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紫蘇

Komi ʕ •ᴥ•ʔ | 2022-04-29 18:26:45 | 巴幣 88 | 人氣 165

連載中間章、寄宿日
資料夾簡介
無法控制異力的女孩小空被母親送去寄宿學校,懷著不安的心情認識了新同學。
最新進度 ❦紫蘇



喲呼,我是作者Komi,這話寫到最後莫名地有歌曲〈相反〉的感覺。最近真是太熱了啊啊啊,又因為疫情無法出遠門郊遊,對靈感的產生造成了一些影響,所幸還是擠出了東西(;´༎ຶД༎ຶ`)
那麼請慢用。
(=´ω`=)

前情提要: 中學時代的小空認識了新同學阿蘇,從阿蘇口中聽到一則可怕的傳說,膽戰心驚的她該如何適應住校的生活......。


    729號房是所有寢室當中景觀最好的,空間也是整棟女宿舍數一數二的寬敞,房客只有小空跟阿蘇兩人,據說草津家捐了巨額款項,使得校方比較體貼小空,連帶阿蘇受到草津家的庇蔭。

    「噢,討厭!又破了......」

    阿蘇甩掉拖鞋、翻起腳板,長襪的拇指處破了洞導致她的拇指露出頭,而且指頭還由於磨擦起了水泡,果真禍不單行。小空遞給她草津藥房生產的藥膏,阿蘇以棉花棒沾藥膏塗抹患部,微微調整呼吸。

    「妳不考慮換一雙嗎?」

    「不了,我家才不會寄這種消耗品來。」阿蘇搬出針線盒,翻找可縫合破洞的碎布或補丁,以上合適的材料居然都被她用得精光了,鐵盒裡剩下的斷線又不足以拼成布片,靠縫縫補補硬撐實非持久之計。

    白襪不僅坑坑疤疤還分布著點點黃斑,小空見狀發動力量,雙手憑空捏塑出一株巧克力秋英,將花莖按在破損的襪子表面,花朵神奇地轉化成了補丁,綠莖則為襪子刺繡。

    「謝啦,好姐妹!」

    小空並不十分精通裁縫,一些基本的手工是阿蘇教她,她才學會的,花兒碰上長襪化作補丁的效果,實乃阿蘇的異力所致。如若材料充足,無論多破爛的衣服,阿蘇均可復原,而小空造樹的奇妙力量與阿蘇合作能夠替被修補之物增添新花樣,阿蘇手絹的迷迭香花紋也是拜小空所賜。

    阿蘇左右端詳,膝上襪單調得令人發噱,她動動巧手修改它的款式,於襪子束緊腿部的開口加了條襪圈,突顯整體的時尚感、隱約透著叛逆氣息。

    「老師發現怎麼辦?」

    「要是她揭發我的小心機,我就拿這襪圈把她和童軍椅綁在一起。」

    阿蘇拉直皮帶,「啪」的聲響令小空更相信皮帶是刑具而非配件。

    周末,學生們依規定共同分擔掃除工作,這對姐妹淘分配到盥洗室,她倆摺抹布、提水桶,鎖門防止生人弄髒地板,便展開刷洗塵垢的浩大工程。高椅子墊腳的小空,跟蹲坐清理低處的阿蘇形成鮮明對比,阿蘇鼻際充斥難聞的沼氣,小空吸入的空氣卻一片清新,那兩扇氣窗有助氣體流通,但無法直達底層供給阿蘇。

