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所謂善惡♠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5-06 17:04:38 | 巴幣 80 | 人氣 231

完結五、初夢
資料夾簡介
阿蘇與小空相隔多年重逢,得知小空已經找到歸宿,阿蘇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後來,阿蘇也擁有了自己的家庭。


各位好,這裡是在家防疫的Komi~
天氣忽冷忽熱的,頭腦也被溫度搞得混亂了
(´_ゝ`)
不過呢,還是來到了我們的第五章。
那麼請過目。



    彩瀨光夫與空見小姐的婚禮在峇里島舉行,儀式揭幕的幾天前他們便啟程,一面旅遊一面體驗當地習俗。光夫租了輛哈雷重機載空見沿濱海公路環島,飆速的過程驚險刺激,他們隨機在某座村落下車,一身龐克風行頭的光夫走向空見,雙層無袖上衣與爪痕短牛仔褲底下的黑色襪套皆使他超群拔俗,稱之為酷炫的領軍者毫不為過。

    阿光左臂接近手肘處有個圓圓的刺青,細部圖樣是兩隻夜鶯站在薔薇荊棘編成的花圈上,周邊綻放小小的白薔薇花苞。

    「你刺的是什麼呀?」

    「這是我們彩瀨家還沒跟牛凪家分成兩家以前的家紋喔,很可愛吧。」

    光夫給予她的臉頰撫觸、溫和無限。「小空,紋身和選大學一樣,都不能反悔喔,妳確定嗎?」

    「嗯!我愛你,所以我不怕痛!」

    空見到市集的刺青店裡坐了一個鐘頭,結束後搭哈雷直通沙灘。沙灘已升起冉冉的營火,大家圍著火打鼓、歡唱,由於正值八月,光夫情不自禁跳了盂蘭盆節的祭舞,舞姿廣受好評。

    「那麼,我們的氣勢也不能輸。就用這支傳統舞蹈來交流交流吧!」

    導遊是矮小的當地土著,儘管白髮斑駁依然中氣十足。

    約有十名草裙男舞者齊步跑出來,後方跟著一頭身披灰棕絨毛、眼如鉛石、蓮霧鼻、血盆獠牙的大獅子,近看,那張獸臉只是表演道具、以紅漆上色,額間繪有雞蛋花,頭戴天兵天將的寶冠,蝙蝠耳也別著桃色小花,鬃毛更添它的莊嚴威武。

    空見嚇壞了,野獸的臉就和傷害她豌豆花的人戴的面具一模一樣。

    「這是我們島嶼的神獸,巴龍。當邪惡的魔女蘭達降臨、迷惑世人之際,巴龍便會施展神力驅除蘭達,解救眾生。」

    魔女「蘭達」在導遊的介紹下出列,披頭散髮、眼神深沉淒絕,長了和巴龍相同的獠牙,卻有一條長長的舌頭掛在嘴唇上。魔女象徵性地轉圈施法,男舞者紛紛中咒,拿起匕首就要刺向心臟。

    巴龍穩健的四隻腳踏步前進,魔咒瞬間被破解,鬥志強烈的魔女奮起與巴龍對戰,他們相互轉著、一度不相上下,最終巴龍發威擊退了魔女,魔女落荒而逃。

    「大驚喜!」

    扮演神獸的那雙腿向上揭去獅子裝,竟是阿蛇。光夫和空見趕緊擁抱阿蛇,三人打成一片。

    「你怎麼會來?」

    「好兄弟的婚禮,我總不能缺席吧。對了,我還邀請了一位紡織業的朋友......」

    魔女蘭達脫下面具,這對準夫婦鴉雀無聲。儘管髮型稍作改變,但那個人的確是阿蘇。

    「呃,請問你是......」第一次見光夫本人的阿蘇禮貌性詢問,但眼角透露不信任。

    「啊,我還未自我介紹,失禮了。」光夫右手套上戰國武將造型的手偶,詼諧地說:「我是光夫,千代目彩瀨家的三男。啊對了,我的興趣是模仿戲劇台詞,比方說那句,『順吾者生、逆吾者亡,我乃萬惡的罪魁--』。」



    車輪摩擦透水磚「喀囉喀囉」地旋轉,一隻人類的腳不時蹬著地面好給予滑板車推力前進。美生奈七海雖然沒誤踩遲到的紅線,可他快錯過約定的時間了,對方還是女生,如若他趕不上學校前面那座綠燈,從挨一千顆鐵拳到被綁在頂樓陽台公審都屬於能夠預見的處罰方式。

    阿七招來異力墊著滑板車底下的兩個輪子,這才壓線上壘。他速速將滑板扛進停車場,周圍櫛比鱗次的自行車較他的小板子高上好幾倍,阿七借場地放滑板不免有些相形失色且唐突。
騎滑板車繞繞社區是他早晨的樂趣來源,今天好像玩過頭了。

