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二章 深夜遇敵(2)

霜松茶 | 2024-02-03 10:00:01 | 巴幣 254 | 人氣 362


開打了開打了 ヾ(≧ ▽ ≦)ゝ (興奮蹦跳)

搭配BGM:



  珮特拉捻住耳釘調轉頻道,往終端機說了一聲:「一級警戒,全員備戰。重複一次,一級警戒,全員備戰。血獾呼叫蟲餌。」
 
  除了新科技白癡的白小嶽,白潭和兩名祭司也變化終端機的型態,將化為耳釘或耳掛的通訊器別上耳邊,調轉到備戰專用的頻道。
 
  『蟲餌收到,請指示。』
 
  「狀態如何?」
 
  『狀態絕佳。』
 
  「準備暖身,期待你的表現。」
 
  『陛下,請下達奇美拉化許可。』麥梅蒂茲的聲音從通訊器裡傳來,聽起來有點沙啞,帶著剛從睡夢中驚醒的倉促。
 
  「准許。」
 
  『指揮室通告:批准通過,已下達完全奇美拉化許可。祝各位開旗得勝。』
 
  隨著金兒的全頻道廣播,營區內所有人的終端機閃爍了一下,發出輕微的「滴哩」聲響。
 
  「地耳、殘足駐守營地。鷹眼、水蚤去祭壇增援。芭鯨護衛御駕。魚蟲發車待命。其他人儘速營區門口集合!」
 
  珮特拉迅速地下達一串指令。不出片刻,六名戰鬥人員在營區門口集結。麥梅蒂茲和珮特拉站在前面,其餘隊員在兩步之外排開。隊伍的最末者個頭矮小,稚嫩的臉龐如發育中的少年,眼裡卻嵌著與外貌不符的狠勁。
 
  「到西面緩坡想辦法拖住它。我和血獾主陣,斑掌打野,泥猴和跛鹿側翼支援。先看清是什麼,不要急著出手!蟲餌,你後位待命,有需要你再上,沒有血獾的命令不要擅自行動。」
 
  「是!」隊末的少年大聲應答,金色的眼眸微微瞇起,掩蓋豎立的凌厲瞳孔。
 
  麥梅蒂茲正要進一步下令,發現白潭還待在原地,蠻不客氣地喝道:「你怎麼還不回要塞避難?沒有戰鬥力的零相容給我──」
 
  『血獾禿兕!它加速了!』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通訊器裡傳來:『該死的,很快!馬上就要過了!』
 
