也覺得這套衣服一點也不美。」

穿起工作服就好像白色的樹幹長了人臉跟手腳一樣,手長腳長的馬丁內茲看起來更是既奇怪又有趣,我忍俊不住笑了出來,馬丁內茲則是一臉無奈的要我幫他把背後的綁帶系上。

...對不起。」

…?怎麼了?馬丁內茲先生為了甚麼事情道歉呢?」難道是一開始用訂製制服的價錢捉弄我的事嗎?

「我身為妳的上司,卻沒有能力保護妳。不管是安茹還是奇斯,我都沒有和他們對抗的能力只能依靠別人

「我還需要請馬丁內茲先生教我接待員的種種事情,如果您還要分神做保鑣的話不就不能發揮出最大效益嗎?保護我的人已經很多了,我也不覺得這是先生的責任。」

我站在背後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感覺他的肩膀好像放鬆了一些。

「如果馬丁內茲先生還是覺得過意不去的話就請少捉弄我一點吧!這樣我就原諒您。」

「這可不成。」馬丁內茲起身,一臉壞笑。

這個艾庫庫人妖!

我們通過連通道,來到大片大片鋪著鐵板的解體場內部,一打開門一股血腥和獸類的臭味撲鼻而來,雖然有準備了,沒想到味道還是非常強烈我強壓下在腹中翻滾的胃酸,跟緊了馬丁內茲。

解體場內十分繁忙,師傅們吆喝聲,大型器具切割的滋滋聲,冒險者們敘說自己如何英勇地討伐魔獸的故事。這些聲音交織在一起,形成了冒險者們的日常風景。一旦習慣了這裡的味道之後就會發現,原來這裡的氣氛也相當輕鬆,畢竟是到了領取報酬的時候嘛。

不過好多魔物!好厲害!有長著巨大翅膀的,有好多好多隻腳的,也有像植物有著葉子和根的魔物。即使努力回想我也想不到大部分的魔物種類,我明明是把我的魔物圖鑑看的滾瓜爛熟才對啊?

看見魔物的鱗片,皮,牙等等素材一一被技巧高超的職人們取下,慎重的紀錄大小和特徵的樣子,我不禁開始妄想這些素材製作的工具及裝備的樣子,有甚麼用途呢?方便使用嗎?價格一定很高吧?

我在路上東張西望的,一邊竊笑著在腦內妄想,完全沒在專心看路,果不其然每走幾步路就會撞到別人或是被魔物長長的尾巴絆倒,摔個四腳朝天,不過我才不會因為小小的疼痛就放棄見識魔物的大好機會,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愛蓮,別在解體場竄來竄去的,會妨礙到師傅的工作。」馬丁內茲傷腦筋似地開口

「我要先帶妳去跟廠長打聲招呼,之後妳想參觀再去吧。」

不等我回應,馬丁內茲便抓住我的手,大步穿過解體場的主要區域,來到一間個別的解體作業空間。這裡是給難以處理的大型魔物或是希望能有點隱私的冒險者所利用的獨棟空間,當然,使用這一間所花費的租金也高的多,廠長會出現在這並不令人意外。

請站在門口待命的職員代為轉達我們來訪的消息之後,不用多久,一個巨大的男人便矮身穿過明顯不合尺寸的門站到我們面前,他身上雖然也穿著白色的作業服,但全身賁起的堅實肌肉將作業服撐到極限,感覺隨時就要爆開。他的個頭比馬丁內茲還要高,兩個我疊起來搞不好還摸不到他的頭頂。

「喔呀,真是稀客,這不是臭人妖嗎?跑來這裡幹甚麼哪?

巨漢拉下掩住口鼻的防毒布,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無視於馬丁內茲沉下臉來的反應。

我帶新進員工參觀解體場,想說來和廠長打個招呼看來不需要這種顧慮了。」

「本來就不用,你們接待員又不會沒事往解體場跑話說回來,真小隻啊,小姑娘,妳叫甚麼名字?

