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命之章】第15集〈新科幕僚〉

『。』 | 2024-02-03 15:10:02 | 巴幣 5052 | 人氣 829

連載中《外傳.命之章》
資料夾簡介
好人、壞人,正義與不義,隱藏於世界八方的二律背反,為命運所推動,四處乘上洋流,在這座城市相互交織。

骯,大家好

開頭還是得先跟大家說聲抱歉,上週開了天窗

為了趕這週的稿子,我實在是抽不開身去做其他事情

自然大家在創作底下的留言在稿子完成之前我都回不了

大家的創作我當然也在稿子完成之前分不開身去看

我覺得這一切都要怪幻獸帕魯啊

因為幻獸帕魯太好玩了

所以……!

所以我要趕快把稿打完,繼續去玩帕魯

話說回來P3R這週上市……看來我的趕稿進度越來越困難了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十五集要開始囉



  「喂,噗嘶……」

  「喂,你是打哪來的?從沒見過你。」
 
  一道細微的氣音像好奇寶寶的指頭不斷戳著數人當中最為顯眼的存在——是頭兩腳站立的乳牛,那乳牛眼睛瞇成兩條細線,看起來相當悠哉。當牠……他轉身面對那名不斷輕聲叫喚自己的西裝矮人,才發現矮人相貌也挺特殊,竟整顆頭都被厚厚的純白毛髮給覆蓋,搭配上如同黑豆般的小眼睛,簡直像極了惹人憐愛的奇怪動物。

  這幾個人都要來參加幕僚複選嗎?還真是什麼人都有呢……

  有著乳牛外表的男性這般心想同時,禮貌性地發出渾厚圓潤的聲音回覆對方:「我是清牛。」


* * *


  「謝謝你……」

  她還是忘不了,忘不了夢中那女孩唇形所透露的無聲話語。

  窗外藍天又作了同樣的夢,在一片黑暗中,夢裡那女孩一頭短髮、身形嬌小,臉上只是面無表情乃至略帶微笑地盯著巫女看。

  這個晚上,夢裡的女孩仍然佇立於黑暗中,只是她沒再開口,僅僅是看著窗外藍天而已。

  「為什麼,什麼話都不說?Shoco……」

  當喃喃自語的巫女睜開雙眼,感受到朦朧的晨光輕拍側臉,才又一次察覺到,對夢裡的景象這麼問是沒用的。

  被這奇妙的夢所困擾,已經讓窗外藍天好幾個早上都無精打采了,簡單梳洗完,巫女紮上她所習慣的雙股辮。即使天邊才剛露出一小片魚肚白,再也沒有睡意的她決定提早下樓,不管是到庭院散散步也好,甚或只是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可能都會比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沉思來得開闊。

  「啊,早安。」

  想不到竟然有人比自己還早起,窗外藍天循著道早聲傳來的方向望去,發現卡爾奇斯洛正獨自一人處在客廳。而外頭尚微弱的陽光,湊巧灑在男子所坐的位子上,不知為何,這副景象竟出奇地讓見狀的巫女備感心安。

  因為夢到了Shoco的關係,所以見到與Shoco關係極為密切的卡爾奇斯洛,而感到安心嗎?

  或僅單純夜不成寐,醒來後發現也有人同樣醒著,才不覺得孤單呢?

  她不知道。

  窗外藍天只是緩緩步下階梯,走近至那過去曾受悲傷所苦的男子身邊,然後輕柔地坐下。

  「早安。」巫女簡單回了個招呼。

  「還很早呢,」卡爾奇斯洛神情漠然地道出關心:「不打算多睡一點嗎?」

  男子盯著落地窗外的橡樹,暮秋的風已將大部分葉片吹黃,地面上熟成的果實則引來花栗鼠聚集,牠們彼此爭搶並貪婪地往嘴裡塞進橡子,好讓自己在巢裡度過冬天。現在正是欣賞橡樹的絕佳時節,看著窗外這片景色,再喧鬧的內心也會頓然安寧下來。

