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宣傳】原創星球小說參賽作品試閱 暫稱《生化人冒險》書名太長打不上來

黑糖主君o唐健維 | 2022-09-29 14:02:06 | 巴幣 114 | 人氣 347


哈囉大家好,我是黑糖君。

我最近比較少發文的原因之一是有參加原創星球小說比賽的關係。

書名:最先進科技打造的生化人穿越成為劍與魔法世界中的冒險者

主要是講述一名生化人為了找回人類時期的感情,來到異世界當冒險者開後宮談戀愛的故事。

其實只要看書名大概就知道在講什麼了(被打


(7) 作者可於相關社群平台宣傳該作,但內容不得超過投稿的20%。

根據這個規則,我下面只會放上000章、001章的本文內容。大約一萬三千字左右。

這本有將近十二萬字,試閱差不多10%多一些,應該是OK的。

據說達人專欄不能有商業廣宣,我寫這本什麼錢都沒拿到,這也應該沒問題。

反正要是得獎拿到獎金,黑糖就把這篇撤掉達人就行了。

想知道更多劇情的話歡迎點擊原創星球小說連結觀看喔~

那麼開始吧~






>>>>>我是分隔線>>>>>







000

  我曾想過自己為什麼要活著。
  因為他送我的那兩條舊髮圈總是鬆開。
  過去腦海中出現自我懷疑時,我都無法綁好它們。
  我和其他人之間的羈絆曾經也是那樣的。
  什麼叫做強大?
  比其他人強壯叫強大嗎?
  還是說,只要比以前的自己還強就好。
  比以前的自己還要強就叫強大了嗎?
  還是說,需要完成些什麼,好比說夢想之類的。
  完成目標,完成誰都做得到的事情、也完成誰都沒能完成的壯舉,如此一來在這世界上就可能會被人稱作強悍的人、擁有力量的人也說不定。
  成為他人都管不了的存在好了。像是念好書、考上好學校、擁有高學歷、花不完的錢財、任何人都打不贏的身體,最終了結該做的事,正式退休、終於有機會可以做什麼都不被人指指點點……
  或許這對一般人來說算是個畢生目標。
  如果已經成為那樣的存在。
  如果已經成為那樣的存在,卻還是被人背叛的話……
  那這究竟算什麼?
  那這究竟是為什麼?
  其實我十分弱小嗎?

  ……並不是這樣。
  對當時的他來說,我現在亦是如此。

  相信過去他也一樣被這個世界期望著。
  一樣被世界喜愛、尊敬,也畏懼著。
  從我小時候到現在許多大人都告訴我必須堅強。
  所以我一直把這樣的想法放在心底沒有告訴任何人。
  我曾想過自己為什麼要活著。