巨漢曲膝跪地好讓我的視線可以跟他對上,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得仰望他,他盡力地擠出不符氛圍的和藹笑容,催促著我開口。

「我叫愛蓮托赫,那個,向艾德古拉爾的精心計畫獻上祝福

「啊啊,不用那麼正式也可以,反正我也記不住。」男人露齒一笑擺手說道「我是哥利
亞,是解體場的廠長。請多指教啦。」

感覺他的大手隨便一捏就會把我的手捏爛,我也是會學習的孩子,我決定在還沒確定對方能不能控制力道之前不隨意接觸,這邊可沒有亞蘭可以保護我。

「對了,今天有個稀有魔物的解體吧?讓我們看看吧?

「啊啊?解體魔物可不是甚麼表演啊!你是白癡嗎?

「這是員工培訓的一環,該不會你的腦袋只有肌肉嗎?

「最好是有這種培訓!把你們避之唯恐不及的解體場放進培訓甚麼的」哥利亞大叔突然蹲下看著我說「妳該不會是被這個死人妖欺負了吧?如果覺得討厭的話回前台也沒關係喔!

「臭猩猩,臉靠那麼近作甚麼?你嚇到她了。」

哥利亞「嗚」一聲,雙手捧起臉頰擠出笑容「才,才不可怕呢!妳看!
那個表情真的太過有趣,我噗哧失笑,哥利亞見狀,眼睛閃過一抹得意的色彩起身面對一臉沒好氣的馬丁內茲。

「看來我也對小孩子很有一套呢。」

「連續十年蟬聯『最會嚇哭小孩的大人』排行榜第二名的人在說甚麼呢。」

第一名是媽媽吧,嗯,一點都不意外。

「哥利亞先生,今天要解體的稀有魔物是甚麼呢?

「嗯,是一種叫做袋鯊的海生魚形魔物。好像是在艾庫庫附近討伐的。」

「難道是那個,身上有很多個儲水器官,捕食獵物時會吸取大量海水,緊急時還會噴射水柱的鯊魚嗎!?

哥利亞驚訝的摸摸下巴「沒錯,妳真厲害。這種魔物一但出現都會將附近的小魚瞬間吃光,今年剛好流浪到附近了吧?

袋鯊沒有固定的棲地,因為以牠捕食的方式會將大魚,小魚,魚卵全部吃光,一但原本海域的魚群被吃到不能供應,牠便會遷移到其他海域。如果遷移到漁村附近,漁村的居民就只能等著餓死一般人類是不可能跟魔物對抗的。

「幸好被及早討伐呢,我可以看一下下袋鯊長甚麼樣子嗎?」我雙手交握,以期待的眼神拼命向哥利亞傳達我的願望,後者皺起臉,搔搔臉頰後嘆氣道。

「我問問冒險者大人吧

說罷便轉身進入房間,片刻後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次倒是一臉笑容。「冒險者大人同意了,請進吧。」

「你對愛蓮的態度跟對我的態度好像有很大的差異啊。」

「吵死了,要你管!

哥利亞帶著我們進入獨棟作業區,一隻巨大的鯊魚立刻映入眼簾,我愣愣地張大嘴巴瞪著這非現實的景象。這隻鯊魚居然比已經非常巨大的哥利亞要大上好幾倍!特別挑高的一樓已經被塞滿,站在二樓的平台上才剛好跟這隻鯊魚等高,更令人矚目的是鯊魚脖子附近的水袋,目前因為沒水而皺巴巴的,但泛著美麗的淺色光澤顯示這隻鯊魚過去肯定是吃香喝辣。

居然是這種大小的怪物,但能打倒牠的冒險者又是何方神聖!?