  但無奈為何,巫女就怎麼也無法從身旁這人身上,參透出任何一絲情感,眼前的景色,對他來說是如何呢?驚喜?平靜?抑或其他種心情……

  她既不知道對方心裡是怎麼想;也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何會開始這麼想。

  搞不好,她只是想找個機會讓自己能夠啟齒。

  「……那個,」窗外藍天模樣吞吞吐吐,語氣不斷來回游移著:「卡爾奇斯洛……先生?」

  「……昨晚,我……夢到Shoco了。」

  奇怪的是,當女子即將要提起名字時,不知怎地,竟然必須停頓半刻,才思索得起Shoco之名。

  卡爾奇斯洛深知,身邊這名女子,正是這個世界上,除他本人以外,另一名僅存知曉「Shoco」曾經存在過的人。

  但同時,掌握悲傷力量之人也深知,巫女記憶裡的「Shoco」,只不過是自己曾經分離出去,帶有自己胞妹外表的具象體力量罷了……說到底,窗外藍天記憶中的「Shoco」,終究不是卡爾奇斯洛的妹妹——薩拉娜。

  正因如此,卡爾奇斯洛更不知道該用何種心情去接受這個訊息。

  以為能和身旁的女子共享這份記憶,實際上,對方不過是對自己的分靈體存有印象罷了。

  到頭來,他還是孤單一人,知道「薩拉娜」這人曾存在世上的……終究只有自己一個。

  「……是嗎?」

  面對巫女的話語,他僅道出短短回覆。


* * *


  「清牛?沒聽說過。」整顆頭被白色毛髮給覆蓋住的矮人,嘴巴笑成W型,歪頭直盯著那自稱「清牛」的男子,忍不住問道:「你不會是走錯地方了吧?這裡接下來可是要進行幕僚選拔的複選喔。」

  名為清牛的男子,看上去已經不能用牛頭人身來形容了,那模樣根本等同於一頭用雙腳站立的乳牛一樣,縱然只是靜靜佇著,也讓人覺得滑稽。

  「沒走錯。」每當清牛說話時,大大的鼻頭都會跟著抖動。

  「是嗎?沒走錯啊……」矮人於是伸出手,想和對方握手表現善意:「我叫毛毛,是接下來要和你競爭的候選人——當然,也有可能是你未來的同僚。」

  清牛同樣伸出他粗大的蹄子,握起毛毛的小手:「你好。」

  「呀,不過這次幕僚選拔最終只取五個名額,說起來還真硬啊,我還以為在場十人都能夠被招募呢,」毛毛的聲音就和他嬌小的身材一樣,又扁又細,他隨手施了個魔法,讓自己乘風飛至清牛寬闊的肩上,接著放眼一大早便聚集在場外城無名之塔的十人,這些看來都是通過第一輪考核,即將參與下一輪複試的十位候選人:「不過是說看也不用看啦,要是只選五人的話,早就有幾個名額大致底定了。」

  「哦?」清牛動了動他的乳牛耳朵,似乎稍感興趣。

  「看看那邊那個白頭髮的,他是戰歌,」毛毛偷指著旁邊一名身穿白色西裝的白色西裝頭男子,並在清牛耳邊竊竊私語:「雖然沒有明說,但他是某位總管的子弟兵,這傳聞早就廣為人知了。」

  「你們在聊什麼啊?」一名頭戴熊布偶頭套的男子突然插進兩人的話題,嚇得正在咬耳朵的毛毛急忙跳開,但戴著熊頭套的男子卻相得自然地接續自我介紹下去:「我是M78,叫我M78就行了。」

  「真奇怪的名字啊,我是——」

  「毛毛還有清牛,沒錯吧?」當M78先後手指面前兩人時,不料卻只迎來毛毛驚訝的反應。

  「你偷聽我們講話!?」

  「老毛病了,改不掉。」

  「這下可好,我們現在有全身穿乳牛布偶裝的怪人;還有頭戴布偶熊頭套還偷聽別人聊天的怪人,這裡比起幕僚複選更像是什麼奇人異士大集合了。」毛毛聳聳雙肩,順道調皮地笑著指向較遠處,一名外貌酷似粉紅色高大兔子布偶的奇人:「乾脆你們跟那傢伙湊一團去遊樂園打工好了。」

