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13 狂暴魔女

肥宅鯊J shark | 2022-01-26 11:58:36 | 巴幣 158 | 人氣 158


  「嗚…」平常躺上床很快就能入睡的克里絲達,此刻正翻來覆去,內心中有某種東西正在搗亂讓自己無法好好入睡。

  「口好渴…」或許是太久沒辦法入睡,喉嚨感受到陣陣些微的乾燥感,可能是因為這樣才無法入睡。

  克里絲達起身來到廚房裝水,不用魔法是因為魔力反應可能會吵醒宅邸內的其他人,還是用物理的方式拿到水就好。

  克里絲達喝下冰涼的水緩解口渴,感覺好多了,現在上床應該睡得著,不過克里絲達沒有選擇回房間,而是走向宅邸外的花園。

  花朵們或許也在睡覺,紛紛低下頭來休息,只有月光陪伴著克里絲達而已。

  「夜晚還是有點冷…」只穿著睡衣的克里絲達並沒有在外面待太久,很快就回去自己的房間,不過再要回去的時候,陣陣魔法以及魔力的反應傳來,方向是漆黑要塞。

  克里絲達第一時間就想到是范恩蕾,在準備離開宅邸的時候,馬上被人擋住。

  「克里絲達難道妳要這樣出門去應付緊急狀況?」

  瑟莉卡看著眼前的克里絲達說道,克里絲達則是因為突發狀況一時無法控制情緒。

  「如果真的是魔女的話,現在要趕快…」

 「冷靜下來。」瑟莉卡的語氣充滿威懾力,克里絲達只好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

  「妳忘記妳的身份了嗎?」

  「沒有…」

  「那麼妳此刻的身份是什麼?」瑟莉卡厲聲詢問。

  克里絲達深吸一口氣,直視眼前的長官,「魔法師協會帝國分部,特殊魔女討伐隊隊長克里絲達。」

  「那妳清楚現在該怎麼做了吧?」

  「是。」

  克里絲達沒有多做回應,而是回到房間內,編制魔法陣後使用名為「空間庫」的魔法。是德蒂凱炫所教,能夠存放一些物品在裡頭。

  克里絲達拿出自己製作的戰鬥服穿上,原先寬鬆的黑色戰鬥服在穿好後瞬間束緊形成緊身衣,但伸縮性極強完全不會妨礙動作,這點得歸功於戰鬥服本身極佳的材質以及上頭附加的魔法,不過能夠製作這件戰鬥服還是得多虧德蒂凱炫。

  而此時的德蒂凱炫也穿上自己的戰鬥服,不過在接收到瑟莉卡的命令後就先行離開,命令是趕緊通知魔女討伐隊以及衛兵們,還有準備好王都的領域魔法,如果敵人沒有控制在漆黑要塞內的話就要啟動。

  瑟莉卡則是穿著簡單的制服而已,對她來說戰鬥服什麼的不需要。

  「能夠進行任務嗎?」瑟莉卡來到克里絲達的房間詢問。

  「是。」

  「很好,現在出發前往漆黑要塞,要不要帶妳的小隊成員由妳個人進行判斷,到達現場後由妳個人判斷是否要進行戰鬥,不要殺死對手,以上。」

  「是。」

  克里絲達沒有多說什麼,穿上魔法師協會的長袍後就直接離開,自己的身份沒有多問的權利,而是執行命令。

  瑟莉卡則是淡定地從宅邸出發,目標是魔法師協會,雖然不知道對手是誰,但魔法師協會不可以被攻入。

  ~★~

  為了快速到達漆黑要塞,我將魔力纏繞於腿上,然而都沒有看見任何王都的衛兵,可能是想將損害控制在漆黑要塞內。

  不過已經被瑟莉卡發現,所以過不久魔法師們和衛兵們都會準備好,會不會進行下一步動作就看會發生什麼狀況。

  到了夜晚,原先通往漆黑要塞的四條道路都會收起來,現在卻降下其中一條,代表裡面果然有大事,不過就算有狀況,還是不可能隨便放行。

  「是誰!」護衛隊一看見我馬上拿起武器對著我,我馬上露出長袍上的徽章。

  「是會長命令我前來支援。」

  護衛隊並沒有因為我的片面之詞放行,而是按照流程利用魔法確認我的徽章是否為真,確認是之後我就趕緊奔向最內層。

  內層不停地傳來魔力以及魔法反應,如果只有范恩蕾一人…不對,對方是魔女,不能夠以常理進行推斷。

  當我來到現場,終於明白范恩蕾一人是如何對抗如此多的護衛隊成員。

  范恩蕾全身爆發出漆黑的魔力,如果是正常的魔力,應該是暗屬性或是影屬性等等,然而不是如此。

  這股魔力並不尋常,像是一團生物附著在范恩蕾身上,不停地蠕動、變形,現在的范恩蕾宛如一頭魔獸。

  她的周遭有許多護衛隊包含因碧圖斯軍團,他們應該是採取人海戰術不停地互相配合並交替攻擊,然而那麼多人卻無法擊倒她嗎?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護衛隊再次發動進攻,先是一記瞄準腹部的踢擊,范恩蕾隨即跳到半空中並準備進行反擊,然而她的反擊失敗。

