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命之章】第22集〈純元素屬性「樹」〉

『。』 | 2024-04-13 15:10:04 | 巴幣 2890 | 人氣 868

連載中《外傳.命之章》
資料夾簡介
好人、壞人,正義與不義,隱藏於世界八方的二律背反,為命運所推動,四處乘上洋流,在這座城市相互交織。

骯,大家好

溫暖與善良,這句話從某些人口中說出來還真是諷刺

我只能說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4/12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二十二集要開始囉


 
  「請讓開,我們這邊也很急迫……」

  那名叫TYPE的獸人男性,不知是刻意刁難還是出於無意,但不管怎麼樣,這名獸人確實阻擋住優.曇華等人的去路。奇怪的是,平時作風強勢果決的優.曇華,一見這名叫TYPE的男人阻擋在前,卻意外地一聲都不敢吭,反倒神色為難,只能謙卑地吐露出請求般的話語。

  剛剛待在TYPE肩上,名為菲路的小男孩跳了下來,並雙手擺開大字狀,帶著孩童的語氣嗔叱道:「不可以!TYPE大人有事找妳,很重要的事情!」

  「喂,小鬼,別礙事,我可不想跟一個小孩計較!」醉仙望月步率先表達出不滿,不過他的語氣比起較真受到激怒,更像是在嚇唬小孩子:「趕快讓開、讓開!」

  「沒有TYPE大人允許,誰都不准通過!」菲路張嘴高喊,隱約可見他未長完的虎牙外露。

  「臭小子,欠教訓你——」

  「等等,醉仙,」

  燒杯杯打斷這場短暫的爭執,突然開口:「TYPE先生,你剛才說到有事要找的是優.曇華對吧?」

  「無禮的傢伙!要叫TYPE『大人』、『大人』!」

  「嗯,是這樣沒錯。」TYPE張手一擋,讓一旁嚷著的菲路冷靜下來。

  「既然如此,請允許讓我們離開。」幻術師轉頭與優.曇華交換過眼神,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只能用這種方式提醒夥伴千萬小心,而優.曇華則點頭回應。

  「可以。」

  「那我們先失陪了。」一得到TYPE的許可,燒杯杯、醉仙望月步、旺旺三人便從旁快步奔離,臨走前,燒杯杯看了被留在此處的同伴一眼——希望她萬事平安:「……曇華。」

  榆館的其他人都走了,只剩優.曇華獨自在這面對身前陌生的兩人。

  「是鋒心會的事情嗎?」女槍士警覺地動了動兔耳,開門見山問道:「如果不是的話,您應該不會放他們走吧?」

  「看來你知道鋒心會的事情,太好了,省得我多做介紹。」

  眼前身形魁梧的獸人不怒自威,同是獸人卻在他面前顯得嬌小的優.曇華,不由得保持誠惶誠恐的態度:「只要是個劍士,不可能不知道鋒心會的存在……世界上最龐大、最權威的劍士公會。」

  「那麼,你知道我是誰嗎?」

  「鋒心會底下其中一個分支——蒼龍道的第二把交椅,『浪焰雄獅』TYPE。」優.曇華繼續回答對方的問題,提問的男人卻不知不覺中露出少許質疑。

  「和剛才那個夜光神使的傢伙介紹的一樣。」

  「不,我知道,」女子把長槍抱入懷中,就像這樣會讓她多一些安全感似,從對話開始起,她都不曾把頭抬高與TYPE對視一眼,直到目前依然如此:「不管是劍士的身分,還是獸人同族的身分……您在獸人之間一樣很有名。」

  「哦?這挺叫人好奇,說來聽聽。」

  「在崇尚力量的獸人社會中,若出了一個會使用魔法的獸人,會發生什麼事?」優.曇華望向菲路,把問題丟給了這個孩子。

  「嗯……會被排擠吧?」菲路會用「排擠」一詞作為答案,已展現出他擁有稍高於同齡孩子的智慧。

  「那個被排擠的獸人,並不急於證明或澄清;甚至不是遠離族群,而是擺出一副『我同時也具備能讓同族折服的力量,但不屑與你們為伍』,就連他後續的種種行為都一再強調這個想法一樣……」女槍士說此話時,難堪地看向一旁。匆匆關上而來不及上鎖的莎拉.莎拉咖啡館店門,裡頭的燈還亮著,多少分散掉她的注意力:「包括加入鋒心會,卻會跟隨『浪花薄櫻鬼』奧田蒼織……」

  「大膽的傢伙!不只對TYPE大人沒禮貌,連蒼織大人你也敢不敬!?」菲路的怒氣來得相當快,對於冒犯上頭的言論,這男孩很是敏感:「菲路我受不了了!不要以為得到TYPE大人賞識就可以得寸進尺。」

