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命之章】第21集〈鋒心會的劍士們〉

『。』 | 2024-03-23 15:10:02 | 巴幣 2780 | 人氣 867

連載中《外傳.命之章》
資料夾簡介
好人、壞人,正義與不義,隱藏於世界八方的二律背反,為命運所推動,四處乘上洋流,在這座城市相互交織。

骯,大家好

cyberpunk2077自由幻局的劇情好讚啊!

難怪被大家說是拯救CDPR的DLC呢

話說置頂自介裡面的《巴哈姆特事紀》作品目錄整理好囉,大家有興趣可以前往置頂文看看~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二十一集要開始囉



(上午十一點左右,場外城靠近森林某處……)

  「來到場外城,釣魚果然是一定要體驗的活動呢。」

  「說得好啊,這位小哥,」身穿黑長袍紮著圓髻的年邁漁夫,一手提著魚籃,並單靠另一隻手持竿釣魚。在這狀態之下,他仍能輕鬆地和身旁年輕帥氣的藍眼男子閒談:「在場外城若沒釣過魚,就可以說是白來啦!」

  「不過……」長髮蓬鬆的藍眼男子一改笑容,瞇起雙眼一瞥,眼角餘光掃見的棕髮青年,自前者開始釣魚不久後,便佇在這裡立定不動。

  「看來那位年輕人是來找你的吧,你打算怎麼辦呢?」漁夫語氣悠哉,擺出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靜待魚兒上鉤:「讓他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這片魚池因為他的關係趕跑了很多魚啊。」

  也不知道是否將漁夫一番話聽進耳裡,藍眼男子依然故我,只是安安靜靜地釣著魚。


* * *


(與此同時,場外城中央無名之塔……)

  「靜~白~」

  「今天又怎麼了……」場外城幕僚,靜白,今天也是一身軍裝筆挺,並戴著他標誌性的銀面具和深綠軍帽,聽聞同為場外層政府高層的同僚熾婕呼喚,語氣很是不耐煩,並且警覺地將自己愛用的巨大軍刀拉近身邊:「你工作做完了嗎?」

  「什麼話!我很認真在處理好不好,」熾婕在靜白身邊拉了張椅子坐定,並放下手中厚重的紀錄冊本,一派輕鬆地搭起話來:「就只是想問你一些事情而已。」

  「……什麼事?」

  「鋒心會的事情。」

  「……你擺明來找碴。」

  「才不是!」熾婕先是提高音量強烈駁斥,而後語氣逐漸變得支支吾吾:「我有些事情想確認……關於這個劍士公會內部派系鬥爭的事情。」

  「那跟你在調查的事有什麼關係?」靜白質問得毫不客氣,且簡短。

  「仔細比對最近登錄到入境名冊裡的四名鋒心會成員,雖然是集體行動,可是他們就分別來自三個不同派系,」熾婕不拐彎抹角,乾脆地翻開厚實名冊,手指輕輕滑過連貫的四欄鋒心會成員之名:「不覺得這很奇怪嗎?難道說……鋒心會內部的派系之爭已經結束了?」

  「不可能,」戴著銀面具的男人微幅搖頭,字裡行間吐露出幾分無奈:「真要結束的話,鋒心會的勢力早就復甦好轉了。」

  「靜白,別嫌我多管閒事喔,鋒心會直到六年前,都還是由『無月之師』所主掌的對吧?」女子話一問出,受問者則回以和剛才幅度相當的點頭。

  「臣丸國邦大師,他的驟亡點燃了這長達六年,且至今仍在持續中的派系鬥爭導火線……」此言讓熾婕略感驚訝,並不是因為話語中提到什麼驚人的內容,而是靜白這人,竟難得對一個人表達出敬意:「這漫長派系角力的主要人物,全是受過臣丸大師直接栽培的名劍士。」

