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六章 窺視龍脈之人(3)

霜松茶 | 2024-03-02 10:00:27 | 巴幣 286 | 人氣 461


前情提要:

  「白小嶽!不是說了叫你安靜躺著嗎!」



  祭司隊長抱著一大堆器具回到移動要塞,怒氣沖沖地將陛下驅離。他架起布幕,將休息區隔開,跪地為白小嶽祝禱,末了將手上的串珠戴上白小嶽的手腕。

  木製的圓潤串珠傳來淡淡的香氣,曠神怡人,令白小嶽眼皮沉重了起來。

  「嶽。剛才真的很危險,請你不要再這麼幹了。」露西法按住白小嶽的肩膀,面龐被擔憂爬滿,一再告誡:「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我,沒有,玩笑的意思……」

  「不,你沒有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祭司猛的收緊十指,枯槁的面龐終於露出懼意,後怕無比地說:「你剛剛差一點就再也回不來了!要不是,要不是……我真的……!」

  白小嶽轉動眼珠,困惑地看向露西法。

  「有這麼嚴重?」

  「就是這麼嚴重!你究竟明不明白,我們剛剛差一點就失去你了?」

  露西法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他膝行兩步,朝後方退去,俯身對白小嶽伏地一拜。

  「前幾日的事,我非常抱歉,懇請你接受我的懺悔。私底下我也想感謝你,嶽。我本以為自己已經看淡,要不是你在這時候回國,我都沒發現原來自己還存在這麼幼稚的一面。」

  白小嶽頂著沈重的腦袋,什麼都還來不及說,露西法便重新直起背脊,壓住沙發邊緣湊了上來。

  「但是,二哥是真的很需要你。嶽,二哥他遠比你以為的、遠比你所能想像的更需要你。」

  露西法眼眸裡蘊含的份量過於鄭重,看得白小嶽扭頭避開,聲音也不自覺地粗了起來。

  「所以?」

  「沒有所以,重蹈覆轍僅一次就夠了。」祭司垂下眼眸,微笑搖首,又再度珍重地握起白小嶽的五指:「我只是希望能將此事傳達給你。希望你未來做任何行動,能夠將這點納入考量,並更加珍惜自己一點。僅此而已。」

  白小嶽側首打量露西法──他從小就發自內心敬佩的同窗。露西法掛著靜謐的微笑,因受傷如老樹垂垮的面頰,也擋不住那份純善的光潔。那種歷久彌新的敬佩,從記憶之中升了起來,使得白小嶽不禁一陣恍惚。

  「我剛剛,並不覺得,有性命危險。雖然,遇到阻礙,但是,嚴格來說,沒什麼感覺。不是故意的。」

  或許是因為過於專注,在白小嶽的主觀感受之中,就只是計算遇到了凝滯,甚至沒注意到自己吐血。誰知道等他回過神來,意識就已經被攪成破碎的漿糊。

  之前在使用神術過度也是這樣。雖然他感到些許疲累,口鼻深處也隱隱發熱,但是平時過勞也是差不多的感受。誰知道再次醒來,就已經出現高燒和夢遊,而自己的體感仍幾乎未變。

  露西法微微凝起眉頭,半晌後湊到他面前,低聲開口:「獄,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你。」

  「你,問?」

  「抱歉,急救的時候因為狀況非常危急,我來不及先告知你。但是……」

  露西法說著垂下眼眸。正在躊躇該如何解釋,白小嶽面色一僵,抬起手蓋住自己的雙眼,啞聲問道:「你看到什麼?」

  「手……還有嘑夫鳥。嘑夫鳥領我迎向光明。」

  祭司在觸碰他人的靈魂的時候,經由彼此意識的交纏,有時能窺探到特殊的視野。有人說那是靈魂的形狀,有人說那是業力的書卷;也有人說,那些景像,不過是祭司腦海裡的幻覺。

  嘑夫鳥則是一種罕見鳥類,只活在西部中南一代。平時的叫聲如黃雀婉轉,唯獨在看見自身倒影時會嘎嘎大叫。有的文化視其為身正自省的代表,也有人認為那是種自戀的鳥類。

  「嶽,你忘在暗室車上的貴重物品,那個是護身符一類的存在吧?」

  白小嶽聞言伸進口袋,掏出引發暗室車騷動的物品。

  那是根小指長度的羽毛,根部淡白,尾部漸灰。骨根以細線穿洞綑綁,連接在小巧的底座和掛鉤上;外身以濃厚的透明膠漆覆蓋塗滿,固定成堅硬的質地與形狀。

  「我原本快要不行了。這時候,環繞在你體內以及你的護身符上的某種──用言語難以形容的強大祝福,推了我一把。」

  方才探入白小嶽深處,準備以療癒祝禱的驅散龍脈意志的時候,露西法生出一瞬間的猶豫。

  並不是因為他吝於獻出性命。而是,即使搏命一試,大正祭司長也毫無勝算。纏繞住白小嶽的意志是如此龐大,光是睜開「眼」注視著白小嶽,就令他發自靈魂戰慄。

  那是一抹不容置疑的存在,憑凡人根本無以抗衡。露西法毫不懷疑,只要窺視到哪怕一瞬,整個人都會陷入浩劫。屆時不要說救回白小嶽,連他自己也會遭龍脈吞噬,不復存在。

  ──即使獻上自己的性命,多半也無法拯救白小嶽。

  正當露西法因此陷入絕望,強烈的白光化為一雙小手,在他的後背上輕推了一下。

  嘑夫鳥降臨展翅大嚎,純淨的光芒驅散了黑暗。露西法像是生出羽翼,衝破桎梏,一頭栽進深淵,伸手將瀕臨墜落的白小嶽拽了回來。祝福的光芒,也截斷了連結神術使與深淵的陰影。