    鐵紅抹布擦去鋪蓋磁磚的汙泥,氣窗周邊磁磚排列的精緻圖案重見天日。葉綠色的方磚之間,有並排的紅色十字,小空不禁朝神聖的紋路祈禱,又邀請阿蘇交換位置看看,阿蘇婉拒。

    「學校是能夠將我們導向正途的聖地吧,阿蘇。」

    「嗯,中規中矩啦。」阿蘇清完磁磚溝沒閒工夫理睬小空,小空發呆她已習以為常,等等還有髒水要倒、紗窗要拆。阿蘇忍耐煩躁清著毗鄰浴缸的馬賽克磚牆,尚未著手修復時即可辨識出它的設計參照了新巴比倫伊絲塔城門重複而繁多的紋飾,雪白的馬賽克磚是背景,其他顏色的磁磚拼湊成一個個相同的壁畫--穿袍服的人物推著台擔架床,床上放滿翠綠花叢,阿蘇仔細擦過,驚覺花叢裡圓圓的物體竟然是沉睡的人臉,冷汗直冒。

    阿蘇直覺那是運屍車。

    「妳不覺得游泳池的水太深了嗎?學校應該多裝點安全措施吧。」阿蘇講不相干的話題掩飾緊張,壁畫提醒她校園暗處隱藏危機,她不敢求救,求助顯得她弱小,偏偏小空需要倚靠她,她就更不被准許示弱了。「這間學校藏得很深」才是阿蘇的真心話,小空前面忽略九十九次她的警訊,這次一定也聽不出弦外之音。

    「沒有吧。阿蘇,水的深淺不是重點,妳要定時浮上水面換氣啊。」

    接近氣窗、陽光觸手可及的人,多半欠缺危險意識,不難推斷出草津夫婦對千金的百般呵護。阿蘇反而羨慕小空的天真,陽光喜愛小空但排斥阿蘇,阿蘇只是原始叢林裡任由風吹雨打的山蘇,要和其他樹木競爭養分。她倆天差地遠,小空大概理解不了阿蘇複雜的心情。

    勞動過後、梳洗一番,阿蘇緊繃的肌肉直到她們移駕學生食堂小歇,依然繃著,小空三不五時關心她的健康狀況,她搖手稱沒事。

    木製托盤盛著一碗葛粉和一杯茶,兩人點相同的餐。店家附送的器皿獨特得小空發出驚呼:「天,他們用燒杯裝黑糖水!」

    「嘗起來像感冒糖漿。」阿蘇拌了拌葛粉條,埋怨黑糖毀掉她的下午茶。

    歷經辛苦獲得的甜點,可讓學生精神百倍,阿蘇忙久了則不免有倦怠之感,外頭鑼鼓喧天,打擾她沉思未來的規劃。

    全身裹著體面白袍的約有三人,優雅地經過食堂,小空抓著胡桃木圍欄,睜眼想再把這奇景看得透徹一點,校長打頭陣帶三人參觀教室,邊吱吱喳喳地說著諂媚的言語。

    阿蘇翻白眼,那群人八成貢獻不少金錢給學校,才換得校長禮敬。「啊,來了!真的來了!」小空三口併作兩口,稀哩呼嚕吸完整碗葛粉,擅自拉著阿蘇趕路,胃裡的東西七顛八倒,阿蘇祈求自己別消化不良。

    小空跟蹤白袍客至四方道路匯集的長廊,假裝她是去借書的,途中巧遇參訪團罷了,阿蘇配合她盡量演得逼真些,故意抱著書本、壓低前額。

    「校長午安。」

    「午安。這幾位是皇家科研院的學者,他們推動國家發展,功不可沒。妳們要以他們為榜樣,知不知道?」

    阿蘇答「是」答得格外大聲,她明白小空的來意無非親睹青年才俊的風采,但她認為所謂的學者只是混得比較理想的書呆,傳統上和政府曖昧不清、共生共榮的單位,檯面下肯定免不了掀起權術的風波。

