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劇透心得】【文學小說】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

∠( ᐛ 」∠) | 2022-07-04 00:00:05 | 巴幣 12 | 人氣 57

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
作者:宮部美幸 評價:3★
簡介(摘自博客來)
  傳聞聚集百人,每說一則故事便吹熄一支蠟燭,待燭光全滅,就會有妖魔現身,此為流行一時的「百物語」。
  怪談之「怪」究竟為何令人不安害怕?
  是有形之物、身處的環境、錢財,或看不見的亡魂?
  還是,蠶食人心的欲念?
  輕輕打開耳朵,在眾多紛擾而是非難辨的雜音中,宮部版百物語,將蜿蜒出最澄澈悠揚的旋律。
  心中藏著故事的人哪,
  毋須畏懼,儘管來「黑白之間」吧。
  十七歲的少女阿近離鄉背井,投靠在江戶開提袋店的叔叔伊兵衛。
  某天,她代為招待叔叔的棋友時,對方看見庭院中的彼岸花,突然直冒冷汗、幾近昏厥,原來花叢間浮現一張故人的面孔!
  伊兵衛得知此事後,經過一番思索,竟要阿近開始收集「百物語」,於是神祕的訪客陸續上門。這回,終於輪到阿近本人吐露往事……
  伊兵衛腹中到底有何打算?訪客們又為何願意向阿近傾訴祕密?
  一切的關鍵,緊繫著一段難以啟齒的過去……
讀後簡評
百物語,五則奇聞軼事。
※本心得包含劇透部分,還沒閱讀過的讀者可以斟酌閱讀※















【閱讀心得】【劇透】【評價:3★】

▼劇情劇透▼

曼沙珠華
少女阿近寄住在自己的叔叔家,在叔叔的店內幫忙,某天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
這位客人名為藤吉,因店內有株野生的曼沙珠華,勾起了他幼時的回憶,他便向阿近吐露關於他兄長的過往。

藤吉幼時,他兄長吉藏因憤怒過失殺人,被流放在外地。時隔十五年,大哥終於能返家,可是身為弟弟的他內心卻隱隱的不歡迎有前科的兄長。在兄長回家之後,雖然藤吉負起照顧他大哥的責任,但不久後他大哥卻自殺了。
他大哥自殺的時候庭院正開滿曼沙珠華,藤吉原本以為他大哥從曼沙珠華裡,看到當初殺害的對象而感到愧疚自裁,沒想到藏在曼沙珠華裡的臉孔卻是藤吉他自己,為了不要拖累自家人,吉藏決定要自我了斷。
在這一番告解後,藤吉如釋重負離開店面,不久後眾人聽聞藤吉過世的消息。

凶宅
在第一位客人離去後,阿近的叔叔伊兵衛決定讓她去聽各式各樣的客人經歷,讓阿近聽完這些故事後再一次的轉述給他,這也是為了幫助阿近。
第二位客人名為阿貴,她是鎖匠的女兒。她告訴阿近在她小時候,她父親幫一戶大宅子打造一把沒有鑰匙的鎖。但在她父親拿回鎖後,卻發現自己無法解決這個難題,便跑去跟自己的師傅商量。師傅在觸摸這把鎖後被它咬傷,之後幾天師傅卻陷入了昏迷。阿貴的父親查覺到發生怪異的現象,下定決心把鎖燒掉,把鎖處理之後,師傅的傷也就好了。
阿貴的父親再度返回那戶大宅子,主人家對鎖被銷毀的事不以為意,接著掌櫃拿出一大筆錢讓阿貴全家住在這個宅子一年。雖然有察覺不太對勁的地方,但為了那筆鉅款,阿貴一家還是搬進了大宅內。
不久後,父親的師傅察覺他們一家失聯,便匆忙趕到大宅,只看到剩下唯一活著的阿貴。
阿貴的收養人告訴阿近,住進大宅子的一家人靈魂都被吞噬,大宅會佔據阿貴的身體邀請下一位主人入住。

