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驚蟄:不伏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6-10 17:16:54 | 巴幣 282 | 人氣 176

完結五、初夢
資料夾簡介
阿蘇與小空相隔多年重逢,得知小空已經找到歸宿,阿蘇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後來,阿蘇也擁有了自己的家庭。





    森永玲確信自己得了「厭學症」。

    學校新發的教科書,他翻過兩三遍就覺得油墨印刷的文字像要飛離書頁,多吸一口蒸氣都嫌分散精神、浪費光陰,而且會染上甩不掉的疲倦感。原本森永玲選擇複習功課向他媽媽裝乖,他讀了十分鐘左右的課文,大腦漸漸進入狀況,連貫的思維忽然被隔壁間淫猥激昂的雙簧聲給叫斷了。

    阿玲他媽總教訓阿玲「不看場合」,他媽倒比他更懂挑場合,與他爸合夥滾棉被,他爸鬍渣那股熏天的酒氣混了他媽的口紅再被他媽吃進嘴巴--天殺的,他的數學習作那些騎在分母x上的y集體高潮,他用橡皮擦塗掉寫錯的算式,滑進滑出的聲音一再引誘阿玲放棄計算,單耳靠著牆面,只聽到「死掉的蛋怎麼可能孵化」這句意味深長卻被粗重的喘氣聲蓋住一半音量的話。

    反觀他弟弟,老房子落後的隔音設備對明夢從來不構成麻煩,六大本課本的份量好似單薄的高麗菜捲或便於消化的甘草粉番茄,明夢從吸收到舉一反三大概不必花正餐的氣力,讀得風生水起且人人稱讚。雙胞胎的頭腦構造理應相似,阿玲卻極度懷疑他弟的頭蓋骨被鋸開並移植過一顆新鮮的、皺褶特別多的腦,他倆的差距不只學業,區隔兄弟的決定性關鍵,是明夢擁有「吞書」的專長,而他沒有。

    他弟愛書成癡,經常借書、買書,但書籍在弟弟工作桌停留的時間最長不超過三天,超過這期限便會無一例外地清空。失竊、火災、碎紙機......阿玲揣摩過無限種劇情,但他很快就做出一個最簡單的推論--明夢把書吞了。

    「咦,什麼啦!書,我讀完之後就捐給育幼院了啊。你該不會吞過書吧,玲玲?」

    經驗法則告訴阿玲,弟弟的證詞半真半假。爸爸肯伊拉拿過一本《萬葉集》給明夢,明夢能從封面背到封底。阿玲眼中的書蟲弟弟不只啃食文字,整面書頁都像轉印至腦部記憶區,按照筆畫順序集結、建構出一座龐大的書庫。他說服自己爸爸是用了重刑填鴨明夢、收割成效,至於肯呢?雲淡風輕、笑笑帶過。

    吞書吞到成精的明夢甚至跑去真人圖書館「當一本書」,向小朋友分享見聞,他阿玲忙統治校園的志業忙得蠟燭兩頭燒,可沒那等慈悲心。他手下賺幾分利潤做幾分事,跨班鬥毆一事鬧進教務處使得手下的向心力不復從前,阿玲勢必得發紅包挽回。

    對了、他人在明夢房裡。

    明夢的書桌上靠牆陳列著空藥罐做的撲滿,撲滿內整齊堆著歐陸國家鑄造的金褐色豆子。阿玲吊著膽子轉鬆罐蓋,雖然他弟是個筆袋被移動一公分就停不下連珠炮式質問的龜毛佬,但弟弟不會精明到翹課回家清點金屬塊的數量。

    那巧奪天工的豆兒外觀布滿皺褶,活像縮小版的餅乾球,再寡欲的人看見此珍玩也會忍不住摸上一摸,更何況是喜新厭舊的青少年。阿玲撈了幾粒攬入囊裡,打著另一副算盤。



    半圓形拱廊之下,同學稀稀疏疏,先前討論班際紛爭的風潮已經退燒,決定午餐的內容或收藏進歌單的樂曲才是女生所聚焦的。她們帶著自拍的手機的水鑽保護殼閃得圓香眼皮狂眨,忽遠忽近的鏡頭搭配上尖銳三八的音色使圓香想用指甲摳掉水鑽並強餵給噘起的香腸嘴吃,看她們還擺不擺得出假文青網美臉。

    手放進溫水一陣子再改泡冷水,手掌總是刺骨冰冷;和出淤泥而不染的、前段班的學伴待久了,舉目所見的事物無一不佈滿裂痕、烏七八糟。走在艱苦又無人同理的路程,圓香細嚼明夢提點她的詞語,「願意被阿玲管嗎」,她當然不願意,然而有志難伸。