  她在半空中的時候,另一位護衛隊成員發動魔法攻擊,范恩蕾以不正常的動作在空中扭開,隨即又遭到另一位成員的近戰攻擊。

  我馬上就理解護衛隊的戰鬥方式,是以三人為一組,一位是近距離攻擊,一位是魔法攻擊以及防禦,最後一位則是輔助魔法師。並且以這樣的配置,維持四組包圍范恩蕾。

  在這種情況下范恩蕾居然還能夠對付他們明顯不正常,然而不能夠憑藉這點就將她判定為魔女,不過有一項就很符合魔女,就是她身上的魔力。

  范恩蕾全身滿佈的詭異黑色魔力,是因為魔法才會變成如此。尤其范恩蕾身上不停傳來魔法反應,更是證實那些魔力是魔法造成的。

  這時,范恩蕾在躲避的過程中終於被擊中,而她一被擊中後,四組人馬趕緊發動攻擊並切換成下一組彌補空隙。

  「哈哈哈!再來再來!」范恩蕾的身上明顯有傷口,並且有鮮血流出,但鮮血流出來的瞬間就被黑色魔力吸收,同時魔力將傷口堵起。

  黑色魔力吸入鮮血後感覺變得更強,爆發出來的力量讓周遭的人們感受到威脅。

  異於常人的恢復能力、奇怪的魔力、不停從她身上傳來魔法反應卻看不見魔法陣。

  「我以魔法師協會特殊魔女討伐隊的隊長發言,范恩蕾,被定義為B級以上的魔女,代號為狂暴魔女。」我利用徽章發言,讓全體魔法師協會的人知道有魔女出現,而聽到我講話的人並沒有感到緊張,不管是不是魔女,該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擊倒她。

  「再多一點…讓我能好好享受!」狂暴魔女大吼一聲,詭異的魔力如同炸彈般爆開擴散,周遭的魔法師趕緊張開魔法陣防禦,然而狂暴魔女沒有等待他們恢複狀態,而是瞄準其中一組發動進攻。

  狂暴魔女突如其來的攻擊讓負責近戰的人一時慌了手腳。瞬間,血液在夜晚中綻放,一隻手不幸地被切落。

  護衛隊沒有因為傷員出現就亂了手腳,而是趕緊替補空位擋住狂暴魔女。

  「哈哈哈!太脆弱了吧!」狂暴魔女完全不管那個人的傷痛,盡情地哈哈大笑著。

  護衛隊則是趕緊將那個人以及斷肢拖到一旁,如果趕緊治療還能夠接上去,不過這樣就讓大家知道狂暴魔女的威脅性。

  只是輕鬆地一擊,在突破防禦魔法的同時,將使用魔力防禦的人一隻手斬弱。

  有能力的我此刻要做的就是加入護衛隊的行列,但自己不只動彈不得,居然還止不住地發抖,是因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嗎?

  「嗅嗅~在這裡只有一個人的味道不一樣,是妳吧?最終命運之人。」狂暴魔女來回查看,直到混濁的黑色眼眸對上我。

  「找到了。」狂暴魔女露出笑容說道,「他說妳很強,到底多強呢?我好想~好想知道呀!」

  狂暴魔女對著我衝過來,隨即就有人擋在我面前,並且用更強的防禦魔法以及在適當的時機進行反擊,狂暴魔女只好退後。

  他們並不是想保護我,只是怕狂暴魔女逃出包圍網而已,而我也不是當年懦弱的小孩。

  我想要反擊,然而我的雙腿在顫抖,為什麼動不了?

  「害怕嗎?恐懼嗎?」內心中彷彿有股聲音在對我說話。

  「當然,一想到魔女就會忍不住想到那天,爸爸媽媽做錯了什麼?妹妹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們非死不可?為什麼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世界上?」

  「不知道…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但不論答案是什麼,我們該做的就是殺死魔女,要像是那天一般,讓魔女們全都——碎屍萬段!」

  沒錯…沒錯、沒錯!不管發生什麼事,該做的事情沒有變,就是把魔女們殺死,恐懼?我現在需要的不是恐懼。

  要把他們全殺了,過程是什麼?不重要,結果是什麼?殺死他們。

  要怎麼殺死他們呢?將他們的四肢割下好好地玩弄他們嗎?讓他們好好求饒嗎?

  不論過程是什麼,我們只要結果就好。

  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

殺死她!!!

