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30 神諭 第三卷初

肥宅鯊J shark | 2022-05-15 13:00:38 | 巴幣 80 | 人氣 106


  光之女神如是說,世界因為魔女進入混亂,受光之祝福的信徒們因此活在恐懼、害怕之中,擔心自己會在不知不覺中,受到詛咒而化身成可憎的魔女。

  因為魔女,珍貴的生命受到污染:因為魔女,受光之眷顧的世界已不再美麗。

  光之女神將會指派聖女終結亂世,將邪惡的魔女驅逐出這個美麗的世界。至於善良的魔女,將會把他們留在身邊,讓他們懺悔、反省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

  「我可不是聖女…」一想到神諭的內容,我就忍不住撐起身體繼續訓練。

  如果是按照平時的訓練清單,應該要休息了,不過我卻故意加重訓練的內容,目的就是不想讓自己多想。

  我放下沉重的槓鈴,碰觸到軟墊時發出一聲悶響。

  我沒有選擇休息,而是轉向一旁的訓練人偶,疲憊地對著它發動攻擊。

  每一下攻擊都不如之前,但是不找事做的話,就會陷入令我煩躁的思緒中。

  感到煩心的我將魔力纏繞於腿上,狠狠地朝著人偶發動攻擊。

  太陽之神的神諭中,將我視為毀滅者,我將會帶著同夥毀滅一切,讓太陽的光無法照耀這個世界,令所有事物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

  我不是毀滅者,也不會是聖女!

  「克里絲達該休息了。」德蒂凱炫原先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直到身為教導者的她看出我接近極限後,才叫我停下來。

  「好的。」面對指導者的命令我只好停止動作,並把場地整理好。用毛巾將身上的汗水擦乾,不過身體還處在燥熱的狀態,還是會有點點汗滴從皮膚表面竄出。

  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德蒂凱炫察覺到後伸出手想攙扶我,不過由於衣服都是汗水,我選擇自己一個人走就好。

  「不要過度逼迫自己。」德蒂凱炫提醒道。

  「我知道。」

  「知道但不遵守有什麼用呢?」德蒂凱炫訓斥我,不過我覺得這點程度身體還能夠接受。而且因為神諭的關係,我再次獲得請假的機會,所以我有的是時間可以休息。

  「我會注意。」但是現在的我不該和德蒂凱炫起衝突,神諭的事情已經讓他們感到夠煩心了。

  我離開德蒂凱炫身旁去洗澡,洗完澡出來透過窗戶就能看見現況,不同信仰的信徒們堵在大門口前,要求我出來解釋以及為了各自的宗教、立場進行爭鬥。

  僕人們面對這種狀況都紛紛露出困擾的神情,為了避開人群,他們只能從後門偷偷離開,不過他們不會抱怨,又或者只是不會在我面前抱怨而已。

  瑟莉卡和德蒂凱炫倒是一點也不困擾,出門上班的時候,只說了不要擋住大門口就遠去,絲毫不給信徒們纏住自己的機會。

  我一個人安靜地在房間享用早餐,選擇一個人不只是我想慢慢吃,另一個原因是我忍不住想要遠離他們。

  想遠離他們最大的理由就是恐懼。

  我好害怕他們會不會因為我變成魔女?會不會在我的面前變成魔女?遇到時我該怎麼做?

  我要殺了他們嗎?原是家人的他們我下得了手嗎?

  變成魔女等同於宣告人生結束,接下來將會失去原本的自我,成為一個被慾望操控的人偶。

  我捂著臉逼迫自己不要幻想最糟糕的未來,並在心裡重複念著他們絕對不會變成魔女。

  過度訓練加上一直在擔憂,整個人心神不定又疲憊不已。

  我呼喚僕人將餐盤收走後,隨意地躺在床上,腦裡想起最後一個神諭。

  審判之神,名為克里絲達的個體是人類,是一位擁有各式各樣情緒、慾望的人類。

  克里絲達既正常也不正常,不過她擁有能夠改變世界的能力,世界將會走向何種結局全看她如何決定。

  我將臉埋入枕頭中,明明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不對,在那一夜之後,我早就不是普通人,我只能祈禱自己變得正常嗎?

