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二章 深夜遇敵(1)

霜松茶 | 2024-02-02 10:00:00 | 巴幣 254 | 人氣 305


  白潭甦醒的時候已是深夜。
 
  露西法早帶著任務隊伍出發。白小嶽單手支著額頭,以歪曲的姿勢半趴在桌上,視線中只有躍動的數字。長時間待在昏暗的空間盯著微光讓他有點眼花。捕捉到細碎的布料摩擦聲,他回過頭去,見白潭靠坐在黑暗之中,正在試圖把雙腳放上地面。
 
  「現在是?」白潭沙啞地問道。
 
  「露西法,在祭壇,祭祀。天明前結束。」
 
  白潭覺得自己想要的解答一個都沒得到。腦袋還有點暈眩,他坐在床緣稍作緩和,才摸索著伸手探向照明。突兀的光亮在頭上炸開,兩名在黑暗中待了數個小時的少年同時摀住眼睛,像是在比賽一樣憋住悶哼。
 
  放下手掌之後,白潭無視白小嶽的怒瞪,叫出終端機確認時間及所在地。
 
  「什麼時候去的?」
 
  「兩點,出發的,預計,四點開始。」
 
  「狀況如何?」
 
  白小嶽隨意地聳了聳肩。
 
  保護祭司的護衛隊每半個小時與營地聯絡一次。理論上金兒每半個小時也要和白潭匯報一次。但大概是認為對他說也沒用,自從白小嶽回房之後,一則秘書的訊息也沒收到過。兩個小時前出去倒水,他還看見金兒在指揮室滑自己的終端機。
 
  他如實反問:「你覺得,有人會,跟我說?」
 
  白潭點開自己的通訊介面。金兒也一字都沒傳來,反倒是露西法離開前留言,總結了現況和祭祀安排。他簡略看完,掀開腰上的被子,穿上外套後往外走去。
 
  白小嶽抓起廢紙塞入口袋,綴著兩步跟在他身後。指揮室的門開著,金兒仍在裡面待命。見到白潭出現,秘書小姐隨意地打了聲招呼。得到一切正常的回應後,白潭離開指揮室,來到休息區的沙發坐下。
 
  他改變終端機的型態,叫出鍵盤和虛擬屏幕,投射在休息區的牆上。白小嶽泡了一杯熱茶,極其隨便地丟在桌上。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休息區只有敲打桌面的輕擊,以及茶杯茶盤的輕碰聲響。
 