  靜白拿起杯子,直接將杯中水送入面具嘴巴位置的開口處,而後繼續說道:「在這些主要人物當中,現存勢力最龐大的便是『冥火流』與『蒼龍道』。」

  「『冥火龍』納沙.龍息,以及『浪花薄櫻鬼』奧田蒼織,這我知道。然後現在掌握公會的,是納沙.龍息。」熾婕像翻閱讀物一般,隨興地翻閱名冊,這是閒來無事就愛閱讀的她所習慣的小動作:「他出身頂級貴族,龍息家族同時擁有人類、獸人、妖精三個種族的議事權。而在這場派系鬥爭中勝出,讓納沙.龍息得以直接掌握鋒心會……也就等於讓這個家族掌握了世界上超過半數的劍士。」

  「納沙承襲他家族一貫的作風,在成為鋒心會最高領袖不久後,就展開雷厲風行的『清掃』行動……」靜白雙手交疊在胸前,身體為了放鬆因而稍稍後仰,他的言詞則隱約吐露出貶低式的讚賞:「該說毫不意外嘛,許多流派的掌門在這之後紛紛巧妙地『退位』了,一些活著;一些則不……」

  「至少還是有活著的,他沒那麼狠嘛。」熾婕嘻笑一聲,可靜白卻沒陪著樂。

  銀面具覆蓋住男人臉龐,而他起身面對審判廳的白金窗戶,接近正午的熾烈陽光自大窗灑進,散落在男人身邊,同時,他的銀面具也因為直面陽光而反射出耀眼光澤。

  「還活著的,從此都不再碰,或再也不能碰刀劍兵器了。」靜白拄著他慣用的巨大軍刀,緊緊拄著:「……還有什麼比這更屈辱的?」

  熾婕不知從何接話,注視著她眼前那身為劍士的同僚,沉默良久才終於接上另一個話題:「於是,現在的鋒心會,就只剩下擁護納沙.龍息的『冥火流』;仍然苟延殘喘的『蒼龍道』,還有不屬於這兩者的『萬劍閣』囉?」

  「萬劍閣如同這場鬥爭下殘存的倖存者們的庇護所,當中由曾經的各個勢力下,目前正活躍、年輕的新銳劍士們組成……只不過萬劍閣成不了一股勢力,在這場鬥爭中暫時還無法造成絲毫影響。」靜白坐回位子上,繼續說:「好在,納沙.龍息多少還算惜才,當中年輕有潛力的劍士,不管他們曾經隸屬哪個派系,萬劍閣都無條件收編他們——你可以將這萬劍閣視為鋒心會當中無權力的分支。」

  「至於『蒼龍道』……你只說對一半。」男人望向熾婕,對方驚慌失措的反應顯然感到不太習慣,但靜白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闡述著他要說的話:「光看蒼龍道現存的勢力,確實可用『苟延殘喘』來形容,不過『浪花薄櫻鬼』奧田蒼織,能夠讓這股勢力在這六年間仍未敗下陣來,足以證明他是切切實實的將帥之才。」

  「……怎麼說?」

  「雖然目前實質上統領鋒心會的是納沙.龍息沒錯,但你猜猜看,外界給予樂觀看待的比例有多少?」

  熾婕歪頭吊起眼珠思考,不過靜白並未給予思考的時間,隨即便索性提供前者答案:「不到三分之一。」

  「除了貴族、政府給予納沙的支持比較多以外,舉凡民間、非政府組織,還有其他的職業公會等等,大多都間接或直接表態支持奧田蒼織。一來,他對外展現的態度,博得許多人的好感。」

  此時,熾婕挑高眉毛接續靜白未說完的話,並佩服得緩緩點頭:「二來,挺過了長達六年的清算,如今他把戰況轉變為二選一的拉鋸戰——二選一,對外界來說就簡單多了。當然,納沙.龍息也不可能再把這場鬥爭藏在檯面下,接下來的一切都將更加透明且白熱化。」

  靜白於是做出總結,並大力予以讚賞:「此外,奧田蒼織和納沙.龍息一樣,不僅是臣丸國邦大師親手栽培的大劍士,奧田蒼織更是臣丸國邦所栽培的弟子當中,被世人公認最有資格接手已故的『無月之師』臣丸大師衣缽的繼承人。」

