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八章 龍脈汙染的正確使用方式(4)

霜松茶 | 2024-03-23 10:00:01 | 巴幣 266 | 人氣 490


前情提要:

  露西法面色如常地堅持己見。吉爾吮著指頭的肉汁與油脂,另一手指向隔間的布簾後面,立刻反駁:「有啊!你看,那裡就有一個現成的倒楣鬼。」
  「說到那個……剛剛,我就,想問了。」白小嶽慢慢轉頭,往高壯的居里安身後退了一步,吞吞吐吐地問道:「那是怎樣?」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居里安摸著下巴:「但肯定是迦達爾又幹了什麼吧?」
 
  布簾的後面,麥梅蒂茲抱著膝蓋縮成一團,蹲在陰暗的狹小角落,怨懟的眼神盯著白小嶽猛看。
 
  「吉爾下午來的時候就這樣了喔,喊半天他也不肯出來,好像有聽到他在跟家裡面通訊。」吉爾神色曖昧地控訴:「不是地能所的傑作誰信?每次只要他主──咳,老婆大人一笑,麥茲就注定要倒大楣了。」
 
  「喂麥茲,不要再耍自閉了,快出來吃點啦,這個很好吃喔。」
 
  金兒朝角落招手,只可惜麥梅蒂茲故我地縮在原地。秘書小姐聳了聳肩,轉回去又捻起一塊營養豐富的烤肉,習以為常:「已婚人士嘛,習慣就好。」
 
  「說起來,迦達爾現在到底在做什麼?」露西法忽然問道:「有人知道嗎?」
 
  地熱能源所出身的祭司們彼此對視一眼。
 
  「這個嘛?」
 
  「我之前問過十二梯那些人,好像連十二梯都不知道喔。」
 
  「雖然我是有他的通訊名片,但是完全不敢問。」皇蔻恩奇拋了拋終端機,轉向白潭:「陛下您知道嗎?」
 
  白潭思索片刻,委婉地回答:「實現了他的夢想。」
 
  祭司們集體倒抽一口涼氣:「風俗業?」
 
  「完全合法,並且老闆是有錢人。」
 
  大家並聽完沒有安心,反而露出更震驚的表情。
 
  「所以他是,被,被包養了嗎?」
 
  強烈並飽含怨念的殺氣,從醫療棚角落射了出來。幾人這才想起正牌的伴侶就在現場,紛紛將視線挪向麥梅蒂茲,聚集到一起交頭接耳。
 
  「不對啊,可是他結婚了耶。還是說他現在正在當家庭主夫?」
 
  「看,那個怎麼看都不像發薪水的人該有的樣子吧?」
 
  早前掏出叉子的女祭司說道,麥梅蒂茲又狠狠地瞪了過來,嚇得大家下意識禁聲。
 
  護衛隊長咬住布簾,哀怨地瞪著白小嶽,恐怖程度比祭司隊集體視線殺毫不遜色。白小嶽被他噁心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忙抱住雙臂搓動。
 
  「還是我們去問問迦達爾本人?」
 
  提議一出,其他人立刻瘋狂搖起手拒絕。
 
  「珍惜生命,珍愛貞操,遠離迦達爾。」
 
  「感覺舌頭會被作為代價收走,很可怕的。」
 
  「我還想維持純潔的狀態多活幾年,拜託不要。」
 
  幾人邊竊竊私語邊偷瞄蹲在角落的肌肉壯漢。因為麥梅蒂茲太引人注目,大家都沒有注意到,自從他們開始討論之後,病床上的四人視線飄忽。珮特拉和蕾貝魯默默扭頭;金兒和吉爾則掩嘴偷笑。知情人士們互換眼神,努力掩飾起自己的存在。
 
  正當這邊心虛的眼神游移,那邊忙著研究麥梅蒂茲的時候,白潭的終端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飛速將終端機音量調到最小。
 
  衡量了數以萬計種接與不接的後果,陛下仍認命地按下「接受」,將終端機附上耳廓。
 
  那位受眾人議論的惡魔本人,以世間最充滿欺騙性的嗓音,純淨而輕靈地侵入了白潭的耳朵:『榮榮,現在有空嗎?』
 
  白潭含糊答道:「沒空不會接。」
 
  『太好了。我問你喔,白小嶽現在在你旁邊嗎?』
 
  「在是在。我可以請問──」白潭欲言又止,輕捏住飽受眉毛摧殘的眉心:「不,還是算了。不管你打算做什麼,請不要過火。影響到任務我很難辦。」
 
  『遵命,榮譽會長──』迦達爾拖長語調,用撒嬌似的語氣說道:『你開個擴音,讓我和白小嶽說幾句話,拜託嘍。』
 
  白潭摀住自己的額頭,將筆型終端機轉朝向養弟,不想面對聲音是從自己的終端機傳出來的事實。
 
  『幫我轉告白小嶽,我送了他一份大禮,叫他回來後好好感謝我。不然就──』空靈的嗓音輕聲一笑:『割掉他的耳朵。』
 
  可怕話語的充斥醫療棚,為室內帶來短暫的寂靜。白小嶽不明白火為何會突然燒到自己身上,兩旁的祭司也面色發青,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國安,這裡,這裡有變態……」
 