    「好帥喔,阿蘇。我將來也想嫁給研究員!」小空連忙整理儀容,深怕對方錯過她美麗的臉龐。

    「又開始了」,阿蘇不忍直視犯花癡的小空。這間學校女學生的娛樂乏善可陳,運動、搭配服裝或喝下午茶已是極限,和男生互動的機會僅止於課堂,下課後各赴戰場、不相往來。她們接受的盡是無聊的禮儀訓練、芭蕾舞教育,烹飪課也不一定能煮自己喜歡的料理,還得按三餐誦讀詩文。這樣呆板的生活景象闖進才氣橫溢的學者,其結果可想而知,輕輕地眨個眼即俘獲眾多女學生,烤熟的肥羊一隻接一隻送上學者的門。

    阿蘇向來鄙視校內尊崇才子的風氣,讀書人是頭腦敏捷、善於偽裝的生物,且孤傲難親近,如果說情願被毫無財力和權力的女學生套牢,背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情竇初開、囿於課業的青澀少女沒見過世面,假設碰上身兼情場老手的學者,心防不攻自破。

    她的摯友小空正捲入陷阱而不自知。小空不止一次問過阿蘇宿舍的紗窗外為何要再加裝木頭格柵,或甚至用鐵製窗花焊死,阿蘇最初的答案是「限制異形的飛行能力」可她改變想法了。

    藤井齋中學自創辦即有許許多多名流進出,獲得權限近距離接觸女學生的,尤以出身名流的科研人員居多,這些研究者不諳社交且未婚,因而將重心放在單純的女學生身上,等女學生長大成人便和她們訂婚約,整座女宿舍淪為童養媳培育所,阿蘇早早認清亂象而沒有受騙。

    來校的皆是類似條件的異性、流動性不大,加上有鐵欄杆封住出入口,提高聯繫外界並作比較的難度,無從以客觀標準評定追求者的少女最終答應學者的婚約,而她們的結局好壞參半。

    小空戴髮箍、紮馬尾,甜美可愛,阿蘇想像從前捏捏她的臉頰取樂時,忽然摸到夾著她耳垂的金耳環,不禁倒抽涼氣。

    「誰送妳的?」

    「漂亮吧,有個男的一直寄首飾給我,他相當中意我。說不定他會來今晚的舞會呢,我好期待見他喔!」小空撥頭髮、神采奕奕說道。

    「收了禮物表示妳同意交往,」阿蘇告誡她:「託付未來給一個連臉都沒見過的人,未免太離譜了。」

    「阿蘇妳反應過度了啦。我總得試水溫吧,先約會試試性格合不合得來,我再作決定。」

    處於花樣年華、聽不進勸,阿蘇直覺小空的心遙不可及。小空被健康中心前方那排座椅吸引走了,清潔員擦過椅墊、椅墊的絨布顯露鳳鳥花紋,她感嘆道「原來學校這麼美」,臨時起意找同學溜進體育館用異力布置舞會,使藤井齋中學重返創校之初的榮景。

    阿蘇徹底遭到冷落,學生們胸前的野玫瑰校徽宛如胸花,她的校徽卻脫落了,空空的背心象徵舞池的群眾排除她在外,甘願沉溺美夢、長醉不醒。

    體育館燈火通明,小空運著手掌,細細的豆莖纏繞窗子鐵架、攀爬結網,不一會兒完全覆蓋穹頂,末梢接連開出香豌豆的紫花,芳香宜人。花如蝴蝶展翅,轉瞬便有百十隻蝴蝶停歇於莖條,同學們詫異萬分。