  「龍脈侵蝕你的意志暫時休眠了,但是,羽毛上的祝福也消散了……」

  露西法遺憾地低頭告知。一想到白小嶽為了這個護身符衝上暗室車,重視到能夠失去理智,頓時難以直視他的雙眼。

  白小嶽愕然地看向羽毛綴飾。半晌之後,他攏起五指,低聲說道:「散了也好。」

  露西法交握雙手跪坐,留給彼此時間沉澱。

  休息廳一時間陷入安靜。過了一會兒,白小嶽放下手臂,側過頭主動問道:「還看到什麼?」

  「其他的我都難以理解。看得最清楚的是一塊巨大的方核,被白光繚繞……很強力的祝福。但是在隔絕了龍脈的意志後,祝福就變得非常黯淡了。」

  「有看到,匣嗎?」

  「匣?印象中,倒是沒有。還有許多東西,被飛霧一樣的光圈圍繞,看得不清楚,像是在保護你一樣。」

  「那很好。如果,你看到匣子,不要碰。那很危險。」白小嶽沉聲說道:「看不懂的,都是,在保護你,不要看就對了。」

  露西法張了張嘴,似乎想問他為何這麼了解祭司的視野,最後歪起頭懷疑地問道:「你該不會是仗著自己有強大的祝福,才敢挑戰這麼危險的事情吧?」

  「不是。」白小嶽飛快地回答:「我不知道。」

  露西法鬆了一口氣,又覺得自己的反應根本不對,氣得瞪大眼睛:「意思是你連保護自己的手段都沒有,就膽敢窺視龍脈了嗎?」

  大正祭司長更生氣了,一下一下地拍著白小嶽的小腿。要不是神術使現在過於虛弱,大概會被祭司抓起來搖晃。白小嶽自知理虧,滿臉無辜地閉著嘴巴,任由露西法不停拍打。

  畢竟,神術語對上龍脈意志,最後確實是龍脈意志的勝利。

  露西法拍了半天,終於勉強消氣。

  「嶽,你體內埋藏著的那種力量,我曾經在龍脈大巫身上感受到過。那個難道是傳說中的──『寵兒的祝福』嗎?」祭司的求知魂燃燒起來,眼神充滿探究,接連追問:「你出外遊歷的時候認識了巫者?有沒有遇到刁難?為什麼有巫者會送你寵兒才有的祝福?沒有被騙走什麼奇怪的代價吧?」

  白小嶽嘆了一口氣,側身面向沙發,背對露西法不再說話。

  「啊,抱歉,我似乎問了不該涉及的問題。請原諒我的唐突……」見他不願多言,露西法垂下眼眸,嘴角卻揚起純淨的笑容:「那麼你會回到卡蘭,想必也是受亞拉亞指引,是嗎?」

  白小嶽似乎哼笑了一聲,最終彎了彎眉眼,將多餘的情緒藏入瀏海,什麼也沒再說。

  露西法為他蓋上厚毯,在沙發的四角與休息廳四面,共八個方位安置祝具,又來到休息廳的中央禱祝。空間裡泛起柔和如霧的白光,比草龍鱷一戰更加無形,形成了隔絕外界的簡易淨域。

  休息廳布置完畢,祭司請白小嶽好好休息,便離開傷患,前去找白潭匯報狀況去了。

  露西法遠去後,白小嶽閉上眼睛,將冷硬的護身符貼緊自己的胸口。

  「很遺憾,其實,也不是。」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2024-03-02 11:50:35
霜松茶
o(*≧ ▽ ≦)ブ☕☕ヾ(≧ ▽ ≦)ゝ
2024-03-07 05:27:52
Astray
匣子裡面裝什麼?這麼恐怖...'OAO;
2024-03-02 20:46:24
霜松茶
核、核廢料(((φ(◎ロ◎;)φ))) ('X
2024-03-07 05:27:01
聽而不聞的蛋糕
https://media.tenor.com/BBEzlCxhNvQAAAAC/%E8%91%AC%E9%80%81%E3%81%AE%E3%83%95%E3%83%AA%E3%83%BC%E3%83%AC%E3%83%B3-sousou-no-frieren.gif
2024-03-03 20:35:45
霜松茶
https://media.tenor.com/okRJQ0XW-GgAAAAC/do-not-press-priest.gif
2024-03-07 05:28: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