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打破續集魔咒,昇華更勝前作——《捍衛戰士:獨行俠》

四弦 | 2022-06-11 16:48:28 | 巴幣 1280 | 人氣 577



◤寫在觀影前◢

  《捍衛戰士:獨行俠》是我在居家隔離時便念茲在茲的一部電影。適逢端午,恰好解除7+7隔離檢疫,雖然加班了整天,晚上仍迫不及待地衝進影廳。觀影後的滿意度不言而喻,我擱置了三篇尚在構思、一篇接近完稿的影評,只為盡快將這部好電影推薦給偶然點進這裡的你。

  片名中的捍衛戰士(Top Gun),其原型為美國1969年成立的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強調個人戰技與團隊策略,而非戰機本身的性能優勢,旨在招募並培育各單位前百分之一的菁英飛行員,畢業生返回原單位後也可回饋其所學,提升整個飛行中隊的實力。該訓練計畫一經實施,大幅扭轉了美軍在越戰屢次失利的空中戰損比,至今仍以SFTI部隊之名發光發熱。

  獨行俠(Maverick)出自主角的代號,原意為「特立獨行者、不服從命令的人」。由阿湯哥飾演的萬年上校Pete Mitchell不僅個人資歷無可匹敵,還具有魯莽無畏的戰鬥本能,以及跳脫既有思維的反應力,獨行俠稱號當之無愧。

  作為美國影史上空前成功的空戰電影續作,《捍衛戰士:獨行俠》無須費心行銷,便能博取熱烈討論度與高人氣。然而,如此拔尖的起跑線,亦是橫亙在續作之前的一大障壁,正如片中駕駛F/A-18的飛官們,儘管擁有絕對的制空武力,操作稍有不慎仍可能機毀人亡。

  要知道,第一集早在1986年上映,背景設定為美蘇冷戰時期。長達三十六年的空窗期間,不乏劇本特效皆屬上乘的戰爭片,當年的感動未必能順利復刻;再者,觀眾早已目睹過,許多徒負虛名的續集如何毀掉一代人心目中的經典。

  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憑藉捍衛成為家喻戶曉的青少年偶像時,仍是24歲的少壯之齡,真正展露其精湛演技的《雨人》還是兩年後的事。時光荏苒,這位動作電影界的不老男神已屆耳順,與《捍衛戰士:獨行俠》的故事時間軸不謀而合。除了彰顯人物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慷慨激昂以外,如此貼合時代的設定也帶給觀眾「回首來時路」的悵然悸動
  


◤超越情懷,追求極限

  如果你問我,《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否嘗試向觀眾兜售情懷?我會回答,不盡然。畢竟捍衛一應該是父執輩那代的回憶,在我們這輩的印象中,與湯姆·克魯斯劃上等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以及各種口碑票房極佳的諜報犯罪片。我們記得他的沉穩內斂、堅毅果敢,卻無法想像阿湯哥曾有輕狂自傲、青澀而未經世事的一面。

  既然前作的情懷有受眾的侷限性,製片團隊勢必不能將一切都押注其上,不過也沒有完全摒棄——令人逸興遄飛的開場曲和標誌性的場景、承襲前作的軍旅傳統與分隊編制、故交舊友的互動和人物發展。

Danger Zone,前作《捍衛戰士》的經典主題曲之一。

  這些份量恰到好處的元素,很大程度地滿足了老觀眾對於捍衛一的劇情聯想,卻不會奪去新角色與新任務的光芒。即使從未接觸過前作,也能自然而然地接受這些設定,並內化至潛意識,這都歸功於不輸刺激武戲(空戰)的文戲經營(角色塑造)

  角色塑造(Characterisation)向來是商業娛樂片的罩門,其基礎是每個人物在不同情境下做的選擇,人物採取的任何行動,都應呈現出專屬於他的連貫性,並反映性格。一旦忽略這點,編劇筆底的角色就會開始從事模糊的「派對行動」:環視派對場地、與主人打招呼、享用蛋糕與美酒、逐一與賓客寒暄對話,最後在花園或陽台駐足。

  《演員的自我修養》的作者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認為,角色的目的應該合在一起,合成偉大的最高目標(super-objective)。最高目標往往是次要成就的集合,角色可以在故事裡達成許多次要成就,推動表象劇情的同時,也使其堅信並接近最高目標。

  有時,就連人物本身都無法掌握自己的最高目標,因為他們沒能直面自己的真實欲望(desire):「想要」和「不想要」欲望是目標的內在驅力、角色的行動綱領,並且決定了故事最終能抵達的高度。

  例如與Pete同期的競爭對手Tom Kazansky代號為冰人冰人的輕視和挑釁,促使獨行俠在飛行技術上精益求精,針鋒相對的較勁意識,正是獨行俠前期的內在驅力。然而,專注於競逐成績的Pete,卻在一次演習中誤判情勢,間接導致他的雷達攔截官呆頭鵝喪生,該事件是動搖人物最高目標的轉捩點。

