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命之章】第17集〈打散槍陣〉

『。』 | 2024-02-24 15:10:02 | 巴幣 4200 | 人氣 869

連載中《外傳.命之章》
資料夾簡介
好人、壞人,正義與不義,隱藏於世界八方的二律背反,為命運所推動,四處乘上洋流,在這座城市相互交織。

骯,大家好

最近花錢花得有點兇啊

看來需要節制一點了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十七集要開始囉



   十面扇形能量陣皆全數展開——然而,卻沒有任何一面顯現出男子所指目標——「虎曜金星」的方位。

  偽裝成人形乳牛,化名為「清牛」的男子,如今顯現他的真身,雪白的中分短馬尾紮髮,以及一襲和服羽織。他似乎沒料到,「天心十道」竟然會追蹤不到目標位置,這不太可能,男子確信,他在圓陣及雙臂上畫的每一格符文都絕對是自己記憶中的「虎曜金星」的術式格式,但……不管哪一面扇形陣就是沒顯現虎曜金星的位置,顯示過去行蹤的九道扇形;以及最後一面顯現目前去向的扇形能量陣,無論哪一面都只有一片空白。

  「嗯……」男子止好掌中血流後,托起下巴凝思起來。

  本來,他的如意算盤都已打得完備,也就是藉由「天心十道」追蹤出虎曜金星的所在,接著便能前往該處並一舉奪得虎曜金星。掌握追蹤虎曜金星的術式以及能夠施展追蹤目標的高等敕令,男子本該在這次競賽中擁有四分輕鬆到手的絕對優勢,不過,這下或許是該重新擬定計畫了。

  男子雙手一插,交疊於胸前,看來,這下他得多仰賴方才結交的「盟友」了……


* * *


  「有找到你要找的人嗎?」

  「沒有。」

  羅力搖搖頭,臉上帶著略為失落的神情。若不是剛才見到的那幅景象,誠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孩竟是「機器人」——對於這個詞彙,頭戴耳機的藍髮男子其實是十分陌生,但看字面上的組成,多少能猜出這代表什麼意思。總之,從羅力自己親口說出自己的身分後,就等同於告訴對方,她並非血肉構成的物種。

  「這樣吧,你想找的人長什麼樣子,有印象嗎?我也來幫你找找好了。」或許是自己內心深處對燒杯杯、優.曇華等人抱持著信賴,醉仙望月步所遭遇的事情,誠有預感一定能順利解決,於是自己便不再出手干涉,並認為眼前的女孩此刻反而更需要他的幫助。

  「嗯嗯嗯……」

  「啊啊!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們再從其他線索找起吧!」

  羅力眉頭緊蹙,並隨著低吟的聲音全身左右顫動,縱然外頭人還不多,這動作也免不了引起注目,誠見狀,倉皇地只管阻止女孩繼續進行如此誇大的舉動。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啊啊啊!我說真的,沒事的!我們再想其他辦法就好啦!」誠慌張透了,當下只好發出更大的聲音和動作制止對,直到一陣子過後,羅力才總算消停下來。

  「咯——好了,出來了,」相較於誠的慌忙,羅力倒很是鎮定,只見女孩伸出舌頭,而上面則墊了一張……似乎是照片的東西?女孩習以為常地將置於舌上的照片遞給誠,解釋道:「我正在從雲端資料庫列印照片,這樣找起來會比較快。」

  起初,誠對置於舌上的照片表現出幾分排斥,直到半推半就接過乾燥的照片後,意識到對方並非一般人,就連唾液的分泌也能開關自如,這才傻愣愣地接受:「噢……」

  ——原來那只是她身為「機器人」的功能罷了,想到這,誠不禁懷疑自己剛才到底在瞎慌張什麼。

  「下次拜託早點告訴我……」誠拿起照片置於眼前仔細端詳一番,照片裡同樣是個女孩子,而且光看外表明顯比羅力更年幼一些,女孩綁了頭略帶奶油色的咖啡側馬尾,令人第一時間聯想到拿鐵。而且,照片上女孩天藍色的瞳孔中,似乎隱隱透漾著星塵般的光彩:「這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羅力點點頭表示肯定。