  ~★~

  辦公室呈現低氣壓,進來的人無一不放輕動作,深怕惹怒坐在辦公室內的人。

  「瑟莉卡放輕鬆一點。」德蒂凱炫輕聲勸道,只有長年陪在瑟莉卡身旁的自己能夠忍受這種狀況。

  「不然妳讓我去宣洩一下。」瑟莉卡不開心地說道。

  瑟莉卡口中的宣洩就是去找神殿問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然而德蒂凱炫不可能讓她這樣做。

  三大神的神殿紛紛寄送信件要求克里絲達出面,裡頭最讓人不開心的就是太陽之神,信中寫道判斷有危險徵兆的話,可能會囚禁或是殺死克里絲達,這顯然是直接踩猛獸的尾巴、觸碰惡龍的逆鱗。

  當時德蒂凱炫花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把瑟莉卡壓住,不然德蒂凱炫都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衝過去無法改善任何問題,對信徒們而言,信仰即是一切。」德蒂凱炫說道。

  在這個不知道何時會變成魔女的時代,人們需要依賴物,而其中最適合這些迷途羔羊的正是宗教。

  這些宗教宛如光,照亮他們黑暗的人生,為原先就存在的宗教增加更多虔誠的信徒,只為能抵達他們最完美的結局——天堂。

  瑟莉卡一想到這個不禁嗤之以鼻,認為天堂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不過說出來也只會受到信徒們的白眼,但是對方看在自己的立場絕對不敢說些什麼。

  「除了太陽之神的神殿外,我也不想讓克里絲達去光之女神那裡,畢竟那裡有羅傑。」瑟莉卡說道。

  「深有同感。」

  羅傑•馬塔索利的個性他們兩個很清楚,簡單來說就是女性公敵,不過對於光之女神的信徒來說,他們一點也不介意,反倒是十分接受。

  至於最後一個審判之神,信件裡只寫著想要詢問克里絲達一些問題而已,看起來是最令人放心,卻也讓人擔心,搞不好是有什麼計畫。

  「除了三大神的事情,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克里絲達在躲避我們。」德蒂凱炫語重心長地說道。

  瑟莉卡同樣感受得到,原因自然就是愛黛兒,愛黛兒會變成魔女這件事情完全是預料之外,不過主因還是魔女教團介入。

  一想到這個,瑟莉卡又更加憤怒,搞不好這一切都是魔女教團策劃好的。

  畢竟他們連露菲涅雅本家都能夠侵入,入侵三大神的神殿應該再簡單不過,不過三大神的神諭都不一樣這點也讓人困惑。

  如果真的是魔女教團所作所為,為什麼不讓三大神的神諭口徑一致呢?還是說有什麼計畫?特別要三大神的神諭不一樣才可以達成呢?

  在兩人煩惱的時候,門口傳來陣陣敲門聲。瑟莉卡讓人進來,進來的人是露菲涅雅本家的其中一位管家。

  瑟莉卡不禁感到疑惑,他怎麼會來這裡?

  「有什麼事情嗎?」瑟莉卡問道。

  伴隨著管家開口以及一封信件,他們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

  「嗚…不小心睡了一個小時…」剛吃完東西就躺在床上睡覺,這樣對身體可不好。

  我想稍微伸展身體卻被慢一拍出現的酸痛感阻礙,我拖著身體到軟墊上做伸展動作。

  在拉伸的過程中,酸痛感總是讓我不禁呻吟,不過要好好做,不然明天會更酸痛。

  在我做伸展動作的期間,一直有僕人偷偷來房間查看我的狀態,被我發現後就會一溜煙地跑走。

  應該是德蒂凱炫提醒他們要來監看我的狀況,或者是其他原因才跑來查看我。

  我拿起房間裡的書轉移注意力,並趁現在練習魔力控制、魔法編制。

  為了讓自己的狀態保持或是更好,我必須得一直練習不能懈怠,不過現在心煩的事太多,魔力並沒有如我所想地為我所用,明明是我自己的東西卻沒辦法好好控制。

  我只好看書消磨時光,並繼續練習魔力。安靜的空間讓我有幾分心神不寧,我的隊員們現在在做什麼呢?