  腳下的地面開始隱隱抖動,細碎的聲響從西南方傳來。麥梅蒂茲低聲咒罵,無暇再管白潭,朝隊員們招呼:「走!」
 
  魚蟲駕駛的多功能裝甲車衝到大門前急煞。六人從兩側跳上車頂,駕駛員立刻全力踩下油門,踩踏著雪沫奔馳而出。
 
  白潭望著護衛隊奔離營地的背影,指尖輕敲手中鐵鍊,若有所思。待軍部的精英消失之後,他凹下嘴角,轉頭下令:「把結界的功率調到最小。」
 
  「陛下,您確定嗎?」皇寇恩奇狐疑地問道:「話說在前頭,對於您該出現在哪的這件事,我們的看法完全與珮特拉副隊長一致喔?」
 
  「與其執著於無可改變的事情,不如把你的人生浪費在更有意義的地方。」
 
  「好好……」皇寇恩奇嘆了一口氣,捏住耳釘型態的終端機,輕搓切換到祭司隊專用的頻道:「讓西北結界休眠。還有剛那個誰說想拿龍脈魔石出來的,請便。」
 
  『真假?』傳回來的聲音懷疑與興奮參半:『可以嗎?』
 
  「陛下說可以就可以嘍。」矮小的大正祭司低下腦袋,笑容中透露出一抹狡黠:「皇命難違呢,呵呵。大家說是嗎?」
 
  白潭伸手,遙指向移動要塞頂上的夜空,簡潔地吩咐:「回要塞。」
 
  白小嶽抓住白潭的後領,身形一晃,直接帶著國王消失在原地。
 
  ……蹲在哨牆上的「地耳」摸了摸鼻子,很想說他全都聽見了,又礙於現況硬是忍了下來。
 
  腳下的大地晃動得愈發明顯。突如其來的加速使攔截地點發生偏差,出擊的隊伍和不速之客遭遇的時候,兩方已逼近營地的外牆。
 
  晃動的黑影攔腰撞斷一排枯樹,從林間衝了出來。四足的巨獸拖著卡車般粗壯的後尾,在夜色中掃起滔天雪霧,暗色的骨板整齊而密集,像是能吸盡周遭的光亮。藉由營地外牆的結界發出的微光,隱約能看見如龍頭般的巨大鱷吻,口鼻的上方隆起兩排肉刺。
 
  裝甲車在雪地裡打了個急旋,巨獸也暫時停下腳步,微微張開的顎口淌出腥水,彷彿在嘲笑眾人的不自量力。
 
  高瘦的護衛隊員倒抽一口氣,握住雙拳,顫抖聲音大喊:「十萬金!」
 
  「十萬個球!」旁邊的隊友往他腦袋用力一巴:「也不看看你有沒有命拿。」
 
  珮特拉推了推眼鏡,冷靜評價:「十萬金之力憑五人確實難以抗衡。」
 
  「嘖,要是這時候戈還在就好了。那傢伙該在的時候不在,不需要他的時候才出來亂晃。」
 
  「不要廢話,要來了!」
 
  麥梅蒂茲沉聲大喝,六人躍下行駛的裝甲車。秀氣的少年退向後方,其餘幾人往四下散開,只剩下麥梅蒂茲留在巨獸的正面。
 
  笨重的踱步聲響徹營地。比移動要塞還壯的魔獸擺動身子,破開木林往他們走來。巨獸的步伐忽快忽慢,黑眼以緩慢又細微的頻率轉動,似乎在衡量誰更具威脅性。
 
  「通報指揮室。草龍鱷,裝甲級,至少八階以上。目測已成年──」珮特拉說到一半,身後的結界忽然淡了下去,嚇得他面色大變:「等,怎麼回事?」
 
  『地耳呼叫血獾。祭司把營地結界關掉了。』
 
  「陛下!」
 
  『只是二手準備。』白潭冷靜地說:『命危的時候請夾著尾巴逃回來吧。』
 
  「所以說零相容真他媽的是──!」珮特拉咬牙切齒地說道:「魚蟲,回營地待命!把車開回去!這個等級的裝甲,什麼熱武器都沒有效。車子只會直接被打爛!」
 
  『魔力稀薄的兇手多半就是它了。』拉敏敏爾菲斯文的聲音流入頻道:『已經變異的可能性很高,請小心應對。』
 
  朦朧無月的黑夜,魔獸背上的消光骨板,和移動時帶起的湧動碎雪,皆大大降低戰場可見度。白小嶽瞇起澄黃的麒麟眼,琥珀色瞳孔極力放大,試圖突破妨礙視線的要素。
 
  身側的養兄突然按住耳釘,對暗夜說了一句:「等等。」
 
  白小嶽疑惑地側首望去。此時,風聲正好靜止,他聽見白潭的通訊器裡頭傳來一聲,極其響亮來自指揮室的:『蛤?』
 
  「先按住不發,等我指示。」
 
  『為什麼?』再度颳起的嘯風都沒能遮蓋金兒的疑惑:『你不至於是想錢想瘋了吧?』
 
  白潭沒有再進一步回答,專注地望向暗湧的戰場。營地外傳來一聲巨響,護衛隊和魔獸正式進入交戰,白小嶽也將注意力挪回西面的緩坡。
 
  爬蟲的視線鎖定護衛隊隊長,邁足朝他衝去。
 
  麥梅蒂茲也同時衝鋒,往體型差懸殊的巨物加速靠近。草龍鱷張嘴就咬,從雪霧中突現的顎吻可謂氣勢驚人。護衛隊隊長驚險地滑鏟,就地翻滾,避開利齒的捕獲滾進顎底。
 
  四散的護衛皆匍匐臥倒,以雙臂護住頭部防禦。風壓在草龍鱷頸下驟然爆開,爆炸席捲了方圓十幾尺,捲起洶湧的霧濤雪海。健壯的男人不見蹤影,魔獸身下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堪比坦克車的兇獸。
 