  「既然如此,我知道有個比交誼廳更好找人的地方。」

  說完,誠隨即走前頭,並示意羅力跟上……但此時,街角一隅似乎有人影蠢動著。

  「發現目標了。」

  『跟上去。』對講機另一頭下達出指令便斷了音訊,其中一道人影隱密地跟在誠與羅力後方;另一道人影則繞往另一個方向進行跟蹤。


* * *


(接近中午,場外城妖精區,「莎拉.莎拉」輕食咖啡……)

  「啊……」

  「呃……」

  「啊~誠,還真是巧啊!」

  「就、就是說啊,竟然在這裡遇到,真巧耶,啊哈哈哈……」

  「巧什麼巧啊……誠,你明明早就知道我們會在這裡出現不是嗎?」聽著醉仙望月步和誠兩人的尬聊,優.曇華反應是越聽越浮躁:「還是你早上根本沒在聽我們討論的內容?」

  「哈……哈哈,怎麼可能!我聽得很專心啊,對啦,你們本來就打算來這裡嘛!」藍髮青年靈機一動,扶著羅力的雙肩,將其推向自己身前:「對、對啦,我是那個……在路上遇到這個女孩,她說在找人,我想說帶她來這請艾勒摩卡幫忙嘛!你們也知道,這種事情還是來這最靠譜了。」

  「喔,是嗎?你還真有幹勁,」優.曇華動了動兔耳,顯然對誠的說詞沒什麼興趣:「太好啦,這下大家又聚在一塊了,明明這裡就我跟旺旺來就好,你們又……剛才說好的分頭行動呢?」

  「哎呀,有什麼關係!反正我要找的傢伙搞不好會出現在這邊啊,你說是不是?」醉仙望月步刻意操起逗趣的口吻,像是在和小孩溝通一樣回應著優.曇華。而他手裡則拿著一張懸賞單,中間印著一幅可愛的狗狗照片,並寫道「僅限活捉」,最上頭斗大的「哈醬」二字,似乎正是這條狗的名字:「你看,艾勒摩卡店裡的味道這麼香,搞不好哈醬真的會出現在這兒呢!」

  對此,燒杯杯扶額苦嘆道:「別人在為了你那顆撿來的寶石搞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你竟然在那邊協尋走失犬,真是……」

  「欸!是你們說這些懸賞單也需要處理的耶,我幫忙搞定這些懸賞又怎麼了?」醉仙望月步聽此言感到有所不平,直起心態敲敲懸賞單急著解釋:「你看,只要找到這條狗,我們就能拿到這些金額耶,這麼好的委託不做?我又不是傻子,真~的~」

  「好吧,不說他,你也非得跟著來不可嗎,燒杯杯?」

  兔耳女子話鋒一轉,問向身旁的幻術師,後者理所當然地露出笑容答道:「那不是自然嗎?我想聽聽看你們要找的這位『專家』有何見解。」

  此時,只有伴隨優.曇華前來的旺旺,以及不知該往何處去,於是跟著一行人行動的鹿乃控,兩人無語相視,略顯尷尬。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也是在旺旺開口提醒後,大夥才走進咖啡店裡。

  「啊——歡迎光臨。」

  今天的艾勒摩卡仍然和平常一樣,一襲卡其大衣作為工作服裝,見一群熟客上門,平日慵懶的氣息被她稍微收起,多了幾分熱心在招呼來客上:「今天大家都來了呢,來吃午餐的嗎?」

  「午餐晚一點再吃吧,對了,你說的那位呢?」

  當優.曇華一問,咖啡館的女掌櫃便朝著左前方指去,那兒正有一名穿著體面的老先生獨自用著餐。

  「你好,請問是石……三郎先生嗎?」

  身穿褐色西服的老先生回頭,儘管發現輕喚其名的兔耳女子身後人還不少,依然十分鎮定:「我就是,請問幾位是……?」

  「您好,我們是艾勒摩卡小姐介紹來的,並經由她得知石三郎先生是名地質學家,以及礦石和寶石的專家,因此有件事想請您幫忙……」優.曇華一見眼前的老紳士,就連用詞都不由得修飾了些,話語出口的速度甚至比平時緩上不少:「呃當然,我們會給予相應的報酬的,絕不會請您白白幫這個忙。」

  「啊,店長小姐介紹來的啊,她有跟我說過你們會來,來來請坐,不用客氣!」石三郎稍微將頭上紳士帽給扶正,沙啞的嗓子回應著親切的言詞:「有什麼忙是我這樣的平凡人能效勞的呢?」