  「嗯……一個是掌握實權,被政府和貴族扶持——『冥火流』的『冥火龍』納沙.龍息;一邊是深得民心,廣受外界擁戴——『蒼龍道』的『浪花薄櫻鬼』奧田蒼織嘛,」熾婕食指捲起頭髮把弄著,並提出看法:「看來最後的關鍵就在於『萬劍閣』和其他不隸屬於鋒心會的無所屬劍士們比較支持誰了。」

  「鋒心會縱然經歷六年鬥爭失去不少人才,依舊是全世界勢力最大的劍士公會,世界上超過半數的劍士勢力都聚集在那,並對這場拉鋸戰的最終結果引頸期盼……不過,政治實際上在這兩人之間只是先導戰而已……或者更該說是奧田蒼織的門票,只有搶到這張門票,奧田蒼織才有拿起刀劍談判的資格。」銀面具男人垂下頭,下巴靠著交疊起來的手背:「……這次來到場外城的幾個鋒心會劍士,恐怕不像鈴a說的,只是為了那把妖刀而來。」

  鄰近正午的陽光,哪怕是深秋,也足以將男人臉上的銀面具給照得溫暖。

  「聽你這麼說,我也這麼覺得……不過話說回來,靜白,」女子嘴角藏不住竊笑,但為了不被對方發現,她舉起厚厚的名冊擋在口鼻前:「平常執法一板一眼的你,想不到竟然沒有一面倒地支持那個納沙.龍息啊?竟然還挺關心奧田蒼織!」

  「只是把這些情報告訴你而已,別得寸進尺,」對此,靜白撐著巨大軍刀起身,嚴正地以刀鞘頭敲了敲地板,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響:「……好歹我也是個劍士,你不會了解『無月之師』臣丸國邦大師對我們這些劍士的影響有多深……當然,還有他的驟亡也是。」

  「……我理解哦……我想我大概能理解。」

  熾婕放下名冊,安詳且溫柔地盯著被她靜置在原本座席上的《劍與矛盾》——那是她的好書友,已故的場外城政府同僚——晴天-Rêve最愛的一本小說。

  「要是換作Hearing-impaired,他一定也會跟你持相同想法……他也是劍士嘛。」

  「……或許吧,」這女生還挺念舊,當對方再次提起已故的幕僚同事,靜白便萌生這般想法。於是,也許帶了幾分寬慰,抑或僅是隨口說說,男人拋了句話,隨後便緩緩步出審判廳:「或許,晴天-Rêve也會持相同想法吧。」


* * *



  「魂龍先生,回來吧。」

  由於場外城位處內陸的緣故,要找到開闊的水源並不容易,更多的是前面早不知行經幾百里長的潺潺溪流。也因此,若能尋得一窪池塘釣魚,那便是屬於這座封閉的城裡另類的樂趣。

  「我沒准許你叫我的名字,」被對方喚作魂龍的藍眼男子,其名被叫出口後,頓時失去釣魚的興致與恬靜,他字裡行間充滿著被理性所克制的怨憤:「也不想再和你們有任何瓜葛。」

  「魂龍先生,你應該再給我們一次機會。」身穿騎士服的棕髮青年,左手牽著小企鵝寵物,並伸出右手期許對方也能釋出善意,這動作也被小企鵝寵物模仿著。

  「『應該』?」魂龍本都不願正眼瞧對方,卻因這一用詞終於拋出了怒視:「沒有什麼是『應該』的,雅爾斯特……我知道你沒那個意思,但身在『冥火流』,連單純的你都漸漸被影響了嗎?」

  「……」

  「那個……我很抱歉。」名為雅爾斯特的青年,索性致了個歉,他的情緒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太大的波動,站在旁人角度實在挺難讀出他的心態。