  白小嶽靠上冰涼的走道,環胸觀看白潭連進科研院的帳號,修理起「過度安全」的密碼系統。
 
  猛敲了一陣虛擬鍵盤之後,白潭拎起終端機,撥通遠在首都的秘書的通訊。
 
  「我調低了密碼的安全度,現在應該能登進去了。」
 
  『呵呵。』
 
  琪琪為他的自我諷刺捧場一聲,通訊就這麼結束了。
 
  白潭捏了捏眉心,右手一轉。筆型的終端機化為手鍊,重新掛上他的手腕。
 
  「你,躺那麼久,該出去走走。」白小嶽出聲說道:「和土地同調,聽聽,森林的聲音。」
 
  白潭沉默地接受了他的意見。
 
  他拉起外套,戴上帽子,將後腦和肩頸遮得嚴嚴實實。兄弟倆穿越走廊往車尾走去。手還沒碰到車門開關,陛下就被白小嶽抓住衣領,一把扯了回來。
 
  白小嶽擠進他與出口之間,搶在最前面開門踏了出去。
 
  白潭不悅地沉下表情,被白小嶽回頭剜了一眼:「有什麼,不滿,去跟,露西法說。」
 
  白潭掀了掀眼皮,提點的語氣陰陽怪氣:「似乎本人才是你的上司。」
 
  「對,你也知道,你是上司,不要衝前面。」白小嶽背對他翻了個白眼:「根據雜魚定律,衝前面,都死得快。身分,越高貴的,死得越快。」
 
  「那你走前面豈不是一樣?」
 
  「我是,死不足惜的雜魚,你是,身分高貴的雜魚。以存活率而言,我更勝一籌。」
 
  「呵。要是真有這麼好的事──」
 
  白潭下意識冷笑一聲。說到一半,他猛地閉上嘴巴,將剩下的話語吞回腹中。
 
  氣氛陷入了詭異的僵硬。白小嶽兩手插著口袋,踏在淺雪裡一動也不動,背影散發出陰鬱的氣息。即使白潭的話沒說完,兩人都對他的意思心知肚明。
 
  ──要是真的有那麼好的事,當年活下來的就會是尼可拉斯。
 
  白潭垂下眼簾,隱去眼底的情緒。沉默半晌,他沉下臉色,嘲諷的語氣間盡是涼薄。
 
  「這麼好的事上夢裡想吧。人該死的時候就是會死──」
 
  「白潭!」
 
  白小嶽怒喝一聲,轉身揪住養兄的軍服。白潭語調不改,無波地命令:「軍部的人會看見,不要給我添麻煩。」
 
  「靠!」
 
  白小嶽將他用力甩開,咒罵著大步往旁邊離去。
 
  結實的棕色雪靴在雪地上踩得嘎吱作響,留下一小串深深的腳印。他暫時不想和白潭呼吸同一片空氣,但礙於職責,沒辦法走得很遠,於是他在附近找到幾壘柴堆,連踢了幾腳洩憤。
 
  白潭靜靜地仰望天空,等待胸腔適應冰冷的空氣。頭頂是不見繁星的陰幕,幾日前暴風雪掃淨的雲霾已再次升起。即使將臉埋進帽領的毛皮,仍然有絲絲白煙從隙縫中溢出。他一點一點伸展生鏽的筋骨,彎身從地上挖起一捧雪,反覆揉壓。
 
  優雅的動作間,潔白的碎雪被握成結實的雪球,安靜地躺在佈滿碎痕的掌中,像一顆精心琢磨過的藝術品。
 
  那邊的白小嶽踢得過癮了,終於肯放過散落的木柴。他抬頭瞪向陰影邊緣,護衛隊副隊長珮特拉站在祭司隊與護衛隊的營地交接處,正向他抱以狐狸般的微笑。
 
  金眼裡的不懷好意毫不掩飾。白小嶽不甘示弱,狠戾地以眼神撕咬對方一頓,才往回走去。
 
  凌厲的寒風呼嘯而過,帶來刺耳的嘯聲。他腳步微頓,皺起眉頭,不安地看向移動要塞。
 
  少了星辰與月光的指引,白潭的存在太過單薄。他掃視營地,一瞬間竟是找不到國王陛下的身影,來回巡視三遍才在要塞邊認出半片剪影。
 
  他暗自鬆一口氣,稍稍加速,大步朝白潭的方向趕去。
 
  白潭如一尊雕像安靜地站著,煙黃的雙眼望著遙遠夜空。手中的雪球掉在腳邊,砸成一坨碎裂的隆起。夜晚的利風刮在少年臉上,帶來陣陣樹梢的喧囂。
 
  驟然風止,如湖水退汐,靜謐的空氣如重山壓了下來,在陰雲下顯得濃郁又沉悶。
 
  太安靜了。
 
  「「你──」」
 
  白潭與白小嶽同時開口,又嫌惡地停住,看了對方一眼,不約而同地朝營地大門邁步。
 
  營地的大門口有兩名護衛在站哨。見到白潭靠近,兩人一齊行了個軍禮。白潭沒有回應他們的問候,和白小嶽一起專注地盯著營地外面。森幽的夜色像一張黑暗的網,掩蓋了未知的不祥。
 
  「陛下?」值勤的軍人皺起眉頭:「請您──」
 
  白潭伸手往半空一攤,腳下的陰影竄出鐵鍊。鍊尾無聲地墜入雪地,在陛下腳邊盤成一團。白小嶽也同時弓身子,往黑暗之中的某個方向瞇眼。
 
  護衛隊的隊員見狀面色微變,一隻手摸上營門的繳盤,轉頭對夥伴大喊:「關營門──」
 
  「不要關。」白潭冷喝,曲起手腕對終端機下令:「全員,三級警戒。」
 
  『指揮室通告:全員三級警戒。重複一次,全員三級警戒。』
 
  金兒的聲音從廣播響徹營地。關注著國主動靜的珮特拉從後方匆匆趕來,揚著聲音要求:「陛下,請您退到裡面。」
 
  「聯絡祭壇。」白潭沉聲說道。
 
  珮特拉捏住耳垂上別著的釘飾,一邊走上前擋住營地入口,利用站位把白潭往裡面擋去:「血獾呼叫臭隼,收到請回答。」
 
  『臭隼收到。血獾請說。』
 
  「報告現況。」
 
  『一切平安。祝禱即將收尾,祭司們在等待祭壇灌滿魔力。看上去很快就會結束。報告完畢。』
 
  「森林裡有狀況。保持警戒。」
 
  『我該期待些什麼?』
 
  「不知道。你最好期待什麼都沒有。總之小心點。」
 
  『收到。臭隼完畢。』
 
  「血獾完畢。」
 
  「有東西。」白小嶽忽然說道:「很大。」
 
  「嗯,很大呢。」
 
  清脆的嗓音從一旁插了進來。祭司隊不知何時來了兩名祭司,圍站在白潭的左首與右首,身上還帶著熱氣與焦煙味,顯然剛離開營火庇佑。
 
  「皇寇恩奇,拉敏敏爾菲晉見,陛下。」
 
  個頭矮小,左耳畔綁著側髮辮的男性祭司率先躬身。另一名揹著粉白色花枝的男性祭司也跟著撫胸,朝陛下彎身問好。隨著男人的行禮動作,含羞待放的花苞探出祭司服的肩頭,隱隱散發出芬香。
 
