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春落》一、信紙

阿德光世紀 | 2022-06-28 20:18:37 | 巴幣 0 | 人氣 61

連載中春落
資料夾簡介

彼岸的人:
  別來無恙?
  我從沒料到,我會像個孩子一般,偷偷摸摸地看著妳的日記,也沒想過,如此微小的我能在妳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更不曾想到,妳對我的重視,如同那壓在月季花瓣上的露珠,是如此的深沉且沉重。
  妳是在山茶花將要盛開時的日子離開我的。妳離去的隔天,我幫我們一起養育的那盆月季花澆了水,看著那從花蕊中透出的黃,暈染著鮮紅的花瓣,如同記憶中的你,好似平淡如水的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時光有序,月季無痕,妳就像那四季皆明艷的月季花,是我心中最特別的女孩。
  還記得我們平常一同探究人心的日子嗎?我曾見過書中有句話:「懂得世界卻不懂自己」,不僅是我們,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都是如此吧,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直到妳的離去,讓我發現原來你就是我生存的意義,我嘗試著在花間尋找你的影子;在溪畔追隨著你的聲音;在風中尋覓妳的氣味。我不想我一路走來珍惜的回憶裡,沒有妳的存在。我想再一次,再去擁抱一次那朵的未成熟的山茶;想再牽著妳的手,走在你最想去的櫻花道下,如星似雨的櫻花盈滿了我們珍貴的記憶,似沐在三月的點點細雨,又如一個溫柔繾綣的夢。
  手指輕捏了下逐漸發酸脹痛的眼睛,翻往下一頁:「寧願死得像失去雙翅的蝶,也不活著做純粹的空殼。」這是我在創作遇到窘境時說的。
  娟秀的字體,有著不同於旁人的錚錚傲骨,如同為寒所勒的梅,提醒了我。如今才如夢初醒,意識到,其實自始至終,只是我一人被困在這一方囹圄。我從來沒有正視過妳那隱晦的情感,如今卻妄想透過這小小一盆殘花,試圖去彌補、去懷想。「人,是不是真等到失去時,才懂得珍惜呢?」我猶記得,那天妳的語氣是多麼......唉,罷了,既然心意已決,我就該做到言而有信。然而,等我想抱著那朵月季,才發現,無論用多少廉價的淚水灌溉,也喚不回那已逝伊人。
  不忍再端詳那些字句,對我而言,這是最直白的隱晦,也是最沉重的隨言。只見最後一行語著:「未來的我,在痛苦過去後,那時現在的我會在哪裡呢?」這句喟嘆我未曾聽聞,想必是你自己的發想,此句其後便是一片令人茫然的雪白以及早已烙在紙上的點點淚斑。
  果然,凡事都會有一個答案,只要它「存在」過。人總有一天會回歸塵土,如花般凋零,但又有多少人能接受,但又有多少不願面對的人,被這個世界逼至絕路?地板也隨著我的思緒被來回踩的緊張起來,每作響一次,又多一個被剝奪的生命,命運的輪盤不停旋轉,誰知何時輪到我呢,而你,有沒有想過,人的生命為何這般沉重,又如此脆弱,這個道理每個人都懂,但共通點在於我們不曾想過如何面對,反之選擇逃避,逃到遙遠的天邊,再回到原點:虛無。我承認,我已經找到了你,但又對尋你感到恐懼,你在哪?那生長在黃泉路旁的鮮紅彼岸花究竟生的什麼模樣?
  我將那盆剩下枯枝的花,埋葬在記憶的深海。恐懼無法停止我的腳步,就讓它先去探路吧。失去了他的點綴,整間房也只剩一張桌、一張椅、一支筆、一本記事簿與失去裝飾的灰色鋁窗,原本想再買一盆花擺著,但冷靜下來想想,我也沒那個資格去照顧他了,不如還是吞下那股恐懼,追尋殘花最後的身影吧!這是我最後唯一能為你做的了!
  暮靄漸褪暗,艷橙落日再度渲染黑夜。我也該收筆了,這是我給你的第一封,大概也是最後一封情書,我喜歡了你,你也愛著我,所以我順理成章將它稱之情書,妳不會介意的吧?我會請託帶著茉莉花香的風,將它送至妳的手中。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就請妳在開滿曼珠沙華的那端等著我吧!也許不會太久,請再等待我一次,就當作是,給我贖罪的機會。我期待著,期待我們的重逢。
今日發誓,我願用我三世壽元,換你脫離苦海。
留人敬上 西元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