  魂龍短歎,神情有些惆悵:「我不會回去了……現在在你眼前的只不過是個斷了劍的劍士。再說,觸手勇者當時在這座城被誣陷入獄的事情我也還沒忘。更別提又是你找上門來——不是因為你,只因為是冥火流,所以我絕對不會答應……你請回吧。」

  「魂龍先生——」

  ——雅爾斯特話音未落,兩條有著龍頭蛇身,且如骸骨般滿布倒刺的紺青色物體從藍眼男子背後竄出,它們儼然具備生命扭動著,並發出直搗靈魂深處的低吼。

  「我是個失去佩劍的劍士——假如再讓我說第三遍,那我就不再用劍士的禮儀來對待你……!」威嚇、無奈在魂龍眼神和語氣中交錯著。面前那位青年憨厚固執的個性他再清楚不過,只有把態度踩死,才能逼退對方,而結果正如他所料,雅爾斯特總算服軟。

  「……我很抱歉,那麼不會再來問了,對不起。」牽著企鵝的青年鞠了個躬,他的企鵝寵物也跟著躬身行禮,隨後便辭別而去。

  漁夫目睹這一切,在魂龍背後的兩條蛇形巨龍收回體內後,問道。

  「唉呀,這樣真的好嗎,小哥?」

  「看著他在冥火流漸漸被同化;或者是和他一起被冥火流給同化……至少我的選擇,能夠讓我不必經歷這兩種可能。」

  魂龍轉過身,暫時屏住氣息,拋竿重新釣起魚來:「我不會去阻止他,誰叫他是如此崇敬『冥火龍』……」

  年邁漁夫不做任何反應,拉起了釣竿,把釣上來的魚給收進籃裡。

  「看來你知道老朽要問什麼呢。」


* * *


(另一方面,場外城人類區某棟樓屋頂……)

  「呀~這樣都被你看出來!?」

  「鋒心會的劍士太好認了,你們散發的氣質跟其他的劍士完全不同,」出言暗諷的男子,無論是酒紅色長髮、蒼白皮膚,或是背後形似惡魔的翅膀都令人印象深刻。男子不打算給一點面子,因為對方不請自來的同時也一樣不帶任何禮貌:「所以?鋒心會又在『募集人才』了嗎?」

  「大概吧,但我沒那個意思哦,你就別會錯意了~礦石哥。」站在另一邊的,是名有著雪白中短髮的妖精,無論從長相、嗓音,都難以分辨出他的性別。此外,因為身穿鬆垮的白色夾克緣故,也幾乎沒辦法根據其他部分去辨別其身分,像極了在刻意隱藏一樣:「我只是想來一睹那個礦石的風采,曾經叱吒風雲,『前』寇龍組的一、二……啊!第四人啊。」

  性別不明的妖精語帶譏嘲,並刻意舉起手指細數,讓這一切看來都更加冒犯。

  「嗯?見我一面的代價可不小……想必你是做好心理準備才來的吧?」礦石擺在刀柄上的手蠢蠢欲動,周圍氣氛霎那間多了幾分肅殺。

  「真可怕呢,礦石哥,明明都脫離黑道了,殺人如麻的作風還是改不過來嗎?」妖精嘴下毫不留情,面對礦石的警告,他似乎不當一回事:「還是你只是在虛張聲勢呢?」

  「取決於你,」礦石並沒有因為妖精的三言兩語輕易被激怒,他看起來相當冷靜,只是說出來的話是另一回事:「看你珍不珍惜自己那張嘴……倒不如說,恢復自由之身的我才是你該懼怕的。」

  「我的名字是北極鵝,請你好好記清楚囉,」哪怕礦石完全不像是在嚇唬人,白髮妖精仍自報名諱,並做出意圖上前握手的動作:「好好記住這個名字,這是提醒你別去蹚鋒心會那攤渾水的好人的名字,屆時哪天再見還請你別把手放在那麼危險的東西上面——」

  倏地,鏗鏘一聲,金屬敲擊音與鋒刃刺耳的摩擦聲響以兩人為中心點傳開——前一秒沒握成的手,這時已演變成兩人刀劍相向的局面!