                  ——伊娃《冒險回憶錄》



001

  一睜開眼,傑諾發現自己身處於別的世界。
  若以普通人類而言,此處大概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
  冰冷的空氣使得此空間格外寒冷就像處於冰凍庫內,滿是被人割肉捨棄之動物屍塊的冰凍庫內。
  看似無盡頭的遠方,傑諾察覺到有一條暗紅色的老舊長地毯徐徐延伸至腳下,彷彿一條粗壯卻壞死的血管。
  傑諾站立於此暗紅地毯上方,如插入血管的一根針筒,裡頭不知為何一開始就充滿藍色液體的針筒。
  他低下頭,隔著全罩式機械頭盔的護目鏡看向自己前臂上的銀白裝甲、關節、深藍的軍服袖子,發現全身冷色系的自己似乎與暖色系的空間格格不入但又有說不上來的契合感。
  零星幾隻蒼蠅,短暫停留在傑諾小腿上又飛起又停留又飛起又停留,如雜草搔癢一般。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蒼蠅飛舞於空,好像真的有腐臭的屍體在此似的。
  然而這兒並沒有腐臭味。
  明明沒有腐臭味卻有蒼蠅……不,應該說絲毫味道都沒有、都不存在。
  除了冰寒之外,傑諾的鼻腔並沒有感受到任何刺激。
  什麼都沒有,*!和剛才極為不同。*
  (為什麼?)
  (怎麼回事?)
  (我在哪裡?)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許多疑問出現在傑諾腦海。
  這時他腦內的程式啟動了——
  (答:這裡不屬於地球。)
  程式如此回答。
  此回答令傑諾腦中感知危險的電子程序自動開始運轉。
  電子程序開啟傑諾身上的雷達、探索目前他所在的區域。
  「唉呀唉呀,你來了嗎?」
  雷達感知到了,感知到一名女性的嗓音從遠方傳來。
  除此之外,他也感知到周遭冰冷空氣突然暖和起來。
  前方原先陰暗、看不見的地方,出現數把火炬於兩側。
  火炬照亮四周。
  前方有一高台。
  高台上有王座。
  而王座上有一名女性。
  因為雷達早已探測到女性的位置,所以傑諾沒有感到驚訝。
  不過傑諾並沒有在幾秒前,女性說話的那一刻看見女性的身影。
  因此傑諾本人現在依然是保持警戒狀態,沒有移動自身的位置……
  站在王座前的傑諾抬起頭來、往前方仰角29.141596度的方向看過去。
  他察覺方才說話的女性,她就坐在王座之上。
  女性翹起美腿,一手撐頭、瞇眼微笑,再度以聽上去悅耳的嗓音說:
  「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我需要你。」
  「妳是誰?」傑諾開口問。
  身披暗紅與黑色色調、寬厚長袍的女性,長袍底下沒穿多少衣物。
  女性有著一頭閃亮的銀髮,頭上有深色雙角。
  她的容貌令傑諾回想起惡魔這個詞的定義。
  惡魔,雖然如此但女性似乎沒有傑諾所認知的那般兇猛。
  反之她的身體看上去極為標緻,皮膚白皙白裡透紅。
  女性的模樣在傑諾眼中反倒像極了傑諾所見過的,健康又美麗的成熟人類雌性。
  「我叫別西卜,」女性說,「而你是我從地球召喚過來的生化人,被世界政府隱藏起來執行祕密任務的生化人,有名字卻時常被人類以代碼稱呼的生化人,用最頂尖的科技製造出來的生化人,生涯運行時間一百年整的資深生化人,同時……因為是老舊機型所以即將被『處理掉』的生化人000號『傑諾。』」
  「……」
  「天啊,明明對世界很有貢獻但後來只因為老舊了結束所有生涯任務,只因為如此世界政府就要把你毀掉,真是太可憐了,大姐姐覺得很是感傷。」
  「大姐姐?」傑諾沈默不語了數秒,「別西卜,根據許多文學作品的說明與解讀,這是蒼蠅王的名字。」
  「沒有錯,有時惡魔也會用人類的型態出現喔,呵呵。」
  「我的話語定義是,妳應該是虛構的人物才是。」
  「因為我並不在你們的世界。」
  這裡是別的世界,和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
  別西卜如此說道。
  「什麼?」傑諾接著問。
  「這樣說好了,地球是科技水準相當發達的科學世界,而這裡……」
  別西卜回:
  「是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
  劍與魔法?
  傑諾腦中出現疑問,不到一秒——
  (答:於現代中,只存在於虛構作品中的幻想世界。通常世界觀為中古世紀為冷兵器時代,並且存在魔法故以劍與魔法稱之。)
  (這個我知道。)
  (話說,我的裝置應該還有三年的使用期限,不會現在就會壞掉得出錯誤的結論。)
  (回:謝謝。)
  (不用謝,夥伴。)
  (重複:我的名字是亞莉亞。)
  (我知道的,夥伴。)
