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九章 祭祀所停泊(2)

霜松茶 | 2024-03-29 10:00:26 | 巴幣 302 | 人氣 462


前情提要:

  白潭走進大門敞開的公共禮堂,裡面有不少禮客在祈禱。他在最後方找了個位置,單膝跪下,右手曲起,虛握在眉心前方,陷入雕塑般的死寂。兩名護衛不敢跟入,生怕打擾到其他禮客,只能遠遠地挑了個看得見祈禱室的角度,站在走廊警戒。

  另一邊,白小嶽走向淨禱堂大門,在入口的前面脫下鞋襪。



  玄關盡頭有一片淺水池,旁邊放著幾個剖半的葫蘆撈瓢,隔壁是鞋架和毛巾籃子。他站上石板,拿起水瓢,從清澈的池中撈取淨水滌足。冰涼的水溫凍得渾身機靈。

  門扇的後方是截然不同的風景。寬敞的道場光潔透亮,地板以深色木頭鋪成。門口的牆邊堆著軟枕軟墊,捲起的被褥、棉質毛毯,疊得整整齊齊。道場內的人稀疏零散,空蕩的主位在道場正中,由軟枕與鮮花圍繞,堆成一個小小的臺座。左側的牆角擺著域主的紫色座墊,周圍一圈皆無人靠進。

  白小嶽撿起一片蓬鬆的方形軟墊,拿到空曠的角落席地盤腿。他閉上眼睛,什麼也不再想、什麼也不再聽,靜靜地淪陷進道場的空氣。

  待他再次睜眼,域主已回歸自己的座位。

  秀頎英挺的男子跪坐在紫色布墊上,肩膀上斜披著錦布織的繡帶。他雙目微閉,眉目低垂,俊朗的容顏肅穆莊嚴。棕色的細髮綁成一束馬尾,側垂在藍紫交織的肩披之上。男子的眉心上方有一塊深灰凸起,皮肉下探頭的是一截末端圓潤的硬角,黯沉的表層消光而冗重,看起來了無生氣,如穿破大地的陳年傷疤。

  周圍的禮客已經和白小嶽進來的時候換了一批。白小嶽撿起座墊,拿回門口疊放整齊,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白潭和護衛候在大廳。白潭端坐在靠牆的木頭長椅,難得地沒有在看終端機。地耳和泥猴一左一右,立在國君的身旁守候。兩名護衛的表情拘謹而疲憊,偶爾有進出的禮客放慢腳步,朝他們好奇地看上一眼。在認出白潭的身分之後,民眾無一不僵住肩膀,隨即低頭致禮。

  陽光的角度已經和白小嶽進入淨禱堂的時候完全相反了過來,也不知道白潭在這裡等了多久。

  「你,幹嘛,不回宿舍?」

  白小嶽走上前去問道。但白潭恍惚地看著稀薄的空氣,沒有答話。

  「白潭?」

  喚到第二聲,白潭才忽然望向養弟,彷彿現在才注意到白小嶽到來。

  「好了嗎?」

  「你怎,不回宿舍?」白小嶽又問了一遍。

  聽見「宿舍」兩個字,白潭又露出茫然的表情。

  陛下正要回話,注意力被其他動靜擄獲。白小嶽順著他的視線往身後看去,發現淨禱堂的域主從道場內跟了出來。

  肩披錦織的棕髮男子雙足赤裸,一隻手捧著木製的小盒,站在白小嶽的身後。

  視線和棕色的眸子對上,俊頎的男子綻開微笑。

  對視片刻,白小嶽兩手合十,朝他一拜。域主也雙手合十,表情和悅,欣然躬身回禮。

  白小嶽仰首閉上眼睛,將自己的額頭迎向棕髮的男子。

  男子旋開盒蓋,露出木漆盒裡紅潤的顏料。右手的四根手指頭沾滿赤印,以拇指撥開白小嶽的長髮,在額上不輕不重地橫抹。

  白小嶽前傾躬身,朝域主伸出雙手。顏料的印盒轉到白小嶽手上;他沾起顏料,一樣專注認真地抹上男子的額頭。赤紅的印記染透額頂的小角,僅短短幾筆,男子穿破皮膚的獨角尖端,化為落滿紅葉的秋季山峰。

  白小嶽將顏料盒交還域主。兩個人雙手合十,再度對禮。棕髮的男子一言不發,滿足地轉身離去。

  白潭和兩名護衛安靜地旁觀這一幕。路過的禮客與幾位祭司也悄然駐足,深受無法理解的莊嚴場面感染。即使是不明白祝祀之事的奇美拉護衛,都能夠感受到那種盡在不言之中的美好,並肅然起敬。

