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七章 生命美麗綻放(5)

霜松茶 | 2024-03-15 10:00:48 | 巴幣 350 | 人氣 514


前情提要:

  巫術的影響慢慢退了。黎卡爾多發起低燒,神色萎靡。或許是出於愧疚,又或許是少年與自己相似的眸色與髮色,令白小嶽產生了某些不應該抱有的複雜情感。
  他對這位認識不久、一路提防的冒險者,付出的關心,似乎比該有的稍多了一點。



  白小嶽時不時探察他的溫度。期間黎卡爾多捲起褲管,為他們展示墜崖的時候留下的傷疤。
 
  「你竟然,還能走路,也是個奇蹟。」
 
  白小嶽撫摸上猙獰的疤痕,來回感受著肌肉下依然端正的骨架,嘖嘖稱奇。
 
  「我也很慶幸……那時候亂弄一通,因為太痛了,我隨便摘了地上的草弄碎敷在腿上,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結果很幸運地好了起來。」
 
  「那個,草,長什麼樣子?」不管是什麼草藥,他下次看到一定要多摘一點。白小嶽放下褲管想道。
 
  黎卡爾多描述了一下,又拿木棍在地上努力畫了一陣。
 
  「哎呀,這也是蘊含巫靈的草藥呢。很強大的一種,我們家的書中記載,如果是長在斷雲天的這種草,天下無二能媲美。」寥華說道。
 
  「怪不得那麼痛。」黎卡爾多搔了搔臉頰:「我摔下去的地方好像就叫做斷雲天,爬出去之後遇到的好心人告訴我的。」
 
  白小嶽差點噴了出來:「那不是,傳說中亞拉亞,最深、最長,地形最複雜的,斷崖嗎?」
 
  難怪追黎卡爾多的阿翟爾人沒有下去補刀,大概是連阿翟爾人都不想下去。也有可能是覺得墜崖的少年必死無疑,追不追上去根本沒有差別吧?
 
  「是的!請聽我說,掉下去的時候,一般的風聲『咻咻咻』或是『刷刷刷』,那時的風居然是『噌噌──鏘鏘』,像刀刃一樣!兩邊的模樣一直在變,上一刻明明還很寬,下一刻忽然就黑得什麼都看不見,像是被丟進布袋裡一樣。不只從上方完全看不見哪邊是哪裡,掉一掉突然又有光打在臉上。每一次撞到山壁的觸感都不一樣,還不停有嶄新的風景冒出來,真的是非常地驚人!」
 
  「黎卡爾多先生……」寥華的眼神難以言喻。白小嶽卻噗哧一聲笑出來,拍著大腿,發自內心讚美:「那還真是,很厲害。」
 
  黎卡爾多立即眼睛放光,彷彿已忘卻方才的插曲。似乎只要有人肯聽他說話,他就非常滿足。
 
  「每次我覺得再掉下去就應該死定了,都會撞上什麼東西,有幾次還被風吹得倒飛起來。還有啊,原來荊棘叢看起來可怕,底下卻有這麼大的空間。明明頭頂上長得密不透風,在裡面爬時暗得看不見,但是一鑽出來,天空就突然在眼前出現了。初升的朝陽照耀大地,溪谷看起來好亮,好多、好多的山峰,翠綠的顏色遠到看不見。那是我生命中見過最美的風景。逃出生天之後,第一眼竟然能看見這樣的景色,一瞬間就覺得活著真好!」
 
  白小嶽停下笑聲,望向一臉感動的黎卡爾多,再度笑了起來。氣氛裡多了點別樣的東西,難言之意在無形中流動,像是淡淡的花香,充斥狹小的藏身洞穴。
 
  「小嶽先生,黎卡爾多先生,我覺得這裡不是該笑的時候。」寥華不贊同地數落:「攸關性命的事情,是否該多一些危機感比較好?」
 
  黎卡爾多扯下帽緣,靦腆地低頭:「我遇到很多人見到我衝上來就砍,所以這種事已經習慣了……畢竟,也沒有辦法。」
 
  「生命,美麗綻放。想笑就笑,無所謂。」白小嶽指著黎卡爾多,笑聲中充滿讚嘆:「你,天才,亞特蘭特斯的奇蹟。」
 
  笑了半天,他拭去飆出來的眼淚,朝黎卡爾多伸出手。
 
  「鞋子,拿我看看。」
 
  「鞋子你也能修嗎?」
 
  「特殊後勤連,什麼都能修。壞了,回來找我。十年保固。」
 
  靴底的破洞又被他剪開,上下都已是一團狼藉。仔細一看,靴子的大小根本不合,估計是撿來的沒有得挑。
 
  黎卡爾多的腳受了傷,不能再硬穿不透氣的皮靴,但是也不能沒有保護……
 
  改成簡易涼鞋,把靴筒拆掉吧。破損的皮料正好能補一下鞋底的破洞。
 
  決定之後,白小嶽抓過背包,掏出工具組忙碌起來。
 
  「你,喜歡聽故事嗎?」
 
  「喜歡。」黎卡爾多小聲說道。
 
  「那,作為道歉,我說個故事,給你聽。」
 
  白小嶽舉著皮靴,迎向微弱的火光,用復合式工兵摺疊小刀挑開縫線。他目光專注,嘴上卻不含糊,緩慢但穩定地說著:「這個故事,是老師講的,陪伴我長大,是我的珍寶。一般不會,說給外人聽。今天就破例,和你分享,只要你們不,嫌棄我,說得不好。」
 