  (說:嗯嗯嗯……)
  (妳認為別西卜所說的如何?)
  (解釋:這位女人所說的,約有78.12468082%的機率是真話。)
  「原來如此,定義我清楚了。我原本以為穿越這一詞實際上只會出現在小說電視劇電影等戲劇作品裡頭。」
  「對的,穿越。在你快被收拾掉的時候就是我把你從地球拉過來的喔。」
  「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理論上應該是作者們虛構出來的產物,不過似乎確有其事呢。」
  「嘿嘿!」
  在別西卜挺出自己豐滿的胸部表現地十分驕傲的樣子並且以奇怪的語助詞結尾之際,傑諾閉眼兩三秒整理思緒。
  接著傑諾追問說:
  「妳說妳召喚我過來這裡,定義我已經明白。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也已清楚。」
  「明白了嗎?唉呀唉呀,真是太好了,該說真不愧是個聰明的大帥哥嗎?戴著頭盔真的太可惜了呢。」
  「接下來我需要知道,妳找我有什麼事?」
  「我要你到這裡,這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中,去收集七顆龍水晶、召喚出魔王,協助魔王毀滅世界,然後——」
  別西卜站起身子,走下王座來到傑諾面前。
  她向傑諾伸出手、似乎要與其握手一般。
  「解除神的陰謀,創造世界和平!」
  現場一片安靜。
  傑諾對別西卜的手瞄了一眼,沉默數秒然後嘆口氣說: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
  「是什麼呢?」別西卜收回手。
  「首先,身為惡魔之王的妳,不去親自執行,反而要委任於人……為什麼?」
  別西卜瞇眼、露出笑容,沒有答覆。
  傑諾繼續說:
  「大概是因為惡魔對世界的干涉是有限的,沒有完整的能力去阻止神,我有說錯嗎?」
  「請繼續往下說。」
  「那麼,為什麼找上我?如果只是要收集東西、並且協助魔王的話,應該任何人都可以才是?」
  為什麼找上我?
  找上一個名義上已經退役的生化人。
  一名已經執行完成所有任務的生化人。
  在傑諾想要這麼說的當下,別西卜就接話了——
  「因為我覺得你在地球的表現非常好,我很喜歡。作為一名『兵器』,執行多次世界政府的戰爭任務,對那位大人來說將會相當有幫助吧。」
  「是嗎?我認為表現比我好的應該也有很多人才是。」
  「也是,所以我們也有召喚其他人。不過還沒有召喚過地球史上第一位生化人所以我很期待你的表現。當然啦,這些所謂『其他人』曾經都在這個世界各自進行他們該做的但是……沒有一個人是我滿意的。」
  別西卜兩手攤開、搖搖頭。
  「他們的表現都太爛又或者某些人做到一半放棄、甚至在召喚過來的時候直接拒絕,唉,真是讓我生氣氣!」
  他們都太差勁了。
  差勁到我幾乎收回他們在這個世界的生命。
  別西卜如此說道,語氣似乎不帶一絲憐憫。
  傑諾直視別西卜的雙眼,停留許久,久久沒有說話。
  (幾乎?)
  直到別西卜臉上出現疑惑表情時,傑諾才接下去說:
  「了解,因為魔王要毀滅世界,所以找上我這個兵器,應該可以這麼理解對吧?」
  「是的。」
  「換句話說只要我沒有達到妳的要求或者我拒絕妳的委託,妳也會把我從世界上抹除,是嗎?」
  「『也』會把我從世界上『抹除』,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呵呵。」
  輕聲笑完,別西卜變得一臉嚴肅。
  「事情越來越嚴重加上召喚過多人進這個世界,某種程度會影響世界平衡,我也是不得已的。」
  「我了解了。」
  「話說回來,不用那麼警戒我啦,來,請坐。」
  語畢後,別西卜拍了拍手。
  隨後,王座之下的高台附近憑空就出現兩張椅子、一張小圓桌。
  別西卜走過去坐到椅子上,以手勢示意傑諾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傑諾見狀,走去椅子旁。
  當傑諾坐下之際,別西卜說:
  「你應該還有很多問題想問。」
  「確實,我還在地球時,世界政府不允許我問太多問題。」
  「可以理解。」
  「但是我已經退役,然後妳把我召喚過來,委託我做事情……我需要搞清楚來龍去脈。」
  「因為回想起一些事情了嗎?」
  傑諾沒有說話。
  別西卜一手摀住嘴偷笑,說:「對不起啦,這天性有點難改了,請繼續說。」
  「根據地球的一些文學作品資料庫,我認為,惡魔想要讓魔王復活這點沒什麼太大的疑問,並且召喚魔王的條件每個作品都不盡相同因此也沒什麼好說,可是——」
  協助魔王毀滅世界,還能解除神的陰謀,創造世界和平?
  這是怎麼一回事?
