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驚蟄:抽芽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6-17 17:03:24 | 巴幣 162 | 人氣 147

完結五、初夢
資料夾簡介
阿蘇與小空相隔多年重逢,得知小空已經找到歸宿,阿蘇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後來,阿蘇也擁有了自己的家庭。





    圓香抱膝坐於大台階,靜觀明夢與阿健的長聊。待阿健指著圓香,明夢聳聳肩、無所謂地露齒笑,到圓香左側坐定。

    「明夢同學的絞殺技也太帥氣了吧!換作是我,我絕對不敢見義勇為,頂多耍嘴皮子。可是,你沒因為小雞的事排斥二宮同學嗎?他描述你氣得威脅他,咄咄逼人耶!」

    「大約有二十幾人見證吧」,明夢淺笑。「表示我們倆演得入木三分。」

    「啥?演的?」

    「這得追溯回繳學雜費的日子。我身上的兩千元光天化日下被該死的日高搶了,明夢比我悲慘,開學日,日高把他的制服褲割出七個洞,所以我倆合組聯盟打擊暴行。」

    根據二人一搭一唱的解說,「小雞竊案」實為他們聯手操縱輿論的產物。小雞的確被偷了,明夢第一時間制定出計策--假裝責怪二宮,讓目擊者誤解二宮不負責任,進而衍生擴及兩班的戰火,再以主任的法槌擊碎公爵幫,自己的手腳才有在五班施展的空間。

    「阿健自己加戲,要我真的打他,安全起見我沒出全力。」明夢侃侃道。

    「搞屁啊!結果我跟二宮比你跟二宮還不熟?」圓香拋棄淑女形象,怒批明夢藏得太深。

    「老闆,一顆拳頭一百,一次蹴擊兩百,我挨了日高三拳、柴田四腳,您還沒發我薪水呢!」二宮伸手討錢的橋段弄得圓香愣了,而明夢不管圓香,直接開立明細單給二宮:「帳我先記著,你保管好,等我手頭寬裕,一次付清。」

    「收起妳的眼神,幫幫忙,明夢有教我格鬥招式啦。」二宮從看似裸露的手臂拉起一層透明的布料,原來運動服內層套了件人造蜘蛛絲織成的防護衣,強韌程度堪比防彈背心。防護衣吸收一切運動傷害,僅留痛覺給二宮,明夢證實受虐狂體質使二宮樂在其中,因此投其所好創造最佳收益。

    「我無法正視你了,阿健......」圓香嚷著想和二宮切八段,雖說天外有天,但二宮騙取同情的手法相當奸詐,不排除明夢在背後指導的機率。仔細思考,以毒攻毒、以邪惡對抗邪惡之外,似乎導不出能夠將死阿玲的理想方案。一物降一物,阿玲的剋星註定得是朝夕相處的弟弟明夢。

    「事實對妳這朵白蓮花好像過於沉重了」,明夢呵呵笑邊提議補償她,圓香則大開口說自己必須吃茶點,於是阿健告別明夢,剩下男女二人獨處。

    明夢帶圓香前往綠樹包圍的古屋,前身為育嬰室的它歷經多次整修,現今開放給師生休憩,並擁有前任校長題的墨跡「信陵茶房」,室內的咖啡香八小時不曾間斷。

    百葉窗型的外牆塗抹了濃重的煎茶色,窗際燈火炯炯,搭配候車亭式的尖頂,歲月磨蝕仍不減其韻味。

    「明夢同學,你能不能教我說謊的方法?健做得到,那我也......」

    「不行啦,妳道德意識太強烈了。」明夢轉身不打算繼續。

    「坊間傳言說你開學至今最少改變過三個人,你私底下有開班收學生吧?請你盡量改造我吧,我討厭原地踏步!」

    她突發性的九十度鞠躬令明夢措手不及,明夢似笑非笑地秤量著她的天真,緩緩吐實道:「......妳曉得妳那句話多危險嗎,如果我是歹徒,妳等於在引狼入室喔。而且我才沒閒到開家教班,只不過趁課餘做些心理諮商罷了。」

    「收費嗎?」殷切的她作勢翻皮夾,明夢一句「不收」制止了她,然後急著拉她進茶房。

    木造空間的書卷氣息感染了圓香,期初幹部選舉時她曾在相同的位置請過阿玲一頓下午茶,她千方百計推阿玲坐上風紀股長寶座,卻意外遺留無窮的後患。

    「妳來拜託我,我保證義不容辭出山,可惜我們不同班,我鞭長莫及。」明夢愕然地長呼:「他好意思讓妳請客喔?那餐妳花多少?一千?我的媽,他回家跟我炫耀『有個傻妞自願補貼下午茶給他』,其實無論有沒有下午茶他都會參選,阿玲裝得優柔寡斷只是想白吃白喝,妳倒成了那個凱子。妳做了錯誤的投資還一直撒錢進去,懊悔之餘把自己困在情緒漩渦,一個月耶,小姐,快段考了!該停止自命不凡了,好嗎?請從感化阿玲的執念中抽離開,回歸妳能力所及。」

