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五章 收斂一點(3)

霜松茶 | 2024-02-24 10:00:01 | 巴幣 74 | 人氣 411


前情提要:

  白潭沉重地呼出一口氣。不知不覺,醫療棚已近在眼前。他放下煩惱,掀開擋風布,不期地撞見飽含衝擊性的畫面。
  「血獾」珮特拉與「蟲餌」蕾貝魯抱在一起,深情對視。



  珮特拉摟著蛇男,一隻手捧著蕾貝魯腦袋,讓傷患枕在自己肩上,輕慢地抓撫少年的軟髮。蛇尾最末端被珮特拉凹起,纏在掌上,用指尖輕摳著尾腹的軟鱗片摩娑。
 
  「疼。」蕾貝魯啞著聲音說道。
 
  「乖,做得很好。貝貝。我以你為傲。」
 
  珮特拉低下頭吻去他眼角的淚水。蕾貝魯嚶嚀一聲,整個人貼上珮特拉的胸膛,換來珮特拉的輕笑。
 
  兩人沉浸在彼此的視線之中。白潭踏入醫療棚的瞬間,正巧將全程收進眼底,趕忙突兀地煞車。
 
  從餘光瞥見白潭難以言喻的神情,珮特拉抬起斯文面龐,笑瞇瞇地問道:「榮榮啊,有什麼事嗎?」
 
  「槍的治下不禁止職場約伴的嗎?」
 
  「我們和柔弱的零相容不一樣,不會因只閃神一瞬就輕易喪命,請您不必擔心。」
 
  白潭頭疼地按住額角,試圖以遮蔽視線來逃避現實。
 
  「協會只暫停對外活動,並不是封館停業,你們能不能等回協會再『補』?」
 
  「那也要有假啊。」受傷的蕾貝魯靠在珮特拉肩上抗議。
 
  「那也要人在皇都。」珮特拉客氣地影射。
 
  「那也要上面沒有神經病忽然把我們送來西部荒野吹風!」
 
  惡狠狠的幫腔從背後響起。麥梅蒂茲掀開醫療棚布簾,大步跨了進來。看見床上你濃我濃的兩人,他一點都不覺得哪裡奇怪,上前關切起珮特拉懷裡的部下:「蕾貝魯,你好點了嗎?」
 
  「如你所見。」蕾貝魯的蛇尾尖輕扭了一下,仰視珮特拉的雙目,含情脈脈:「有珮珮的陪伴,我感覺好多了。」
 
  珮特拉撫過少年臉龐,憐愛地捲起碎髮,往旁邊撥去,另一手輕握著尾尖以拇指腹磨蹭。
 
  「我要辦正事了。」男人漫不經心地問:「你們要留下來看嗎?」
 
  白潭隱忍地抽動眉頭;麥梅蒂茲則顯得有些尷尬。護衛隊隊長挪開目光,揮了揮手中的終端機,甕聲請求:「借我躲一下。」
 
  三人的視線集中到他手上。
 
  迎著三人或是了然、或是疑惑的目光,麥梅蒂茲的終端機亮了起來。屏幕的青光低調閃爍,矯健的壯漢立刻躥到角落,面對帆布棚牆筆直站好。
 
  「是。」
 
  他接起通訊,恭謹問候,聲音彷彿令外頭的艷陽黯然失色。
 
  床上的兩個人彎起眉毛,笑嘻嘻地對白潭做了個口型:『迦達爾。』
 
  白潭覺得腦殼更疼了。
 
  「主,主人……」不知道通訊的對面都說了些什麼,麥梅蒂茲的身軀抖了一下,卑微地乞求:「可,可是,這裡有其他人在……」
 
  五呎高的壯漢對著角落哈腰,露出了一抹堪稱羞澀的表情。因為醫療棚一瞬間陷入安靜,麥梅蒂茲的通訊忽然清晰可聞。
 
  可愛又甜美的聲線傳了出來,略帶輕揚,如曦下乘風飄蕩的絨羽,令人渾身酥軟:『欸?都有誰?』
 
  麥梅蒂茲回頭瞥了一眼,將自己更小地縮進角落,用手掌摀住收音端報備:「珮特拉,蕾貝魯,還有陛下……」
 
  『榮榮也在嗎?』甜美的少年音高了幾度,聽起來似乎很高興:『嗨,榮榮──』
 
  麥梅蒂茲蒙上哀怨,手上俐落地按開擴音。白潭始終在一旁冷眼旁觀,在擴音接通的瞬間揚起眉頭,冷不防開口。
 
  「迦達爾。很抱歉打斷你們的溫馨時光,但是麥梅蒂茲正在值勤。請你等到他換班後再問診,不要妨礙公務。」
 
  通訊間安靜了一瞬。
 
  『為什麼你跟我說你現在有空?麥麥,說謊不好唷?』
 
  天使般的聲音困惑萬分。麥梅蒂茲睜圓眼睛,渾身戰慄,短短的頭髮彷彿都豎了起來:「不,不是,主人您聽我解釋──」
 
  『這次又打算找什麼藉口?不乖喔。』通訊的對面輕笑兩聲,打斷他的辯駁:『沒關係啦,我可以體諒你工作很忙的呀,難道你不相信我?等你下次回家,我們再慢慢說吧。愛你喔?』
 