  男孩在三人之中率先拔出武器,那是一把未開鋒的木製雙刃劍,未削過的劍鋒相當的鈍,明顯是練習用的武器。

  「……你連劍都握不好,別隨便對不認識的人做出這種動作。」菲路的舉動,意外地讓優.曇華放鬆不少,看在女子眼裡,這小男孩的行為簡直不知天高地厚——換做是她,身處TYPE面前壓根不敢輕舉妄動——世界上勢力最大的劍士組織鋒心會,底下其中一個分支的第二把交椅此刻就挺立於她之前,這股威嚴光要女子站直身子面對就已相當吃力。

  曾幾何時,她也像眼前的藍髮男孩一樣,天真得無所畏懼……。

  「哈,人們都是這麼說的。但能追隨那個人,我不會去管其他人怎麼說……而且我發誓要輔佐他坐上一統鋒心會的寶座。」TYPE重重往自己心頭捶去,發出厚實的悶聲:「我們就不要繼續拘泥在這些枝微末節了,我就直說了——加入鋒心會,成為蒼龍道的一員吧。」

  「……」

  該說不意外嘛,TYPE這話傳入優.曇華耳裡,卻激不起她內心的漣漪……加入鋒心會,那本該是全天下多少劍士的夢?可鋒心會如今上演的戲碼她又不是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實在很難說服自己要以此為榮。

  TYPE一身肌膚黝黑,而這神貌如同獅子的獸人,不論是太陽般蓬鬆的鬃髮還是濃密的絡腮鬍都呈現閃耀火熱的金黃色,身上橘紅的刺青刻在隆起的肌肉輪廓上,看上去根本就是一頭沐浴在岩漿裡的獅子。這樣的人竟選擇與「水」為伍,簡直叫人想也想不到。

  但這對她來說不是重點,看在她一個無所屬的劍士眼裡,鋒心會已亂如散沙。如今鋒心會陷入惡劣的權力鬥爭當中,失去的劍士之本質,最終仍要歸咎於仍僵持不下的那兩位大人。若要在「蒼龍道」還是「冥火流」之間選擇,她寧願先質疑一件事——究竟多少無辜的劍士,被犧牲在這場漫長的鬥爭當中?

  優.曇華內心暗暗質疑著,同時也深信這件事已經發生,且仍在上演當中。

  贏下這場鬥爭,一統鋒心會又如何?統領世界上超過半數的劍士?坐上天下公認的「最強劍士」之位?那不過是為了掩蓋自身慾望的遮羞布罷了,到頭來會不會只是一場空——就像「創」一樣?

  當時一手帶領「創」走向毀滅的那個男人,不知道他現在在哪?但優.曇華很清楚,像那樣的傢伙,最好別再被她碰到面比較好……

  ……否則,只怕怎樣都無法原諒的那男人,會被她給親手處決。

  現在的她已經十分明白,自己跟大多數的其他夥伴,包含醉仙、燒杯杯、旺旺、鹿乃控、誠和窗外藍天等,還有更多此時已然離開團隊……甚或犧牲的同伴,都不過是棋子罷了,為了完成那男人計畫的棋子。他利用這些犧牲,去換來自己和自己親友的安全——最令人細思極恐的是,原本要犧牲的人恐怕更多。

  而她自然也十分明白,現在「受邀」加入鋒心會,不過也只是進去成為這場鬥爭的棋子罷了,哪怕對方喊著多需要她、多看重她,終究僅僅是冀望她的加入能夠打破這場鬥爭僵持不下的平衡而已,就像那格式固定、內容一致的招募標語一樣。處在這般狀況下,優.曇華堅決不打算委曲求全……但眼前這人,讓她卻步了。

  「抱歉,我……沒辦法,恕我拒絕。」

  女槍士鼓起好大的勇氣才回絕了TYPE,沒錯,站在她眼前的是蒼龍道的第二人。鋒心會以「冥火龍」納沙.龍息以及「浪花薄櫻鬼」奧田蒼織為首,接下來就是TYPE這批人,「大劍士」、「劍豪」……不管多麼響亮的讚譽,他絕對是匹配得起這些頭銜的劍士。

  拒絕了如此高位者的邀請,究竟會引來什麼樣的後果?不,這有可能甚至不是邀請,只是包裝成邀請的強制徵召而已,倘若真是如此,那豈更不可能有轉圜的餘地?