  在死亡面前,血肉之軀如何自處?早在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吉爾伽美什史詩》,人類便對死亡有所定見,藉由傳誦千古的經典史詩,沉重的命題渲染上悲劇英雄的浪漫色彩。個體的悲劇是煩惱,集體的悲劇則是議題;談集體的,終究要回到個人去,才能收穫讀者的共感好比《返校》,以一段充滿誤解和悔恨的師生戀情,去談遊戲背後更龐大的歷史脈絡:白色恐怖。
  
  兩部捍衛戰士都歌頌了軍人衛國的犧牲奉獻,靠的不是將任務死傷和汰換人數打上字幕,而是塑造討喜且欲望明確的角色,並把他們放進設計好的困境中。故事是虛構的,但背景脈絡是實際的,對比整個國家的損失,個體的不幸雖然格局小了些,情感層面的縱深卻難以估量。因此,捍衛一曾在當年掀起參軍熱潮,被喻為最傑出的招募廣告;此次續集上映,就連美軍也搭上順風車,進入電影院設置募兵站

  《捍衛戰士:獨行俠》做到的不僅僅是講好一個故事,還使前作的意義更加飽滿本片開頭,Pete仍在堅守屬於他的最高目標——飛行,他的駕駛風格就像不死鳥,以燃燒生命為賭注,他的軍旅職涯為此已停滯許久,若無冰人的庇蔭,Pete隨時都會被迫退伍。另一方面,同袍的死亡始終盤桓在他上方,遨遊在空中的獨行俠,既自由又拘束。

  最高目標遭受質疑,昔日憾事重上心頭,主角才有足夠強烈的改變動機,打破故事的平衡狀態,製造出吸引人的衝突情節。與故人呆頭鵝之子——公雞的重逢,兩人之間熟悉又陌生的化學效應,是本片的最大看點。(其實還有兩段互動我認為更加動人,在此暫不揭露,保留觀影體驗。)

  由於Pete的能力已臻巔峰,他的蛻變只能發生在人物內部;與之相對的則是Pete所指導的飛官學員們,外部條件迫使他們必須在期限內提升實力。兩者恰好在空戰和日常場景之間達成完美調和,來回切換亦不突兀。  
  

  從影近四十年的阿湯哥,以不愛使用替身、事必躬親而聞名業界。身為《捍衛戰士:獨行俠》的要角和製片人之一,使阿湯哥貫徹其拍片標準的信念更加堅定。

  光是向五角大廈申請租借一架F/A-18,就需要花費33萬台幣/每小時的天價,這還未計入駕駛飛官的薪酬、燃油場地等開銷。畫面中出現在戰機座艙的演員,都坐在 F/A-18 駕駛員的後方,呈現G力壓迫和缺氧的真實反應。(這也是為何劇組不採用更先進的F-35C戰機因其不具備演員可以搭乘的後座。)

  演員們需要接受完整的緊急避難訓練,包括但不限於:如何控制彈射開關、何時該棄機逃生、跳傘基本知識、降落在海上時如何求生。此外,由於劇組無法隨同飛上天空,空戰的畫面只能交由後座的演員來掌鏡,他們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學會運鏡與攝影的知識,並克服生理上的不適,捕捉一個又一個震攝人心的IMAX鏡頭。即便與其他同性質的戰爭片相比,《捍衛戰士:獨行俠》也是極為罕見的高成本製作。

  綜上所述,《捍衛戰士:獨行俠》是一部娛樂性質滿分的商業電影,也有不輸藝術電影的表演內涵,更是與三十六年前的經典相依共存、互相補足的完美續作。沒有看過前作,不會減損本片的魅力一分一毫;曾被捍衛一打動的你,則會放任淚水潰堤,久久不能自已。



推薦受眾

哪些觀眾推薦進影廳觀看
1. 阿湯哥的迷弟迷妹。我敢保證本片完全不輸他的以往表現,甚至略勝一籌。
2. 想見證近年來商業電影水平巔峰的你。不敢說後無來者,但至少前無古人,據說明後年將會推出《不可能的任務》續作,唯有阿湯哥能超越自己。


若有以下顧慮,則推薦進影廳觀看
打滿三劑疫苗的長者及幼童,以及憂慮疫情肆虐的你。私心將本片列在人生必看片單,沒有其他原因,應該影響你欣賞本片。單就題材而言,《捍衛戰士:獨行俠》註定要在電影院的大銀幕(甚至是IMAX版)才能充分發揮優勢,還請自行斟酌。


創作回應

還是待在家裡最好
寫得很棒,這部真的是經典
2022-06-11 17:26:45
地球蘋果
現在台北的影院好像只剩下一般數位版的,希望能夠再次重回IMAX及4DX播放
2022-06-11 19:34:33
☆眼鏡奇異果★
這部續集真的超棒. 那個片頭一下去,我差點內牛滿面^^
2022-06-12 13:53: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