  白潭一瞬間想問犧牲的耳朵會是誰的,又緊急煞車。為了安全與世界和平著想,他決定務必緊閉嘴巴。
 
  「哎呀麥茲,真是幸福呢。」
 
  事不關己的金兒搖頭感嘆,被白潭咳了兩聲提醒。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麥梅蒂茲猛地抬頭,兩隻手和腦袋一齊劇烈搖晃,驚恐地瞪著第二皇秘。
 
  通訊間安靜了幾秒。金兒摀住嘴巴,如貓的碧眼睜得渾圓,一臉歉疚。
 
  『麥麥?你在旁邊嗎?』迦達爾的聲音困惑非常,夾雜著絲絲被冷落的心碎:『在的話你怎麼不出聲呢?』
 
  「呃,那個,我我看兩位在談論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敢出聲打擾。」麥梅蒂茲顫抖著聲音開口,語氣中帶著露骨的討好。
 
  『真的嗎──?』
 
  「真的,老婆大人,我怎麼敢騙您?」
 
  『啊,那太好了!正好白小嶽就在旁邊,既然你們都在,拜託你的事可以現在就辦嗎?』
 
  少年的語氣像是明媚的晨曦,灑落在小小的醫療棚裡面。麥梅蒂茲卻像是被火星燙到,虎軀一顫,眼神忽然陷入空洞。
 
  他放下布簾,怒吼一聲,以衝撞草龍鱷的氣勢朝白小嶽拔腿。
 
  「等等,麥茲隊長!請問你要做──」
 
  露西法衝上前擋在麥梅蒂茲與白小嶽之間。誰知道護衛隊長在空中躍起,兩手一翻,縮成一團,擺好了姿勢直直落在白小嶽的面前,華麗地越過阻擋的祭司。
 
  他雙膝跪地,兩手高捧《鬼面將軍什麼時候睡覺》豪華印刷皇家紀念精裝版,放聲怒吼。
 
  「請幫我簽名!」
 
  白小嶽,露西法,以及初次見到麥梅蒂茲這一面的祭司們愣在原地。白潭晚了一秒,決定也加入震驚的行列,佯裝受不了地皺起眉頭,被珮特拉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
 
  珮特拉以緩慢的動作摀住臉龐,似乎不想承認這丟臉的東西是他們隊長,然而手掌下彎起的嘴角暴露了真實的情緒。金兒和吉爾十指交握,欣賞麥梅蒂茲為取悅伴侶而努力的身姿,竟滿臉感動。蕾貝魯迅速地開始抓起肉塊往嘴巴裡塞去,免得不小心笑出聲音。
 
  白小嶽瞠目結舌,良久後才從石化狀態解除,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音效:
 
  「呃。」
 
  少年的表情堪稱經典,害蕾貝魯功虧一簣,指著麥梅蒂茲瘋狂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禿兕你哈哈哈哈!」
 
  樂極生悲,肉塊在喉嚨裡噎住。蕾貝魯捧著胸口大力咳嗽,腰腹上的繃帶綻開一朵血花。
 
  最後,麥梅蒂茲還來不及要到白小嶽的簽名,就因為蕾貝魯扯到傷口,使看護祭司大發雷霆,揮舞花枝將所有人趕了出去。
 
  露西法以時間已晚為由,直接將白小嶽架回要塞。未完成任務的麥梅蒂茲蹲在醫療棚外吶喊,被衝出醫療棚的拉敏敏爾菲往頭上抽了好幾下,嗷嗷叫著跳回護衛營地。
 
  之後,白潭和其他人移駕祭司營地,搶過翠翠巴斯的主廚位置抄刀上陣,度過了美好的夜晚。
 




 
  作者碎念:
 
  核廢料烤肉(´・ω・`)讚讚。
 
  啊……順便在這邊解釋一下白小嶽怎麼爆炸的。他從40年前的規律開始分析,過往的規律只是數據,所以看完沒事。但是計算到「現在」之後,龍脈「當下的狀態」就是龍脈本體。所以他算出答案的瞬間,相當於窺視到活著的龍脈,被大量資訊爆腦,靈魂就差點被龍脈意志吞了。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吃一口核廢料烤肉再來杯龍息茶,哥斯拉阿鼠就此誕生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30/05.png
2024-03-23 13:10:27
霜松茶
究竟哥斯拉阿鼠會化身為毀滅的開端呢,還是成為拯救阿鼠宇宙的超級英雄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 ノ ゚ー゚)ノ
2024-03-24 08:22:05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珍惜生命,珍愛貞操,遠離迦達爾。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5/04.png
2024-03-23 17:34:55
霜松茶
遇到變態先閃遠點就對了,誰愛面子誰倒楣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773/23.png
2024-03-24 08:23:31
霜松茶
感謝句點大贊助~\(≧▽≦)/~
2024-03-24 08:24:04
Lee~
有朝一日也請讓我捧著《亞拉亞詩歌頌》豪華印刷皇家紀念精裝版請松茶簽名吧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71/15.png
2024-04-03 00:13:59
霜松茶
那我……大概會開心到哭出來[e3] 拜託讀者來讓我簽啊啊啊
2024-04-10 05:21: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