  傑諾問出這句關鍵問題。
  「雖然有可能是人們創作作品的印象使然,然而通常惡魔帶有惡意做事也不稀奇。無數作品的資料庫統計出來你們做出所謂『對這個世界好』的事情,機率只有0.31417832%。」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別西卜彈手指。
  不到一秒,二人面前的小圓桌上出現一些可口點心。
  別西卜拿起一塊小蛋糕來吃、吃得津津有味。
  蛋糕附近似乎有蒼蠅在飛,這畫面的違和感,令傑諾皺起眉梢些許。
  「因為某些原因你現在不想要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像是以前世界政府要你做的,各種殺戮、破壞等等,對不對傑諾?」
  別西卜把小蛋糕全都塞進嘴裡,吃完吞下去後,說:
  「一萬多年前神打算玩弄整個世界,將世界上的所有人當成自己的玩物愚弄讓他們陷入各種負面情緒的循環。」
  傲慢的路西法。
  妒忌的利維坦。
  怠惰的貝爾分格。
  貪婪的瑪門。
  憤怒的撒旦。
  淫慾的阿斯蒙帝斯。
  虛偽的彼列。
  暴食的別西卜。
  「扣除虛偽,這七大負面情緒累積起來的魔導力讓我們在魔界誕生了。而神的陰謀也就是祂以此為樂並且以宗教的形式令人界的人們相信所有罪惡都是惡魔要負擔的,這點被我們所察覺。」
  「這就是你們惡魔的動機定義,是嗎?」
  「一萬多年後世界的平衡最終會因為神的任性而毀滅,到時候我們惡魔也活不了。只有那位大人由七顆龍水晶所召喚出來的魔王至尊,只有他有辦法對抗神、毀滅並重新啟動世界,否則我們也不需要那麼辛苦將異世界的勇士們帶來這個世界試圖解決問題。」
  別西卜再喝了一口茶。
  「講了這麼多但其實你不需要煩惱這些,畢竟我們惡魔不爽神的作為想將祂拉下來,這也是我們的任性。換句話說我不會單純要你去做你不喜歡做的,傑諾。」
  如果你想要在這個世界當一名普通人那沒有任何問題。
  這不過是一場交易。
  別西卜彷彿把傑諾的內心看透一般接下去說:
  「只是,怎麼說呢?『希望你可以在當普通人之前使用你的力量為世界做一些好事,如此一來世界也會幸福你未來的日子也會好過……』這種話你一定聽膩了吧?」
  「……」
  「而且我的魔法也不見得會對你有用,畢竟科學和魔法到底哪一種比較強?在地球上應該也是有一些虛構作品探討過此類話題。」
  「看來這裡也有作品寫過這樣子的內容呢。」
  「所以大姐姐給你三個選擇!」
  別西卜拍了下手。
  傑諾眼前的放著點心的桌子消失不見。
  別西卜起身隨後她身後的椅子也化作煙霧一般蒸發。
  「一,我可以把你送回地球然後讓你繼續被世界政府追殺,或者二,你可以在這個世界當一名冒險者。」
  「冒險者?」傑諾坐在原本的椅子上沒有站起。
  「對,冒險者。他們也算是在這個世界的普通人。雖然以地球的標準來說似乎並不是,簡單來說在這世界會使用魔法是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
  「普通人……這樣啊。」
  「七顆龍水晶,那是封印在七座地下迷宮中的密寶,白龍神創造出來用於封印魔王至尊靈魂的水晶。白龍神就是那位打算讓世界陷入各種負面情緒引以為樂的那位神,祂也許是注意到我們的行為,因此於一千年前將有辦法召喚出魔王至尊的密寶封印在地下迷宮內使得魔王至尊的召喚難度增加。」
  「地下迷宮?」
  「那是由神所設計出來的神秘區域,裡頭會有怪物出沒的迷宮。冒險者需要透過公會的任務賺錢,絕大部分的冒險者都會選擇去七大迷宮內探險,探險的目的各自不相同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它們都需要藉助魔法的力量來闖迷宮才行,應該說各大冒險者公會不會允許不會魔法的人加入他們。」
  「也就是我必須會使用魔法,你的話語定義是這樣?」
  「你有整整三年的時間可以進去迷宮內將龍水晶取出。成為冒險者相比其他職業是最有機會收集到的,因為龍水晶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在迷宮內找到,而且公會為了安全不允許冒險者以外的一般人進入地下迷宮。」
  「了解,所以我需要進入地下迷宮。」
  具體而言要如何解除神的陰謀?
  傑諾如此問道。
  別西卜回:「很簡單,你需要殺死勇者,勇者是魔王至尊的唯一天敵且是神的使者,只要魔王存在然後沒有勇者,神的陰謀就自然無法實現,這就是原因。」
  「倘若有誰先將勇者殺死了呢?」
  「首先,那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沒有人是勇者的對手,也暫時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沒人知道是誰?」