    無法地帶,一年三班,由於阿玲搧風點火,發展成了瘴癘之氣濃厚的不毛荒野。風紀股長阿玲帶頭違規、妄自尊大,將老師的管教視若無物,這點她深惡痛絕。可是,若非有與阿玲的交情保障她,她在這所中學恐怕也吃不開。

    「早啊,彩瀨!」

    唉,都怪她心的聲音烏鴉嘴,說人人到。揹書包壓線進校門的阿玲,突然天外飛來一筆,說:「妳就讀千代目中學,多少學一點異力的技術比較妥當。妳考慮過要向誰學習了嗎?」
圓香笑著搖搖頭。

    「我打算籌組一個讀書會,集合班上的強者研究異力武術,然後我會教我獨創的招式給成員。有興趣加嗎?」

    她照明夢同學說明的方式大聲應允阿玲。此時不同意,夫復何求,姑且不論明夢是否事先知曉阿玲的計畫,或真的料事如神,她進入讀書會不失為間接探求阿玲底細的機會,更能一把抓住對方的強項、弱項,這是確鑿無誤的。

    「不妥吧,她零基礎耶!」柴田反對阿玲道。

    「你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會握著異力打人啊,阿柴。」

    光彩燦爛的金豆轉過阿玲指縫,他無意識地運動手指填補接話的空檔,拋高再反手捉起。與阿玲結黨行動的日高、四條,手裡也捏著同樣的豆子。「柴田這渾球,狗嘴吐不出象牙。總之,喚醒潛能最基本的訣竅,是大量的練習。找誰對練無所謂,反正別請教我弟弟那種陰陽怪氣的人。我弟說什麼為了領獎學金,寧願不用自己的異力......」

    「他那天揮的劍不是含有異力嗎」,圓香百思仍惑。

    阿玲攤平指頭,甩著吊墜的鍊子,藍色結晶變形為一把劍又變回吊墜,他解釋道這叫「異力金融卡」,用途是儲存小雞生命體榨出的力量,揮劍即可進行高強度的攻擊,完全不需依賴外界供給的異力。他的水月劍、他弟的雙股劍皆是他媽媽辦給兄弟倆防身的,阿玲類推道圓香的紅色結晶項鍊應當同屬異力金融卡,圓香則感慨武器玄妙萬千。

    日高丟假豆子時手滑,它飛出他的掌心,他正想撿,誰知被路過的明夢拾起。

    「玲玲?但願這不是我的魔豆。」

    「還來啦,阿玲送給我就是我的了。」

    豆粒擦過明夢錯愕的指尖,被日高收走。公爵幫倒的倒、散的散,日高根本不怕缺少左膀右臂的明夢,明夢昔日依附公爵幫的羽翼之下,而且那群素質參差不齊的黨羽剛嘗過體罰,沒好心到聚集過來袒護明夢。換角度想,就算打落明夢牙齒、揍得他臉頰青紫相雜,似乎也不大要緊。

    「不替江口報一箭之仇嗎?阿玲。」四條套了指虎、關節喀喀作響。

    「不是明夢挑起爭鬥的,我們不必對連虎符也沒有的傀儡下手。這隻蠹魚都上國中了還相信魔豆,真不曉得他是死腦筋還是秀逗了?哎喲,卡帶的小磁帶跑出來囉......話說,弟弟啊--」阿玲敲敲明夢的肩骨,半分同情、半分憐惜道:「你有病就別來上學了嘛,這臉白粉給洗手水潑花了怎麼辦?」說完刮下一點粉底,故意在明夢眼前彈掉粉。

    圓香戰戰兢兢,升騰的怒氣竄過每條血管,卻僅能強壓著烈火。「好了吧,他是你弟弟耶!」

    「我忍他很久了,今天我不打他算有風度了!他是男生,居然在臉上化妝......」

    「化不化妝不影響品格吧」,轉角旁觀的二宮健跨出陰影,使所有圍堵明夢的學生都看得見他。「聽你的口氣,是不是虧欠了你弟什麼,才拿他的外表轉移焦點?啊,對了,你發給隨從的金豆子不像是你自己的啊,你常常缺錢,搞不好過得比我貧寒。」

    「你這雜碎,全班你最窮、最好欺負,我把你從五班手裡救出來,你反倒栽贓我!」阿玲甩下書包,拉鍊撞擊地板的聲音重如驚雷,三兩步箝住二宮的小臂,推他撞牆。

    二宮義正辭嚴地反擊道明夢曾說自己珍藏的銀幣失蹤了,阿玲在班級有多起前科,包括教唆竊盜,要人不貼標籤也難。他接著補充,明夢置物櫃的三十隻小雞無緣無故蒸發,江口同學寄放阿玲置物櫃的雞隻數量不多不少正巧三十隻,說不定是阿玲指使江口同學行竊的。