    他來教室前,先刷學生證讓門口裝設的果昔機器幫自己打了杯桑葚口味的紫色果昔,邊走邊喝掉,他同學--兼公民課報告的組員,蛙居知世,對他散漫的登場頗有微詞。

    「我們按照行程做了問卷調查,樣本數遠遠不夠。阿七,你拿『生活中的惡』當作題目,你覺得人家會老實回答你有沒有幹過壞事嗎?」

    「怎麼不可能?小奸小惡也是惡啊。」

    阿七開始扯他發明的歪理,列舉哪位資優生在校外教學偷摸畫作、拿了廚房紙巾卻沒還,或者塗改成績之類的事蹟,一番瞎掰加軟硬兼施,他神不知鬼不覺地聊起前幾天教會上的牧師姐姐,她解經時的姿態光彩動人,阿七少男的心為之蕩漾。

    「你不是有音羽了嗎?」知世的話語尖銳得阿七撇清關係。

    教室的教徒回憶做禮拜的情景,那茶棕色的小教堂除了響徹的聖歌外壓根沒有美麗的姐姐獻聲,難道阿七唸書唸到妄想症發作了?

    案主阿七笑容滿面,藉口自己去送文件,連書包也不提就踮腳告退。怦然心動的他喜洋洋地潛近一間被他稱為「告解室」的琴房,象徵性地敲了敲門。

    室內裝潢風雅而不失整潔,那位鐵桌旁亭亭玉立的女性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牧師姐姐」,總是用柔軟的語調替他禱告,聆聽每道困擾他的世俗枷鎖並開導之。她特意編了兩條三股辮提升青春的感覺,橘紅唇彩輕輕一笑便引發阿七內在暴動。

    「這是我做的......」

    阿七以在音羽那兒學的方法創造了羅非魚外觀的餅殼,揭去酥皮蓋後竟是牧羊人派。「我從入學便仰慕著您,能獨處......我何其幸運。」

    「牧師姐姐」挖了一瓢馬鈴薯泥混合肉醬的糊狀物,赤棕肉醬突然轉紅,紅得似潰爛的擦傷,那瓢東西融化成黃黃的油脂,阿七瑟瑟發抖。

    「你的不忠,已徹底說明了你對待戀人的模式,你的口氣真是惡臭至極!被異力之神眷顧,你就自以為能凌駕道德準則之上了?」

    她塗了白指甲油的兩隻手扣著阿七的臉,綰好的頭髮一併鬆落,面如妖婦。「班、班琪副理事長,弟子知錯了,饒命!」

    信仰虔誠的班琪女士容不得背信忘義之事於她任內發生,而今乖順的阿七顯示出劣根性,使她失望的程度加倍。她把魚形肉派一掌撥往地板,那股火焰彷彿需要鞋跟戳碎派皮才能一併熄滅。

    「浪費算不上值得表揚的義舉吧、小琪?妳不以身作則,四月的春暉怎麼有辦法照進孩子的心房呢--」

    紗簾「唰」地敞開,刺探進窗格的強光險些螫傷阿七的視網膜,一片霧靄裊裊的昇平景象中,浮現個文質彬彬的人影來--他確實是「浮」出窗戶的,起先他身軀清澈透亮宛若冰錐,接著色彩自動匯入、豐富他的形象。

    「龍寧。」西琳.班琪不屑一顧地回話。

    這位龍寧先生貴為藤井齋實驗中學的理事長、理應可全日賦閒等校務會議再露臉,龍寧古道熱腸的性格讓他進校門的頻率像在巡田水。淺而易見地,他具備異形的身分,至於討伐者們選舉出異形當門面的原因得追溯回歷史--最早的一批由國家支薪的討伐者皆是異形,精銳的兵器尚未問世前,花錢雇傭異形去攻打異形是最具效率的戰略。

    剛與政府整併的好孩子公司招兵買馬,其開價之高,誘使曾效力於初代「弱水三千」的龍寧跳槽,然而角色的轉換難免滋生異議,昔日的同袍更譏諷他這是提早養老。他憑功勳和優待異形的制度進了培訓討伐者的大本營--藤井齋,開創了事業的第二春,眾人的評價始終兩極化、褒貶不一。

    「龍、龍大仙,副理事長想捏爆我的頭!」阿七喊出龍寧在學生間的綽號呼救,龍寧苦笑著搖了搖頭,拿阿七老家,吉倉,編了個關於魚類的腦筋急轉彎題目,結果被班琪無情打槍。

    「你說他是初犯?幫幫忙,他人稱『騙徒七』耶!」

    「他的甜言蜜語只是預演,回去準備講給女友聽,對不對啊,阿七?」

    阿七做了跳針式的點頭換取理事長的掩護,理事長果然履約帶他走。沿途,理事長猛灌他心靈雞湯,傳教似地洗腦他「想東想西是罪業的根源」。

    「我若不想東想西,異力就發揮不了作用啊。」

    「你狡辯的功夫是一流的」,龍寧嘗試放棄柔性勸說,不過惜才的他仍舊沒惡言相向。

    入學考試那天阿七展露精湛的仿製能力,精湛到來應考的異形全數懼戰、早退,阿七隨機模仿龍寧理事長的「龍魂」、首藤摩耶的「三葉草綁縛」、腐爛王的「金剛閉鎖」等名招,並結合它們演繹一場絕倫的馬戲,驚豔四座,評審高分錄取阿七。

