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主題

優駿之後

宇粽航巡大麻號 | 2024-01-16 03:53:43 | 巴幣 8 | 人氣 125

「哈……哈……」
明明是2400公尺的賽道,但跑起來卻比在學院練習長距離的賽道時還要痛苦。不管是心跳還是呼吸的狀況都遠比訓練時的狀況還要差。喘不過氣的缺氧以及奔跑了千米以上的疲倦,讓素質的雙腿像是灌了水泥一樣的沉重。
『果然——我還是不行嗎?』
素質半強迫的命令自己疲倦的雙腿動起來,在那陡峭的令人絕望的陡坡上攀爬。
然而在她逐漸模糊的視野裡,已經看不到她一直追尋著的藍色背影。
『凡人與天才,果然是不可能得以並行的。』

東京優駿,素質與帝王第一次實質意義上的對決,以素質的敗北坐收。
她用雙手撐著發軟的雙膝,垂著頭喘息著。汗珠以及淚水自臉頰滑落,弄濕了草地。她用眼角的餘光瞄向那道在賽場邊高舉雙手接受眾人的歡呼,真正意義上成為了『帝王』的少女的身影,是如此的眩目。
她連不甘的情緒都沒有,只感到那幾乎要將她吞沒的失落,以及讓訓練員甚至是所有支持自己的人失望的自責。

#

走下賽場後,素質並沒有馬上進入地下道並回到休息室中,而是靠在地下道側邊的牆壁上喘口氣。
她望著晴空,思考著接下來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訓練員。

由於所有參賽者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在壓倒性的實力差距下,素質在事前所擬定好的阻擋、威嚇、壓迫等各種干擾其他選手的策略都無法生效。
甚至出現了為了阻擋後方的選手而將自己的過彎半徑過分拉長,造成無意義的耐力消耗這種致命的錯誤。

還沒整理好心情的素質索性在牆邊,抱著腿坐了下來。
「大家肯定很失望吧……」
「至少我可沒有喔。」
回應素質的自言自語的人,正是她的訓練員。他一手拿著運動飲料,一手拿著毛巾來到了素質的身邊。沒有等素質說些什麼,訓練員就先把運動飲料塞到她的面前。
「在低落之前,先補充一下水分吧。」
「姆嗯……」
在經過了一年多一些的相處,素質知道在這種狀況,她肯定拗不過訓練員的好意,於是便放棄了掙扎,接過了運動飲料喝了起來。但她依舊不太敢正眼與訓練員對視。
看到素質的反應,訓練員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站在素質旁邊等著。
畢竟現在這種狀況,讓她自己靜一靜也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素質終於抬起頭,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訓練員。意識到那是「好了」的訊號,訓練員朝著素質伸出了手。
搭著訓練員的手起身的素質踉蹌了一下,訓練員連忙扶住了她。看來是方才的競賽已經讓她的雙腿筋疲力竭了。
而在扶穩素質後,訓練員終於有機會仔細觀察到素質的臉部。還帶著些許濕潤的眼眶、通紅的鼻子與疲憊的模樣,都證明了素質方才哭過了。

「總而先回休息室再說吧。還走的動嗎?」
素質接受了訓練員「先回休息室」的提案,但正當她踏出第一步時,已經被操到極限的雙腳便突然發軟。看起來是真的走不動了。
訓練員自動以背部朝向素質,並蹲了下來。
「上來吧。我揹妳。」
「這、這樣不好吧!」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素質慌忙拒絕。但看到訓練員並沒有放棄的意思,素質繼續補充道:
「我剛跑完競賽,身上肯定會有味道的……而且我……應該很重吧……」
對於素質的說法,訓練員不禁發笑。隨後說道:
「放心吧,素質妳很輕的。上次幼駒S就是我把妳背到賽場邊等救護人員的,背起來並不吃力。至於味道……我不在意!」
「應該要說沒有味道吧!」
聽到素質還能這樣吐槽自己,訓練員也安心了不少。

在隨意的抬槓一下後。本想著素質既然真的那麼抗拒讓自己背,訓練員正打算先起身另尋他法,然而素質卻先靠了上來。
「『不介意我的味道』可是你說的哦……」
她將身體靠在訓練員的背上,因緊張而些微發抖的雙手搭在了訓練員的身上。她在訓練員的訓練員的右耳邊輕輕說道:
「訓練員……麻煩你了。」

訓練員在簡短的說了句「失禮了」後,便用雙手扶助素質的大腿,將她背起並往離場的地下道走去。
即使隔著衣服,訓練員依然能清晰感受到貼在背上的柔軟。明明已經完賽好一陣子了,但自指尖傳來的素質的溫度卻依然滾燙;明明已經暫且休息過一會了,但拂過右耳的素質的喘息依舊未停。

意識到這樣不太妙的訓練員,打算找個話題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順便緩解氣氛。但正當他要開口前,素質先開口了。

