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十二章 祈禱所的禁忌(2)

霜松茶 | 2024-04-13 10:00:48 | 巴幣 172 | 人氣 485


前情提要:

  白小嶽儘量將白潭的狀態描述了一遍。通訊那端,琪琪沈默了三十秒左右,緊接著傳來終端機敲擊的聲音。

  『開擴音,終端機拿到他耳邊,把這放給他聽。』

  白小嶽依照琪琪的指示,蹲到白潭旁邊,對著終端機說:「好了。」

  終端機傳來小小的「嗶」聲,緊跟著是錄音──卡蘭唯一的一名親王,僅聽過一次便永生難忘的磁性中音,白嵐的聲音響了起來。

  『難得,琪琪,妳怎麼找我喝酒?』



  『送麵包過來,想說順便。最近在協會會場剛好都沒碰到面。』回應他的是琪琪的標準秘書制式語調。

  『妳們是大忙人嘛。』白嵐呵笑一聲:『來我房間喝?』

  『謝謝您的好意,殿下,但是請不要危害我的秘書生涯。我還想多做十年直到能領到終生底俸。』

  『沒關係啦,如果被阿潭開除,剛好就來去我那邊作鎮場子啊。協會也會付妳薪水的,反正都一樣領阿潭的錢。』

  『呵呵。能受您青睞萬分榮幸,但我不是喜歡興趣當飯吃的類型,還是去您的會客室吧。』

  兩人開始移動,暫時一段時間無人說話,只有持續的腳步和雜訊,混雜著微風呼嘯及衣物摩擦聲。門扉開啟,似乎是來到了會客室,隱約能聽出兩人一同入座,拿出酒杯,擺在桌上斟酒。

  液體滑入圓底杯中的聲音,聽起來濃醇又美妙。

  趁著倒酒的空檔,琪琪問道:『大哥,這次您會去很久嗎?』

  會客室大門關上之後,秘書的稱呼隨之改變,說話方式也隨意了起來。雖然口氣依舊平淡,但和先前的疏離恭敬明顯不同。

  『不好說。這次有好幾個行程,和極東原本是約在三年半之後,中間有一兩段空檔,要回來也行,不過如果懶的話大概就不回來了吧。可以的話南部也有幾個地點,我想抽空去看看。』

  『您總是很愛往東南部跑。東南有什麼魅力嗎?』

  『那不是一定的嗎?東南走極端低配環保風耶,壞了賠起來完全不肉痛,大不了幫忙砍幾根木頭。卡蘭也沒什麼不好,不過待在皇都裡頭不小心就會弄壞東西,老是叫阿潭付錢實在是不太好。』

  『這句話竟然從您口中說出來,真是令人驚訝。』

  『意思一下,人偶爾要說點場面話。』

  背景中傳來輕脆的敲擊。兩人舉杯相碰,各自品酒,對話暫時中斷了一陣子。

  『嗯哼,這可是上等貨。妳從哪弄來的?』

  即使明白這只是錄音檔案,酥麻的聲音印上耳膜,仍令人心底一顫。白嵐那不論男女皆難以抗拒,足以迷倒眾生的中提琴音線愜意而慵懶,彷彿親王陛下用那豐滿的紅唇付在耳邊吹氣。

  『陛下的辦公室書櫃底層幹來的。』

  白嵐「噗咳」了一聲。

  『欸不是,說好的秘書生涯呢?』

  『為老闆分憂也是秘書份內的工作。這瓶是陛下為您準備的,他忙到忘了。等到他想起來,發現您沒喝到就走了,大概會懊惱得睡不著覺。』

  『可是他沒喝到耶?』

  『他不會喝酒。』琪琪說這番話的語調絲毫沒有浮動,顯然一點都不覺得有任何問題:『重大場合若陛下無法出席,皆由本人代勞。』

  『也是,這款給他喝太糟蹋了。』白嵐享受地揚起尾音,戲謔說道:『他還是乖乖吃兒童餐就好。』

  『這句話可不能當作沒聽見,大哥,請不要侮辱卡蘭統領纖細的少女心。』琪琪停下來啜了一口酒,又說:『再說,對於二哥多久才會發現酒被我幹走,我抱持充分的懷疑。』

  『不然我們來打個賭。』

  『不錯的提案。我賭三年。』

  『我賭到我下次回來,他都還沒發現。』

  『贏了的話,請您將您門口的小金牌掛到我專用間的門口一個月,我垂涎已久。』

  不知為何,琪琪的聲音聽起來隱隱有些興奮。白嵐的聲音也低沉了下去,像是搭箭準備逐獵的射手:『可以。要是我贏了,妳下次帶寵物來我的專用間試玩。』

  『成交。』

  兩個人舉杯「叮」地一下交碰。

  『話說回來,琪琪,前幾天我在車站的時候……』

  床上的白潭終於動了。沙啞的聲音在移動要塞裡幽幽升起:「妳怎麼會有這個?」

  『身為皇家秘書第一把交椅,手裡面不準備幾張壓箱底牌是不行的。』琪琪關掉錄音,鎮定地回覆:『沒事了嗎?沒事我掛了。』

  「再見。」

  說完之後,白潭揮趕似地朝白小嶽擺動手掌,讓他趕快把終端機拿走。

  白小嶽翻著白眼從床邊退開,琪琪那兒播出來的錄音的後續也飛快地中斷。他收回終端機,拿在手中看了一眼;正要和琪琪道聲「再見」的瞬間,通訊從對面冷酷無情地切斷了。

  睿智繼承者瞪著自動黯淡的畫面,無言地摸摸鼻子。等到再次看向床鋪,白潭已拉起棉被,背過身軀,自閉地面向壁櫃躺著,擺出拒絕交流的姿態。

  他聳了聳肩膀,稍微改變主意,坐到自己的床位上,也拉過棉被,默默躺了下來。

  【白小嶽:他到底怎麼了?】

  他模仿白潭的姿勢面向自己的壁櫃,拿起終端機發訊給琪琪問道。

  【琪@卡蘭皇室特別助理:繃太緊。】

  【白小嶽:那不是應該勸他放鬆一點嗎?】

  【琪@卡蘭皇室特別助理:你行你上。】

  不愧是魔鬼秘書,連回話的方式都跟老闆一模一樣。

  【琪@卡蘭皇室特別助理:放心吧,繃斷了就好了。接下來他會安分上一陣子。】

  ……做人秘書可以這樣的嗎?