  「這算什麼,毫無殺氣卻又快得驚人的出劍速度,你在玩我嗎?」及時拔刀擋下的礦石,面對對方摸不清來意的招呼攻勢吐露出不悅。

  「呀,我遇到欣賞的人總會忍不住變得話多呢,」出招被擋下後,北極鵝隨即向後蹬跳一小步,順勢避開礦石瞄準腿部的反擊,繼續悠哉地說道:「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手也會比較不安分一點,請你多多包涵~」

  「嗯……」

  「對我拔刀的後果,可不是一句多多包涵就能了事。」

  礦石語畢,他的刀上纏繞起冷冰冰的亮藍魔光,同時,一根又一根冰柱在北極鵝的腳邊如同雨後春筍般快速長高,困住了後者的去路。接著,刀刃上的魔光變得通紅熾熱——當礦石一揮刀,一道強烈的火焰波便往冰柱群聚位置衝去,將冰柱破壞掉,產生出濃烈的霧氣!

  「抱歉,你叫什麼名字來著?」隨著礦石刀刃上的紅光逐漸又被黑色光芒取代,有著惡魔雙翼的劍士透過刀尖在空氣中輕輕一點,便開啟了一道黑洞——礦石面對濃霧聚集處,舉劍刺向黑洞——他的劍有如穿越空間一般,即便身處在遠距離依舊直擊濃霧內部!眼看濃霧內的敵人已被這三屬性的連續技給處決,膚色蒼白的男子失望地發出嘆息:「我給忘了,但這下你也沒機會告訴我了吧。」

  「不愧是魔刀『墮落』——」

  突然,霧裡傳出聲音,一陣勁風同時迎面撲來,使得礦石方才恢復鬆懈的神經被吹得再度緊繃起來——瞬間,北極鵝的身影重現在前者眼前!身穿寬鬆夾克的白髮妖精壓低身子,而他的刀鋒距離礦石的頸動脈只有幾公分之差,倘若礦石沒有即時舉劍格擋,此處恐怕就要提前見血。

  「……真是看不懂你這人的思維,」礦石右臂向外出力,把北極鵝連人帶劍一併彈開,而他下一步則揮動巨大的惡魔雙翼,將這棟高樓樓頂的風給吹得更強勁:「明明是飽含殺意的一擊,卻又讓人感覺是在開玩笑一樣的討人厭,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擺動的惡魔翅膀帶起礦石的身子,微微騰空的他藉著低空飛行得以憑藉更快的速度發起衝鋒——然而,一道轟雷從天而降!由不得他繼續前進,逼得他只能緊急煞住,停在距離北極鵝不到五米之處。

  「沒什麼,只是來提醒你,在這麼高的地方發呆可是很容易被雷劈的,再見啦~」

  北極鵝留下一句調侃,而後便以剛才的速度迅馳離去,趁著轟雷落下之際,這名妖精絲毫不留機會讓礦石追上去。

  「哼,用不著你說,我也不想去蹚你們的渾水……鋒心會。」

  屋頂又剩礦石一人,男子收起名為「墮落」的佩刀,意味深長地直視向遠方。


* * *


(這時候,場外城郊外樹海森林內部某處……)

  「呼……呼……」

  艾勒摩卡大口喘著氣,要在短時間一次傳送三人對她來說必須耗費十足精力,尤其對一名久未使用魔法,專注在經營店家的法師來說更是如此,只見她稍事休息後,終於先行開口:「鹿乃控小姐……哈啊……這樣真的好嗎?」

  「這是曇華她們很重要的籌碼,不可以輕易拱手交給那些人,」這做法似乎是鹿乃控提出,可聽她搖擺的語氣,搞不好就連她自己都還沒拿定主意:「這裡離榆館很近,總之先在這躲一會兒吧。」

  眼看哈醬依舊無力攤在草地上,可他卻緘口不言,除了這情況讓他還沒反應過來以外,對身邊將他帶到此處的這兩人,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不過,鹿乃控小姐,沒想到你的角還能用來傳遞訊息嗎?」

