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意念波:訊息傳遞⇝♡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6-25 13:21:55 | 巴幣 164 | 人氣 180

完結五、初夢
資料夾簡介
阿蘇與小空相隔多年重逢,得知小空已經找到歸宿,阿蘇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後來,阿蘇也擁有了自己的家庭。


昨天比較忙碌,到今天才有空更新,Komi先在這裡跟大家說一聲不好意思~

前情提要:
圓香找上明夢促膝長談,同時又好奇他身上的謎團,明夢竟然提議讓圓香幫他卸妝。



    沒化過妝亦無卸妝經驗的圓香,手生疏地控制棉塊,搭配卸妝水一筆一筆地洗去脂粉、乳霜、眼影,抹除了輔助的膏劑,明夢臉部原本的輪廓浮出水面。途中圓香猜測過他容貌有缺陷,不過她探究後發現明夢的膚質比玲還柔軟,意外地沒傷痕、痘疤、粉刺之類的扣分項目。

    「阿玲的鼻樑雀斑成群,你是計畫用蜜粉蓋住黑斑?」

    「否啊,我習慣塗防曬而且常常坐書桌,沒幾顆斑點。」明夢應答時卸妝棉遊走他兩腮,即使鋪的粉再多層,應該極難完全隱藏肌肉線條,由此可見明夢善於管理表情,他延續前述高深的話題時,眼皮都沒眨一下。

    圓香的手指卡卡的,而眼角區塊的白粉頑強不已,於是她變更策略先攻額頭。經由她悉心擦拭,明夢方廣的前額中央顯露一條裂縫,裂縫啪地張開成眼眶般的物體,現出它的原形--第三隻眼。

    那顆比石蓮花更綠的眼睛骨碌碌地轉,房屋四面的油漆紛紛融化,形成野餐巾包住圓香的坐墊,將她騰空吊起離地至少十米,茶屋的形體蕩然無存,她正疑惑怎麼不見藍天,旋即意識到自己跳進了柱狀電梯間。電梯車廂中,面向明夢、背對圓香的阿玲狂嘯如被巴西柔術制伏後的失態一般,逼問他弟弟:「你為什麼斤斤計較?我哪裡欠你了!」

    「你把我揍得失憶,一了百了,也不必還債了。」

    「阿玲!」任憑圓香大呼小叫,阿玲皆沒反應,怕不是耳背過了頭。

    電梯運行至一半忽然故障、中止,阿玲拉著明夢的肩章厲聲譴責道:「你頭重得電梯都超載了!沒事記一堆偏方幹嘛?今天不把你腦子裡的存貨抽出來,我就是烏龜,你這廝......」

    阿玲腳踩車廂橫桿施力,拉扯明夢的髮絲,髮絲竟連著成疊的紙張一併被排出,明夢空心的額頭不斷吐紙,活像座印刷廠。他哥尿溼整片褲襠以前,明夢即向上開啟顱骨,颳起暴風將哥哥捲進腦腔。

    「明夢同學!哥哥刺傷你、你再刺傷哥哥,哪跳脫得了惡性循環?」

    「無巧不成書啊,彩瀨同學。昨日的阿玲建構了今日的我,妳放心吧,我的左腦祥和閑靜--」

    咬手指的圓香端詳明夢頭頂的腔室,內中樣態妙不可言。朝頭顱井俯視的她,自己一不謹慎,身體縮成米粒大小滾落井底。井底聯繫著微光點點的茶館,茶館敘談的兩人圍繞一桌,明夢在前,不知名的對象在後,圓香則與他那無名氏茶友站同方向。

    「你的夢早晚會壓垮你自己。你養的門客盡是雞鳴狗盜之輩,能有啥出息?你應付得了開銷嗎?」

    「說到這,我徵選上了一個重點人才培育計畫的受試者。政府按月撥補助款給我,除了必須撰寫資金用途的報告書以外,其他都棒極了。」明夢叉子翻著太妃糖醬乳脂鬆糕,邊吹噓他從一千五百人中脫穎而出的故事。

    「所以你身體好得差不多了吧,不然哪可能去幫他們?」

    「唉,算是吧,動了點微創手術舒緩病情。」他解鬆纏繞脖子的緞帶項鍊,展示後頸的「」形瘢痕。異形後頸有個異力儲存囊,截斷它與視覺皮層的神經連結等於自廢武功,無法提取體內異力與外界異力共鳴。

    無名氏好似替身處影像中的圓香抒發了感想:「那你算自宮吧?你何時奉行禁慾主義的?」

    「用不了自己的異力,不代表從此以後再也不能享受異力帶來的歡愉,妳非要過度化約。刻板印象就是這樣建立的,放縱它遮蔽視線的話,彼此的互動不管多熱絡都像瞎子摸象。」

    圓香猛然開眼,身邊場景轉換成檜木地板的高腳屋和室。楊柳色短版燕尾外套的明夢雙手握拳擺於跪坐的大腿,笑說:「問題解決了?妳求知慾真強,居然能調閱我的兩段記憶。」

    「那不是夢境嗎?啊,眼睛!你的眼睛可以奪人神志,對吧?」

    「我常叫它特異功能」,明夢指著平滑的眉心,雖然第三眼未開啟,圓香仍可腦補一隻鳳眼微張的樣子。他的松果體相當發達,斷層掃描的畫面顯示它一路從大腦中心長到額葉前端、穿越額骨,還分裂出密集的感光細胞、外觀如同人眼。普通情形下這種構造必定造成病變,但他的腦子一片平和。