  優.曇華緊張地嚥下口水,心裡的畏懼被吞進懷裡,長槍抱在身前,她已做好準備。


* * *



  「你、你你你不是——!?」

  「幹嘛?知道人家的名字就趕緊唸出來,不要在那邊支支吾吾的,沒禮貌耶!」

  在這異常寬敞的綠蔭樹洞中,被樹葉稀釋的陽光再化成細絲縷縷溜進裡頭,製造出如綠寶石般的柔美微光。至於那名從暗處緩步現身的人影,則毫不遮掩地將自身樣貌展現在她所救下的三人面前。

  她有著嬌嫩的少女樣貌,並身穿綠草所妝點的乳白色歌德式小洋裝,褐粉色的公主髮型、手邊抱著的桃紅色貓布偶,還有總是打著的蕾絲洋傘,都早就清楚透露出她的身分。

  「森茉莉……大人?」艾勒摩卡既恭敬又惶惑地輕吐出那少女之名,她沒想到,竟能在這種地方見到此人:「場外城政府的幕僚……為什麼在這?」

  「早就不是什麼幕僚囉。」名為森茉莉的少女淺答道。

  「你、你不是已經……」

  「已經?」鹿乃控說話期期艾艾的模樣,引來森茉莉不耐煩地挑起眉毛盯視。

  「……已經被有奶他們給……」錯愕的樹角女子吞吞吐吐,好不容易總算把話給說完:「在……真鹿的宴會上……」

  「哦——你說他們啊……」

  「該不會你以為人家死了嗎?啊哈——」森茉莉嗤笑出聲,隨後帶著略微輕蔑又極度自傲的神情說:「可別小看場外城的政府幕僚啊,更何況,人家在那個環境下可是最不可能會死的人喔。」

  「這、怎麼可能?」鹿乃控睜大雙眼,對於她所看到、聽到的內容完全不敢置信:「我聽他們說你被、被……燒死了啊。」

  當女子話說到盡頭,發現自己這話似乎不該在當事人面前說得那麼白,而後才心虛地將音量越放越低。

  「所.以.說——在這環境下人家就不可能會死了,這整片樹海可把人家保護得好好的呢。」森茉莉撐著洋傘,在滲透進來的細微陽光下雀躍地轉圈:「倒是姐姐你,聽你這麼說,你認識那些人囉?」

  「呃,算是吧,」對於那些之前同屬「創」的同伴,鹿乃控並不願多提,她選擇話鋒一轉反問道:「對了,你說樹海保護著你,該不會是……你的能力?」

  森茉莉轉動洋傘,得意地露出微笑。

  「沒錯,『植生樹海』,也就是純元素屬性『樹』的特殊能力。」手持洋傘的歌德少女攤出空著的另一隻手,像在介紹一般地說:「包含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座大樹洞,場外城郊外的這片樹海,有超過一半都是人家定居場外城以後開始偷偷種植的,直到擔任政府幕僚期間也是。在那之前這裡還只是一小片森林而已,欸哼!」

  「那,也就是說,這整片樹海森林都……?」

  「都是人家的領域哦~」少女自豪地吹噓著自己的特殊能力,並挺起胸膛,像是等待誰來稱讚一樣:「不過,那次的大火害人家頭痛得不行倒是真的……在那之後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心力才把樹海重新種回來呢。」

  「太驚人了,純元素屬性的特殊能力……」艾勒摩卡語氣中流露出一絲敬畏,或許森茉莉對她沒印象,但對前者來說,出現在她仨面前的這個少女,無疑是以前她還在政府單位工作時的頂頭上司之一:「所、所以真的是森茉莉大人……救了我們嗎?」

  「啊,算是吧,主要是受不了你們太吵,不然人家本來只打算救這位長著鹿角的姐姐而已。」

  森茉莉左手往內輕撥,隨即樹洞內牆上長出一根粗大的樹枝供女孩乘坐。

  「我們所在的地方距離這麼遠,你聽得到?還有……本來只打算救我是……什麼意思?」鹿乃控滿腹不解地抬頭仰望森茉莉提出疑問。

  「都說了,這片樹海可是人家意志的體現,在這個區域任何大大小小的動靜,人家可是一清二楚,」森茉莉話說到一半,驀然瞇眼竊笑起來:「當然,包括姐姐你們在這片樹海中造了新家的事情我也知道哦。」

  「什、什麼!?」鹿乃控受這番話驚嚇,臉頰浮現一抹紅暈。

  「啊哈哈,不用擔心~人家已經不打算回去政府當幕僚了,現在只想待在這片樹海隱居。」女孩一面調侃逗弄著鹿乃控;一面又友好地開懷笑著,惹得對方不知該作何反應:「上次你們那個『創』那件事,人家也不跟你們計較了,畢竟放火的不只你們,還有初代天霸─卍精油和熾婕他們,唉~初代天霸,你死得好慘啊!」

  「森茉莉大人……不當幕僚了?」

  艾勒摩卡驚訝地問道。

  「不當了、不當了~反正人家已經在上次的戰鬥中『殉職』了,」森茉莉話回得相當優哉,語氣卻有些複雜:「鈴a她們大概有察覺人家還活著吧,不過看起來她們也沒打算把人家找回去的意思,那麼也沒有回去的必要啦。」

