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序章 因果(1)

霜松茶 | 2024-01-25 10:00:01 | 巴幣 278 | 人氣 136


  清朗的聲音迴盪在老舊的教室。
 
  好幾張桌子併成一張張大桌。小至二三人,大至五六人,大家都盡可能面向老師。為了能合看同一本書,或者是共用喜歡的文具,即使是炎熱的正夏午後,他們仍忍耐著暑氣擠在一起。
 
  萬幸,北門關的夏天並不駭人。對他這種東南的山民完全稱不上「酷暑」,更不用說其他從盆地來的孩子。大家對夏天適應得很好,寒冷的嚴冬才是他們的剋星。
 
  耀眼的金光斜照在同桌臉上。他的座位被遺落在陽光之外,陰影的邊緣,以欣賞窗景而言,正是最絕妙的角度。
 
  教室的左側整潔乾淨,右側則混亂中帶有秩序,以他所在的光影為中心分界,形成有趣的對比。他看著搖曳的樹梢,思索下一幅畫該如何構圖,桌底下的手在大腿上描繪。教室內有許多人和他一樣,或怔怔出神,或趴在桌上,安靜地做著自己的事。
 
  台上是身穿著粗布白袍的男人,乾淨的袖襬垂下素腕,抬手書寫時輕微晃動。地熱能源所的所長面帶微笑,平和地翻著手中書本,全然不受教室裡的散漫影響。這是研究所所長一貫的規則,不管學生在下面想做什麼,只要不妨礙到其他人上課,老師都不會出手干涉。反之,要是誰膽敢打擾想聽課的同學,那看似溫和、實際深不可測的男人會笑著把無禮之徒叫起,然後……
 
  好吧,其實他並不知道然後什麼,因為沒有人不喜歡老師的課。
 
  即使表面如一盤散沙,其實大家都支著耳朵,用自己的方式傾聽那灌溉心田的療癒聲音。
 
  朗朗讀書聲在午後的艷陽下歸於寂靜。講台上的男人闔上書本,看向時鐘。
 
  「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來自由討論吧。今天的主題是……」
 
  老師將極東語課本擱上講桌,撩起袍襬愜意地坐上第零排的書桌──大家為老師特別騰出的獨享貴賓席。
 
  「以前在極東曾發生過這樣的事。一棟五層樓的公寓,頂樓的盆栽被狂風吹落,砸在路邊後發出巨大聲響。五樓的住戶聽到聲音,探出窗戶查看的時候不慎墜落,砸到從四樓探出窗口查看的女性,再擦撞到二樓同樣從窗戶探察看的男性。三個人一起墜到一樓,最後壓到在地面圍觀的路人。一個墜落的花盆,最後造成了四人受傷;幸運的是,四人摔落後皆還有意識,送去醫院之後,很快就康復出院了。」
 
  老師端起水杯,仰首喝了一口,纖細的睫毛在臉龐上投出美麗剪影,無視八梯的學生們張得大大的嘴。
 
  震驚了好幾秒鐘,質疑聲七嘴八舌地炸開:
  「怎麼可能?」
  「太扯了吧!」
  「老師你是不是在騙人?」
 
  老師撫平袖子,見怪不怪:「大家不要大驚小怪,現實往往比故事還離奇。所謂的『現實』呢,通常充斥著如實寫成小說後會被罵『爛劇』的展開,就是這樣的存在喔?這件事當地有上新聞呢。」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一字不虛。」老師拍拍雙手,快樂地宣布:「好啦,自由發言!」
 
  大教室立刻吵得跟鴨圈一樣。八成九都是沒營養的評論,幸災樂禍和嘲笑摔落的人的低智商,或感歎經過的路人運氣很差。大部分同學聚焦在事故的離奇性,少數人討論起現實之於虛構的邏輯性。
 