  見對方態度和善,榆館眾人自然放下戒心——艾勒摩卡的介紹還是挺值得信任。

  優.曇華拉開椅子,坐到石三郎對側,一來便躡手躡腳掏出虎曜金星:「請看這個……」

  這舉動著實叫她身後的眾人不禁倒抽一口氣,即便對象是艾勒摩卡介紹的人,並且亦事先照會過,但同伴連試探都不試探就直接將寶物給現出來,未免太過輕率。

  這樣的優.曇華並不常見,在同伴眼裡,平時事關自身利益的事情,這名兔耳女子總會謹慎處事。可一旦牽扯到同住榆館的夥伴安危,她總難得變得衝動。

  「知道這是什麼嗎?」

  「哎呀!這還真是不得了啊。」石三郎縱然吃驚,仍把音量給壓到最低,顯然他很清楚自身眼前之物為何。

  「太好了,看來您知道,不瞞您說,石三郎先生……」優.曇華揚起嘴角,忽然多了一股自信:「我們正在尋找知其為何物,同時有能力買下它的買家。」

  「什——!?」

  此話一出,不只身後其他的榆館夥伴,連同本來就說好要跟優.曇華一起前來與地質學家碰面的旺旺都呆滯住了——讓對方買下虎曜金星?別說這和本來的計畫背道而馳,優.曇華的想法此時簡直是沒人能懂了!

  「你覺得我會買下它嗎?」對比對面的眾人,石三郎依舊保持老神在在的姿態提出詰問。

  「我覺得您會比我們更懂它的價值,」優.曇華語氣肯定,相當有把握:「這東西到您手上一定更有用處,像您這樣的寶石專家一定也會對它充滿好奇吧?」

  「這樣啊……」

  「也就是說,小姐是希望我出個價將它給買下,沒錯吧?」

  「是的。」兔耳女子點頭道。

  「那麼,各位又要付出什麼代價?」石三郎看著靜置在桌面的橙黃寶石,雙手一動也不動它一下。

  「我們從艾勒摩卡那得知,您遠從海外到此進行洞穴與礦物的探勘研究,要是您願意將它買下,我們可以在您停留此處這段期間,以當地人的身分協助您進行研究。」

  「啊,那倒不用,」當石三郎這麼一說,原本信心滿滿的優.曇華,內心頓然冷了一半——但老紳士接續述說下一段話,這又讓兔耳女子決定專注聽下去:「不過我這裡的確有個忙需要一大批人手啊。」

  「什麼忙?請先生您儘管說。」

  「能不能……請你們幫幫忙,尋找走失的狗呢?」隨後,石三郎擺出一幅懸賞海報——上頭內容正巧和醉仙望月步手上的海報相同——「哈醬:僅限活捉」。

  「欸……這不是!」

  眾人也察覺這張海報當中的內容眼熟至極,並忍不住暗自讚嘆,這簡直太剛好了吧!

  「太好了,這不是醉仙你正在找的目標嗎?」若能將這個委託順利解決,不僅眼前的老先生願意買下困擾醉仙望月步已久的虎曜金星寶石,說不定這位老紳士還會願意額外支付一筆答謝金呢!誠此刻像是接獲天大好消息般,不顧店家清幽的氣氛,自顧自地拉起身旁羅力的小手高舉在空中歡呼:「萬歲!事情能順利解決囉——萬歲!」

  「噯,我們快一起去找那隻小狗吧!」

  怎料,他倆才剛打算轉身出店,一隻手自身後拉住了誠,力氣還挺大。

  「幹嘛啊,好不容易找到事做了你們還想……咦?」

  也難怪誠會如此錯愕了,話還沒說完,一轉身,發現拉住他的並不是優.曇華;不是燒杯杯;也不是旺旺,更不是鹿乃控……而是一名中年男子。

  「呃……你是?」誠撇頭望向老紳士旁的榆館眾人,光看反應很明顯全都不知是怎麼回事,他只好回過頭面對這名中年男子。

  拉住他的中年男子,留了一頭銀白俐落五分頭,並且身穿滿是補丁的白色大衣和同樣破舊的內搭襯衫。雖然拉住誠的力氣挺大,不過事後的舉動倒完全不粗魯。

  中年男子只是從大衣內口袋中取出簡約別緻的徽章證套,並秀出挾帶證件的那一面現到誠面前:「國際刑警,御所院直人,麻煩你和身邊那位小女孩跟我走一趟。」


  「啥……?」

  「喂!誠,你那邊是怎樣?」

  誠比起其他人更想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為什麼,面前的陌生男子這種行為讓他內心莫名竄起一股無名火:「我也不知道,我才想問吧——不好意思喔,請問我們哪裡得罪你了嗎?!」