  「再加上……」打著洋傘的少女掌中伸出藤蔓,將下方桌面上的資料和報紙捆至手頭上,並仔細端詳著,不久後便發出連連怨聲:「最近事情這麼多,人家才不想回去自找麻煩~人家啊,好不容易有機會擺脫這些麻煩事,當然要好好清靜一下囉。」

  「某方面來說也要感謝你們呢,『創』。」

  森茉莉話說完,朝鹿乃控眨了眨眼,不知為何,頓時覺得這位前幕僚不只不可怕了,反而還有點可愛。

  「那麼,救我又是為什麼呢?」

  「沒為什麼,因為姐姐你的能力也和樹有關呀,」少女舉起手指在頭頂比了個V字,模仿著鹿乃控頭上長出的樹角:「我們能力屬性相同,可以說是『小樹姐妹』吧,啊哈!」

  「說得太好了,不愧是小茉莉~」

  「啊、嗚啊——」

  這時,另一道人影突然現身在森茉莉背後,並雙手摀住了少女的雙眼:「猜我是誰~❤」

  「啊、呀……放開人家啦!」

  「那邊的三位,你們也可以猜猜看我是誰哦。」

  當這名遽然冒出的女性望向前方三人,相比鹿乃控與艾勒摩卡面面相覷,令人意外的是從剛才為止一聲不吭的哈醬不知為何露出了極度恐懼的神情——那模樣,自從鹿乃控等人見到他至今為止,這還是第一次目睹到這般情緒。

  「……高婭.吉蘿絲……」

  「冰蹦!答對囉~」名為高婭.吉蘿絲的女性即便被口罩給蒙住半張臉,仍能清楚看出她眼角向下的微笑弧度。

  「好久不見啊,哈醬。」



碎碎念:

呃呃呃啊,打得很痛苦的一集

最後五百字是在上週連續的地震摧殘下,處在頭超級暈的狀態給硬撐打完的

總之呢,就是又一個老觀眾熟悉的角色出現了,還吐了便當啊我草

話說這個「純元素屬性」的特殊能力有多強,老觀眾一定知道的

這次回鍋的這位角色代表的屬性是「樹」,各位還記得以前有出現過哪些純元素屬性的特殊能力者嗎?

還有這最後突然冒出的高婭.吉蘿絲……總覺得在哪聽過這名字?

大家有印象嗎?句點我有點忘了,還記得的請在底下留言區提醒我一下吧

痛苦,被晃得頭暈暈的

完稿時間是4/3夜晚,我現在要去休息了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還請在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請務必留言提醒,我會立即修正

BGM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侵權敬請來訊告知,並且會立即撤下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若你願意且有餘力,不妨點個贊助

你們的任何鼓勵都將成為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M•三尾喵·噗噗·Anita
句點大大多休息喵,地震真的可怕
2024-04-19 02:34:41
『。』
你也要好好多休息哦👍
2024-04-19 14:49:02
懸著提燈的月彎兒
如果小弟的金魚腦沒記錯的話
高婭.吉蘿絲好像是典獄長(

沒想到小曇華要被挖角了呢...
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 怕是小曇華也只想跟夥伴們一起安穩的生活下去就好

感覺森茉莉是位很悠然自在的小姊姊呢
不論是她的能力還是在陽光灑落在樹海中的身影都與她十分相襯

我想強者之所以為強者並非與力量有著絕對掛勾
而是因為他永遠只堅信著自己所向何方吧
感覺TYPE先生就是這樣的人呢
2024-04-21 01:18:21
『。』
骯,經歷了太多,曇華此刻只想和伙伴們安穩生活下去就好
倘若是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時候,或許就會為了榮耀,而跟著TYPE加入鋒心會呢
森茉莉是以前篇章出現過的角色,那時是以敵人的身分登場,這次回歸則位居中立
一直以來設計這角色的重點都是以森林為主,因此能在他身上找到很多花草樹木的小細節
是的,強者並不全然是力量上的強大
心靈、意念也是打造出強大的人非常重要的要素💪
2024-04-21 13:38:24
懸著提燈的月彎兒
阿對了 我覺得句點大也是喔(?
2024-04-21 01:20:14
『。』
哈哈,過獎過獎
2024-04-21 13:39:15
胡地忠實粉絲
茉莉的說話方式好有辨識度,不過莫名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XD
2024-04-21 10:39:56
『。』
骯,有一點雌小鬼內味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19/07.png
2024-04-21 13:39:38
傑出荷包蛋
木遁(X
加、加油啊!曇華勇敢拒絕啊!
2024-04-21 21:28:28
『。』
骯,千手茉莉!!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6/07.png
2024-05-04 16:12: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