  他心不在焉地修改腿上的草稿線圖,聽見坐左後方的女同學耳語:「把這個故事畫成連環畫,下一期刊報登出來,不知道怎麼樣?」
 
  右後方的同學小聲回應:「會被罵爛劇吧?」
 
  「妳們在開頭加上一行『現實往往比故事還離奇──來自老師的真事見聞分享』,說不定立刻變成熱門欄。」
 
  坐他旁邊的花火扭頭提議,受到後方的一致好評。他豎起拇指,朝後面比了個「讚」,期待起下一期園區報刊。
 
  「走在路邊都會被砸到,真是太可怕了。人不走運的時候,喝水都會塞牙縫呢。」
 
  「真是個氣運虛弱的傢伙。」
 
  左邊窗戶邊第一排的班傑明站了起來,兩手撐在桌上,成功擄獲全教室的目光,嚴肅地清了清喉嚨。
 
  「你們換個角度想,五樓的人大概做了很多好事。他摔下樓的時候,居然有三個人給他墊背!」
 
  「照你這個說法,一樓的路人是做了很多壞事,才會帶衰被三個人砸到?」
 
  在教室對面的少年反問,不屑的聲音語帶嘲笑。氣得班傑明鼓起臉頰:「說不定啊。」
 
  那幾名同學對視一眼,發出不屑的哄笑。大概是感到信仰被冒犯,班傑明忽然漲紅臉色,尖銳地反問:「壞事做多了人就會得到不好的報應!有什麼奇怪的?」
 
  班裡的討論聲靜了下去。
 
  地熱能源所八梯多是東南出身,不少人在年幼時就被灌輸善惡賞罰的觀念。
 
  即使成了奇美拉,也依然會相信朦朧的事物。應該說,就是因為成了奇美拉,才在無意間變得深信不疑。這是個稍微操作不慎,就會變得過於敏感的話題。即便覺得有哪裡不對,大家也不想互相冒犯。況且,老師就坐在座上微笑,沒有人想要現在出醜。
 
  教室的氣氛忽然間陷入尷尬。
 
  他玩著指頭,安靜思索了一會兒,默默舉起右手。
 
  老師溫聲邀約:「小嶽請說。」
 
  「那棟樓大概違反安全建築規定。不然怎麼會三個人都掉下去?一定是陽台做得很爛,要爬上矮欄杆才能夠看得見下面,或者是臺壁下器具的設計不良,例如說防火箱鎖死在地板上,使牆面跨度很大,探身後腳下沒有穩固的立足點。總之一定是很容易失足的蓋法。」
 
  他縮在高壯同桌的陰影之下,藉由大塊頭的掩護拿起鉛筆,用末端的橡皮在空中比劃示意。
 
  眾人聽完只哈哈大笑,似乎並沒有將他的話當真。同桌的居里安戳了戳他的背脊,被他熟練地一把拍掉。趁著教室的氣氛又逐漸熱絡,他重新橋了個舒服的坐姿,順道瞥向露西法。
 
  教室右側的最斜後方,露西法單手撐著臉頰,紅唇和下巴都埋入掌中,一副沉思入迷的樣子。
 
  「露西法怎麼看?」老師主動詢問:「你看起來很想發言,吐出來呀。」
 
  「啊,是。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結局。」
 
  被點名的露西法坐直上身。旁邊的皇寇恩奇嚇了一跳,脫口而出:「為什麼?」
 
  「那幾個跟著摔出去的人,應該是想救上面掉下來的人吧?如果是嚇到的話,第一個反應應該是躲避。但是,你們看──」露西法朝天攤開雙手,做了個向前抓握的動作:「他們都選擇去抓墜落的人,一定是這樣的。不然怎麼會摔出去呢?」
 
  教室裡掀起一陣騷動。
 
  「要是二三樓住戶沒有出手,五樓的搞不好就重傷不治了。大家一起出手,一起平攤傷害,最後所有人都能夠活下來,這是個所有人合作的完美結局!我認為無比美好。」
 
  聽完露西法的結論,大家都再度安靜下去。最後露西法獲得大家的掌聲。
 
  午後的課堂已臨近尾聲。坐在他右側的花火看眼時鐘指針,抓準完美的收尾時機,向老師提問:「所以呢,老師?真相是怎麼樣的?」
 
  老師眨眨眼睛,溫和答道:「不知道啊。」
 
  「這不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嗎?」
 
  「新聞上報的就只有這樣呀。老師也不知道真相。」
 
  「欸?」、「老師耍賴──」、「怎麼這樣!」拖長的聲音彼此彼落,填滿了混亂的教室。老師以袖口掩住唇角,壞心眼地輕笑。
 
  「這是思辨題,不需要有答案。即使有答案也不重要。」
 
  「為什麼?真相不重要嗎?」
 
  「思辨要認清的是大家各自的真實,思辨的時候,該做的是向內探索,而不是向外探索。真相是什麼?人只能見到主觀的真相,不會更多,也不會更少。你們眼裡所看到的,即是自己為自己所創造的真實。思辨的最後能學到什麼,取決於你想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聽老師說這番話的時候,他注意到班傑明白了臉龐,像受到羞辱一樣低下頭去。
 