  紫灰色的粗皮披掛全身,在肩腿和腰髖墜出弧線,堆積成堅挺厚重的裝甲。額間的斷裂獨角向天挺立,鼻上有六隻慘澹的紅目,由小到大分兩豎排列。「禿兕」麥梅蒂茲仰天嚎叫,驟然漲大的體積在雪地裡掀起震盪,連營地外牆都顫動不已。
 
  強烈的風暴對魔獸似乎沒有影響。草龍鱷被掀得原地飛起,也只是淡然地轉了一圈,落地後立即重新站穩。除了摔落時帶起一陣晃動,幾乎沒造成實質的傷害。麥梅蒂茲低頭朝魔獸突進,想趁牠重拾氣勢前再次掀翻。殘缺的獨角撞上草龍鱷的腹側,兩隻巨獸一齊滑下坡地,在散落一地的枯木樹幹上扭繳較勁。
 
  緊貼獸腹的斷角竄出一陣電光,打在魔獸身下,又流回麥梅蒂茲的身上。
 
  「馬的,太扯了!連下面的鱗片都有魔力反彈!」
 
  麥梅蒂茲咒罵一聲,邊頂著草龍鱷的身子往地上輾壓。魔獸的體態比他巨大,扭動的身姿卻很靈活。不論他想從上方壓制,還是從下方掀翻,都會被草龍鱷翻滾滑開。
 
  龐然大物的纏鬥掀起陣陣雪霧,讓模糊的夜晚更加難以視物。一片混亂之間,珮特拉的身影已悄然消失。雪霧中竄出一隻長獾,矯健的身姿約半人高。水亮的腹部光滑漆黑,背頂卻是鮮明的豔紅,顏色從頸部一路流淌下四足,像是被人從頭上淋了一盆血水。
 
  「血貛」珮特拉躍上草龍鱷的後背,踏著滑密的骨板奔上頭部。四爪的後跟墜著紅絲,令他如騰踏著繚繞血霧。紅色的毛髮蓬鬆飛揚,隨著奔跑的動作飄盪,隱隱流淌著燃燒般的光芒。
 
  趁兩方角力,珮特拉齜牙朝眼部咬去。剛掙脫麥梅蒂茲的草龍鱷脊椎一彈,頭部和尾部忽然間上翻,反弓將血獾甩入空中。粗壯的尾擊隨之襲來,珮特拉立刻扭腰急墜,蜷身躲回紛湧的雪霧。
 
  「目標右足行動怪異,身上有多重血腥味來源,不久前曾與活物交戰。」他邊跑邊喊:「禿兕,瞄它右側,右側有傷。」
 
  第三名護衛也化出真身,加入戰局。身形如豹的矯獸渾身斑點,足下有膠狀的黑色顆粒。他身後拽著三條搖曳的長尾,尾巴的末端勻向內曲起,呈爪鉤狀。趁草龍鱷尋找珮特拉的空隙,「斑掌」從另一側死角竄入,伺機加入撕咬的行列。
 
  兩人配合麥梅蒂茲和草龍鱷的扭打,在空隙之間輪流突襲,為麥梅蒂茲製造衝鋒的機會。
 
  草龍鱷的骨板以結實聞名,鮮有攻擊能一舉穿透。靈活的尾巴大範圍掃蕩,巨大的體型差距更難以下手。三人和魔獸在緩坡上糾纏。雪塊和斷裂的樹木滑下坡地,逐漸露出光禿的黑土,視野也隨時間清晰起來。
 