  他們可能在等我吧,結果發現我沒有出現,我能夠想像古拉有點困惑失落的模樣。

  夏可能蓄勢待發地在房間熱好身,卻對於等不到我感到疑惑。

  希爾薇雖然不喜歡訓練,但她總是很乖地聽我的話,可能現在正在一邊看書,一邊思考我在做什麼吧。

  優花梨一定是想著多放一天假吧,正在床上享受著休閒的時光,回去上班後要多多鞭策她。

  在我想著隊員們的時候,從走廊跑進來幾名年幼的僕人們,他們是孤兒院的孩子,為了學習經驗來家裡做僕人的工作,不過他們的工作很輕鬆,因此很多時間其實是在玩,畢竟他們還小。

  「怎麼了嗎?」我闔起書本詢問。

  「那個…那個,克里絲達姐姐真的是毀滅者嗎?還是聖女?」他們圍繞在我身旁好奇地說道。

  我記得孤兒院院長的信仰是太陽之神,不過孩童們還會來詢問我,就代表院長並沒有對他們灌輸什麼,我還以為院長肯定會討厭我。

  「我想我兩個都不是吧。」

  「那為什麼神會這樣說?」

  「不知道。」我簡短地回應,「畢竟我不是神。」

  他們對於這個答案表示認同,但明顯還有疑問,不過他們很快就被發現,隨即被唸了一頓,因為德蒂凱炫有下指令,內容是「不要隨意打擾克里絲達」。

  就算要工作還是會考慮在家裡面的我,我打從內心感謝德蒂凱炫,並且忍不住去想瑟莉卡和德蒂凱炫一定會保護我。如果可以,我想要一直被他們保護就好,不過這並不現實,我不是溫室裡的柔弱花朵。

  一想到溫室的花朵,又忍不住聯想到愛黛兒,愛黛兒現在正被關在魔法師協會中的監獄內,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

  其實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好,畢竟整個生活環境改變,還被當成罪犯對待,而且她還沒意識到自己變成魔女,如果意識到怎麼辦?

  煩躁、疲累纏上心頭,腦內再次出現許多聲音,代表自己的狀況實在是很差。

  「一切都是妳的錯,主控權給我,我來彌補妳的錯誤,將所有魔女殺死就好了!」憎恨的人格向我說道,我隨即回絕。

  「閉上妳的嘴。」我只是簡短地回覆,不想要跟她有太多的交談。

  「我可是在幫妳做決定,我肯定能夠讓克里絲達這個名字成為名留青史的毀滅者,還是說,妳想要成為聖女?」她嘲笑地說道,明顯是知道我不想要成為聖女,不過我也不會如她所願成為毀滅者。

  「我不會成為聖女,也不會成為毀滅者,我就是我。」

  「所以呢?」她訕笑著,「就算妳是正向的主人格,妳還是憎恨著魔女不是嗎?我可以把妳中意的魔女當成同伴,讓他們待在我的身旁,至於討厭的就全殺死,這樣的世界難道不好嗎?」