  「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但你身旁的女孩是我們國際刑警正在搜查的對象,希望兩位能好好配合,和我走一趟。」御所院直人正打算出手制伏住羅力之時,卻同時被眼前的藍髮青年和紙袋男給抓住手腕。

  「等一下,你真的是個刑警嗎?是刑警就別隨便對小女孩動手動腳!」誠死死瞪著御所院直人,質疑道。

  「這可是在小摩卡的店裡耶,好歹給人家好好做生意吧?」醉仙望月步則語氣兇狠地制止向御所院直人。

  至於羅力,她緊緊拉住誠的另一隻手,反應鎮定,但體內會時不時傳出異常的「嗶嗶」聲。

  「哎呀哎呀,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國際刑警呢。」

  「真的嗎,老先生?!」

  旺旺聞言,眉頭隨即一緊:「不好了……『國際刑警』是專門在偵辦跨國犯罪案件的公家機關啊……」

  「國際刑警」怎麼說都是政府組織,不管石三郎老先生所言是真是假,誠會被盯上極有可能是因為身旁那名女孩,當下最好的判斷大概只有一個——

  「音律!」

  沒錯,先跑再說,假如被盯上的是誠和她身旁的女孩,那麼先讓這兩人脫身就對了——旺旺當機立斷一聲大喊,誠收到聲音後隨即發動自己「音律」的能力,瞬間移動到旺旺身旁——而醉仙望月步反應亦相當迅速,手心向下後立馬刺出!但名為御所院的刑警處於高度警戒狀態,似乎早已料想到會發展成出手的局面,因而醉仙望月步這擊被躲了開來,並未達到先發制人的效果。

  「先帶她離開這吧,誠。」旺旺趁著醉仙望月步牽制住對方時趕緊提議出口。

  然而這提議卻遭到優.曇華反對:「把她交給對方就好了吧,這根本不關誠的事!」

  得知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國際刑警,兔耳女子嚇得連忙把交易還沒談成的虎曜金星收進口袋。

  「難說,」旺旺駁斥道:「看那傢伙的態度,顯然是想把誠一起帶走,沒人能保證把這女孩交出去,誠就能脫身,先讓他們逃跑,這邊就交給醉仙和我們吧。」

  「音律」誠見勢頭不妙,也不疑有它,速即自手腕發射出投射型發報器,正與刑警交手中的醉仙望月步,則抓準時機踹開了「莎拉.莎拉」輕食咖啡店門,順利讓發報器飛了出去。

  「音——」

  發報器都還沒呼喊出聲,當即吃了一箭!

  「哧……有埋伏。」誠咒罵道。

  「可惡,不能把艾勒摩卡捲進來……!」再怎麼說都不能讓好友蹚渾水,優.曇華不斷利用眼神安撫著幾步之外的咖啡店長艾勒摩卡,暗示著她不要插手。

  前方那名刑警和他安排的埋伏隨時會上前,行動被限制住的誠,萬分之一秒的思考都變得漫長,可幾乎束手無策之際,身旁的女孩出聲了。

  「*嗶嗶*……要走囉,誠。」

  「哦?唔唔唔哇啊!」

  拉緊誠的手,雙腿一往後蹬,羅力帶著前者飛也似地衝開店門,如同乘上砲彈一般筆直地往前飛去,那畫面雖然有些滑稽,但至少讓兩人順利脫離了御所院直人和他安排的埋伏!