  「別對我的頭套發表意見,這可是在致敬一個我最敬重的人呢,」M78聽了關於自己熊頭布偶頭套的玩笑話,並無動怒,單單只是好言相勸,而後又接著補充:「那邊那位跟我說他叫艾德恩,看起來很怪吧?」

  「那是,有點吧……」

  沒聽清楚後續毛毛和M78的閒聊,清牛瞇成兩道細線的雙眼,只是別有深意地盯著那名叫艾德恩的幕僚候選人看,直到上頭命令傳來之前都不曾轉移。

  「立正——」

  「所有幕僚候選人注意,恭迎本次主持考試的三位考官——場外城政府幕僚熾婕、靜白、小鈴a駕臨!」

  高塔露臺上,傳令官洪亮地對眾人令下——瞬間,包含清牛在內,所有齊聚在塔下廣場的人們不約而同地挺直腰桿排排列隊,秩序相當整齊劃一。

  「……奇怪,複試為什麼是他們三個主持?」見出面的是意料之外的三人,毛毛暗暗嘀咕自問道:「不該是總管出來主持嗎?」

  「嗯咳——優秀的十位候選人,你們都是通過初試的精英,想必已經準備好迎接接下來的測驗了吧?」三人當中,由小鈴a代表致詞,有著赤紅鳥頭的矮人女子手持麥克風站在露臺尖端處,刻意令自己顯眼起來:「本次測驗,Yunski總管已全權交由我們負責,只要最先通過我等三人的審核的前五名候選人,即成為場外城的新任幕僚。」

  「等一等!」

  小鈴a才正要繼續說明下去前,卻遭到下方一聲反對給打斷。

  「照理來說,你們幕僚應該是沒有權限能審核新進人員吧,Yunski總管真的有授權給你們嗎?妳又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三位能夠公平、公正去審核每一位候選人呢?」一名打扮體面且專業的眼鏡女子推了推她的鏡框,理直氣壯地提出反對:「要是沒這回事的話,不只你們會遭受懲處,就連Yunski總管也會——啊!」

  女子話還沒說完,此時一道小型重力波朝她整個人壓下,使得這名女子,乃至周圍幾人皆受波及。數名候選人都因為這道重力波而喘不過氣,哪怕痛苦都喊不出聲,一想出聲,胸口就會像是即將爆裂的氣球一般,警告著這些人切勿輕舉妄動。

  「本正妹好像沒說開放你們提問吧?」視線往上,可見小鈴a右手掌向下微張,對於突然插話的那名女性候選人,她語氣中不帶任何憐憫:「你想要證據,本正妹就告訴你吧——我們的強悍,就是證據——我們只會選出能夠匹配得上我們三人實力的人而已。」

  「……下馬威?不,他們應該是真的被授權了,才敢如此高調地做出這種行為。」M78維持著立正姿態,眼神始終朝上,不因身旁的紛亂而動搖,他顧自細聲道:「即使被授權還是採用這種方式服人,而非解釋清楚嗎?真蠻橫。」

  「懂了吧,還有人有意見嗎?我們隨時歡迎各位提出自己的想法!」

  這場小騷動就在小鈴a帶有脅迫的言語,以及那數名遭受壓制者從痛苦中解脫的咳聲之下及時喊停。

  「鈴a她還真有興致。」熾婕眨起單隻眼睛,看似流露些許無奈,同僚這麼做應該不是她的意思。

  見身旁女子或許是在和自己說話,立定拄著巨大軍刀的靜白,只是淡淡回應:「……大概是想刻意做給誰看吧。」

  「還會有誰?不就是那個『貴公子』,」熾婕晃了晃兔耳,不太明顯地翻了個白眼:「畢竟是其他總管底下的人,即使千百個不甘願還是得保送他吧,鈴a就算不滿,也只能用這種方式發洩。」

  「我倒滿想看看這人的表現,究竟多大本領被總管引薦……」靜白說罷,隨即恢復肅靜姿態。

  「在場的各位都是從初試過關斬將才齊聚在此,相信你們接下來的案子一定能輕鬆解決吧!」小鈴a態度頗為熱烈地對著麥克風大聲宣布:「從現在開始,你們要抱持著自己就是新任幕僚的自覺,對所有不公義之事主持正義,絕不寬貸。場外城近期充滿各種大大小小的案件,本正妹要你們去找出來,並將它們給一一解決——本次測驗採點數制,大案子四點;小案子一點,最先累積滿五點的五位候選人,回來向我們報告,這五位就是場外城的正式幕僚。」