    「好厲害啊,小空!」

    「再變更多吧,修葺老校舍的任務就交給妳啦......」

    小空植樹的絕技轟動全場,其氣勢感染別班前來朝聖,掐指算出事態不對勁的校長直奔體育館,他沒稱讚小空而是教訓了她一頓。

    「我再三強調督學要來視察辦學成果,草津同學,要是豌豆花的花粉害督學過敏,妳該如何重拾本校信譽?」

    「校長先生,我的花沒有花粉。」小空還嘴。

    「妳不要以為妳父母姓草津,就有籌碼為所欲為。學校砸大錢栽培你們成為國家棟樑,你們的力量將來是要貢獻給政府的,不是聚眾鬧事的!」

    校長扔下「傍晚前搞定,否則開罰」的宣言後先行離去。小空自覺委屈,到廁所偷偷致電草津太太,打小報告說校長昏庸無能。

    同伴們回宿舍換舞衣、舞鞋,以至於走道寂寥冷清。無心梳妝打扮的小空四處遊蕩,平常嘈雜不堪的地點,此刻靜悄悄、顯露本相,小空浮躁的心靈隨之沉澱,側身通過狹窄的緣廊,外側闔著的防雨用的拉門之外竟還有道白花鐵窗,無數四瓣的菱形花組織成堅固的障壁,光線從鏤空的部分灑落,投射至木地板拼作一點一點的蘋果花。

    「唐花菱紋......是貴族的標誌嗎?」

    究竟什麼樣的勢力在為藤井齋撐腰,謎底撲朔迷離。小空隔著井狀鐵條凝望草地,突有自己是籠中鳥的感慨。阿蘇未必是錯誤的,但爸媽送她來這裡是相中藤井齋的教學品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更非完全不自由。

    學校宣導具備上乘異力技巧的學生將獲推薦飛往國外比賽,而她用異力純粹出自好玩、胸無大志,她嘴裡唸著「偶爾自私一下無妨吧」,接著推門回體育館,計畫待到舞會開始。

    關閉了電燈的體育館晦暗陰森,小空藉手機燈光探索,照來照去,她的光暈裡冒出一顆狗耳、長臉、銅鈴眼的鬼頭,小空不禁失聲哀鳴。那是張獅子的面具,面具主人瘦得像無臉男,正拿著噴霧器喀噠喀噠扣著把手,碰到水分的豌豆莖枯黑死去,無形的野火沿著爬藤蔓延。

    「你幹什麼?這是我的豌豆!」

    「我給它澆水呀,不行嗎?」

    小空護花心切,一躍而上跟面具怪客扭打成團,雄獅面具下的聲音說:「你能靠異力縱橫天下?小妹妹,這水的功能是瓦解異力,妳最好離我的水瓶遠點兒。」

    面具人放下她,同時舉起噴嘴瞄準小空像瞄獵物。

    「近年講求人道主義,當局不再壓迫異形,可是小妹妹,妳切莫以為人人都會善待妳,貿然反抗威權,我們隨時可以制裁妳。」

    小空舉手投降,驚嚇之餘她瞥見面具人的雙耳戴著跟她成對的耳環,憧憬愛情的心碎了滿地。

    她暗戀的對象是殺人魔王。

    阿蘇及時衝進門,面臨小空被用噴霧器對著頭的窘境,抬起書包往面具男打去。

    過了一星期,某某名校畢業生重傷住院的消息鬧得滿城風雨。兩位好姐妹再度散步於長廊,阿蘇問小空:「所以妳見到神秘仰慕者了嗎?」

    「他放我鴿子,我真該聽妳的。」她沒坦承面具男就是送她耳環的人,嘆氣道:「唉,到底我什麼時候才能品嘗初吻的滋味啊?」

    阿蘇摟住小空後頸,朝朱唇親了下去。「好的,有了。」

    「妳嘴唇好乾。不行,我不承認,遜斃了!」

    「其實是別離之吻啦。我爸媽要來學校接我,我得走了。」

    禁衛軍衣著的校警押解阿蘇,默默地帶她穿越廊道,走過有半圓形菊花鏤刻小窗的保健室木門,沒入鐵門框,那鐵門框旁邊附著的鐵條起到了屏蔽的效果,阿蘇的歸宿不是監牢就是感化院。

    不論古今,觸犯法條的異形,必定被抓進秘密會所審問,行蹤不明的更是不少,小空遙望命運未卜的阿蘇的背影,淚流滿面、無法釋懷。

    她缺席的那場舞會,本是自我推銷的大好場合,會場廣納律師、醫生、科學家、軍官之子等家境雄厚的對象,她有一位朋友獲賞識而與某某公爵共舞也順利步入禮堂了,不過朋友從此斷絕音訊。

