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序 因果(2)

霜松茶 | 2024-01-26 10:00:22 | 巴幣 296 | 人氣 127


  從前有一位國王統治著山丘下的小國。國王的國民很少,國土也不富裕,但幸運的是,他有一位賢明的宰相。
  某一天,國王上朝的時候,突然打了宰相一巴掌──什麼解釋都沒有,就這樣,『啪』地一下,打完就生氣地走掉了。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宰相也不知道,因為國王什麼也沒有說。但是他是個賢明的宰相,所以他並沒有質問國王,而是微笑著轉身,同樣地賞了大將軍一巴掌。
  大將軍想不通怎麼回事,但賢明的宰相做的肯定沒錯。於是他跟著轉身,賞了隔壁的副將一巴掌。副將比大將軍還要疑惑,但是連將軍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他一個副將又怎麼會知道呢?他不停地想,不停地想,一直到回家都還在想。回過神來便看見妻子的臉龐,於是就賞了妻子一巴掌。
  妻子問:「丈夫,您為何要打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副將回答:「喔,不是,親愛的。這一巴掌是國王給宰相,宰相給將軍,將軍之後又傳遞給我的。」
  哇喔,聽聽,國王、宰相還有大將軍,這不是國家最尊貴的三個人嗎?於是妻子聽完轉身也賞了仕女一巴掌。接下來,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全國掀起了傳遞巴掌的風氣!三天之後,國王在踏入寢宮的瞬間,迎面被門後面的王后賞了一巴掌。
 
  「噗──」
  「將軍好衰喔。」
  窗邊的某人同情地搖頭。有人驚嘆,不知為何還有人鼓掌,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國王陷入盛怒,大聲質問王后為什麼打他。王后困惑地說:「親愛的,這不是你發起的遊戲嗎?」
  國王莫名其妙地問:「什麼遊戲?」
  王后說:「被人打一巴掌之後,要去賞你見的下一個人巴掌!這不是你和宰相帶頭的嗎?全民都樂此不疲,大家都在玩!我們的國民都相爭效仿,現在全國上下都被人打過一巴掌了,就只剩下你了,遊戲結束了!」
 
 
  老師說完放下雙手,面帶微笑地看向大家,代表著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聽完之後,有的人哈哈大笑,有的人疑惑不語。還有些人若有所思地咬著指頭,把眉毛皺得連成一條。
 
  糾結的臉龐交雜在教室裡面。老師巡視座下,將大家的表情一一收進眼裡,沉澱了一會兒才重新開口。
 
  「所謂的『業果』是指,一個人做過的某件事情,以他不再認得的樣貌回到身上。若是他擁有足夠的智慧,便能夠辨識出發生的過程;若是沒有,那就會被打得措手不及。報應就只是進動現象,就像迴力鏢,不論扔的人帶著什麼意圖,角動量對了就會回來。如果你有意識地扔,你可以從容接住每根力鏢;如果你沒意識地亂扔,迴力鏢就會砸在臉上。」
 
  不知為何,這幾句話戳中小嶽笑點。腦袋裡冒出角動量的算式,他摀住嘴巴,吃吃悶笑。男人也回望他彎起眼眸,溫潤的黑瞳裡光芒閃爍。
 
  「善惡誰定?裁決是神明的工作,審判也是神明的工作。各位,果報是存在的,但我們不應以善惡定義。善與惡只是人腦內創造的幻象。沒有善,也沒有惡,世間就只有單純的因果。唯有去真正理解這點,人生的可能性才會徹底敞開。」
 
  「怎麼可能!」教室裡騷動了起來,一片譁然:「老師老師!意思是做什麼壞事都可以嗎?」
 
  「各位,各位!」白袍男子舉起雙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老師可不是勸大家不與人為善──」
 
  短促的敲門聲忽然響起,打斷了老師的話和大家的追問。老舊的滑門發出刺耳的摩擦聲,伴隨尼可拉斯的小聲勸阻,白潭大步踏入教室。
 
  「等等,二哥,不用啦──」他哥哥尷尬地站在走廊上,試圖抓住白潭手腕,被白潭堅決地甩脫。
 
  「很抱歉打斷各位快樂的時光。」白潭遠遠朝老師點頭,用整間教室都能夠清楚聽見的極東語請求:「能否放待會要去實驗室做檢查和值勤的樣本先離開教室?有些人晚上還要巡邏,再下去拖到檢查的時間,尼可他們在上夜崗會前來不及吃晚餐。」
 
  「哎呀,非常抱歉!」老師連忙起身,轉向八梯的孩子們笑道:「我們這就結束了。對吧?」
 
  「真的沒關係啦。」尼可拉斯好脾氣地笑著。白潭再度無視尼可拉斯,跨越教室,走到老師身邊站定。
 
  不可一世的所長秘書握住老師的雙手,半是強硬地將老師扶下講桌,冷淡提議:「若是您覺得時間難以控制,我們也可以考慮禁止晚間排班的人參加下午的課。如此就不必擔心拖堂影響到其他人了。」
 