  話一出口,隱約可聽聞下方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至於哪些屬於『大案子』;哪些是『小案子』呢?我們不會跟你們透露,請各位自己去判斷,這也是在培養各位獨立辦案的能力。」小鈴a接續著說:「當然,測驗過程中,允許各位候選人競爭、合作,一切形式、手段不拘,我們也不會干涉各位候選人進行測驗的方式——不過最終名額就是五名,我們既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

  「測驗截止至本月底為止,若在截止時仍未滿五名合格者報到,我們將視情況從缺——以上,開始行動吧!」


  語畢,下方眾人隨即少了一半,大多數人各自往自己屬意方向速速瞬身離去。

  「那就萬事拜託囉,各位候選人們~」

  看著自己的借刀殺人之計順利展開,小鈴a露出一抹得意的壞笑——趁著底下無人留心注意之時。


* * *


(與此同時,場外城郊外森林某處,榆館內……)

  「好,各位!我們來快速整理一下該做的事情吧,首先是虎曜金星的事情,我和旺旺待會要去莎拉.莎拉咖啡館,找一位研究礦物的地質學家。」

  「那位地質學家對這起事件有幫助嗎?」對此,誠只是半信半疑地質問起優.曇華。

  「有沒有幫助,總是得去找找看。」旺旺則搶在兔耳女子前一步回覆:「不說我們,誠你又有什麼打算?」

  「什麼打算~就上街繼續找線索囉。」

  「你還真悠哉。」誠的態度,令一旁的燒杯杯輕輕譏誚道。

  「知道啦,有找到什麼我一定會告訴大家的,好嗎?」

  「對了,關於祜塵手上那張名片……你們倆昨天似乎在討論什麼?」頭戴耳機的藍髮青少年為轉移話題,將大夥兒注意力放到了祜塵和燒杯杯兩人身上:「不解釋一下嗎?」

  此時,祜塵只是對著燒杯杯微微頷首,幻術師也只好嘆口氣:「好……我來吧。」

  「也就是說,雖然這張名片的法力波長指向這顆虎曜金星,但按照祜塵的意思,這可能只是『表象』而已。」

  「『表象』?」不擅長魔法的同伴們對燒杯杯的解釋稍感疑惑。

  「就解釋成『鍍膜』之類的存在吧,至於這張名片真正的法力波長,就藏在這層『鍍膜』底下。」祜塵補述,雙指則夾著那張名片:「我會幫你們把這層鍍膜給消除掉,讓你們能靠著這張名片找到那個叫伊格斯的商人。」

  「相對地,我們必須陪你一起找那本叫做百日集的書,沒錯吧?」

  「沒錯!」祜塵滿意地笑著連連點頭。

  「但那種東西,我們又該從何幫你找起?」旺旺再次提問,祜塵倒是抱持輕鬆態度回答。

  「放心,那種東西只要洩出力量,你們一定感受得到的,比那個叫伊格斯的傢伙好找多囉。」

  「真的是這樣嗎~真是的,就愛替我們找麻煩,真~的~」

  「醉仙……沒資格說人家吧。」聽見醉仙望月步的抱怨,鹿乃控則支支吾吾地吐槽回去。

  「這樣的話,我們該做什麼?」卡爾奇斯洛有些不知所措地開口發問。

  優.曇華簡短思索,最後決定:「就跟誠一樣吧,有什麼做什麼——對了,還有這些通緝犯,如果有找到就把他們抓起來吧。」

  兔耳女子指頭在堆疊於桌面的懸賞單上敲了兩下,卻引起祜塵略有反感。

  「啊——真的要幫政府那些人收拾爛攤子嗎?」

  對此,優.曇華眉頭一緊,而後又隨即放鬆:「我也不想……但先不說幫他們收拾爛攤子或者刷新印象之類的,最起碼做這件事能填補接下來沒人能夠抽身去執行任務賺錢的財務缺口。畢竟也不知道這些事件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能解決,我們勢必得這麼做才行。」