  戰局陷入膠著。
 
  然而這正是護衛隊想要的。他們的目的是拖住草龍鱷,直到祭壇被成功喚醒。過於強大的術法會擾亂魔力流動,為了不影響儀式,幾人在受限的條件下戰鬥。憑他們三人想拿下這隻魔獸,過於不切實際。
 
  一旦儀式成功,護衛隊十七人集齊聯手,靠車輪戰削弱牠的體力足矣。再怎麼不濟,也能輕鬆拖延到增援來臨。
 
  血獾和斑掌瞄準腹底和面目,以不痛不癢的撕咬分散注意,再由禿兕將牠撞下坡地。蟲餌在緩坡後方凝眉,不時輕捻軍帽的帽緣,而剩餘兩名隊員的真身不適合這場戰局,只能在一邊焦急看著。
 
  高瘦的隊員蹲下身子,將雙手對準草龍鱷的方向,摸上冰冷的黑土。幸虧旁邊的隊友眼尖,及時衝上來扯了一下,打斷他的行動。
 
  「喂泥猴!你在做什麼?」
 
  「讓路面泥沼化,妨礙它的行動?」
 
  「那是魚!白癡!你只會妨礙禿兕行動!」
 
  「啊?啊!」
 
  怪異的氣味從魔獸腳下蔓延開來。草龍鱷彷彿看破他們的意圖,不再急著衝刺。以牠為中心,狼藉的土地開始化為泥濘。積雪被軟化的沼土吞沒,漫起混濁的積水,瞬間就淹過兇惡巨兕的腳邊。
 
  「泥猴!」麥梅蒂茲怒吼。
 
  「不不是我!」
 
  「牠幫你放好了。還不快謝恩?」
 
  珮特拉繞著魔獸周旋,身影在雪霧中忽隱忽現,竟然還有閒情逸致說笑。麥梅蒂茲的咒罵,泥猴的辯解,以及白潭的命令同時噴了出來。
 
  『指揮室,向本地求援。』
 
  『指揮室通告:求援信號已送出。增援預計於三十分鐘內抵達。』
 
  隨著金兒的廣播,耀眼的金色光芒劃過天際,在沉重欲墜的雲幕之下炸裂。被白色遊龍與金色桂樹冠圍繞的卡蘭皇室國徽懸浮在空中,緩慢地轉起圈子。
 
  炸開的煙花成功激怒魔獸。草龍鱷再度爬行起來。泥沼使麥梅蒂茲難以立足,衝撞的力度大打折扣。這次的交會毫無意外,以麥梅蒂茲的慘敗告終。他撞上草龍鱷側腹的額擊直接滑脫,被掃尾結實地擊中腰腹。
 
  泥沼的範圍還在擴大,中心已高過血獾和斑掌頭頂。僅剩不多的殘雪受水沼吞噬,空中的雪霧也開始沉澱。偷襲仰賴的隱蔽徹底消失,助攻組只好先撇下麥梅蒂茲,往泥沼化的邊緣游去。
 
  草龍鱷在水中連咬帶掃,迴旋間濺起泥點。麥梅蒂茲連吃了三記尾擊,在濕滑的泥上纏鬥瞬間佔入下風。前足差點被咬住後不得不向後退去。
 
  草龍鱷終於抓到機會,壓平身子,趁著他撤退的空檔倏地撲咬衝鋒。
 
  麥梅蒂茲笨拙地跳開,被接了一道甩尾。這次從下往上砸得結結實實,禿兕騰空飛出泥沼,撞在營地外的空地。
 
  緩坡防線遭到突破。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https://media.tenor.com/lcLNoDZH9dcAAAAC/independence-day-fourth-of-july.gif
不知道有沒有可能用求救訊號給他來一波轟炸!?
這訊號感覺威力很強ㄟ
2024-02-03 20:32:08
霜松茶
可是外面零下二十度QQ
2024-02-07 02:04: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