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十二章 祈禱所的禁忌(3)

霜松茶 | 2024-04-18 10:00:26 | 巴幣 168 | 人氣 484


前情提要:

  兩人坐的長椅正好面對右廳,白潭看看白小嶽,又抬眼掃過右廳的祈禱室,面上若有所思。最後,國王陛下什麼也沒說,低頭繼續處理自己的工作。

  兩旁的護衛對視一眼。

  「白小嶽,請問一下。你不向浪牙·阿卡西斯或術主祈禱嗎?」



  白小嶽忽然抬頭,扭曲的面色宛若厲鬼。麒麟眼燁燁閃爍,兇厲的眼神像是獠牙,直勾勾地咬上發問的地耳。強烈的敵意一瞬間激得兩名護衛繃緊肩膀。

  他弓起背脊,似乎想朝兩名護衛撲去,在他來得及動作之前,白潭的手飛快地押上了他的手腕。

  「冷靜點。」陛下沉下聲音警告。

  白小嶽用力甩開白潭,粗喘著狠狠瞪了眾人一眼。皮肉相接的力道之大,在空中發出「啪」的脆響。冷汗自他的髮間流下,滑入領口,將挺立的硬領染出深色的水痕,

  兩名護衛的面色不停變換。白潭垂下眼眸,冷冷地開口:「麻煩兩位──」

  話還來不及說完,一隻手溫和地搭上了地耳和泥猴的肩膀。

  尼猴差點就反肘打去。轉頭一看,發現是背著白樺木杖的托林,連忙緊急收手。

  男祭司燦爛地笑道:「兩位,麻煩請跟我出來一下,好嗎?」

  地耳和泥猴很想說「不」。但托林取下背後的木杖,以兩手握持,面露微笑等候,彷彿誰膽敢說出半字拒絕,隨時會施以物理驅逐。白潭更冷冷地丟出一句:「去吧,顯然外面更適合你們。」隨即低下頭用起終端機,不再理會。

  迫於祭司的壓力,護衛們只好隨祭司邁步。

  托林帶著他們走出祈禱所,挑了個看得見大廳的地方,在門外寬敞無人的路邊站定。

  「那麼,關於兩位在祈禱所內引起的騷動,可以請兩位解釋一下嗎?」祭司板起臉孔,面對兩名護衛說道:「祈禱所內不得干涉或妨礙他人祈禱,否則祭司有義務將其驅離。若兩位辦不到,那麼就請你們在外等候。只是要執行護衛的話,站在這裡也沒關係的吧?」

  「不是啊,我們剛才什麼都沒做啊。」泥猴連忙搖手否認:「我們沒干涉白小嶽怎麼祈禱!只是好奇才問了一下而已。」

  地耳在心中把白小嶽裡外上下罵了個遍,為這兩日的屈辱感到不平,青著臉色解釋:「我只是問了白小嶽為什麼不向浪牙·阿卡西斯祈禱?他就忽然變成那樣了,我才想知道怎麼回事。他幹什麼那麼激動?」

  正祭司立刻揚起眉毛,心痛非常地驚嘆:「兩位,我昨日說了那麼多,你們一點都沒聽進去嗎?」

  「我,我就問問而已啊?」地耳沒底氣地為自己辯解:「又沒有妨礙到任何人。而且他不是浪牙·阿卡西斯的『睿智繼承者』嗎?為什麼進去祈禱所卻不向浪牙·阿卡西斯祈禱?」

  托林揉住眉心,頭疼地嘆了一口氣。

  「無事向已逝的英靈祈禱,在某一流派之間被視為非常沒有禮貌的作風。已回歸亞拉亞的英靈不會回應,只是虛幻之影,故呼喚其名是自欺欺人;而,若是還未回歸亞拉亞的英靈,則更有可能擾其安寧,妨礙其回歸。白小嶽作為老師的門徒,不向老師祈禱才是正常的,這只是最基本的禮貌。」

  雖然不悅,但感到對方是誠心發問,托林耐著性子,放下手裡的凶器解釋。說到「某一流派」的時候,祭司的掌心按住心口,隱晦地暗示自己同屬於這個群體。

  「除非是攸關生死的重大事故,不然向逝者祈求非常地不合適。有些人重視信仰,甚至超越性命,絕不會為了一己的利益驚擾英靈,那他便不會向任何死者開口祈求。就請兩位設身處地想想,如果你們住在麥梅蒂茲的隔壁,你敢每經過麥梅蒂茲家就按一次他家的門鈴嗎?」