邪戀
因為聽到凶宅的故事後讓阿近惴惴不安,阿近告訴女管家關於她的故事。
阿近家經營一間大旅館,她父親收養了一名跌落斜坡的男孩—松太郎。雖然阿近一家對待松太郎像家人般,但內心深處卻隱隱的看不起對方。他們漸漸長大後,松太郎對待阿近一家更是卑躬屈膝,雖然他愛慕著阿近,這是誰也沒明說的窗戶紙。
阿近確定與別家旅館的繼承人良助結親後,良助卻對松太郎十分忌憚,放話如果他們成婚後,便要把松太郎趕出去。兩人在爭吵間,松太郎殺死良助,轉頭詛咒阿近後跳下懸崖而亡。

魔鏡
在吐露自己離鄉的原因後,阿近又恢復往常的模樣。
店內來了一位女客人阿福,她告訴阿近一段她家的悲劇故事。
阿福一家經營裁縫店,她父母的第一個女兒阿彩,非常美麗但身體底子弱的關係,從小就寄養在離家很遠的遠親家,直到姊姊成年後才返家。阿福小時候基本上沒見過自家美麗的姊姊,但她還有一位哥哥。離家十四年的姊姊,很快就融入原生家庭,且與阿福哥哥市太郎相處融洽。
但漸漸有傳聞指出市太郎與阿彩有著不正常的關係,這件事被揭露在他們雙親面前,市太郎與阿彩承認了這段畸戀,他們父母決定讓市太郎離家一陣子學習手藝。當市太郎離家的前一天,姊姊阿彩上吊自殺。
在阿彩死後,市太郎便恢復正常的樣子,他私下讓妹妹阿福收起姊姊的遺物鏡子,且他告訴阿福在未來的某一天他會要回那面鏡子。
出門學習手藝的市太郎,在返家後帶回一名女子,女子其貌不揚,但市太郎卻告訴雙親他想求娶這名女子。他們順利結婚後,某天市太郎卻向阿福拿回姊姊的遺物,並把這面鏡子贈與自己的太太。
不久後,市太郎的妻子舉止行為,漸漸像死去的阿彩那般。他們的雙親察覺此事後,把原本應丟棄的鏡子找出來一看,發現市太郎的真正妻子靈魂被困於鏡中,而他的母親終於受不了,拿著鏡子瘋狂襲擊市太郎的妻子。
婆婆打死媳婦這件事無從掩蓋,他們一家財產被充公,因為父親管束不佳而被責罰。市太郎則是悄悄地返回原本姊姊阿彩上吊自殺的房內,在同一處選擇同種方式死去。

滿屋作響
阿近的哥哥來到叔叔的店內與她相聚,他告訴阿近關於松太郎託夢給他的事情。
松太郎在夢中告訴阿近的哥哥,他受到召喚的事後便消失了。經由兄妹倆尋訪附近鄰居,發現松太郎的靈魂困於阿貴的體內。阿近與阿貴對上眼之後,她的靈魂被吸入阿貴的體內。
而在阿貴的體內,遇到她之前的百物語客人的靈魂。為了感謝阿近不是以隨便的態度對待他們,他們幫助阿近離開凶宅的魔爪,成功的將阿貴的靈魂帶回她原本的身體。


讀後感

我剛開始以為這只是一本簡單奇聞軼事串起的故事,沒想到真的有靈魂、怪異的事件。
在第一次讀的時候對凶宅這篇印象深刻,一間大宅子有神秘的掌櫃,又讓些不相關的人做一些神祕的舉動,最後影響一整家子的存亡。

再把這整本故事轉述給別人聽後,發現魔鏡這個故事也是蠻吸引人眼球。姊弟的禁斷之戀,讓一個家分崩離析,姊姊的附身在弟弟妻子的身上,弟弟還為了這件事製造藉口縫製黑絹被,只為了凸顯美麗姊姊雪白的肌膚。故事中雖然都是由第三者在描述悲劇,中間也有女主角阿近的告白,每個人內心扭曲黑暗的點很難以在劇透中描述,我蠻建議如果喜歡這個題材的可以讀讀看。

整體來說讀起來是有記憶點。女主角阿近身上發生的悲劇故事,他的叔叔讓她進行暴露療法,蒐集到的故事中,最後一篇對抗凶宅的橋段略玄幻了點,其餘人性、事件的詭異都是這本書的看點,可惜我讀完不太喜歡,或許多讀兩本這個系列之後可以再回頭看看。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