  「勇者是神選中的天才,上一屆的已經死亡,這一屆的尚未選出。」
  別西卜吃了一口桌上的點心。
  「附帶一提,只有魔王至尊有能力對抗神,所以還是需要他復活才行。」
  「妳說妳不會單純要求我去做我不喜歡做的,對吧?別西卜。」傑諾問,「那麼,如果我事先就將勇者無力化讓他不會去攻擊魔王至尊,妳覺得怎麼樣?」
  「你可以試試看。」
  如果你做得到的話。
  別西卜說完,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
  「除了龍水晶以外,我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好處?」
  「好處嗎?呵呵。你的身體運行時間只剩下三年,沒有錯吧?」
  「……讀心術?」
  「不是,畢竟我是惡魔,那是用魔法知道的……附帶一說,我還知道關於你的很多事情喔好比說喜歡的女性的類型。」
  「……」
  「開玩笑的啦,唉呀唉呀。」
  別西卜彈下手指,然後一張圖片出現在兩人之間、傑諾眼前。
  準確而言是投影出來的畫面。
  而且是連續畫面。
  畫面上秀出各式各樣的人正在進行怪物的狩獵以及藥草的採集。
  一群人進入一座高聳入天的塔然後走下漫長階梯,大概是進入迷宮入口了。
  迷宮內極為遼闊,有各種極惡之地,像是火山、沙漠、荒地、莽原、森林、寒地。
  冒險者們擊倒巨大魔物,帶回牠們身體的一部分回到村莊受到村莊的人的景仰。
  所有村莊的人都到廣場慶祝。
  連續畫面就到此為止。
  「冒險者是可以用魔法來幫助世界的一種職業。」
  別西卜語畢後化作黑色煙霧消失在傑諾眼前。
  傑諾沒有感到驚訝,只是緩緩站起身子。
  因為他早就用雷達探測到別西卜目前的位置——就在自己身後。
  女性的體香送入傑諾的鼻中。
  接著傑諾感受到溫熱吐息,大概是別西卜的嘴靠近自己的頸後的關係。
  軟綿綿的觸感從背後傳來。
  別西卜出現在傑諾的背後,似乎正以她那碩大的雙峰貼緊傑諾的背。
  電流從身體竄過,傑諾感覺身體麻麻的,但只維持了不到一秒感受即消失。
  「你其實很想要成為這樣子的人,對吧?成為奇幻世界中的冒險者。」
  「……」
  「大姐姐想說的是,每個人降臨在這世上,都會自動被賦予某種或某些魔法的屬性。」
  「妳想要讓我做什麼嗎?」
  「唉呀,理解地這麼快真是幫大忙了呢……往我的王座攻擊看看。」
  別西卜的溫柔話語,傑諾冷冰冰回應:「什麼?」
  「伸出手就行,我剛剛已經把力量給你了,」別西卜抬起傑諾的手臂,「手掌心朝前,然後說『trace off』,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傑諾照別西卜的指示去做。
  不到兩秒,傑諾發現自己的掌心似乎有了變化。
  掌心出現藍光,藍光收束成一道光束。
  光束朝王座射過去,聲音如滅音手槍般細微,但效果卻如大砲一般,王座已經被炸得灰飛煙滅。
  塵埃四起,好像此時吸一大口氣就會吸入刺鼻塵埃似的。
  傑諾卻是沒有什麼反應,彷彿早就習慣似的。
  「唉呀,好、好厲害,大姐姐很驚訝呢。」別西卜咳下嗽。
  「是嗎?你不要告訴我,我的魔法能力只有如此。」
  「怎、怎怎怎怎麼會呢?」
  別西卜口吃起來。
  「傑諾帥哥的力量好強呀,沒沒沒沒沒想到光屬性的基礎傷害就這麼高,哇,厲害厲害。」
  「普通的電磁砲罷了,我在地球的時候也會用這招。」
  「欸?是、是是是這樣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過,這招似乎有特別的附加能力喔。」
  「喔?」
  「我的王座是魔法構成的,並非實際物體,你的那道光束滅掉我的王座,這就表示你有能力把魔法完全消除呢。好厲害。」
  傑諾嘆口氣。
  (魔法消除,這是多麼老套的設定,很多奇幻作品都已經用過。)
  (不過,冒險者是嗎?)
  可以幫助他人、幫助這個世界——世界政府也和傑諾說過類似的話語。
  因為世界需要你的力量。
  有力量就應該要回饋給世界。
  世界會因為你的力量而更加美好。
  但事實上後來傑諾得到的只有無止盡的殺戮。
  殺戮也會換來美好這樣的話傑諾已經聽過無數次。
  然而從傑諾第一次把身體裝上這身裝甲,左臂右腿胸口,上頭的裝甲都明顯有幾處出現裂痕,他也沒有看見所謂的美好。
  反倒是那些說會世界美好的高層們他們臉上的詭異笑容十分美好。
  (也許這次會不一樣。)
  傑諾低下頭來看著自己手臂上過往的戰鬥痕跡,刻意要求自家夥伴不需要修補的幾道痕跡如此心想:
  (來到這個世界或許是一個新的機會。)
  就在傑諾這麼想的時候他緩緩轉頭看向一旁別西卜——