  走廊上傳來響亮的鐘聲。老師站起身子,攏手向大家行禮:「好了,該下課了。今天也謝謝大家的參──」
 
  「老師。」他抓住腳踝傾身向前,突兀地叫住行禮的老師:「剛剛我想了和班傑明一樣的事情。我覺得那些人大概是活該遭報應,所以才一堆人摔下樓只為了墊背。這表示我的內心很狹隘嗎?」
 
  班傑明臉頰泛起微紅,從黑長的瀏海下偷偷瞥了他一眼,看起來鬆了一口氣。老師呵呵地笑了起來,似乎很高興他問了這個問題。下課時間已經過了,但老師又坐了回去,彎起溫和的杏眼。
 
  「小嶽──不,大家一起回答好了。你們認為,『遭到報應』是善果還是惡果?」
 
  眾人異口同聲地回答:「惡果!」
 
  「一樓的路人走在路上,好端端地被三個人砸到。那他遭到了報應,卻因此而救了樓上好幾個人,是做好事嗎?」
 
  「欸?呃,是吧?」幾個人不確定地問道。
 
  「五樓原本做了很多好事,所以得救了。四樓因此而救了五樓,那四樓的人做了壞事還是好事?」
 
  「都有?」他不太確定地說:「以前做了壞事,接住樓上的人之後就做了好事了。」
 
  「那麼一樓的人連救了三個人,接下來會福報無窮嗎?還是就一筆勾銷?」
 
  「一筆勾銷了吧?」
  「要看他做了多少壞事?」
  「說不定是分開算的!」班傑明隔壁的翠翠巴斯大聲說:「他做了好事,之後會有好報,但是原本的壞事還是會有別的報應!」
 
  傾向於「合作派」的孩子們歪著腦袋,大多不參與討論。
 
  「那萬一樓上摔下來的是壞人呢?」老師問道。
 
  大家面面相覷,忽然間都不講話了。
 
  「行腳醫在路邊救了惡人,卻沒有能力勸他向善。惡人被救活後殺了成千上萬個人。那,算是善果還是惡果?五樓的人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一樓的人害他沒有摔死,未來能為世間帶來更多的惡,這又是善果還是惡果?」
 
  老師欣賞著大家糾結的臉龐,兩手合十,盤起雙腿,快樂地開口。
 
  「跟大家說個故事吧。從前有一位國王,統治著山丘下的小國……」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https://media.tenor.com/769Qzev61xUAAAAC/human-tower-falls-apart-viralhog.gif
各位觀眾! 功德無量!
2024-01-25 12:47:43
霜松茶
警告!功德公告欄遭到大量洗版!
2024-01-29 11:00:50
大漠倉鼠
按照功德簿一罪一罰原則,行腳醫救人是善、未來惡人如何為非作歹都不能算在行腳醫的帳目上,惡人的罪要由惡人來承擔,否則罪罰不能平帳,很快功德與罪孽便會像不斷被轉帳的金紙一樣發生通貨膨脹(?
2024-01-25 12:57:49
霜松茶
咦咦咦什麼?原來金紙可以互相轉帳! Σ(゚Д゚)

不過現代有些人為了「賺功德」做的神秘舉動,有時會讓人覺得功德彷彿是已通貨膨脹成辛巴威幣了……(つд⊂)
2024-01-29 11:00:08
Lee~
老師我突然有個故事想分享![e22]

有棟三層樓公寓,三樓住戶喜歡在窗邊修剪盆栽、二樓住戶喜歡往窗外尿尿、一樓住戶喜歡在窗邊仰望星空。有天三樓住戶的剪刀失手掉落,剪刀不巧把二樓住戶的老二剪掉了,最後一樓住戶看見一顆流星發出驚呼,被剪掉的老二就掉進了一樓住戶嘴裡……

https://media.tenor.com/xJLbzjx3vhEAAAAC/handcuffs-brave-police-j-decker.gif
2024-02-20 02:56:34
霜松茶
……本來好像想說點什麼

但是一想到二樓喜歡在窗邊放鳥的前提下,一樓的興趣仍然是坐在窗邊仰望……

休斯頓,我覺得事情不單純(推眼鏡)
2024-02-20 05:08:1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