  「哦,誠撿了個身手不錯的孩子回來了嘛!」

  「Astray!追上去!」御所院發出高喊,一名女子從店家屋頂躍下,全力衝刺朝逃跑的兩人追去,而好不容易把打鬥拉到店外的男子也正想盡辦法,要從這場纏鬥中脫身跟上:「切,別攪局!」

  御所院直人打算趁著醉仙望月步短暫分神之時發動偷襲,可朝向腹部的刺拳又被料中擋下,此時他更沒發現,榆館的眾人已然包圍上來。

  「你們是想妨礙公務嗎?!」

  「你死心吧!等等你就好好被綁在椅子上,跟我們說說你想幹嘛好了!」醉仙望月步的近身戰能力明顯在御所院之上,他光靠著被動接招,就能夠將御所院的每一擊轉化成自己的勁道,縱然御所院勉強接住每一次回彈的力量,但這依然讓他下風的情勢漸漸嚴重起來。

  「差不多了,醉仙,把他壓制起來,然後——」

  兔耳女子話音未落,空中驀地墜落不明的龐然大物——「轟」的一聲,店外街道上掀起大波塵灰!

  「咕嗚……怎麼回事!?」雖然很想看清楚發生什麼事,但一股震盪加上塵土飛揚,幾乎要搞得眾人一陣眩暈。

  「呼嚕……」

  龐然大物低吼著,通紅的雙眼目露凶光,穿透過塵土直擊優.曇華內心,令她在那瞬間直逼冷汗——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東西,很危險!

  「啊,來了來了,這就是哈醬,那就麻煩你們把牠捉起來囉。」塵暴中與未知物體的威壓中,僅有石三郎一人泰然自若地穿越過去,這名老紳士啞著嗓子留下此話後便閒庭信步離咖啡館和榆館眾人遠去。

  眼看石三郎離去,就連御所院直人都趁著這場混亂時掙脫醉仙望月步的牽制,名為「哈醬」的龐然巨物又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阻擋在「莎拉.莎拉」輕食咖啡店門口,此刻看來只有一件事該做了……

  「喂,想喝咖啡?狗可不能喝咖啡!」

  優.曇華掄起長槍,其餘的榆館同夥們紛紛跟進,踏穩陣腳準備迎擊來襲的龐然大物。



碎碎念:

首先我要跟大家say sorry

寫這集的時候,我滿腦子想的都不是當前劇情

反而是後面的篇章塞滿我的腦子啊啊啊啊怎麼會這樣

但幸好我還是順利寫好這集了

話說回來,這集狀況真多啊!

為什麼清牛的「天心十道」追蹤不到虎曜金星的位置呢?

羅力要找的人是誰?

為什麼羅力和誠會被國際刑警盯上?

然而最神秘的就是石三郎了

留下榆館的大家和「哈醬」對峙,這位老先生究竟在想什麼?

還有那個「哈醬」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問題太多,看來都免不了要一戰了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還請在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請務必留言提醒,我會立即修正

BGM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侵權敬請來訊告知,並且會立即撤下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若你願意且有餘力,不妨點個贊助

你們的任何鼓勵都將成為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小屋已經死了.緣~/銨銨
我玩遊戲的時候頗省錢的...吧~ ✩——ㄱ(・ω・ㄱ)
2024-03-02 14:02:53
『。』
骯,讚,客家之光~ ✩——ㄱ(・ω・ㄱ)
2024-03-02 14:21:24
M•三尾喵·噗噗·Anita
喵姆姆~看著看著緊張了七海,感覺好多事情即將發生了喵姆~(。・ω・。)ノ捏了一把汗~清牛原來是美男子,狗狗看起來好可愛~老先生看起來臣沉府很深?
2024-03-08 16:40:24
『。』
骯,可以這麼說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19/18.png
2024-03-08 16:45:13
井爵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句點大創作辛苦了,

不好意思拖到今天我才有空來看。

這一集也很緊湊呢!多了羅力和石三郎與哈醬!XDD

看來一場大混戰要展開了,期待下一集!XDDD
2024-03-11 03:14:54
『。』
骯,不會哦,感謝收看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03.png
2024-03-11 05:25:18
M•三尾喵·噗噗·Anita
哈哈哈,句點大哥創作真的讚,機器蘿莉讓我想到丁小雨~
2024-03-26 17:20:59
『。』
骯,那是你的角色呀,你忘了嗎?
2024-03-26 20:22:16
M•三尾喵·噗噗·Anita
對不起,小男孩不知道,造成困擾抱歉
2024-03-27 18:26:19
『。』
啊,也許是其他小夥伴設計的角色,可以再問問其他小夥伴囉
2024-03-27 19:03: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