  「好,別西卜,我接受妳的……」
  「辛苦了。」

  頓時之間,一把有人的身高那麼長的鐮刀,現身於別西卜之手。
  別西卜轉身、華麗地揮動鐮刀,使該鐮刀刀鋒捅向傑諾的胸口,正中他胸口上的發亮之物。
  該發亮之物是生化人的心臟部位,現在,該心臟部位已經被鐮刀所貫穿。
  發亮之物消失亮光。
  胸口附近灼熱液體四濺。
  傑諾咳出溫熱血液、眼神逐漸失去光芒。
  隨後,別西卜抽出鐮刀、讓傑諾往後倒在地上。
  傑諾所見的畫面逐漸模糊,口中的鐵鏽味越來越濃。
  他一部分還是人類的身體,依舊會感到疼痛,特別是著地的背部。
  「第三個選擇——」
  別西卜小聲碎念一些話語。
  倒在地上的傑諾,是否有聽見此語?此事不得而知。
  「你確實很強,可是大姐姐我呀……不需要一個不會魔法的人。」

  *

  當久違的紅色鮮血濺到別西卜白潤臉頰上時,別西卜的內心有了些許波動。
  她淺淺一笑舔舐鐮刀上頭的濕滑液體。
  舌尖接觸冰涼的刀鋒與溫熱的鮮血。
  舔了一下又再舔幾下,別西卜差點連自己的舌頭都要舔到割傷。
  鐵鏽味於口腔擴散。
  血腥味竄入鼻孔直衝腦門。
  此種感受令別西卜差點以為自己又親手殺了哪一位她曾召喚過來的人類。
  這次並不是人類而是生化人。
  別西卜低下頭看著眼前倒在地上的召喚者。
  召喚者身著深藍軍裝因為左臂右腿是銀白機械義肢故此二處沒有袖子褲管,頭部為全罩式機械頭盔,即使頭盔的眼睛附近有一道護目鏡然而鏡面顏色太深別西卜無法清楚地看到其面容。
  胸口有一裝置,上頭有顆會發光的藍色石頭,除此之外召喚者其他身體部位和人類幾乎沒有差別。
  現在胸口的裝置上那顆石頭已經碎裂沒有發光。
  這位生化人名叫傑諾,別西卜剛召喚過來的召喚者。
  傑諾躺在地上宛如獵物的屍體。
  別西卜像一隻野獸,正在享受她的獵物的一隻野獸。
  不過——
  「唉,真是無趣。」別西卜自言自語。
  她好像沒那麼開心的樣子。
  至少方才的快感並沒有持續多久。
  (本來以為你跟其他人不一樣。)
  別西卜彈下手指。
  轉眼間她手上的鐮刀消失。
  而王座卻再度於原本傑諾轟炸光束的地方出現。
  別西卜看向自己的王座本想走向之。
  但幾秒後她停下腳步似乎改變了主意——
  (也許你的身體對那位大人來說有些用途。)
  語畢後別西卜伸出手,隨即地面上浮現紫色的圓環魔法陣。
  魔法陣位於傑諾的身體之下。
  傑諾的身體在魔法陣閃閃發光之際,慢慢如沉入其中如沉入流沙一般沉進魔法陣之中。
  別西卜閉目將傑諾的身體收進魔法陣後好像心滿意足了,彷彿剛才的失望情緒都不存在一般。
  「永眠吧,最先進科技打造的生化人——」
  「妳是在說我嗎?蒼蠅王別西卜。」
  「!」
  別西卜聽後,瞪大雙眼。
  她迅速轉頭看向聲音來源,發現,傑諾本人就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
  全身冷色系的傑諾,坐於金光閃閃的王座,張開雙腿,左手撐頭,看似新登基的王一般。
  他身上的裝甲,好像和四周圍的色調格格不入,但又有說不上來的契合感。
  紅色屬於暖色系、藍色屬於冷色。
  儘管別西卜人正處於此暗紅空間、身上也有暗紅與黑色色調的厚重長袍,她還是覺得身體突然冷了起來。
  (為什麼?)
  就在別西卜腦中閃過這個問題時,傑諾向別西卜伸出手,伸出他的右手,也就是沒有機械裝甲的那隻手。
  傑諾右手上憑空出現一把手槍,槍口,似乎就正對準別西卜的腦門。
  「我改變主意了,」傑諾說,「我現在覺得你們惡魔做出好事的機率,可能要往下調,從原本的0.31417832%往下調到0.031417832%……不,可能還需要調得更低。」
  「為什麼你會坐在那裡?」別西卜拉高嗓音問,適才的從容全部消失。
  「為什麼?這個問題問得好。」
  傑諾將手槍上膛,重新將槍口對準別西卜。
  「首先,一個基礎的定義,你真的認為我身為一名執行過政府無數次戰爭任務的生化人,會就這麼簡單地被幹掉嗎?」
  「……」別西卜闔上她那驚訝的嘴。
  「這樣說好了,如果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不夠謹慎,在睜開眼的那一刻就往妳的王座走過去的話,我可能就不會坐在這裡,現在。」
  「什麼意思?」
  「話說回來,妳把我那具分身收起來,是打算怎麼樣嗎?」
  (分身?)
  別西卜快速回頭,看向本來魔法陣的位置。
  傑諾接著說:
  「因為我不擅長暗殺,很多時候只能正面硬上敵軍,要是直接用本尊上去不就會死得難看?」
  「可、可是,」別西卜怒瞪傑諾,「我明明就是把你的本尊傳送過來,不會錯的!」
  「沒有錯,我是被妳傳送過來的,這個事實的定義基本正確。」
  「那麼——」
  「但妳誤解了一個重要的事實,於是後面的計算就不同,妳需要好好想想。」
  「什麼?」
  「想想看,就算我本尊被傳送過來,也就是我整個人體穿越過來這個世界——」
  也不代表,你剛剛殺掉的人是本尊。