  眾人一聽便安靜下來,大概是默許了優.曇華的決定。

  「好——那麼事不宜遲,大家動起來吧!」

  「「噢!」」

  醉仙望月步本想帶頭激勵大夥兒,想不到只有窗外藍天一人附和著他,而其他人則宛如刻意忽視一樣,默默走散出榆館大門。

  「……唉,還是只有小天心地最善良了。」


碎碎念:

哦哦,政府方也開始動作囉

有榆館的「創」殘黨;有政府的新科幕僚;還有上回登場的各種勢力

接下來看來要演變成超級大亂鬥囉

那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沒錯,又冗長又連貫的線性劇情終於要結束,接下來演出模式就要改成緊湊刺激的單元劇啦!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還請在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請務必留言提醒,我會立即修正

BGM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侵權敬請來訊告知,並且會立即撤下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若你願意且有餘力,不妨點個贊助

你們的任何鼓勵都將成為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井爵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句點大創作辛苦了!# W # bb

這次的分段描述有比較清楚了,但是人物眾多,

不過從頭開始看就比較瞭解了,

要處理這麼多人物真得辛苦了! OWO bb

期待下一章! # W # bb
2024-02-06 22:34:57
『。』
骯,人越來越多,大家閱讀上也辛苦囉[e34]
2024-02-07 15:28:14
Shoco
群像劇的精隨就在於其複雜而豐富的人物關係和故事線交織,多虧你的描寫,每個角色都如此鮮活地在故事中活躍!
看到只有卡爾奇洛斯記得薩拉娜的敘述,突然感到悲傷呢[e3]
2024-02-07 22:09:57
『。』
骯,謝謝你的讚賞,我也因為真的很喜歡薩拉娜這個角色,才會透過卡爾奇斯洛一直幫她加戲哦
嗯……的確是挺令人難過的,本以為終於有人能和自己共享自己和妹妹過去的回憶
想不到對方回憶中的,不過是有著自己妹妹形體的,他的一部份力量而已
有點感慨
2024-02-08 16:41:57
『。』
骯,回覆巴友冬飄桂,以及Shoco

是的,這邊我們分成「Shoco」和「薩拉娜」兩個人去解釋
首先,「薩拉娜」是卡爾奇斯洛的妹妹,是過去真實存在的人,如今已不在世上
而「Shoco」,則是卡爾奇斯洛的一部份力量,並且由於這份力量擁有過去自己和妹妹存活的記憶
因此,在卡爾奇斯洛的力量分離成「佩克」與「Shoco」時,「Shoco」便擁有妹妹薩拉娜的外表
而這個「Shoco」呢,在與「佩克」分離的期間,遇見了窗外藍天
而後在對抗悲傷本質的期間,窗外藍天透過「Shoco」所帶有的記憶,得知了卡爾奇斯洛有個妹妹
但她並不知道這個妹妹其實是「薩拉娜」,在巫女認知中,她所認為的妹妹,就是「Shoco」
也就是說,巫女對於卡爾奇斯洛「妹妹」的記憶,實際上只是「Shoco」的記憶而已,與卡爾奇斯洛過去和妹妹薩拉娜真實的記憶仍然存在落差

大概是這樣,會不會有點複雜 ?[e31]

總之,謝謝兩位如此支持,能讓你們看得滿意,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
2024-02-08 16:51: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先生除夕快樂~ヾ(*´∀`*)ノ

假如倉鼠先生真的出現在巴哈姆特大陸,。先生會怎麼安排諾ଘ(੭ ᐛ )━
2024-02-09 03:27:54
『。』
哈哈,謝謝贊助哦
這個我不知道呢~新年快樂
2024-02-10 02:00:31
Astray
新年快樂啊~
清牛給我的震撼太大了啊...OAO!!?
2024-02-11 18:09:48
『。』
骯,清牛太讓人震撼了,哈哈
2024-02-12 00:42:00
懸著提燈的月彎兒
句點大新年快樂~
大家都有各自的動作了 場外大陸真的是人才跟奇才(?)輩出的說
對應到現實(?)也讓人更期待了
2024-02-15 04:34:50
『。』
骯,新年快樂新年快樂,場外城人才濟濟啊[e24]
2024-02-15 20:08: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