  「怎麼會?請務必說給我聽!」
 
  「那請你,仔細傾聽。之後就,換你傳唱。」
 
  「咦?我嗎?」
 
  「你,說故事的,口才不錯。下次沒錢吃飯,去酒館,唱來賺錢,別老是倒在路邊,等人救濟。」
 
  黎卡爾多嚥下一口口水,強振起低燒中的面龐,直起上身說道:「我會努力的。」
 
  「那我開始了。」白小嶽揚起微笑:「這是一個,王子,巫女,以及愛用劍的,吟遊詩人,三個人的故事……」
 
  ***
 
  黑暗與焚香味包裹身體,迎接白小嶽回到現實。
 
  他撐起身子,安靜地用手背抹去殘留的淚痕。休息廳濔漫清涼的香氣,夾雜在濃郁的香薰殘煙。溫熱的濕漉感在手上逐漸涼去,形成令皮膚緊皺的枷鎖。
 
  他甩去淚水,又拿起涼透的毛巾擦手抹臉。腳邊是焚燒中的香柱,細小的紅色火光泛著微溫,在昏黑的休息廳中搖曳。那是看護的祭司曾來過的證明,彷彿就像是荒野中守護他的微光,這樣的景象讓他稍感安心了一些。
 
  麒麟眼很快適應了黑暗。香才焚不久,碟子內只落了一小截灰。白小嶽正考慮該下床還是先連絡露西法的時候,不遠處傳來壓抑的咳嗽。
 
  「白潭?」
 
  咳嗽聲一頓,緊接著是白潭沙啞的聲音:「抱歉,吵到你了?」
 
  「沒。你,幫我,開個燈。」
 
  路過的白潭停下腳步,從腕上退下終端機。國王陛下撥通露西法的通訊,打開擴音,詢問白小嶽是否可以下床。
 
  『當然不行,陛下,您在說什麼傻話?』露西法傷腦筋地說道。
 
  「他這麼,咳咳,說。」
 
  白潭靠上牆壁,對布簾後的白小嶽搖晃終端機。原本能勉強抑制的啞咳因開口說話,止不住地從唇邊溢出。
 
  『陛下!怎麼連您也──?請等一下,我現在過去,誰都不准動。』
 
  露西法難得強硬地說完,不留給他們駁回的機會,果斷掛上通訊。
 
  白潭無奈地掩嘴輕咳。他只是想回房間拿個藥盒,不小心在走廊上咳了起來,沒想到演變成這樣。
 
  白小嶽安分地躺了回去,在休息廳裡面邀約:「這裡,比較暖。」
 
  白潭想了一下,覺得進休息廳等待跟回房等待沒什麼差別,於是邁開步伐──回了房間。
 
  「跟露西法說我回房休息了。」
 
  國王陛下說完留言,果斷逃走了。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愛用劍的吟遊詩人,看來是力量型選手(X
2024-03-15 10:40:59
霜松茶
讓我們向力量型先祖致敬 https://media.tenor.com/aOAab-_U2_wAAAAC/gandalf-get-up.gif
2024-03-24 08:19:16
JOJO♥
故事中的故事呢~
最近看過的小說很少有這樣的描寫,個人很喜歡喔。

修鞋子的那段,彷彿真的能看到那雙皮靴,改造成簡易的涼鞋。文章後半段的情境描述,個人也很喜歡喔。

很開心能閱讀到這段劇情。
2024-03-15 13:49:01
霜松茶
謝謝JO大留言o(*////▽////*)q

我很喜歡故事中的故事呢,也能引起JO大的喜歡真是太好了。當初在思索《亞拉亞》該歸類為奇幻還是玄幻的時候,阿松在別人的見聞中讀到一句話:「奇幻的核心,是圍繞神話與傳說組成的」。而《亞拉亞》正是圍繞著神話慢慢東拼西湊的故事。所以之中的鋪陳與展開,會出現許多角色在探索自己世界的古老故事,藉此而推進劇情的成分。

第一次嘗試的時候,還有點忐忑,但是試過後覺得有些溫馨的感覺。作者也希望能把自己喜歡故事的心情,也傳達給其他讀者呢。
2024-04-10 05:19:25
霜松茶
不好意思隔這麼久才回覆,因為難得遇到有讀者提到故事中的故事這一點,我感到很開心,想好好思索該如何回覆,所以花了一點時間。[e16]
2024-04-10 05:19:41
Astray
我不小心把"愛用劍的"也當作一個人了,心裡還在想這不是四個人的故事嗎...(X)

所以..劍是一種樂器...OwO?
2024-03-15 18:40:15
霜松茶
既然狩獵笛是一種樂器,那麼同理.......https://media.tenor.com/q15XQ3vgQnwAAAAC/%E4%B8%8D%E8%A6%81%E7%9E%8E%E6%8E%B0-%E7%83%98%E7%84%99%E7%8E%8B.gif
2024-03-24 08:28:52
聽而不聞的蛋糕
這是...........!古羅馬軍靴!
2024-03-15 20:47:18
霜松茶
本周的羅馬成分也充分攝取完成(X
2024-03-24 08:16:56
霜松茶
以前跑DND3.5團真的有一位吟遊詩人每次一開戰就直接唱戰歌拿細劍衝上去(然後完美地堵住野蠻人的位置XDDDDD)
2024-03-24 08:30:4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