  本尊穿越過來後出現的位置,並不是在王座之前,而是在王座之後……妳沒注意到的地方。
  這就是我可以準確地,用雷達探測出妳的位置的原因之一。
  傑諾這麼說道,語氣十分從容,且似乎不帶一絲憐憫。
  「我之所以能贏那麼多場任務,其中一個關鍵的定義在於……我知道怎麼隱藏真正的弱點。」
  別西卜聽後,倒抽一口氣,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不過很快她就冷靜下來,低下頭,開始冷笑。
  「根據計算,機率高達31.417832%,別西卜,妳有機會將制我於死地,還有——」
  「還有?」
  「為了我個人的目的,我不能在這裡被妳幹掉。」
  因此必須排除——在從傑諾說出這句話的那一刻,別西卜身上冒出許多隻蒼蠅。
  砰!
  傑諾開槍,往別西卜的腦門射過去。
  別西卜中彈,腦門彷彿被一根巨大的球棒重擊,鮮血從額頭如噴泉般濺出,深紅色的液體與本來濺在自己臉上的,傑諾的血液混合。
  子彈殼落到地面的碰撞聲,聽在別西卜耳裡,像是死亡奏鳴曲的最後一顆音符。
  然而,也像是反擊前奏曲的第一道鼓聲。
  (這次就算你贏了,傑諾。)
  (可是——)
  別西卜在往後倒瞬間如此心想。
  她身上的一大群蒼蠅飛出,如無數個黑點一樣吞噬她的身體。
  隨後,別西卜被蒼蠅給吞噬殆盡。
  如無數黑點的蒼蠅們,飛舞於空,像是一片散沙一樣散到空間之中。
  別西卜被子彈射穿頭部,然而,她依然存在於此暗紅色空間。
  「還沒有結束喔,呵呵。」
  因為她的嗓音依舊迴盪於此。
  不,準確來說,別西卜化身成聲音的型態存在於此。
  此刻,傑諾所坐的王座之後,出現一圓環魔法陣。
  和稍早於地面上不同的是,此魔法陣較大,而且法陣中央還產生一股吸力。
  風的吸力。
  此吸力將傑諾和王座一起往後吸。
  「哼,就憑這個就想困住我傑諾……嗯?」
  「沒有用的。」
  別西卜迴盪於此空間,說:「跟剛剛在地面上吸收你分身的不一樣,現在你身後的是魔導陣。此世界的魔法一共有三個系統,依照階級由低至高,排序為魔法、魔導、魔術。就算你能消除魔法,也不代表可以消除魔導的力量。魔法陣較弱,魔導陣較強,還有,任何人的身體只要觸碰到魔導陣,也就是目前你身後紫色圓環,就一定會被吸進去。」
  「……原來如此。」
  傑諾本先是掙扎了下,似乎想要從王座上起身。
  但幾秒後他就閉眼、稍稍低頭。
  「我還真是大意了,妳說過,妳的魔法也許贏不過科學,還有剛才用鐮刀這定義成物理攻擊的方式砍我,這些都是故意讓我誤判妳實力的戰術定義是吧?不愧是惡魔之王,想法就是與凡人不同。」
  「不需要覺得氣餒喔,傑諾帥哥。難道你不是因為早就知道我不可能就這樣死去,所以才大膽往我額頭開槍嗎?」
  「妳的魔法真的不是讀心術?」
  「呵呵,請繼續往下說。」
  如無數黑點般的蒼蠅再度聚集。
  蒼蠅們聚集到傑諾面前,形成一顆人類女性的頭顱。
  別西卜以人類型態的一顆頭,雙眼直視傑諾頭盔上的深色護目鏡,嘴唇就差幾公分就會親到其鋼鐵面罩。
  急促的吐息吐在傑諾的面罩上、反射回來,別西卜感覺自己的臉頰溫溫熱熱。
  「說多一點讓大姐姐開心一下嘛。」別西卜聞到些許迷人的汗味,保持笑容,試圖看穿看透傑諾的護目鏡,與其四目交接。
  「果然惡魔……」
  話說到此,傑諾一半的身體與王座,都被吸進魔法陣之中。
  可能由於傑諾的半張臉都沒入法陣,他接下來所說的話太過小聲,不,也許根本沒辦法發出聲音,別西卜沒有聽見傑諾說了什麼。
  「……嗯,你說錯了呢,傑諾帥哥。」
  但,別西卜依然如此回話,彷彿早就料到傑諾會說出口的話語。
  如無數黑點般的蒼蠅再度聚集。
  蒼蠅們聚於王座高台下,聚集成一名無頭女性。
  別西卜的頭顱飛向無頭女性,與之結合。
  「不,其實你猜的是對的,」別西卜面向王座高台,「我確實是故意讓你以為我的魔法對付不了科學。雖然沒有料到你一開始是用分身跟我說話,不過,看來生化人並不是完全無所不知。」
  (也許你能辦到。)
  (你或許能辦到其他召喚者辦不到的事。)
  「恭喜合格,雖然你的魔力值是零,也就是沒有任何使用魔法的才能,但說不定在其他地方有別的超強戰鬥力,不管是鬥智也好,硬碰硬也罷,或許你在需要的時候可以派上用場,嗯?你說說話呀,應該開心吧,笑一個嘛。啊啊,我忘了你現在正在穿越『通道』,可能連說話都有困難呢,唉呀唉呀,對不起囉。話說回來,你的氣味真是迷人。呀啊啊啊!光是想想就溼了,我是說我身上的汗水。」
  別西卜緩步走向高台。
  她腳步輕盈、語調輕佻,像是準備好好享受,那自己於路邊逆搭訕帶回家的戰利品似的——如果以傑諾的世界的人們來說大概會如此形容別西卜——別西卜也這麼認為,更不打算否認這點。
  因為她知道,這是事實。
  同樣也會成為事實的,是她接下來想對傑諾做的。
  「好啦,差不多該道別了,那最後大姐姐想要跟你說……」
  她一階一階往高台上走,直到走到距離王座不到三公尺之前,與王座相差低兩個台階停下腳步。
  傑諾無法說話,他幾乎全身都已沉入魔法陣。
  就在別西卜駐足,站在隨時隨地都可以取傑諾性命的距離之際——