  鹿乃控點頭應答:「算是吧……也是因為我的樹角插入地底的緣故,才能感知到你在附近……在剛剛那樣的情況下,實在不知道怎麼辦,只好伸長樹角,將訊息傳遞過去,請艾勒摩卡小姐幫這個忙」

  「不過曇華她們不知道吧?」

  艾勒摩卡道出事實後,鹿乃控只能面帶為難地慢慢點頭承認。

  「……我是她們的夥伴,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們被那些人牽著鼻子走。」長著樹角的女子先是猶豫,而後轉變為些許的堅毅說道:「更何況,我不覺得他真的那麼壞。」

  她目光放在哈醬身上,流露出幾分憐憫。

  「吼……你太單純了,小鹿,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這麼簡單。」

  「確實吧,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被夥伴們保護著,在他們眼裡,我大概是個弱小、單純,又幫不上忙的人,」鹿乃控眼神低垂,過去的畫面在她腦海中一一浮現:「不過,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接納著我,沒有因為這樣就把我拋下……所以,我想哈醬先生,你也一定是不得已才必須做出這些選擇吧?」

  「殺了人就是殺了人,仔細想想,因為這樣被夜光神使纏上算是我活該。」

  「你只是想要自由而已不是嗎?」艾勒摩卡突發聲補述道:「如果不是因為這麼單純的動機,我也不會答應鹿乃控小姐出手幫你。」

  咚!

  「這……」哈醬頓然啞口無言,比起剛才戰鬥中面對作風強勢的女槍士和紙袋武人,此刻眼前的兩位女性更讓他不知該如何應對。

  ……沙沙……

  好在,大樹晃動出樹葉的摩擦聲稍微緩解了寧靜的尷尬……

  咚!

  ……沙沙……?咚!

  ——不對!

  「吼!快低頭!」

  不對勁,這並不是風吹動樹葉所帶來的聲音……打從這聲音作響開始,一直都是由單顆樹所發出,最好的證明就是每次樹葉摩擦聲結束後,隨後又會傳來沉厚的衝擊聲。

  ——有人正在遠處瞄準這些樹進行攻擊,在這塊只有他們三人的區域,哈醬僅能如此猜測——或者更糟,那人實際上正在嘗試瞄準他們三人攻擊!

  沙沙……

  「怎麼回事,哈醬先生!?」

  咚!

  「吼——看來有人正在朝著這裡發動攻擊!」

  哈醬沒時間解釋,當下身體無法動彈的他也保護不了其他兩人,該怎麼辦?再給見不著人影的狙擊者繼續嘗試的話,遲早會讓他打中的。

  「你們兩個,快逃……!」只好賭一把了,賭自己才是被鎖定的目標。只要他留在這,鹿乃控、艾勒摩卡兩人離開的話就能夠脫離險境:「對方的目標……是我。」

  沙沙……

  「不行!」鹿乃控頭一低,長在她頭頂的樹角伸長並插入土裡——旋即,土裡竄出比剛才任何一刻都要粗壯且紮實的巨大枝幹:「我來保護你們……!」

  咚!

  咚!

  咚!咚!咚!咚!

  顯然對方因為鹿乃控發動能力的關係,已經鎖定住確切位置,進而展開接連不斷的遠程攻擊,縱然鹿乃控這次長出的樹角有多麼結實,那攻勢之強勁也無法抵擋多久。

  「唔——!」有著樹角的女子在防禦同時終於看清攻擊他們三人是為何物——是石頭,再平常不過的小石子,只不過,飛來的小石子竟有著如此迅猛的破壞力,對方究竟是何許人也?

  咚!咚!

  她快撐不住了,樹皮剝落同時也引發鹿乃控的痛覺發作,讓這名女子忍不住咬緊牙短短呻吟一聲。

  咚!咚!咚!