「吶……訓練員,你真的不會對我今天的表現感到失望嗎?」
素質內心的某處,依然不相信訓練員不會對自己的表現失望。因此素質像是要二次確認似的,再次朝訓練員問道。
都不用回頭,訓練員都能想像出她此刻臉上掛著的不安的表情。為了打消素質的疑慮,訓練員特地用更加堅定的語氣回覆道:
「我不可能對素質感到失望的。」
聽到訓練員這麼說,不安尚未完全消弭的素質追問道:
「可以問問為什麼嗎?」

「初次參加G1便是經典三冠中的東京優駿便能奪下第六名,這已經很值得高興了。更別提妳可是才剛完成復健,回到正常訓練不久。能拿到這樣的成績已經相當優秀了。更何況,妳才剛更換新的戰術,也能看出來妳已經很努力了。妳已經表現的很不錯了,我根本沒有理由對素質妳失望啊。」
雖然訓練員的一長串發言講的如此理所當然,但在低落的素質耳中,聽起來就只像是安慰一樣而已。

『即使訓練員並未感到失望,那商店街的大家呢?本來把我當成對手的帝王呢?肯定——是無比失望的吧。』

素質閉上了嘴,搭在訓練員肩上的雙手顫抖著。察覺到這些的訓練員,猜出了素質現在大概在想些什麼。然而正當他要開口時,兩人就在不知不覺間來到休息室門前了。
抱著「與其用說的,不如直接用看的」的想法,訓練員用腳輕輕推開了虛掩著的休息室的房門。
映入素質眼簾的,是放堆在休息室的花束……等禮物。不清楚那些東西是從何而來,又是為了什麼的素質,低落向訓練員道歉:
「啊……那是預先買起來慶祝的道具嗎?抱歉……我沒有奪得優勝,讓訓練員白白破費了。」

「這些可不是我買的。」
語畢,訓練員將素質放到了沙發上,並隨手拿了一束附有卡片的花束給素質。
打開卡片,裡頭寫著祝福與打氣的字句。而最後一句則寫著「優秀素質小姐那向東海帝王小姐發起挑戰,並一度追上她的過程與氣魄,為我帶來了勇氣。」

「這是……」
「粉絲信。」
訓練員回答素質後。隨手拉了張椅子,在素質的附近坐了下來,靜待素質的回應。
而不出所料的,素質雖然有被粉絲信鼓勵到,但刻在她心裡的敗北、失意,讓自卑的她反而感覺自己配不上這封信、對不起支持者們。
「……明明他們這麼支持我,但我卻沒有拿下第一。我根本不值得——」
素質話還沒說完,訓練員便打斷了她。
「"Eclipse one, the rest nowhere."這的確是特雷森的校訓沒錯,但絕對不是只有第一才有價值。妳的價值,並非全由名次決定的。就算不是第一,只要妳在草場上奔馳的身姿能讓人產生共鳴,那妳就值得大家的仰慕與期待。」

訓練員遞出了一個用紙摺成的獎盃要素質收下。本以為自己連第三都沒有,這次是收不到訓練員的獎盃的素質看到這一幕,愣了一下,隨後便接了過來。
獎盃的上頭寫著『最佳努力獎』。
獎盃的摺痕一如既往的雜亂。雖然還是不太美觀,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次的獎盃,比起幼駒S時的獎盃還要漂亮了。
「謝、謝謝……」
素質雙手捏著這紙質的獎盃,小聲道謝道。
然而看著素質的神情,訓練員隱約覺得素質的心裡還是有什麼芥蒂。

正當他還在思考時,放在素質側背包裏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那是東海帝王傳來的,希望素質看看採訪轉播的訊息。
按照她的要求打開電視轉到轉播頻道後,能夠看到坐在受訪席上的東海帝王正在發表感言。隨後,她像是有心電感應,能知道素質已經打開電視的她,轉而發表了對一眾賽馬娘的宣戰,並在最後特別點名了素質。
『贏了不是完全狀態的妳一點都沒有意思,下次,我希望能再次和完全狀態的妳好好比上一場。我肯定會——』

看到這裡,素質便把電視關掉。面對訓練員的「不繼續看下去嗎?」的疑問,素質搖了搖頭。
「反正之後肯定只是沒什麼營養的狠話……」
語畢,素質把紙質的獎盃收納到她的側背包裡。
從她搖晃的尾巴看起來,在看完帝王對她的選戰佈告後,她的心情似乎變好了一些。
察覺到了什麼訓練員露出苦笑。
身為「勁敵」的東海帝王,並沒有因為這場比賽而再也沒把素質放在眼裡,反而是再次發表了宣戰。這讓素質感受到了被認同感、並再次點燃了幹勁。
「已經第二次了,之後可得好好謝謝人家才行。」
訓練員喃喃自語道。

「訓練員?」
素質的呼喚把訓練員的注意力拉回。他抬頭一看,才發現素質早在不知不覺間就靠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訓練員終於回神,素質清了清喉嚨說道:
「嘛……雖然說天真話不是我的風格,但既然大家都還對我保有期待,那我還想再努力一下,努力去試著回應大家的期待。」
看到素質終於不再鑽牛角尖,訓練員露出了笑容。
「嗯。素質肯定能辦到的,肯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