    「我被他耍......噢噢噢,他這死壞蛋,我要送他下十八層地獄!」

    她彎折的小指捶上桌緣,自己一度深信透過選舉能濟弱扶傾,尤其她是為了阿健挺身而戰,結果她請阿玲來無異於飲鴆止渴;更大的打擊是,二宮健老早有明夢的救濟,她思慮不周還不知收斂,明夢肯定暗地裡藐視著她吧。

    「那依妳的道德標準,妳自作多情耽誤了多少同學,也是『為惡』啊,妳這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態度,很容易砸光有利的條件耶。鬥爭的本質在於算計與攻防,若一切都明著來,怎麼和阿玲鬥法?妳得先適應黑暗啊。」

    「你要我染黑雙手嗎。」圓香吁嘆。

    「挖洞植樹,手沒有不沾附泥土的道理。動過邪念吧,起心動念卻不會不好受,那是因為心理機制扭轉了歪曲的部分,負負得正,人才不致癲狂。轉換念頭吧,學著避免直接撒謊,改為陳述片面事實,人家挑不出妳毛病,妳在法理上就以無罪論。只要機關設得巧,沒有坎兒過不了。」

    精鍊的語句伴隨他放鬆的臉部高揚,兩種元素的衝突感猶不及他外表與本性間的反差來得巨大。每次交換觀念,空氣中彷彿刀片四伏,那緊迫的氣氛交火鏗鏗鏘鏘數百次,她明知實力不敵明夢,仍滿腹熱忱回應他的命題。

    「我該說你心機重,還是你壞得根也爛光了?」

    「由宗教觀點出發,人從根上就有罪啊。」明夢的餐刀切割開烤蘋果,刀叉並用地分一半果實到圓香的盤子。「妳,總理的女兒,家族的根出自於豪門,先天資源優厚。但是,勢必得有人墊底,才支撐得起塔頂。妳幸福地享受著洋裝觸感的時候,窮鄉僻壤的失學兒童正忙於織布滿足妳的物欲。從搖籃階段便由一流的照護滋養長大,凌駕千萬人之上,妳敢聲稱自己沒踐踏過他們嗎?他們--仇富的傢伙,一致認為妳體內的原罪洗不掉喔。」

    圓香淺嘗蘋果壓驚,焦糖的溫吞調和了肉桂粉的獨特節奏,她咀嚼爽脆的果肉,漸漸才有精神思考明夢的滔滔雄辯,究竟幾分真幾分假。

    「好人難為啊。你不也常碰壁嗎?阿玲把你形容得罪孽深重。」

    「我的興趣偏靜態,他以偏概全講我有心智方面的障礙。怪吧?」明夢捧著冷萃咖啡,細品可可棕色的濃醇宛如喝烈酒的慢步調。茶房營造的慵懶暖氣團佐之以音樂,對平復心靈很是管用。他自言喜歡茶房地面的八角星花磚,及蕾絲型鏤空的磚砌吧檯,圓香亦有同感。

    「阿玲自己高雅不起來還作弄你,對你而言不公平。」圓香道:「說實在的,你已經夠不同凡響了,何必化妝顯得自己更突出呢?」

    「妳何不親自卸掉看看?」明夢手捏方塊狀卸妝棉,微微傾斜頸子邀約。



熱天不知何故卻想吃烤蘋果。本來這集名稱是想取成「原罪」的啦,但劇透了就不好玩了,還是到最後再揭露吧~
Anything you can do, I can do better什麼的,聽感也太滑順(๑╹ ╹)
信陵的日文しんりょう」又可以寫成津梁,有引導之意。所以說阿夢你不要把人向下帶啊

歡迎回顧〈小雞竊案〉的始末:

6. 就是本話XDD

感謝各位的閱讀,我們下次見囉~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沒有人能一生保持純潔的,最近深深體會到(都被艾梅莉教色了(X
平時不擅說謊的人,會因為想說謊而表現出一點點與平常不一樣的行為ww
二宮....不要覺醒出不得了的屬性阿(/////)(X
2022-06-17 20:02:01
Komi(貴霜雜食動物)
他不是覺醒,是以前就有卻羞於啟齒,阿夢算是讓他找到發洩的出口吧。(/////)
阿夢倒不太相信人類心裡沒有瑟瑟的部分ww
然後他身邊的人究竟會進化到什麼地步就不知道了(X
2022-06-17 20:10:13
大漠倉鼠
原罪論的終點就是擁護者發現自己無罪,生來有罪只是方便被人剝削XDD

化妝既可以騙人、偶爾也能欺騙自己。
2022-06-18 19:19:39
Komi(貴霜雜食動物)
第一個發現的人不戳破的同時站上宗教頂點XDD
是沒錯啊,暫時說服自己狀態良好兼有人愛
2022-06-18 19:32: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