「愛蓮妹妹後退一點吧,接下來要使用解體工具。」

哥利亞在牆邊說著一遍按下數個按鈕,霎那間天花板狠狠砸下一片巨大刀刃將鯊魚一分為二,接著鯊魚底下墊的輪盤緩緩移動,大刀又砸下幾次,巨大的鯊魚轉眼之間便成為整齊切割的魚塊。

「我看看心臟,海寶石跟水袋嗎?

哥利亞拿出一張紙條看了一眼喃喃道,拿起擱在一旁的解體工具朝大部分解完成的袋鯊走去。粗壯的雙臂泛出薄紅的魔力,仔細一看好像又變粗了一些。

解體瞬間就結束了,揮舞著一端是鉤子,另一端是刀刃的解體工具,哥利亞已不符身型的輕快動作行雲流水地將袋鯊支解,毫無一絲遲滯或猶豫,顧客要求的部位也整齊乾淨的取下,沒有缺損也沒有額外無用的部分。這是真正的職人技巧,我在心中拼命拍手,大受感動,深深感覺到那些不肯來解體場的前輩們真是可惜看不到這般美技,同時也為自己能親眼目睹而竊喜。

「來,冒險者大人說要給愛蓮妹妹的伴手禮。」哥利亞將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將一袋袋鯊的鱗片輕輕放在我的手上說「這個據說可以帶來好運,妳在公會工作也要加油啊。」

我向哥利亞用力一笑,和他道謝後離開了獨棟作業區。他和討伐袋鯊的冒險者似乎還有要討論的東西,為了不影響他工作,我們越早出去越好。我也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解體場。

「這裡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除非職人們和冒險者起了衝突,否則沒有我們出場的地方。」

馬丁內茲稍微伸展了一會兒後說道「今天辛苦妳了,可以先回家休息了。制服縫製完成及正式實習日的時間會再通知妳。在那之前就和家人朋友好好炫耀吧。」

「是!馬丁內茲先生也辛苦了。」

在公會的一日就這麼結束了,放鬆之後疲勞一口氣湧上,我拖著沉重的身體在夕陽西落的大街上緩步前進。第一次的體驗工作認識了很多人,也遇上了不少事情,不過非常開心。原來我是可以幫助別人的,就算不能成為冒險者,我也可以朝我的夢想前進才對
即將要成為見習生了,不努力是不行的吧。

「愛蓮,今天過得怎麼樣?開心嗎?

亞蘭牽著我的手輕聲問道,夕陽將他黑色的頭髮燒得一片橘紅,海藍色的眼睛溫柔地看著我。

「嗯,很開心喔。我還拿到了一個冒險者大人送給我的素材,是袋鯊喔。」

亞蘭看著我手中一大袋鱗片歪了歪頭,咧嘴一笑伸手揉了揉我的頭    「那就好。馬丁內茲先生沒有為難妳吧?我聽說他的指導都很嚴厲

「他可是個會捉弄新見習生為樂的人喔,性格很奇怪但能力非常可靠。」

「馬丁內茲先生是公會的大前輩,多多請他幫忙肯定不會錯。」

「亞蘭也很可靠,我覺得很帥喔,尤其是衝過來救我的時候。」
我頭頂上的手一僵,右手一緊將想偷偷抽回的手抓得牢牢的,我擠出燦爛的微笑,正對上亞蘭慌張的臉。

「耳朵變紅了喔。」

「住手有夠羞恥」亞蘭掩面低吟道

我們就這樣嘻嘻哈哈地走回一柱松之家,媽媽已經帶著一抹溫柔的微笑站在門前等著我回來。如果我選擇成為冒險者,說不定就很難見到這個景象了,我放開亞蘭伸手抱住媽媽,讓自己盡情沉浸在媽媽的溫暖之中,不知不覺間整個人軟了下來,將全身的體重依靠在媽媽身上。

意識的最後是媽媽輕輕地將我放在房間的床上,往我越來越重的眼皮上溫柔一吻,緩緩地撫過我的頭髮。

「願艾德古拉爾賜妳一夜美夢,我的驕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