  「不,托林,我覺得自發禮貌和被迫禮貌,中間有很大的差距喔?」

  野生的皇蔻恩奇正好路過,聽到最後兩句忍不住開口參與。托林面色嚴肅地瞪了過來。皇蔻恩奇忙舉起雙手致歉,繼續往祈禱所走去。

  「兩位,我就直說了,方才的問題就好比在問白小嶽為何不挖老師的墳一樣失禮。」

  地耳和泥猴對視一眼,無辜地問道:「既然只是這樣而已,那他幹嘛不直接這麼說就好?」

  「荒唐!」

  正祭司忽然大喝一聲,將木杖用力拄在地上。兩名護衛被嚇了一跳,立正之後又覺得有失氣勢,不服氣地嚷道:「問問又怎麼了?」

  「朽木不可雕也!敢問兩位,是浪牙·阿卡西斯的信徒嗎?」

  「呃,我們以前在烈焰堡見過的……」泥猴的聲音弱了下來,生怕自己因為信仰不同而被討伐:「我們有聽過老師的講課,也時常複習老師的金玉良言。以前在烈焰堡,你們的二十一梯有幫我修過裝備。」

  托林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他直白問道:「兩位會定時或不定時地向浪牙·阿卡西斯之名祈禱嗎?」

  兩名護衛互看一眼,面面相覷,又不敢在這種事情上說謊,硬著頭皮答道:「不會。」

  「我想也是。想來他人對英靈祈禱有何看法,於你們並沒有什麼差別。但若是心中有求的人,真正需要幫助的人,需尋求指引才能夠支撐心靈的人──若是浪牙·阿卡西斯的信徒,已日日祈禱多年,忽然間聽到了『睿智繼承者』親口這麼說,他們心中會怎麼想?」

  一想到身為瘋狂信徒的頂頭上司,軍部兩個人面色驟變。托林也若有所指地瞄向護衛們胸前的徽章,面色前所未有地嚴肅,越說越氣。

  「所以你們明白了嗎?這種事情,光是問出口就能對周遭的人帶來莫大的麻煩。若有人因此而信仰崩壞,失去支撐,乃至絕望並放棄生命,誰能為其負責?窺視他人內心的祈願,這是祈禱所的大忌!粗俗,無禮,簡直連想都不敢想像!」

  托林敲著木杖,激動氣憤地向兩名護衛要求:「這種事情是不能向自己的上師以外的對象說出口的!你們不只問了,還當著公共場合,在祈禱所當眾出口,若是被其他禮客聽去──明白了嚴重性的話,請你們立即去向白小嶽道歉!也就是幸虧年代久遠,識得『睿智繼承者』身分樣貌的人少之又少。否則不管他回答與否,只要最後沒走進老師專屬的靜祈室,都後患無窮!」

  「那他可以走進去假裝一下下就好了啊……」泥猴小聲嘟噥。

  托林安靜了一瞬,激憤的表情忽然消失無蹤,歸回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靜。

  「如果我現在要求您背叛忠誠,把您的核心挖出來給我,您會嗎?」

  「怎麼可能!」

  祭司冷不防舉起木杖,把兩名護衛嚇了一跳。地耳和泥猴反射性地彎身,露出警戒的表情,但是等來的卻不是攻擊。托林木杖拄地,恭敬地低頭,向道路的盡頭攤開手示意,比了個「請」的手勢。

  「很抱歉。祈禱所不歡迎兩位。請你們離開。」

  毫無預兆的炸彈震得兩人愣在原地,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地耳鐵著臉色問道:「你這是什麼道理?」

  「道理自然是有的,只是並不是諸位的道理。既然諸位身在祭祀所,就請遵守祭祀所的規矩。」樣貌雅正的祭司彎下身子,加重語氣,不容置疑地說:「請你們離開。」

  「我們在執行護衛任務……」

  「我會申報祭祀所並通知麥梅蒂茲隊長,請隊長換人,請您不必擔心。」

  地耳和泥猴面色大變,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迫在眼前的危機帶來深刻的實感,這一次他真的嚇壞了:「等等──」

  「怎麼了?怎麼回事?」

  皇蔻恩奇從前路折回,在幾人之間來回互看,髮辮在肩膀上磨出細碎的聲響:「各位需要幫助嗎?」

  「我認為這兩位先生不適合再涉足為祈禱設計的公共場所。」托林平靜告知:「我已經通告祭祀所了。」

  「咦!通告嗎?」

  「是的,我也是正祭司,自然有通告祭祀所的權限,因此這裡就不勞煩您了。」

  托林以平淡堅定的口吻,委婉地告知皇蔻恩奇這是他以正祭司的身分做出的判斷。聽見這句話,皇蔻恩奇雖然猶疑,卻還是點頭:「我明白了。」

  泥猴和地耳臉色煞白。托林無視他們的態度,撥通了珮特拉的通訊。過了一會兒,地耳和泥猴的終端機響起,收到了來自麥梅蒂茲的聯繫。

  兩個人不甘地看了托林一眼,轉身往護衛隊宿舍的方向離開了。



創作回應

Astray
挖自己的核心...?
聽起來會掛掉啊...OAO
2024-04-18 14:45: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