  祭司隊副隊長──皇寇恩奇直起身子,撥開垂下肩膀的男式髮辮,朝兩人攏手:「兩位,請問您們也感覺到了嗎?」
 
  「這裡,很少人,經過嗎?」白小嶽問。
 
  「並沒有少到那個地步。」拉敏敏爾菲聽懂了他的弦外之音:「這麼有壓迫感的存在,為什麼之前都沒被人發現,我也很想知道。」
 
  「下午,一定沒有。露露,不可能,感覺不到。」
 
  「難說。也有可能是善於潛伏者。」皇寇恩奇搖頭反駁:「這可是西卡蘭的正中央,就算是穿越裂隙空降,也不可能在國內四處移動不被發現。」
 
  「表示平時應該是相當溫馴的潛伏者……」
 
  「溫馴的,兇起來才,可怕。」
 
  「所以這裡該換一個問題:為什麼這時候忽然現身?」
 
  「夜行性?」
 
  「不,我認為是魔力。」拉敏敏爾菲捻起兩指,朝祭壇的方向輕搓指腹:「祭壇在削弱龍脈的能量,儀式在汲取林間的魔力。所以多半是出來捍衛地盤的。這就能解釋魔力濃度的異常,或許他已經在此處潛伏很久了。」
 
  「黎爾達營地。」
 
  始終旁聽的白潭忽然開口,沒頭沒腦地接了一句。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他一揮手,朝護衛隊副隊長下令:「不能讓它往祭壇去。往這邊引過來。」
 
  珮特拉不贊同地喊了一聲:「陛下!」
 
  「站上祭壇的司者最大。其他人都是主祭的後盾,這是歷來祭祀的原則。」
 
  「所以說首先您這個人才是最不該出現在隊伍裡面的……」
 
  珮特拉頭疼地扶住額頭。見白潭沉下臉色,他立刻舉起雙手,無奈地笑道:「我並不是反對您的決定,只是您好歹讓我們知道一下,待會兒即將應對的是什麼?畢竟應戰才是我們親衛的職責。」
 
  某關鍵字被特意加上重音。面對副隊長迂迴的提醒,陛下不為所動。
 
  白潭轉動眼珠,煙黃的雙瞳落在珮特拉的臉上:「不知道。」
 
  「各位連是什麼威脅都不清楚,就在那討論了半天嗎?」
 
  「對啊,」皇寇恩奇理所當然地反問:「偵查和警戒不是你們的工作嗎?」
 
  「各位對威脅的感知似乎遠勝我們的偵查。」
 
  「不不,那是不一樣的東西啦。」
  「你放鬆仔細聽。」
  「森林的,耳語。」
  「是個活人都辦得到啊?」
  「就,很大。」
 
  地熱能源所出身的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完美地略過一切重要資訊。珮特拉笑得有些牽強,再次伸手捏住耳釘,還沒來得及說話,通訊器就傳來隊友的聲音:『地耳呼叫血獾。』
 
  「血獾收到,請說。」
 
  『西一八,北三十七,巨物爬行聲。有絕讚的大傢伙往這邊來了。』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4-02-02 11:44:28
霜松茶
謝、謝謝神秘客慷慨解囊o(*////▽////*)q!

(把熱茶放置在高樓陽台,欄杆上點綴松果與花瓣 🌺☕)
2024-02-02 20:20:25
大漠倉鼠
巨物爬行聲……忽有一龐然大物排山倒樹而來!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41/08.png
2024-02-02 13:15:21
霜松茶
∑( 口 || 睿智的阿鼠莫不是大預言家?

速速奉上獎勵香甜栗子茶茶一杯!☕ ~\(≧▽≦)/~
2024-02-02 18:18:34
聽而不聞的蛋糕
我剛剛忽然一直在想為啥拉敏敏爾菲要一直背著粉色白花枝https://media.tenor.com/7s1daDwX6CgAAAAC/squid-nature.gif
2024-02-02 20:44:59
霜松茶
不是那個花枝!不是!w(゚Д゚)w
https://media.tenor.com/oanvPgY3R88AAAAC/squid-hide.gif
2024-02-03 19:14: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