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一章 祭壇勘查(1)

霜松茶 | 2024-01-27 10:00:32 | 巴幣 166 | 人氣 165


  白潭神色恍惚,在一片黑暗之間看著虛擬屏幕。
 
  通訊間使用素色背景,頭銜簡單地標著「阿兄」。對話內容是極東語與通用語的混體,最後一條訊息已是三年前的事情。
 
  【白嵐(阿兄):上車了喔】
 
  【白嵐(阿兄):終端機關了】
 
  ◍【白潭:嗯。】
 
  【系統提示:此通訊對象已遭到停權。】
 
  回應的前方掛了個灰色圓圈,代表訊息至今沒有送達。
 
  他瞪著簡樸的通訊間迷茫,不知自己是何時進來的。恢復意識的時候,記錄就已經立在眼前。終端機維持手環形態,貼伏在腕骨的側面,屏幕的淡光映照出手背上的疤痕。
 
  遍佈的細痕已有年歲,一條條安靜地刻在肌膚上,不大不小、微不足道,像滲入土裡的陳舊顏料。
 
  密集頻發的暈眩仍妨礙思考。白潭放棄回想,滑動雅致的素色通訊間,回顧起更早的對話紀錄。
 
  【白嵐(阿兄):晚餐吃什麼?】
 
  【白潭:您想吃什麼?】
 
  【白嵐(阿兄):甜的!】
 
  【白潭:焦糖甜梨巴克肉排配越橘醬?】
 
  【白嵐(阿兄):好!】
 
  【白潭:麵包要打包嗎?】
 
  【白嵐(阿兄):要要要】
 
  【白潭:我請琪琪準備。】
 
  【白嵐(阿兄):要是防潮箱也有防腐功能就好了,我就可以把一年份的麵包帶著走。】
 
  【白潭:乾辮子棍的話應該可以放上一年……】
 
  【白嵐(阿兄):才不想吃那個吃上一整年!!!】
 
  【白潭:非常抱歉。】
 
  【白嵐(阿兄):乾脆把阿潭打包帶走好了。】
 
  【白潭:只要您願意讓潭參觀您的「境」。】
 
  【白嵐(阿兄):會死喔?】
 
  【白潭:為了阿兄能吃上麵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白嵐(阿兄):別鬧了笨蛋】
 
  【白嵐(阿兄):快點幫我把食物防腐箱做出來啦】
 
  【白潭:嗯。】
 
  看到這裡,他淺淡地勾起嘴角。
 
  白嵐出國之後,科研院被大規模的國防安全系統升級弄得焦頭爛額,他忙著監督戶口普查和稅務電子化,防腐箱研發停滯不前。民間的工坊相爭自薦,卻苦於缺乏符文學的人才。最後能承受武力繼承者攜帶的食物防腐箱沒能現世。
 
  身後傳來滑門的聲音。白潭關上虛擬屏幕,靠著牆壁緩緩撐起身體。
 
  白小嶽端著剛泡好的熱茶來到床邊。白潭雙手接過,並不急著飲用,依著牆櫃用杯子的熱度溫暖自己的手。
 
  「幾號了?」他沙啞地詢問養弟。
 
  「元月廿三。」
 
  睡了兩天嗎……
 
  陛下捧起杯子,小口啜飲。乾裂的嘴唇由碧水潤濕,蒼白的薄唇毫無血色,沾上晶瑩只顯得更加慘淡。
 
  大前天紮營時他聽著白小嶽與露西法聊天,因為疲倦及太過沒營養的內容,白潭不小心在戶外睡著。不過短短幾分鐘,用餐區雖有營火,他還是因此而發起了高燒。
 
  「現在在哪?」
 
  「跨省了,在前天的,隔隔壁,叫什麼,格什麼自治區。」
 
  白潭花了幾秒鐘時間,才意識到白小嶽誤會了什麼。他揉著額角,還來不及吐出正確的省名,就聽白小嶽繼續說道:「琪琪學姊,叫你,醒了聯絡她。」
 
  琪琪嗎?
 
  白潭以遲鈍地動作翻轉手腕,重新喚出虛擬屏幕,發現琪琪留了訊息給他。
 
  【琪琪:您最近新啟用的安全防護】
 
  【琪琪:麻煩您醒了立刻聯絡我。】
 
  第一句話只說一半就沒了,微妙地令人在意。他剛想打字,模糊的視線立即反撲。聚焦在屏幕上令他強烈地想吐。白潭連忙閉眼緩和,待噁心感退去後發起和第一皇室秘書的語音通訊。
 