  「不好。妳過於不擇手段,做這些事情的後果妳根本沒有去思考,只是靠著憎恨的本能去行動而已!」我忍不住想罵她,不過罵她根本毫無作用,她就是這樣的人。

  「難不成妳喜歡上那群魔女了吧?想跟他們成為家人?」她故意挑釁道,而我只能夠讓她閉嘴。

  「安靜。」我控制光將黑暗驅逐,但只要還有光就會有暗,除非二者之間有一方獲得絕對的統治力。

  「我們的未來到底會如何?」嬌小的原人格緊抱著說道,我能夠感受到她對於未來充滿著緊張害怕。

 「我會保護好妳的,別擔心。」我摸了摸她的秀髮安撫她,弱小的她只有一種保護自己的手段而已,就是創造本應不存在的人格來保護自己。

  所以我一定要保護好她,她如果被黑暗的人格侵蝕,克里絲達這個存在將會產生劇烈的變化。

  ~★~

  「瑟莉卡、德蒂凱炫,歡迎回來。」我在他們兩人回來的時間點在門口等待,不過他們臉上的表情有點沉悶,好像遇到了什麼事。

  我壓抑著恐懼的內心抱住瑟莉卡,「怎麼了嗎?」

  「有點事情,我等等再告訴妳。」瑟莉卡沒有如我所想抱著我,而是摸了摸我的頭,這反而讓我感到擔心,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們不願意直接告訴我?

  晚餐時,他們兩人都是擺著一張臉思考著某件事,我慢慢地理解他們遇到的事情不會讓他們感到困擾,而是在擔心我,因為那件事與我有關,而我現在的狀況不好,所以他們不想說出口。

  「到底是什麼事情瞞著我?」我忍不住放下刀叉問道,就算我的狀況不好,我還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我不想被隱瞞著。

  「唉…」第一個回應我的是瑟莉卡的嘆息聲,隨後兩人相望,看起來好像是同意說出口,瑟莉卡才緩緩說出隱瞞的事。

  「馬克死了。」

  「咦?」我不敢置信地看著瑟莉卡。

  「馬克死在家中的臥室,死因是服用毒酒,不過沒有發現侵入痕跡,研判是自殺。」

  一聽到馬克自殺這件事,我隨即聯想到自殺的理由。全身宛如被電流擊中一般,從頭到腳產生麻痺、不舒服的感覺,尤其是胃,像是平靜的大海被魔獸攪亂一番。

  「對不起…」我馬上離開餐廳,衝到廁所將剛剛吃的食物嘔吐出來。

  馬克為什麼要自殺?想必是因為愛黛兒。

  愛黛兒變成魔女這件事,對貴族的馬克而言是增添污點,更等同於宣告他不可能成為當家,同時代表,他失去了未來。

  而愛黛兒會變成魔女是因為我…

  是我間接害死了他…

  混亂的思緒宛如五顏六色的嘔吐物一般,然而吐不出來,像是胃酸一般侵蝕著我。

  ~★~

  「我吃不下了,收走吧。」瑟莉卡揮揮手命令僕人們,僕人們隨即動作。

  「我也是。」德蒂凱炫附和道。

  餐桌上很快就被整理乾淨,瑟莉卡和德蒂凱炫兩人在餐桌上沉澱心情。

  原本他們是不想說的,因為他們明白說出來會對克里絲達造成什麼影響,然而騙不過克里絲達。

  兩人離開餐廳到克里絲達的房間,禮貌地敲了幾下門,克里絲達隨即回應,兩人才進入房間。

  克里絲達滿臉倦容地躺在床上,瑟莉卡和德蒂凱炫一左一右地坐在她身旁陪著她。

  三人之間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光是陪伴這點就能夠讓克里絲達放心,然而那是一般的狀況。

  克里絲達在恐懼著,害怕與家人的親密接觸將會帶來更大的絕望。

  瑟莉卡伸出手牽著克里絲達,克里絲達反射性地甩開,克里絲達隨即用抱歉的眼神看著瑟莉卡,然而瑟莉卡沒有生氣,只是慈愛地看著她。

  「沒關係,妳現在就先以自己能接受的步調生活吧。」瑟莉卡說道,對她而言,克里絲達只要能平安長大就好。

  克里絲達覺得有點愧疚,面對瑟莉卡的關心,自己卻沒有辦法給出回應。

  「今天一起睡好嗎?」

  克里絲達表現出猶豫不決,沒有馬上回應,嘴巴張合好一段時間後,「嗯…」

  說完,克里絲達強迫自己握住瑟莉卡的手,瑟莉卡沒有多做什麼,只是讓克里絲達握著而已。

  三人如同往常在同一張床上睡覺,這點讓克里絲達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媽媽和妹妹。小時候三人會在一張小小的床上緊緊地湊在一起,媽媽擔心兩個女兒會滾下床就睡在最外側,不過兩個女兒的睡姿很差,時常會踢被子,讓媽媽感到很辛苦。