    該名公爵在她和阿蘇升高二之初,常常來女宿舍敲那位朋友的門,行徑大膽,那朋友陶醉地解釋他是來做全身檢查,以往異形讓學者碰觸身體沒什麼好起疑的。

    阿蘇隔門偷聽、還偷錄淫靡的叫聲,租給隔壁男宿舍,小空身為管帳的,自然守口如瓶。

    「都相處三年了,妳沒意識到我比渣男研究員優秀嗎?」

    小空無語亦不知如何回應阿蘇的感情,就讀音樂班的她只要拉大提琴,即可逃避阿蘇的靈魂拷問。

    升了大學,有更多時間的她從黑市收集到禁書、比對文獻得知嫁入豪門的異形女性,喬遷新居之初光鮮亮麗,不久即被丈夫當作玩物,淨使喚她們表演特技、滿足令人髮指的病態癖好,這群配戴勳章的禽獸有的還一再逼她們打胎,洩慾不分挺不挺孕肚,她們極端絕望時情緒常伴隨異力爆發,可禽獸有本事穿防彈衣繼續他的春秋大業,藉丈夫的身分作些侵入性「療法」,暴虐無情的舉動將被內化成家務事,情治單位無權過問。

    不乖的女異形,異力會被吸盤吸出體外,然後慘遭丟棄。

    禁書記載的實錄造成小空莫大的心理創傷,是阿光使小空改觀、重燃小空對愛的飢渴。

    再回母校的小空,行走在新建的玻璃拱廊下,從玻璃可見萬里晴空。地板花磚仍如當年高雅、室內新種了植物綠化環境,與原本就以草綠為主的校景相映成趣。

    「這地方又更像溫室了,阿蘇。」

    她身旁是終於流通、不再摻和臭味的空氣。阿蘇不在,以後大概也不會在。




感謝閱讀完的各位。Komi採用了新的手法凸顯劇中壓抑的氣氛,然而並沒有預料到結尾走向的沉重。這裡也準備了一張阿蘇來為各位平復心情(シ. .)シ

感謝收看,下一章〈初夢〉是個不一樣的故事,還請多多支持!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襪圈配過膝襪很萌~(ノ)`ω´(ヾ)
這個暗戀結局傷透了小空的心(゚´Д`゚)゚而且在光鮮亮麗的環境底下有童養媳培育所...想想就覺得怕
這次讀完,有種小空看見過往的沉重,當時的初吻已經再也感受不到了
阿蘇畫得很棒哦~(ˊvˋ)
2022-04-29 19:33:12
Komi ʕ •ᴥ•ʔ
初戀不一定能開花結果,卻往往刻骨銘心
凡是牽扯上性別議題的陋習都令人頭皮發麻且難以根除,現在那項傳統在小空的母校雖然已經消失,但它卻留給了當事人們永遠的陰影。(゚´Д`゚)゚
小空會嫁給母性特質強一點的對象(阿光),我想也是因為阿蘇定型了她的觀念。
至於襪圈跟襪襪,之後會再登場喔~(ノ)`ω´(ヾ)
被小精靈稱讚了,阿蘇很榮幸~(ˊvˋ)
2022-04-29 19:53:50
大漠倉鼠
看似快樂的氛圍下隱藏著許多壓抑的情緒,就像燒杯裡的黑糖水摻著沒清洗乾淨的化學藥劑一樣~
2022-05-01 07:11:11
Komi ʕ •ᴥ•ʔ
燒杯是個奇妙的載體,看著它裝滿甜蜜只覺得吸睛,卻忘記了本質 (如同看似學習場所,其實用意在於把小蘿蔔頭們關起來方便管理一樣~
2022-05-01 10:01: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