    此前龍寧理事長相當於識得千里馬的伯樂,對阿七有知遇之恩。父親剛下葬時,阿七察覺參加喪禮的小混混,阿鰆和其黨羽,在典禮進行期間急躁難耐、心態敷衍,阿七翻牆跳進阿鰆家後院,抓住一條鯛魚怪物,推測它可能是殺害父親的凶器,於是緊緊摟著它,全速狂奔,打算找到專家化驗這條魚。

    「乳臭未乾的小笨賊,我不曉得你在躲誰,不過這魚可是珍饈喔,你把魚交出來,我替你解決追兵。」

    「他在那裡!你好大的膽子,偷鰆哥的魚!」

    前有黑幫規模涵蓋國家東部的幫主,貝川勤擋路,後面的弒父兇手福本鰆來勢洶洶,兩大勢力企圖夾死阿七,這時,曾位於異形頂點、覽遍眾山小的龍寧手畫弧打了太極,即斥退兩名不速之客、震得他們向側邊滑了三公尺多,腿部骨裂緊急送醫,整整半年無法再幹強盜本業。

    龍寧安排阿七至藤井齋分校的小學部讀書,並奏請好孩子公司的高層派員提供阿七一家庇護、高層核准了,該段往事傳為美談。

    「那道禁錮你異力的門已經解鎖,你現在要做的是將力量用於正途,你敢狂妄到自封天子的話,我真下手,會一次拔掉你跟馬哈里維,免得我憋出膀胱炎。」與龍寧的深度交談給美生奈七海不小壓力,弄得他去思考自己見副理事長的那幅場面--他常變出魚或許是他脫離不了陰影吧。

    「老話一句,你還是沒通過考評。」龍寧邊撈出一顆拓帕石材質的球、關閉它的電源。

    「琴房裡設置了『密語球』,它發送的電磁波正好能降低人類的警戒心,當事人受波的影響會不自覺地順從真我、拋棄社會規範,表現離經叛道的一面。」

    「天哪!那是我本來的樣子嗎?」阿七吃驚之餘感嘆龍寧理事長手法的高妙,他竟能無聲無息地讓阿七的缺點暴露,如此一來阿七早上誠實表達出對分組報告興致索然、乃至被副理事長揭發心理層面出軌皆能得到解釋。所謂的考評,內容著重於測度討伐者本身的德性,考績太差會導致討伐者難以升遷甚至遭降級,龍寧在簿本上阿七的欄位寫了個紅字「B-」,以示鐵面無私。

    「下個月再拿不到『5A』,光老師肯定要疏遠我了。」阿七扼腕道。



小琪的那頂帽子
阿七又登場了,高光時刻不過三秒就落漆,誰叫他要花心呢(*´艸`*)
終於找到切入點來寫實驗中學,希望能擺脫老梗的設定(?
奇蹟隨時都有可能降臨,不只是救走小正太阿七的龍大仙太極拳,還可以是一按就響起音樂的聖誕卡片。

附錄彩圖:高中時代的班琪女士與龍寧先生。他們穿戴的戰服比較樸素,因為是申請公費買的,等級自然不如正式戰鬥員所穿的。在戰服的材料裡印花布很常見,班琪對此頗有微詞。

謝謝各位的閱讀,我們下次再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好友以驚喜的方式登場,讓人感覺到阿光與小空、阿蛇的快樂,抱抱真棒~(。ˊωˋ。)
惡無分大小,只要有惡意就是惡的一種(´・ω・`)(以及服裝設計的很好看~ヽ(*゚ω゚)ノ
2022-05-06 17:27:28
Komi(貴霜雜食動物)
蛇蛇本身就很會安排驚喜,這也是他人緣好的原因之一~(。ˊωˋ。)(緊緊擁抱全宇宙
善惡的爭論還會繼續,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陰影(´・ω・`) (謝謝小精靈的喜歡~ヽ(*゚ω゚)ノ
2022-05-06 17:47:14
大漠倉鼠
這一篇的資訊量好大,需要時間消化一下XDD
2022-05-08 13:24:36
Komi(貴霜雜食動物)
啊哈哈,是的呢,已經儘量用簡短的篇幅來敘述了,有關於學校的故事之後會再深入描寫~
2022-05-08 13:48: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