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7-78.這世界上不存在沒有慾望之人(一)

萌筆 | 2024-02-12 00:36:50 | 巴幣 3218 | 人氣 156


  人終有一死。

  海軍提督不是艦娘,身體素質並沒有她們那麼強大,那怕強如松永久正,也會有垂垂老矣的時刻,但矢矧卻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提督有被人打敗的那一天。

  亂萊的拳有多麼的強大,她親身用自己的艤裝體驗過,所以當那一拳轟在松永久正的臉上的時候,她失聲的叫了出來。

  「────提督!!」

  松永久正嘴角掛著莫名的笑容,強烈的衝擊帶動自臉部傳遍了他的全身,甚至一度讓他產生脖子被亂萊打飛的幻覺,即使如此,他還是摩擦的地面翻滾了出去。

  直到一雙手從背後撐起他,松永久正才毫不容易聚焦雙眼看向對方。

  矢矧的雙手一點一點從扶在肩膀到伸到胸前緊緊抱著松永久正。

  「咳咳……不用抱那麼緊,我還沒死。」吐出嘴裡被打斷的好幾顆牙齒,松永久正陰沉著臉看著亂萊及叢雲她們。

  充滿血腥味的嘴內,除了被打斷的牙齒外,他還能感受到下巴的劇烈疼痛,亂萊那一拳不但打斷了他的牙還打碎了他的下巴。

  「……提督,要動手了嗎?」矢矧看著松永久正的吐血的情形,目光移動到亂萊身上,腰間上的機關部動作,砲塔瞬間裝填砲彈指向亂萊。

  松永久正本就陰沉的臉在聽到矢矧的話後,伸出手阻止她,現在哪怕殺了亂萊也沒用,大勢已去。

  自始自終,松永久正耳裡通信裝置就沒有停過,從長賴翔跟松永久正的死鬥到後面南方棲戰鬼及離島棲鬼的出現,他全程都掌握在內,但現在不一樣了。

  「咳……」松永久正把口中的血吐個乾淨,皺著眉伸手就將被打的錯位的下巴給矯正回來,之後嘗試一邊開口,一邊掰開矢矧的手:「我應該說過如果哪天我戰死了……妳們都不要停止手中的任務吧?難道我的性命比作戰還重要?所以連敵機離我們這麼近了都沒聽出來?」

  矢矧聽了松永久正的話,這才連忙打開了對空電探,接著面色忽然一變,她們所在的大湊鎮守府不知不覺間被艦娘的艦載機包圍了。

  明明鎮守府外海上還有武藏率領的艦娘打擊艦隊,是被什麼人給突破的!?

  「所以,現在,到底是殺了亂萊重要?還是去查清楚這支艦娘艦隊是誰率領的比較重要?」

  在矢矧驚慌的眼神中,松永久正一字一頓,把聲音從牙縫之中擠出去。

  隨後矢矧不受控制的顫抖著身子低下了頭,眼眸低垂說道:「是,我這就去。」

  「把所有人,都帶去。」

  聞言,矢矧停下了動作,臉上出現了猶豫。

  松永久正微微側頭,眼神狠狠瞇起來,隨後一把扯過矢矧的頭髮,把她的臉拉到自己面前:「連妳…也要開始質疑起我的命令麼?」

  望著自己的艦娘離去,松永久正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一臉因為疼痛的關係而扭曲的表情朝著亂萊她們走了過去,很快在他面前出現了幾抹小小的身影擋住他。

  「妳檔不住我的。」松永久正搖頭冷笑:「還是說妳也有應急修復女神?」

  擋在松永久正面前的是初風,秋月則是扶著照月站在一塊看著這一幕。

  初風咬著下唇,看著被十刺劍刺穿的三人,顫抖的手舉起連裝砲:「你要在上前一步的話,我就開火了……!」

  松永久正動的瞬間,初風手上的連裝砲就開火了!

  開砲的聲音響起的剎那,松永久正瞬間就預判了落點,砲擊直接在地面炸起了一陣無數碎石粉塵,讓一旁站著的秋月及照月一陣搖晃。

  「……我說了妳擋不住我的。」砲聲過後,一手摀著耳朵的松永久正站在初風的面前,不待她反應過來伸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不過看在妳有向我開砲的勇氣的份上,我就饒妳一命。」

  嘴角頓時溢出血漬,初風狼狽的趴在地上,模糊的視野看著松永久正逐漸靠近亂萊及叢雲她們,她從來沒有這麼不甘心過……

  當亂萊即將被刺穿的時候,她因為害怕而一時嚇得動彈不得,甚至還閉上了眼睛,可是叢雲跟五月雨卻第一時間衝了出去。

  初風不甘心,眼淚蓄在眼眶中打轉,現在的她連保護她們的力量都沒有。

  伸手握住十刺劍的劍柄上,松永久正的手緩緩發力。

  「……愚蠢,是會傳染的麼?」十刺劍拔初的瞬間,松永久正轉身用劍身抽了過去,噴出的血柱頓時噴滿了撲過來的兩道身影上。

  醒目的紅頓時染紅了秋月及照月的視野,然後下一秒兩人頓感腹部一陣劇痛,沒有開鋒的劍身彷彿一塊沉重的鐵塊砸在她們身上,她們頓時發出一陣吃痛的哀號。

  下一秒,她們連同初風一起爬了起來瞪著松永久正,打算二度再次發起攻擊阻止他。

  松永久正看向亂萊,那怕是力竭昏了過去,亂萊依舊是站著伸出手抱緊著叢雲及五月雨。

  看著這一幕,松永久正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沉默的看著,下一刻他甩了下劍身,將十刺劍上的鮮血灑了一地後重新插回腰上。

  伴隨著收劍的動作,松永久正對著通信裝置發出撤退的命令,沒有告知任何撤退的細節,命令就只有單單兩個字:撤退。

  而隨著這個命令,打算撲向前跟松永久正同歸於盡的初風等三位艦娘都呆滯在原地,原本不惜代價的覺悟也硬生生的抑制住。

  「您想做什麼?」滿身狼藉的初風看著離自己提督只有一步之遙的松永久正:「如果您是想要拿她們三個當作人質威脅的話……」

  「呵…有那個價值麼?」直接打斷了初風的臆測,松永久正無所謂的整理一下身上的制服,就頭也不回的朝著鎮守府的方向走去。

  「初風,怎麼辦?」照月先是看了自己姊姊一眼,然後在看著真的就這麼走掉的松永久正臉上有一絲糾結。

  「還能怎麼辦?走啊!」初風瞪了一眼照月,最後看著無神站在原地的秋月,最後狠狠的嘆了口氣開口:「秋月妳傷勢比較輕,亂萊給妳揹著,照月妳跟我一起搬運叢雲跟五月雨她們,注意一下應急修復妖精。」

  ……真的就這麼放過她們走了?

  不知道是第幾次流出的冷汗浸濕了身上的衣服,直到真的看見了松永久正的身影消失在另一方,秋月這才朝著亂萊奔去,一把接住癱軟的他。

  映入眼簾的卻是那淡紫色的血。  

後記:

倒數兩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