  白小嶽放棄溝通,改對露西法發了一則訊息,告訴他自己在房間內休息,隨後便收起終端機安靜地躺著。

  除了躺在這裡,他想不出其他能為白潭做的事。

  八梯的夥伴願意與他和解,但是和白潭沒那麼容易。白潭的字典,不存在「寬容」一詞,對他人如此,對自己亦是。他們的家庭關係堅不可摧,卻不妨礙兩人自小感情奇差。

  白小嶽討厭白潭的為人,白潭也絕不會接受他的關心。明明是老師的親生子,卻總是不願對人敞開心房,這大概也是某種業障。他們倆從來就沒參與過彼此的生活,兩人從小到大,唯一的共同點,只有因身邊的許多人而被迫綁在一起。

  就如他不願被白潭干涉一樣,事到如今,白小嶽也不知該如何參與白潭的生活。

  身後傳來輕微的動靜。

  白小嶽伸長耳朵,屏氣凝神,偷偷地聽著。多虧室內的寂靜,以及他練了一陣子的體術毛皮,勉強能聽出對面的床位上發生著什麼事。

  白潭撥通了某個人的通訊。

  琪琪的聲音從終端機裡面傳來:『請說。』

  「我去年年底就發現了。」

  琪琪不悅地嘖了一聲,又像在試圖補救:『感謝您善心告知。但是沒有差,陛下,反正我現在沒專用間可以掛。只要殿下未獲勝就好。請問您還有什麼吩咐?』

  「沒有了。」

  『不要為這種事浪費我的時間!』

  ──就是說啊!

  白小嶽在心底一同咆哮。

  秘書氣憤地切斷了通訊,白小嶽也覺得自己白操心了。他邊翻白眼,邊從床上爬起,翻出被窩往外面走去。經過門邊的時候,白潭正好翻過身來.唇角還殘留著愉悅的弧度,不期與養弟對上視線。

  白小嶽停下腳步,靠上門框,改挑起眉頭問道:「祈禱所?」

  白潭接受了他的提議。

  恢復正常的陛下從床上爬起,整理好完全未亂的儀容,和白小嶽一起前往祈禱所。駐守在要塞門口的兩名護衛跟在身後,板著臉孔目不斜視。

  今日護衛白潭的仍是地耳和泥猴。經過昨日的事情,兩人不敢再隨意亂看,默默地護衛白潭走進右側的公共祈禱靜室,挑了個稍有距離又能看見全景的地方,專注地執行護衛任務。

  白小嶽一樣前往左側,除鞋滌足,進入了靜禱所。今日的域主換了個人,是一名身披錦織的高大女性,戴著面紗,看不清面容。

  他拾了個蒲團,先是像昨日一樣,在角落找了位置,盤腿坐了一會兒。接著,他離開蒲團,單膝跪地,兩手抵住額前交握,將臉埋進臂彎裡用力地祈願──

  『願過往不再糾纏。』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小嶽睜開眼睛。

  先映入眼簾的是木頭地板的紋路,緊接著是域主的面紗以及深邃的雙眸。疲累與疼痛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從腦頂心刷到腳趾間,難受得他差點呻吟出聲。

  他在祈請的過程中失去了意識。

  域主靜靜地注視著他,似乎在詢問他是否需要幫助。白小嶽謝絕好意,搖晃著爬了起來,對域主點頭致謝。待域主逕自回了座位,在紫色的坐墊上繼續盤坐,白小嶽撿起蒲團,拖著沉重的腳步往門口走去。

  室外夕陽斜照,大廳的見習祭司已經換了一批。白潭坐在門邊的長椅上,手持終端機,刷著信件處理早上遺落的工作。

  「好了嗎?」陛下抬起眼簾問道。

  白小嶽在養兄身邊坐下,抹了抹臉頰,一言不發。

  疼痛如樁釘深刺入腦頂,宛如寄居脈動的惡瘤,一波波滲入疲憊的精神。他雙腿發軟,暫時沒力氣做任何事情,只想靜靜地坐著。

  白小嶽將臉埋進雙手,撐著膝蓋邊揉邊休息。細長的瀏海從指縫探出末梢,紛亂地蓋住指背,讓他整個人顯得狼狽又頹然。兩人坐的長椅正好面對右廳。白潭看看白小嶽,又抬眼掃過右廳的祈禱室,面上若有所思。最後,國王陛下什麼也沒說,低頭繼續處理自己的工作。

  兩旁的護衛對視一眼。

  「白小嶽,請問一下。你不向浪牙·阿卡西斯或術主祈禱嗎?」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7/13.png
2024-04-13 13:53:30
霜松茶
(≧▽≦)ノ🥂\( ̄︶ ̄*\))
2024-04-14 08:11:56
大漠倉鼠
上等貨就由阿鼠先來鑑定一下了(痛飲
2024-04-13 15:54:40
霜松茶
記得配上阿松牌下酒菜~(送上起司冷盤和酥炸小冰魚)
2024-04-14 08:12: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