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四二零

黑霧 | 2024-02-16 09:42:36 | 巴幣 36 | 人氣 65


  地下列車月台。

  美妮在倒地後經過幾個呼吸,總算勉強找回一些手腳的感覺,應該可以爬起來,但她並未急著那樣做,主要是當腦袋從戰鬥的熾熱冷卻下來後,想到了某個叫她難以相信,但以約翰來說卻是有可能的理由。

  這場戰鬥的起點是「比武」。

  站在美妮的角度,儘管現在回顧自己的全力仍然不夠全力,但毫無疑問要和「擬態者」打的話,肯定是抱持著殺意的,可是想要和人類談判的約翰卻不一定如此。

  雖然難以置信,但是在美妮被放倒之後,約翰可能單純只是認為勝負已分,所以才沒有下殺手。

  既然如此,美妮認為先繼續裝死,好讓身體恢復到一定程度後,再重新開始「比武」。

  已經倒下加上對方收手卻不認輸,肯定會被人指責太過不要臉,美妮的臉皮不算厚,要是對方是別人的話她真的做不出來,幸好的是眼前的生物不是人。

  即使真的很無賴,但為了自己的任務,為了這場作戰,還是得爭取真正最後一次機會。

  「畢竟一開始我有說了,就算把我殺死,後續的談判去找閃光就好,是牠手下留情太過天真。」美妮在心裡正當化自己的行為。

  「不過接下來要怎樣打?雖然剛剛一時覺得要是加深連接的話說不定能避開那樣的攻擊,但說真的再增強身體能力和『百藝演武』的相性不怎麼好……」美妮保留一部份注意力去聆聽敵人的動靜,其餘則花在思考戰鬥的事情。

  美妮所指的自然是「百藝演武」的運作是得等到「未知」變出武器之後,由她來揣測意圖並利用,這個過程必定存在一定的延遲。

  對於甲冑少女來說,因為人類身體而受到限制的能力,例如速度或者能夠承受的強度,大多數都能倚靠連接「未知」來突破,可是其中有一項絕對無法克服的問題,那就是人類的反應速度。

  這一直以來都是甲冑少女在戰鬥層面上的一大難題,畢竟其他人只可以從數據上理解甲冑少女的速度,無法完全重現一模一樣的體驗,硬要找類似的,大概是戰鬥機的駕駛員,又或者偶爾會有一些拳擊手或格鬥家所分享,在極限狀態下所感覺到的時間壓縮,亦即很近似被稱為慢動作的拍攝手法。

  即使對那種體驗有所瞭解,最終能夠得出的結論依然沒有改變,如此才是真正的人類極限。

  極速,等同於迫近人類反應速度的極限,由看見甚至感覺傳到腦袋,再到分析然後得出答案,最終得以作出反應,不論怎樣說這個過程都需要時間,自身的速度越快,能反應的時間就越少,在與敵人的戰鬥中哪怕有一個微小的錯誤判斷,都可能是致命的失誤。

  因此不是說甲冑少女能夠越快就一定越好,看似因為速度加快而多了選擇,但在實戰中,特別是接近戰時反倒有可能令選擇變少。

  換言之,當速度越快,戰鬥時說好聽一點會變成極為倚賴經驗,從看到對方的攻擊起就憑身體記憶來作出瞬間判斷採取行動,說難聽一點就是直覺,到底能不能說是可靠,只從理論層面來說就是應該盡可能避免吧。

  如今美妮面對的便是這個問題,而且她戰鬥時因為使用「百藝演武」還額外多添幾道工序,所以提升身體能力大概只會在剛剛那種想要逃離攻擊時特別有用,但要她利用來主動接近展開攻擊,恐怕有著相當的困難。

  特別是當敵人是「擬態者」的時候,即使看似是熟悉的攻擊,好像可以根據過往的成功經驗作出反應,但那種百變的特性可不是單純擺好看的,同樣的攻擊模式可以存在變化,更莫說像剛剛那樣使出了不曾出現過的組合,經驗在「擬態者」面前反倒會變成陷阱。

  在有大量時間的事前準備與訓練都得不出一個良好解答,當下要美妮想出一套好戰術,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還是得加深連接,即使不利於進攻,但至少在安全方面多些保障,能避開剛才那種陷阱。」美妮得出預想中的結論,休息差不多該到此為止。

  美妮未有忘記開打前的推論,自己的首要任務始終是試探對方的實力,只不過是在情況許可下嘗試擊殺,沒必要過於勉強。

  美妮緩緩地從地上爬起,放輕動作自然是想避免刺激到約翰,令對方一口氣進攻,雖然防守對她更為有利,但戰鬥的繼續應該等到她重新確認好狀況之後。

  幸好的是狀況看起來未有超過美妮記憶中的認知,在她倒下的時候約翰並未追擊,之後亦沒聽到任何特別的聲音,約翰依然待在她倒下之前的位置,四肢則是恢復本來的形狀。

  「呼……是在忙其他地方嗎?我站起來了也沒反應?」美妮甚至開始伸展身體,確認自己的傷勢。

  痛楚估計都是來自與「未知」的連接,身體動起來未有牽起其他更強烈的痛楚,動作大致上算是暢順,可以當作已經恢復過來。

  既然約翰仍是一動不動,美妮決定重新煉製出武器,而這個動作終於是刺激到對方,只聽約翰以那種隱隱帶著些許不滿感覺的口吻開口:「還要繼續?」

  「如果你剛剛有追擊的話,那我確實只能認輸了。」美妮一邊回答一邊以手中的大太刀擺出架勢,「但想我在四肢健全的情況下投降,就愧對『甲冑少女』這個身分。」

  美妮當然不想遭到約翰肢解,但都已經被打到近乎昏死過去,想要繼續嘴硬的話也只能如此提出,畢竟總不能在「比武」的認知中提出死戰。

  約翰那個水桶頭沒有任何表情,不過在美妮看來,似乎有著一種厭惡的感覺,而最重要的是,牠的雙手同一時間動了起來,應該是接受了還得要繼續打的無奈事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