  麥梅蒂茲張著嘴巴,像是被鍊圈勒住喉嚨,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很抱歉,陛下,祝你們旅途順利。那就不打擾了。』
 
  通訊掛斷了。
 
  麥梅蒂茲凍結了很久,一寸一寸地慢慢抬起腦袋,像僵硬的木人,用震驚和控訴的眼神看著白潭。含淚的金眸飽含心碎,似乎在指控他是個卑鄙小人、公報私仇、暗地裡捅陰刀的騙人玩意兒。粗曠的糙漢子在這一瞬間,纖細得像個少女,竟能用眼神表述出如此豐富的情感。
 
  白潭毫無歉意,仍環著胸口冷聲警告:「下班後要怎麼玩是你家的事,值勤的時候請你好好值勤。」
 
  護衛隊隊長結結巴巴,卡了好半天才終於發出一點聲音:「不,是,啊,我,換,班,了。」
 
  「為何我沒收到消息?」
 
  「不是,啊你剛,在房間,白小嶽,就,不讓我們進去……」
 
  受到了重擊的男子目光呆滯,攤了攤雙手,又重複攤了攤雙手,莫大的衝擊令他連話都說不清楚。
 
  白潭沉默半晌,視線往側面飄移,最後不怎麼有誠意地擠出:「抱歉。」
 
  「啊啊啊啊啊啊!」
 
  珮特拉和蕾貝魯沒良心地大笑,把小床拍得嘎吱作響。高大的肌肉壯漢蹲去角落,不停地用兩手抓著髮根,看起來宛如世界末日一樣驚恐。
 
  白潭無言半晌,覺得自己該負責一下,凹下嘴角問道:「要我再打一通電話去解釋一下嗎?」
 
  「榮榮!你想害死他嗎?」珮特拉驚嘆。
 
  「說不定這也是麥麥的情趣。他就是希望有人能火上澆油,讓滾燙的愛情來得更猛烈一點啊。」蕾貝魯扯了扯珮特拉,甜膩膩地說道:「迦達爾的口味實──在很重嘛。」
 
  「也是喔,貝貝,看來是我們太不識趣了。」
 
  珮特拉抱著蕾貝魯親吻額角。兩人的深情和縮在角落狂搓腦袋的麥梅蒂茲形成強烈對比。白潭被膩得面色發青,用指節連敲金屬床架,猙獰地警告:「協會外不要這樣叫我!明文規定,協會內關係不應帶入職場,不遑影響工作!給我收斂一點!」
 
  「陛下,您可不能這樣厚此薄彼。前幾天會長跟金兒還不是抱在一起?老師說過,不患寡而患不均,差別待遇會令您的部下寒心的。」珮特拉狡猾地瞇起眼睛,笑咪咪地反駁:「況且我和貝貝是醫療目的,核心的親密接觸有助傷口安定。本人可是持照的專家,又不是在玩。」
 
  「請至少不要被協會外的人看到,簾子拉起來再做。」
 
  「討厭,榮榮,我們還沒有那麼飢渴好嗎?」
 
  蕾貝魯針對他遣字用詞的歧異大驚小怪。白潭被氣得扯過簾子,用力摔上,撇下麥梅蒂茲轉身逃走。
 
  離醫療棚一百公尺後,麥梅蒂茲悲憤的怒吼從裡面遠遠傳了出來:
 
  「白小嶽,我恨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
 
  要塞內的白小嶽打了個噴嚏。
 
  「又,怎麼了,莫名其妙。」
 
  他翻了個身,嘀咕著將被子拉過腦袋,繼續補眠。



 



  作者碎念: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卷二最後幾章,某人在宸翰宗書閣裡發現了一項神祕條目…… ,,ԾㅂԾ,,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白小嶽:https://media.tenor.com/heD4aayNSXUAAAAC/huh.gif
2024-02-24 12:02:18
霜松茶
https://media.tenor.com/0QoJTTqB1CoAAAAC/what-the-heck-dustin-henderson.gif
2024-03-07 03:45:49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不行不行,感情不夠
再饑渴一點,當場嘿咻嘿咻嘿咻咻吧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5.gif
2024-02-24 13:00:20
霜松茶
咳咳,再激情下去就變妨害風俗啦……(/ω\*)……… (/ω•\*)

感謝句點大贊助(〃` 3′〃)b!
2024-03-07 03:02:16
大漠倉鼠
「核心的親密接觸有助傷口安定」——學廢了,現在我人在警局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41/08.png
2024-02-24 13:33:48
霜松茶
別擔心,現在馬上把阿鼠得免責醫療執照送過去──https://media.tenor.com/YnbQJ4dpK_sAAAAC/severance-appletvplus.gif
2024-03-07 03:03: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