    「你越講越離譜!」

    「怎樣?你敢偷親弟弟的東西,其他有什麼好不敢偷的!」

    阿玲拳頭將至,彈指間千風由細縷織成風幕、窗外草木怒湧,明夢高高跳起,兩隻腿交叉緊鎖阿玲咽喉、一瞬上下翻轉,阿玲的命脈被扼殺,再無氣力還手。

    巴西柔術。圓香在電視看過,它側重於運用槓桿原理摔倒對手、以手腳扭絞為主的地面技彌補身高不足的缺點,矮小的人掐準時機一樣能搏倒人高馬大的敵手。明夢的腿十字固定阿玲,阿玲不停咳嗽,兩腳歪七扭八抖著,分不清南北。窒息感迅速傳遍他身體,明夢手肘依然纏著他的脖子,阿玲逼不得已,拍地認輸。

    「你吃錯藥了嗎?用得著在大家面前出我的糗嗎!」他哥抹去嘴角的唾液,瘋狗咆哮似地亂吼。

    「你一面罵一面蓄積異力,或許不會失手。如果二宮誣賴你,你大可不必動干戈。我擔心你力量過猛,害二宮變殘廢,才小小教訓你的。」

    「主任!主任!」發覺苗頭不對,日高朝四周求救,駐足的學生卻只是來湊數觀賞好戲,拿阿健當踏腳石的森永玲,反倒淪為阿健恥笑的階下囚。查探情況的安柏主任非但沒苛責明夢,還記了他嘉獎,阿玲身旁亞洲蹲的主任不帶憐憫地宣判阿玲需留校察看。

    阿玲旋風式地批評「憑什麼明夢光環加身,他卻永遠不得翻身」,案情取得更進一步的發展之前,他渾身鬆軟、被抬進醫護室。

    「啊!」人群內傳來淒厲的尖喊,剛才拿了阿玲給的金豆的學生,指腹間湧上痠麻感、接著是宛如百千隻跳蚤叮咬的刺痛擴散遍全手,等他們反射性地鬆開手指,皮膚都被豆子表面彈出的倒鉤戳傷了,所謂貪戀財物的下場莫過於此。

    其實圓香看過那種豆子,它叫做「鐵胡椒果」,太用力加壓的話沾有麻藥的針會刮破人皮,而麻藥的效果對愈強的目標愈明顯--先讓異形呈現酒醉的樣貌、神智朦朧時就只能任人宰割。此類可以快速解決要犯的暗器,深得軍警體系的寵幸。然而愛它的不只公務員,有些豆子已經在黑市與刺客之間流通,近年的不肖之徒甚至利用它小巧的特性迷昏良家婦女以一逞獸慾,簡直防不勝防。

    為何明夢擁有如此危險的豆果,圓香的千頭萬緒越攪越亂。卻說那五枚金色豆子紛紛收起倒刺,飛回明夢身邊並穩妥地契合它的指縫,明夢又另外變出五枚豆子,兩手一齊推轉它們如同珠鍊滑過手間,豆粒鮮麗流暢、輪轉不息,她瞧了半天也窺不破其中的奧秘。



稍微轉化了一個經典的文學比喻當成角色的武器。窗外雨仍多,不是說要出梅了嗎,氣象主播(聳肩
磁帶跑出來變爬帶,阿玲你在說你自己吧(X
當初很殺的Esther Coleman小妹妹在走廊上被女屁孩攔住找麻煩,只不過咱們小夢夢那天沒有抱著愛書所以沒仆街(???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並不是每個人一開始就能上手,零基礎還是能慢慢成長( ´・ω・`)
明夢很乖的說,感覺這段期間的阿玲挺衝動的( ´・ω・`)
2022-06-10 17:58:16
Komi(貴霜雜食動物)
明明同年同月同日生,卻一副八字不合的樣子,真是弔詭(笑)
有時候看不順眼跟自己過度相似的人反而屬於天性,因為自己通常很難一次發現那麼多缺點,兄弟問題整個打死結( ´・ω・`)
2022-06-10 18:09:36
大漠倉鼠
新鮮的、皺褶特別多的腦……想起豆花XDD
2022-06-11 15:47:01
Komi(貴霜雜食動物)
它的樣子看是要當核桃還是豆花都可以,反正一切都只是被害妄想症嚴重的哥哥的幻想XDD
2022-06-11 15:50: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