  域主的背影消失在玄關之後,靜謐的氣氛仍彌久不散。好幾名禮客流連駐足,甚至在大廳的長椅上坐下,閉上眼睛品味。

  有一名禮客詢問身旁的祭司:「請問,方才那個是怎麼樣的儀式?」

  「方才的那是東南地域名為精靈繪的傳統,時常被使用在節日、祝福、祈願,或祈求勝利的各式場合。我想,那個應是來自域主的問候──『見你一切安好,誠然令人喜悅』。大致的意思應該是這樣。」那名祭司思索了一下,不太確定地補充:「大概。」

  「大概嗎?」

  禮客上下看了祭司幾眼。年輕的見習祭司靦腆一笑,大方地說:「不好意思,我只是見習的,最近才剛獲得允許進入祈禱所掌燈,功力還很粗淺,我或許無法正確解讀域主的意思。若您無論如何都想知道,可以去問問……那位大人。」

  禮客順著他的手看向門口。有一名抱著白樺木長杖的男性祭司,站在祈禱所大廳的角落,望著白小嶽的背影熱淚盈眶。深皺的眉頭似喜似悲,晶瑩的淚珠不停淌下臉龐,綴上鬢角如閃耀的琉璃。

  「那位是隸屬皇都,遊走經歷豐富的安樂鄉正祭司,顯然他的體會比我深刻許多。前提是他願意告訴您的話。」

  「現在看起來不是個適合詢問的時機。」禮客退卻地說。

  「是的。此處的域主大人修的是禁言法,有許多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位禮客,請問您常來嗎?」

  「不,我也是最近才因緣際會開始進出祈禱所,希望能窺探到更多亞拉亞的奧秘。接下來應該會常常過來,請多多指教。」

  見習的年輕祭司朝禮客鞠躬,不再言語,轉身逕自離去。

  站在祈禱所門口流淚的,正是和魔獸交戰的那晚,在營地中心展開淨域的男祭司──托林。

  他雙手指尖輕碰,擺出了虛空的合掌之姿,抵在眉心上虔誠地禱祝。抬頭之後,托林邁開大步走向白小嶽,滿臉決意。

  「白小嶽,我們開和好會吧!」

  白小嶽剛轉回身,就被他放大的哭臉嚇了一跳,差點踩到白潭的腳尖。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誰知道留給我們的生命還有多久?要是你我明天就會逝去,我希望在死之前重歸於好。」托林握住白小嶽的指尖,彎身與矮他兩頭的少年對視:「和解吧!現在,馬上,我立刻就去連絡大家!」

  「喔,喔……」

  白小嶽強忍著甩脫的衝動,雞皮疙瘩順著交握的地方往上擴散。托林見狀,趕緊鬆開十指,歉意地笑了笑。

  兩人正深陷感性的高光時刻,白潭的聲音響了起來。

  「托林,你不是先進祭祀所修行了嗎?」

  「是的,陛下。此處就是我的修行場所。」名為托林的祭司轉向白潭,客客氣氣地回答:「淨域見習。」

  「原來如此。要是你也有埃朗姆的實力,當時可能就不會輸給蟲餌了。」

  正祭司溫和的笑容立刻萎靡下去,牽強的嘴角如乾花屍體。

  「有什麼事去外面說吧,不要打擾到其他禮客。」

  白潭冷淡地離開長椅。托林執起木杖,杖尖點地,躬身朝大門做了個「請」的姿勢。

  「失禮了,陛下,那請由敝人護送您們回去吧。」

  「你不是前來見習的嗎?」

  「稟陛下,已經結束了。」托林再度十指虛合,朝淨禱堂的方向禮拜。

  「因為是維護淨域的見習,通常都只能從旁揣摩。沒有要淨禱的我只能守在道場外面,等候有沒有機會遇到出來活動的域主。有時候等上幾個月都不一定能遇到。埃朗姆學長是這間祈禱所裡面最難碰見的一位,托白小嶽的福,今天的收穫已遠超我的想像。」