    「我的第三眼給予新結交的朋友一項優待--窺視記憶。他們的潛意識將主動在我海馬迴搜索某段影像,基本上『只能看最想看的東西』。」

    他的臉不知何時化好全妝,使得期待他素顏出鏡的圓香興致銳減。「相較於我的長相,妳更想剖我的腦子吧?一心二用是得償不了所願的喔。」

    明夢直立的雙腿顯示他褲子長度只到大腿,蓋住腳踝的短襪叛逆地繫了一小條吊襪帶。學校的男用制服褲,從不曾推出短款......她有個大膽的想法,明夢的褲管是被他自己修掉的。

    「你先解釋把我移來別的地方的原因!」

    「窺探記憶代表意識得飛進另外一顆腦,意識出竅的肉體自然沉睡。這邊空間比較大,方便睡覺,而且......妳瞧那道門。」

    她四處探索,原來這秘密天地位於古屋的正後方,她觀察不夠詳細才跌入錯覺。「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阿健的演技動人心魄,並非他的路數多高深,而是他不看輕自己,打破陳規、證明瘦馬也能一日千里。『勤能補拙』的前提在於找對路線,姿勢站得正確才算獲得轉型的門票;妳的彈跳力,取決於妳蹲得多低。準備好一窺低處的風景了嗎?」

    明夢伸出骨感的手掌,右臉頰那顆凸起的紅痣突顯他親善且誠懇的一面,太陽為他打的後光未曾暗去。當初森永玲和她交遊,話語曾如此無害以至於她信錯人,而今森永玲的胞弟不知是否會步上兄長的後塵。

    她試圖衝破心理障礙,玉手總在中間把持不定。「反正我本來就矮。說實話,大使團不是學校的門面嗎?竟然不開除阿玲......」

    「常有的事。山名校長講了,公關的職位空著也是空著,讓阿玲補上位子,少操一份心。妳對他過敏歸過敏,我放學後還得跟他同台簡報。」明夢翻動一本銀烤漆書封的手帳,棋盤花紋宛若迷彩,魅惑雙目。

    他勤奮地揮著羽毛筆寫字,圓香直覺他在寫病歷--明夢同學就算蟄居舊醫館窗明几淨的會客室、閒適地品嘗瑪芬蛋糕也不突兀。他不管側坐、靠牆、趴臥著辦公,魅力皆有增無減,愈是改換角度,愈解不開他這個魔術方塊。

    「呃,妳跟我混有可能丟失其它對妳而言重要的友情,因為我走的是前人沒走過的路。即便這樣--」

    「我願意!我願意!事成之後,你可以讓我一睹你的素顏嗎?求求你啦!」圓香拚命甩著明夢的手腕,明夢表情呆呆地兀立原地,想不到她權衡輕重的結果是以「摸透」他為優先,女生不愧為女生,不經意搞的神祕就足夠吊她胃口了。



原本第三眼是阿玲的東西,後來改成給了明夢。
以下分享一些塗鴉:

來自第三眼的關切,可以凝視靈魂(?什麼的

把瀏海放下來對著鏡頭直播賣睫毛刷(的姿勢)

下週會進第六章,感恩讚嘆,噗呼呼呼呼。



創作回應

『。』
骯,直播需要噱頭,不如眼睛別遮了[e29]
2022-06-25 14:53:46
Komi(貴霜雜食動物)
祖師爺有說不能隨便拿來搏版面XDD
2022-06-25 15:10:04
大漠倉鼠
敲碗求素顏照XDD
2022-06-25 15:25:15
Komi(貴霜雜食動物)
這個需要去徵求本人的同意XDD
2022-06-25 15:31:0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素顏阿....感覺有點好奇w
但窺探記憶這能力如果被政府之類的發現,會不會有危險呢?

第三隻眼的造型感覺很好看,而且賣睫毛刷的姿勢很帥氣,komi畫得很好哦~(ˊvˋ)

看來圓香腦裡已經只剩對明夢素顏的好奇了www
2022-06-25 19:10:36
Komi(貴霜雜食動物)
啊哈哈,圓香果然不甘心只看阿玲的大臉啊XDD
危不危險要看有沒有跟政府站在同一邊啊,這個後面會再說明。
第三隻眼完成之前其實有擔心過自己能否寫出新意,反正現階段邊走邊觀望吧,感謝愛戴~
香子特別喜歡神秘的人事物,比如阿夢、阿夢跟阿夢www
2022-06-25 19:19: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