  所有人的臉色刷刷地變了。
 
  老師是研究所的所長,平時得維持研究所的運轉,他們也不是園區唯一的孩子。每班得輪排好幾天才聽得到一次老師的課,錯過一次不知道要等多久。大家暗地裡敢怒不敢言,只好用眼神以及惡毒的話語無聲問候白潭──當然,還得小心避開特定血緣關係,以免問候到講桌上的老師。
 
  老師輕聲安撫著白潭,不好意思地說:「這次是我的錯,下次不會啦。是我錯了。」
 
  白潭歪過頭掃過教室,最後將視線落在他的臉上,冷冷瞪了他一眼。
 
  「身為一個團體,所有人的責任都得共同承擔。怎麼能怪在您一個人身上?」
 
  罪魁禍首的小嶽環起胸口,不客氣地瞪了回去。
 
  老師將白潭推出門外,轉身宣布今日到此為止,催促了幾句後飄然離去。大教室恢復吵鬧的景象,大家站起來收拾東西。要趕去實驗大樓的同學們打了一聲招呼,都紛紛抓起背包先離,將課上用過的書本和文具留在教室,由同桌、同寢或同隊的隊員代為收拾。
 
  尼可拉斯還站在門外,不時探頭朝教室裡面偷瞥。
 
  居里安見狀推了他一下。他點頭道謝,將收拾的工作託給同桌,朝尼可拉斯奔去。老師已經走不見了,教室外站著尼可拉斯和白潭。走廊上偶爾有其他樣本經過,偷偷對尼可拉斯打招呼,又低頭閃躲白潭的視線。
 
  白潭站在尼可拉斯旁邊,翻著手中的夾板文件不停記錄,每寫幾個字就會停下來看看錶又看看尼可拉斯。每一次白潭的視線落到身上,尼可拉斯都合起手掌,可憐地做出「拜託」的手勢,惹得白潭一次次抿唇。
 
  「哥!」
 
  他擠開白潭的那張死人臉,一腦袋撞進尼可拉斯懷裡。尼可拉斯立即張手接住,壓上他的肩膀問道:「今天的課好玩嗎?」
 
  「好玩啊。老師的課可以上很久,感覺都不會膩。」
 
  有哥的孩子是個寶。他仗著自己有哥哥撐腰,無畏地對某張死人臉抱怨:「明明就還有一大堆時間,幹嘛那麼緊張?班與班之間留那麼多空檔,都不知道要用來幹什麼。」
 
  「對。空檔的時間就是讓你們可以散漫又不負責任地拖堂,之後也勉強還能夠補救,不會有人因此而付出傷亡。」白潭陰陽怪氣地環起胸口:「而本人的存在,就是讓你們能夠毫無負擔,推卸自己的不守時不自律,在不用背負罵名的同時,還能夠順便把破事都怪到他人的身上。」
 
  「喔,是喔?那真是感謝你無私奉獻。」
 
  他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答道。經過的花火不小心笑出聲音,在白潭陰暗的瞪視下摀住嘴巴,驚慌地逃走。
 
  尼可拉斯連忙拍了他一下,像一隻袋鼠媽媽摟住他的腦袋,使出必殺絕技對白潭說道:「抱歉,二哥,他還是個孩子,你不要跟他計較。」
 
  白潭用放棄人生的眼神看了尼可拉斯一眼,轉身走了。
 
  他躲在視線死角對白潭的背影大翻白眼,回身扯住尼可拉斯的手臂撒嬌:「哥,你別聽他亂說,我才不會讓你餓肚子。我也有在看時間的。」
 
  尼可拉斯搔了搔臉頰,好脾氣地微笑:「不好意思啦,打斷了你們精彩的地方。」
 
  站在白潭那一邊的說法讓他不悅。他晃著尼可拉斯邀約,試圖扳回一城:「巡邏前我們一起吃晚餐?」
 
  「好呀。」尼可拉斯揉了一把他的腦袋:「我也要趕快走了,助教可不能遲到。那等一下你來實驗室接我喔?」
 
  「嗯,你就乖乖地等我來接,不可以跟白潭先走掉。」
 
  「不會啦。二哥今天不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尼可拉斯為他的孩子氣笑了起來,又捻起衣襬細心地擦去他額頭的汗水,才轉身離開。
 
  他站在教室門口,小幅度地揮手,目送尼可拉斯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
 
 

 
  作者留言:

  宰相的故事是印度的寓言故事改寫的喔,特此註明!

創作回應

可歪
本來還在期待老師會甩誰一巴掌的說 XD
2024-01-26 10:13:05
霜松茶
老師瞬間從混亂善良變成混亂邪惡XD
2024-02-02 02:27:37
大漠倉鼠
宰相的故事寓意跟齊桓公好服紫差不多,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上若昏昧、逢君之惡叢生
2024-01-26 16:08:31
霜松茶
要具備足夠的責任意識和貴族素養,真的不容易呢 ٩(๑`^´๑)۶
2024-02-02 05:31: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