  幾乎連鈴聲都沒聽見,通訊就火速被接了起來。
 
  『久疏問候,陛下。』琪琪制式化地奉上了一些社交辭令:『請問您貴體好些了嗎?』
 
  「湊合。發生什麼事了?」
 
  『試運行的系統出了點問題,技師們想要進內網調記錄。您上個月新增的移動區段密碼,查詢器吐的密碼是錯的,現在所有的部門都進不去內網。不知您是否有空處理一下?登入器或是密碼查詢器,拜託快修好其中一個。現在安全到連內部人員都登不進去了。』
 
  白潭捏了捏鼻樑,在腦內試圖喚醒查詢器的設計。隨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握住終端機的手掌漸漸垂到床上。
 
  過了一會兒,白小嶽向前湊近兩步,小心翼翼地說:「學姊,我是小嶽。白潭他,坐著睡著了。」
 
  琪琪嘆了口氣,冷淡地指示:『把陛下塞回被窩。』
 
  這次不等待白小嶽回應,通訊從那邊利落地結束了。大概是急著去鞭打科研院的人員,看能不能擠出些別的方法來吧。
 
  白小嶽抽走白潭的水杯,扳起養兄在枕頭上放好。拉上被子後,他彎腰撿起散落的素描,隨意地疊成一疊丟到桌上,看也不看將最上方那張拍照上傳。
 
  清談室立即泛起波瀾。白小嶽低頭瞄了一眼,才發現自己選中的正好是白潭的手背特寫。
 
  【托林@安樂鄉領航祭司:嶽,你你,終於對陛下動了不該動的心思了嗎?】
 
  第一則就是沒什麼營養的回應。白小嶽使出露西法新教會他的功能,標註調侃他的同窗回擊:【有病就治,快去看醫生,醫藥費居里安幫你出。】
 
  【居里安@國維部隨扈祭司:躺著也中槍?!】
 
  早前他坐在地上的時候,睡到一半的白潭將右手伸出被窩。麥色的手背正好垂到眼前,手邊又剛翻起全新的廢紙,白小嶽便順手畫了一張。
 
  陛下的兩手很多細疤,能夠雕琢的細節頗多,他畫得很滿意。
 
  白小嶽關掉「八梯東E12-北門關地熱能源研究所」清談室,又看了沉睡的白潭一眼。正想要關掉虛擬屏幕往外走去,一則訊息從私人通訊間跳了出來。
 
  【露西法@安樂鄉調和司長:陛下恢復意識了嗎?】
 
  【白小嶽:醒了一下,現在又睡了。你們回了嗎?】
 
  【露西法@安樂鄉調和司長:在路上。】
 
  【白小嶽:指揮室談?】
 
  【露西法@安樂鄉調和司長:好,我們快到了。你先不要出房間,等我們回要塞你再過來。】
 
  【白小嶽:為什麼?】
 
  【露西法@安樂鄉調和司長:怕你被圍獵。】
 
  白小嶽無言片刻,故我地開門走了出去。房門在身後滑上,將微弱的熱氣和熟睡的白潭留在黑暗之中。
 
  護衛隊仍然在虎視眈眈地找他麻煩。大前天白潭一倒下,他們就像盯上鮮肉的狼群。昨天他連續被堵了三次,都是露西法趕來替他解圍。
 
  有趣的是,護衛隊願意賣給祭司的面子,遠比給一國之主的面子還多。
 
  祭司是令人忌憚的存在,不僅掌握國土的安全,更執管奇美拉的身後事。目前看來,祭祀所勢力異常團結,若得罪祭司,祭祀所無人願意為其服務,等待奇美拉的就只有悲慘的餘生。
 
  能當上祭司,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懷著無私的精神。但世間以己度人之輩居多,祝禱之事隱諱又神秘,會遭到忌諱也屬正常。只不過白小嶽覺得露西法多此一舉,因為護衛隊不會鬧出人命。真的把他弄死了,困擾的還是軍部自己。
 
  私刑也無所謂,他根本不在乎。
 
  誰想來指責他什麼,現在的他已不在乎了。
 
  指揮室裡空無一人,碩大的連牆屏幕閃著亮光。金兒不見蹤影,大概是待在駕駛艙待命。他們正在新抵達的省郊邊境的祭壇附屬營地停泊,露西法帶了三名祭司前去祭壇勘查,一併帶走的還有五名護衛。
 
  祭司隊共有十五人,能擔任主祭的正祭司級別以上十人,以及五名輔助的隨扈祭司。隨扈的人員除了後勤業務,必要時也會輔助儀式,上祭壇擔任主祭的左右手,因此在排班時都是由十五人共同輪班。
 
  相較之下,護衛隊的人力就較為吃緊。護衛隊加上三名駕駛,戰鬥人員一共十七名。一般的國土維護巡禮,只需以祭祀者為主要保護目標,這樣的人數綽綽有餘。但是多虧了亂入的陛下,在祭祀的時候,護衛隊必須分出人馬,同時保護營地與祭祀現場,並還得確保儀式能照常進行。
 