  說著,他又從眼角流下感動的淚水。托林以袖拭去,高抬面龐,沉浸在難言的喜悅之中。

  白潭不再多言,帶著護衛和白小嶽與托林離開祈禱所。五人往移動要塞的方向行去。

  祈禱所蓋在祭祀所區域的東面,和行政樓隔著一座庭院。經過中庭的時候,白潭越過路口,撇下通往宿舍樓的小徑,繼續朝移動要塞的方向前進。

  白小嶽朝庭院盡頭看了一眼,在他身後問道:「你,不去宿舍?」

  白潭回過頭來,面色有一瞬間恍惚,隔了幾秒鐘才說:「晚點。」

  白小嶽不再多問。

  他放慢步伐,逐漸拉開與國王陛下的距離。一旁的托林並肩同行,見白小嶽走得搖搖晃晃,忍不住擔憂地伸出手。

  正猶豫是否該觸碰攙扶,手臂冷不防被白小嶽攢住。白小嶽主動靠上托林肩膀,小聲問道:「你不是要感謝,我嗎?」

  得了餽贈,需回以餽贈,以維持善緣來去的守恆──這是地熱能源所在眾多奉愛之人的薰陶之下,發展出來的不成文的守則。收到預料之外的美麗,就向周圍送出更多的美麗,如此生命中定會逐漸被美麗的事物充斥。

  托林剛因為見到埃朗姆,高興得都哭了,現在心裡面應該正瘋狂向全亞拉亞獻上感恩祝福吧。

  「怎麼了,你有需要我幫忙的事?」托林立即問道。

  白小嶽側身,用食指圈了兩下前方兩名護衛的背影,對托林做出口型:「幫我,引走,那兩個人,的注意。」

  因為地耳的聽力很好,說出聲音必會被察覺。因此白小嶽比了幾個口型之後,決定抓起托林的手背,用極東語寫下:

  『拿他們練習淨域。』

  『淨域嗎?』托林眉頭一跳:『為何?』

  『他們剛才打擾禮客,試圖干預人祈禱。』白小嶽低著臉飛快寫道,瀏海下隱隱露出陰險的笑容:『你就拿這個當把柄威脅他們。』

  「什──竟然在祈禱所做出這種事。這可不能當做沒有聽到。」托林的眼裡立刻湧上深深的擔憂:「務必要好好規勸一頓。嗯,我知道了,今日就由我去勸導他們。」

  祭司的面上湧起義不容辭的笑容,眼底有躍躍欲試的光芒。白小嶽笑著笑著,忽然意識到自己簡直就像邪惡的反派。當地能所的人露出笑容,就表示有人要倒大楣了,看來言之有理。

  幾個人魚貫回到移動要塞。兩名護衛在車外等候,白潭登上要塞去收拾行李。白小嶽挑動眉毛,朝托林傳遞眼神示意:靠你了。

  隨後,他越過兩名護衛,慢吞吞地爬上登車的階梯。

  待白小嶽消失在階梯盡頭,托林微微一笑,握住細長的白樺木杖,緩步走向兩名護衛。


  房間裡面,白潭從壁櫃中拿出行軍包,放在床上,一件件塞進厚重的衣物。難得有設備齊全的宿舍能住,他希望能趁機洗些衣服。

  將行軍包裝至極限之後,一國之主打開床頭的櫃子,拾起自己的專用藥盒。

  深色的藥盒比手掌略長,頂端有小小的電子計數器。白潭晃著半透明的藥盒思量,聆聽裡面的藥片撞擊盒壁,在分隔小格裡輕輕躍動。

  藥盒快要空了,琪琪應該將需要的份量寄到祭祀所了吧。晚點正好順道去療養所補充……

  身後傳來了房門滑動的聲音,白小嶽跟在他身後進了房間。白潭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只顧埋首整理,沒有理會。白小嶽也沒有向陛下搭話,來到幾日沒睡過的床鋪坐下,靜靜看著白潭的背影。

  他正要起身,忽然又停下動作,慢慢坐了回去。

  想了一下之後,睿智繼承者掏出終端機,打開他與露西法的私人通訊間。

  【白小嶽:我出去晃晃。】

  送出訊息之後,他從床上站起,抓住白潭的背心發動跳躍。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精靈繪」的寓意很棒,再配上一杯好茶就是完美的祝福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793/01.png
2024-03-29 10:34:01
霜松茶
好繪配好茶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21/01.png 阿鼠乾杯~🍵🍵
2024-04-10 05:52:36
JOJO♥
淺水池的場景描述,個人很喜歡喔。[e19]
2024-03-31 02:11:21
霜松茶
謝謝JO大[e16] 靜心前進行儀式性的洗滌,會讓人感到煥然一新呢(/▽\)
2024-04-10 05:54: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