  「祝武運昌隆。」

  (目前我只能依靠你了,傑諾,只有你能做得到。)
  別西卜卻彎腰屈膝單腿跪下,手摀住胸口遮住乳溝以與方才截然不同的穩重語氣說道:
  「異世界的召喚者請拯救這個世界,從那已經瘋狂的神的手中。」
  語畢後別西卜闔上眼。
  魔法陣消失。
  傑諾完全沈進去徹底消失於此空間。

  *

  一睜開眼傑諾發現自己面前一片漆黑。
  他的身體周遭包覆著不明液體,液體緩緩流動著彷彿壞死血管中的血液帶動傑諾前進不知道要前往何處。
  對比此巨大漆黑的空間傑諾就像其中一顆小小的藍色細胞——即使從滿是藍液的針筒出來也不曉得該往哪兒去的藍色細胞。
  黑暗的視野與膠著的現況,令傑諾閉目回想起還在地球的往事。
  穿越到暗紅色空間之前,傑諾於地球一樣有看見一道白光。
  於白光出現前視野也是一片黑暗。
  黑漆漆的森林中,傑諾在地球執行完最後任務正要打道回府。
  埋伏於附近的政府士兵出來攻擊傑諾。
  地面轟隆震動,坦克車迫擊砲反裝甲砲的砲彈重擊到傑諾身上。
  不過對傑諾來說那不過就和蒼蠅爬蚊子咬差不多。
  士兵們的攻擊持續,戰鬥直昇機又飛起又停留又飛起又停留。
  可是傑諾都當這是雜草搔癢,輕鬆解決他們。
  然而在那之後一名女性生化人現身,她令傑諾非得認真起來。
  該名女性生化人擁有一頭漂亮銀色頭髮,頭上綁著雙馬尾造型,皮膚如嬰兒般光滑白皙,以黑色面罩遮住鼻子以下的臉部、兩條小腿和兩條前臂為銀白色的機械義肢,腳踩高跟長靴,下半身著百褶短裙,上衣穿著看似學生制服,顏色卻宛如鮮血一般的軍裝。
  女性生化人表示傑諾得知世界政府高層太多祕密,所以需要在正式退役前「殉職。」
  雙方開戰下一秒,樹木全斷塵沙四起。
  火藥味似乎都能明顯於現場嗅得出來——無論是真實的或者二人之間的憤怒。
  傑諾不是沒有想過政府解決自己的可能性。
  但由於女性生化人是傑諾的後輩,她的出現令傑諾有些措手不及。
  就在即將分出勝負的那一刻白光乍現。
  白光吞噬傑諾與女性生化人,頓時過去的記憶浮現在傑諾腦海中
  嚴格來說是不應該被回想起來的記憶。
  理論上應該在被改造成生化人的時候就應該鎖住的記憶。
  彷彿曾被鎖入無人打得開的電腦資料夾中的記憶。
  彷彿曾被藏進堆滿動物屍體的混亂空間之中。
  本應該被鎖住資料夾已解開。
  空間內蒼蠅於上頭飛的屍體都已被清除。
  傑諾回想起還是人類的時候,還不是生化人還只是普通兒童的時候的記憶。
  他喜歡的奇幻小說尚未被政府的人丟棄、依然橫躺在舊舊的書架上。
  即使身處於人與人彼此越來越疏遠的科技世界,小傑諾卻經常纏著養育自己的姊姊,對她說自己的生日禮物想要收到和中世紀有關的各種文化地理書籍。
  書架上不只奇幻小說還有各式各樣的設定集。
  在夢中,傑諾還會夢到自己變成小說中他喜歡的主角的得力夥伴,會魔法也會使用各種刀劍,協助主角完成冒險成就霸業贏得美人歸。
  還是七歲兒童時候的清新記憶似乎將現在傑諾心中的空間急速冷凍,彷彿裡頭的腐臭不再存在。
  在穿越的那一瞬間因為想起記憶,對傑諾來說這一刻如永恆一般。
  時空凍結了。
  好像一百年前傑諾七歲生日當天被世界政府抓走的那個時候,被人打了一針藍色液體全身肢解內臟全數改造裝上機械裝甲的那一刻,是一百年後的昨天才發生的事。
  不只想起記憶,他連同不該屬於生化人只屬於人類的感情也一併回想起來。
  只有一部份的感情。
  只有一部份。
  可就是這一部份特別是面對政府的憎恨以及知道現實的無力感,使得傑諾懷疑起自己開始問問題。
  什麼叫做強大?
  比其他人強壯叫強大嗎?
  還是說,只要比以前的自己還強就好?
  比以前的自己還要強就叫強大了嗎?
  還是說,需要完成些什麼,好比說夢想之類的。
  完成目標,完成誰都做得到的事情、也完成誰都沒能完成的壯舉,如此一來就可能會被人稱作強悍的人、擁有力量的人也說不定。
  成為他人都管不了的存在好了。像是念好書、考上好學校、擁有高學歷、花不完的錢財、任何人都打不贏的身體,最終了結該做的事,正式退休、終於有機會可以做什麼都不被人指指點點……
  或許這對一般人來說算是個畢生目標。
  如果已經成為那樣的存在。
  如果已經成為那樣的存在,卻還是被人背叛的話……
  那這究竟算什麼?
  那這究竟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為世界奉獻了一百年,換來的結果卻是這樣?)
  (我是不是非常弱小?)
  (是不是因為我被抓的時候,沒有保護好姊姊,這個世界才懲罰我、讓我落到如此下場?)
  (回答:並非如此!)
  (夥伴……)
  (重複:我的名字是亞莉亞。)
  (哈?)
  傑諾先是愣住一下,然後噗哧笑了出來。
  (說:嗯嗯嗯……)
  (怎麼了嗎?)
  (回答:沒事。)
  (謝謝你啦,亞莉亞。)
  (說:嗯嗯……喔?)
  (嗯?)
  (表示:臉紅。)
  (原來你也會臉紅嗎?)
  「『合格』是嗎?所以我沒說錯嘛,別西卜。」
  傑諾於黑暗中如此說道:
  「妳天性的定義果然很難改。」
  意識回到此時此刻,傑諾睜眼,深吸一口氣。
  即使方才與別西卜經歷一場戰鬥,但火藥味什麼的,現在他完全沒有聞到了。
  從聞到火藥味到沒有聞到任何味道,傑諾彷彿回到剛穿越時。
  為什麼?
  怎麼回事?
  我在哪裡?
  為什麼會在此處?
  為何自己會遭到那樣的待遇?
  當時,許多疑問出現在傑諾腦海。
  但此刻,傑諾腦中的程式卻立刻刪除這些問題。
  (不重要了。)
  (問:前方有一入口,是否要前往?)
  傑諾的程式說道。
  (成為劍與魔法世界中的冒險者……是嗎?)
  「過去的一百年軍旅生涯我都在為了別人而活都在為別人賣命,沒有人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曾天真地以為每個人都是如此因此沒什麼好提出疑問;我曾傻傻地覺得只要單純做事乖乖聽從高層的話語世界就會感謝我,我以後的日子就會過得舒適。」
  霎時傑諾眼前出現一道白光。
  傑諾穿越時的白光吞噬其冰冷身體也吞噬其黑暗過往。
  現在傑諾面前的白光融化凍結的時空也溫暖他的內心。
  「不管是召喚魔王守護世界和平收集什麼水晶,定義我已理解,剩下的就是讓程式碼正確執行。」
  (只不過……這次和過去不一樣。)
  以前傑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裝上藍色機甲。
  這次他為了獲得自由選擇不自由。
  看來傑諾依然擁有力量。
  他似乎還有能力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液體繼續緩緩流動,彷彿壞死血管中的血液帶動傑諾前進。
  前往的目的地是白光處,也許是因為藍色細胞已經弄清楚了他的目的。
  「我不想要再當冷血殘酷的殺人機器,」傑諾看向白光,說:「我要成為普通的冒險者,協助人完成偉大任務。」
  為了不再如過去那般無腦聽從命令。
  為了找回像過去一樣還是人類時的感情。
  最先進科技打造的生化人,結束地球的最後事業,開始執行異世界的最初委託。









創作回應

書閣
共勉之黑糖
2022-09-29 15:30:22
黑糖主君o唐健維
[e29] [e29] [e29]
2022-09-29 17:35: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