  這樣的人力,要是還有空來找他麻煩,白小嶽也認了。
 
  他撿起一支鉛筆,調出觀測所的數據,一屁股坐上投影台上研究起來。牆上的地圖被他關掉,投影台的立體光影環繞在腰上,投射出黃綠藍紫的光點,將厚重軍服照得閃亮繽紛。
 
  從地上撿來的鉛筆夾在指間,隨少年的思緒翻飛不已。三面螢幕牆上分別開著不同的頁籤,密密麻麻的數字飛快地捲動;白小嶽目不轉睛盯著,偶爾才突然停下,在腿邊的廢紙上抄下好幾組數字。
 
  過了不久,金兒和露西法一前一後踏入指揮室,同行的還有前去偵查的另兩位祭司。幾個人差點被花花綠綠的數字閃瞎,打頭的金兒痛叫一聲,摀著眼睛後躍一大步,和身後的祭司們撞在一起。
 
  「你的眼睛是合金做的嗎?」居後的露西法抬袖覆面,另一隻手在牆上摸索,尋找門口的照明開關:「你好歹開個燈。」
 
  「是,麒麟做的。」
 
  白小嶽信手將廢紙折起,收進保暖軍衣的大口袋,流暢地接了下去。
 
  「不要這時候玩地獄梗。不好笑,真的。」
 
  「喔。」
 
  指揮室的照明亮了起來。金兒大大地翻著白眼,把白小嶽從投影台上趕開。三位祭司魚貫走了進來,圍繞投影台站定。至於隨行的護衛隊隊員,不知道是否被露西法支開,目前不見蹤影。
 
  隨露西法而來的祭司都是白小嶽的舊識,擦身而過時目不斜視。明明每天在清談室裡面嗆得很起勁,面對面卻硬要擺出冷臉,直到現在都拒絕與白小嶽說話。
 
  白小嶽聳了聳肩。
 
  金兒將白小嶽的數據全部關掉,重新調出地圖和任務資訊。待一切準備就緒,金髮秘書轉身插腰,問三位祭司:「祭壇勘查的結果如何?」
 
  露西法戴上白色的手套,從腰間的囊袋掏出一顆染成黑色的石頭,平舉在眾人面前攤開手掌,方便大家觀看。
 
  「請看,這是放置了半刻鐘的龍脈魔石。」
 
  龍脈魔石躺在雪白的手套上,色澤與紋路被襯得一清二楚。黝黑的石面蠢蠢欲動,像是被困在石界內部的霧影,彷彿擁有自己的意識。
 
  「經由魔石的反應,已確定地底下有龍脈活動。另外這是我們在現場採集到的能量指標。花火,麻煩妳。」
 
  綁著馬尾的祭司女子褪下戒指型終端機,扣上投影台的對接端口。金兒摸了幾下控制面板,同意了與指揮室系統的連線,遂調出五張圖片列在螢幕上。
 
  圖中是白小嶽從未見過的器具。數個以長木盤連成一排的透明罩子,蓋在木盤的淺圓形凹槽上,像是一整排倒扣的試管。每一根管子裡放了一樣物品,有的是礦石,有的是種子,有的是羽毛和葉片。各式奇怪的小物,各自占據一根管位。
 
  他問露西法:「這是?」
 
  「啊,這個是複合型能量探測器。原理很簡單,就只是放滿容易受能量影響的各種物質,觀察動靜而已。」露西法瞥見白小嶽懷疑的眼神,正色強調:「不要看它長這樣,檢測標準可是有精準量化的喔。只是必須靠人力觀測,沒辦法自動記錄,因為紀錄的儀器一下就會被震壞。」
 
  話說到此處就斷了後續。露西法看著螢幕上的探測儀圖片,逕自陷入沉思。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麒麟合金眼睛,很讚ww
2024-01-27 13:29:28
霜松茶
麒麟合金聽起來好強www這配方一定是國家級機密!
2024-01-29 10:03:35
Astray
眼睛很可以~=w=b

還有同一種食物吃上一年有點痛苦啊...
2024-01-28 14:45:04
霜松茶
就像每餐乾糧都吃俄羅斯黑麵包一樣……(つд⊂) 光是想像就有點胃痛了,唔喔喔…
2024-01-29 10:04:50
聽而不聞的蛋糕
我可以吃滷肉飯吃一個月,吃到我家人很痛苦地跟我說「拜託我們隨便換點什麼吃好不好」
2024-01-29 19:35:37
霜松茶
這裡有一杯上好的苦瓜汁...........()つ 🧃
2024-01-30 08:00:28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麒麟合金,聽起來像是某某獵人的裝備素材哈哈哈哈
2024-01-30 20:31:32
霜松茶
而且是綠色素材XDDDD
2024-02-01 22:27:5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