  對方攻勢不曾間斷,若再接下這等攻擊一次,搞不好……

  咚!第十二顆飛來的小石子正式打碎掉鹿乃控生成的樹角,而造成的衝擊力也讓她不小心踉了個蹌,在這過程中,女子的眼角餘光掃視到朝著他們三人飛來的物體——也正是第十三顆石子。

  「鹿乃控小姐!」

  「吼啊啊!」

  「不行了——」

  三人千鈞一髮之際,「唰」地一聲!三條粗長的藤鞭將他們給纏捲住,並在三人連反應過來大叫都來不及之間,把他們都拉了上去。

  「啊!怎麼回事!?」

  突如其來的發展令鹿乃控、艾勒摩卡以及哈醬三人措手不及,兩名女子更是張惶地不斷擺頭晃腦查看周遭。

  ……看起來,他們被拉到樹上去了,而且還是內部有著寬敞樹洞的大樹,可才剛開始試著釐清現況,一道又尖細又稚嫩的女聲打斷了他們正在重整的思緒。

  「真是的……別在森林裡吵吵鬧鬧好嗎?」

  「啊!」當鹿乃控一睹那嗓音的主人現身,剎那間被驚嚇得忍不住叫出聲來:「你、你不是——?」



碎碎念:

很久沒有字數這麼爆的一集了

這集,字多、資訊多,連名字也多

有些名字來自以前登場過的熟面孔;有些名字則在今天才被提起

還有些名字,你好像在哪聽過卻可能一時想不起來

基本上關於「鋒心會」這個劍士公會的基本介紹,已經透過這集跟大家稍微做解釋了

這樣大家或許也能更有方向去猜測,現在在場外城的四名鋒心會劍士,究竟想做什麼

至於那些熟悉的人名,老觀眾就當個小彩蛋

還有一些可能你目前還覺得很陌生的名字,我會說可以稍微記起來,對於在收看這個系列的觀眾沒壞處

是的,從黑道、政府,到現在出現鋒心會、夜光神使等各種職業組織

這部故事未來會越來越把焦點放在這些組織身上

今天算是透過這部外傳,稍微介紹給各位認識

畢竟我之前就說了,這部外傳的存在,就像是給這個系列觀眾的新手教學一樣

該提到的,我自然不會隨意帶過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還請在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請務必留言提醒,我會立即修正

BGM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侵權敬請來訊告知,並且會立即撤下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若你願意且有餘力,不妨點個贊助

你們的任何鼓勵都將成為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胡地忠實粉絲
沒辦法再拿劍對劍士而言真的夠難受,就像沒有手能拿畫筆一樣
2024-03-26 00:12:36
『。』
骯,即便有手也不能拿劍,這是何等恥辱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14.png
2024-03-26 15:11:46
Lee~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可以從北極鵝和亞爾斯特拉幫結派的行為看出,冥火流和蒼龍道好像準備要把話攤開講了!
2024-03-28 10:43:59
『。』
骯,感謝贊助,兩個派系會有什麼發展,敬請期待~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05.png
2024-03-28 17:52:10
冬飄桂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這章真的情報量巨大啊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16.gif 但後面的白刃戰超好看
比起超能力更最喜歡刀劍相接的戰鬥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5.gif
2024-03-30 00:17:59
『。』
骯,我沒想到那段短短的打戲反應竟然挺好呢,真是受寵若驚
大家喜歡真是太好了,也謝謝阿桂贊助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75/08.png
2024-03-30 01:30:57
懸著提燈的月彎兒
出現的派系越來越多了QAQ
感覺會越來越複雜

是說從場外城的幕僚口中去解說鋒心會的發展及派系分成反而更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魄力
2024-04-06 18:36:29
『。』
骯,由一個大勢力去介紹另一個大勢力,常常能讓人感覺到魄力呢,謝謝月彎[e12]
2024-04-10 11:35:57
Fashion Steven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句點早安,感謝句點之前的贊助,我也贊助你做些回饋。

小說我就慢慢拜讀了。
2024-04-14 11:28:38
『。』
骯,好的,在此感謝綠茶[e34]
2024-04-14 15:20: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