  想到這些的克里絲達忍不住流下眼淚,媽媽和妹妹都已經死掉了,現在自己有新的媽媽、新的床,卻難以彌補內心中的空缺。

  「身體很不舒服嗎?」德蒂凱炫關心地問道,用纖細的手指擦去從克里絲達臉上滑落的淚珠。

  「沒有…」克里絲達強迫自己閉上眼,卻感受到胸口上微弱的重量,是瑟莉卡和德蒂凱炫送給自己的項鍊。

  自己平常都是一直戴著,由於項鍊經過多重加工且有許多魔法保護,所以不論什麼狀況都會戴著。

  最近一次拿掉是在與愛黛兒戰鬥的時候,那對母子被威脅時連同衣物已經拿掉,自己當時沒有想那麼多,幸好火焰以及水都沒有對項鍊造成任何影響。

  不過項鍊現在像是一顆大石塊壓著自己,讓自己有點喘不過氣。

  這是他們對自己的愛,我真的有辦法回應他們嗎?

  「我們愛妳不是為了要回報。」德蒂凱炫彷彿看穿克里絲達的想法說道。

  「妳就算當個尼特族我也會愛妳。」瑟莉卡聽到後忍不住開玩笑地說道。

  「那才不行,誰會容許自己的孩子變成尼特族。」德蒂凱炫不開心地回應道,自己想說的才不是那種東西,被瑟莉卡這麼一鬧反而變得奇怪了。

  「又沒關係,反正我們肯定能養活她。」

  「問題不是這個。」

  聽著兩人的拌嘴,克里絲達感到開心的同時放鬆下來,感覺一直擔憂的自己是個笨蛋,自己明明身旁還有人能夠依賴,為什麼總是忍不住一個人擔憂、煩惱。

  「謝謝妳們。」克里絲達抱住瑟莉卡說道。

  「不客氣,現在變尼特族還來得及喔。」

  「才不要。」克里絲達親暱地對著瑟莉卡撒嬌。

  瑟莉卡和德蒂凱炫是自己的太陽,會驅趕自己心中的黑暗,是希望的存在,兩人一定會在自己有困難的時候出現幫忙自己。

  「瑟莉卡,我要參加馬克公爵的葬禮。」克里絲達用堅定的語氣說道。

  克里絲達知道兩人一定不會想讓她參加馬克的葬禮,不過克里絲達認為自己需要去面對,如果馬克真的是因為自己而去自殺,自己該做的是面對而不是逃避。

  瑟莉卡從窗外微弱的月光中看著克里絲達漂亮的雙眼,眼神中透露的是堅定,想要打破內心的阻礙,讓自己成長。

  「如果妳堅持的話,葬禮是這個禮拜六,離禮拜六還有幾天,妳就好好休息吧。」

  「我會的。」克里絲達笑笑地回應瑟莉卡。

  當克里絲達準備閉眼睡覺的時候,感受到瑟莉卡的鼻息越來越近,唇瓣再次湊近,克里絲達忍不住感到心跳加快,停留在原地沒有躲避,不過瑟莉卡的動作很快就被制止。

  一雙手擋在中間,隨後一個力道將克里絲達拉向反方向。

  「這次換我先了。」德蒂凱炫不開心地說道。

  還以為不用親吻的克里絲達在兩人的夾攻下,意識逐漸轉為模糊進入夢鄉。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不管發生什麼事自殺都是不好的呢
話說最後一段車速有點快哦
2022-05-15 22:11:41
肥宅鯊J shark
在關於自殺這件事,馬克的慾望就是想要當上當家,而且如克里絲達所想,沾染上污點且孩子變成魔女,已經沒有任何可能當上當家,所以與其痛苦的活著,還不如死一死好了
2022-05-15 22:58:03
肥宅鯊J shark
親吻還好啦~目前為止都還沒到更深層的
2022-05-15 22:58: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