  「冷靜。」一雙手突然擋在我面前,我只好停下腳步看著身旁的鐵槍。

  「為什麼?她可是魔女!」

  「冷靜。」鐵槍彷彿一座巨山一般擋在我面前,我只好將憤怒吞回心裡。

  「剛剛的妳如果跟她戰鬥,只會發生不好的結果而已。」

  「那現在呢?」我盡可能將情緒壓下來回應鐵槍。

  「還不行,妳的心太雜亂了。」

  我不想管這些,明明就有魔女在眼前,為什麼我不能出手…

  在我分神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鐵槍突然行動,擺好架勢揮出拳頭,準確擊中襲來的狂暴魔女。

  沒想到我居然分神到那麼嚴重,趕緊查看周遭的狀況,有許多護衛隊成員倒下,狂暴魔女的力量好像又加強不少。

  此刻,不容許我再分神。

  我將魔力纏繞於身上發動進攻,狂暴魔女看見後馬上迴避。

  「感覺不對…哪裡不對呀?啊~我知道了,是情緒,妳的情緒不對!剛剛的情緒明明很完美。」

  克里絲達不明白狂暴魔女會這麼說,但現在已經有許多人受傷,沒時間想其他事情。

  克里絲達編制魔法發動攻擊,狂暴魔女躲開的瞬間,鐵槍已經準備好攻擊,狂暴魔女只好再次退開。

  「現在的妳沒問題。」

  鐵槍說完就將全部的專注力放在狂暴魔女身上,全身佈滿鐵屬性魔力,然而不像一般的魔法師,不是隨意地讓魔力遍佈在皮膚上,而是更加精煉的魔力,宛如淬煉無數遍的金屬一般。

  「不對、不對!這樣的情緒不對!要更加狂暴一點才對!」狂暴魔女邊喊邊操控魔力,身上的魔力開始膨脹並讓手部的魔力產生螺旋轉動的狀態,不知是學習過還是單純的覺得這樣比較強,這是被稱為旋勁的魔力變化。

  她旋轉的速度明顯不正常,從來沒在哪個流派見過這種旋轉的速度,仔細看能發覺她的皮膚正在被自己的魔力割下,但一瞬間就會恢復。

  「鐵槍麻煩您牽制她。」

  「不需多言。」鐵槍瞪視眼前的對手,現在已經不是野獸,而是魔獸了。

  鐵槍做出貓足立的架勢面對狂暴魔女,然而這次不同,鐵槍從一開始就決定使出全力,狂暴魔女也是。

  「上次是我沒辦法使出全力,這次你就試看看啊!」話音剛落,狂暴魔女的身形已消失,鐵槍彷彿預判一般揮出拳頭,然而…

  鐵槍的腹部出現一道傷痕,但因為有魔力防禦的關係因此沒有傷及太深。

  「哈哈哈!讓我看看你能撐多久吧!」

  鐵槍無視狂暴魔女的吶喊,而是思考自己為什麼沒有防住,自己沒有任何的小看,原因只有一個,她的速度在自身的預估之上。

  然而鐵槍沒有任何膽怯,而是繼續面對狂暴魔女,並不是對防禦有自信,而是對自己的實力有幾分很清楚,這樣的敵人還不到無法對付的等級。

  同時護衛隊們也在調整狀態,很快就會一同協防。

  狂暴魔女伏下身再度衝過去,鐵槍的預判再次失誤,這次是左肩膀被割出傷痕,然而鐵槍依然保持淡定。

  「看來窮盡武道之人也沒什麼!」狂暴魔女將魔力匯集成一隻巨爪並配合旋勁,鋒利程度可完全突破鐵槍的防禦,但鐵槍依然不急不慌。

  狂暴魔女宛如凶暴的魔獸朝鐵槍衝過去,面對如同風暴般可撕碎一切的巨爪,鐵槍絲毫不怕。下個瞬間,巨爪掠過鐵槍身旁,就像是狂暴魔女自己揮空一般。

  鐵槍擲出。

  狂暴魔女的喉嚨出現傷痕,宛如被長槍刺中,而真相就是貫手,利用手指進行突刺,而這就是鐵槍最強的地方。

  貫手不是簡單訓練就能夠使用的招式,因為手指很脆弱。克里絲達親自碰觸到鐵槍的手就明白,那雙手經歷的訓練是當今絕大多數學習武術的人都無法觸及的。

  因為喉嚨被貫穿的關係,狂暴魔女一瞬間無法呼吸,加上劇烈的疼痛感,一時間動彈不得。當然,那股奇怪的魔力馬上試圖恢複傷口,但周遭的護衛隊可沒有放過這個空隙。

  無數鎖鏈纏住狂暴魔女,完全不想要放過她一般將她死死纏住,不只這個,還有克里絲達的特殊魔法萬縛之水將她纏住。

  克里絲達能感受到萬縛之水漸漸發揮作用,然而狂暴魔女卻沒有要投降的意思,在傷口恢復的同時,身上還是不停地噴發魔力。

  克里絲達發明的萬縛之水雖然有束縛魔力迴路的能力,然而並沒有辦法做到束縛的瞬間就完全壓制。

  克里絲達漸漸感受到力量不足,然而周遭的人也不好出手,否則束縛有可能因此被破壞。

  「束縛什麼的…我要更加狂暴地戰鬥!」狂暴魔女發出像是野獸般的嘶吼,身上的魔力宛如不願被馴服的野獸般瘋狂掙扎,最後將所有的束縛全部破壞。

  克里絲達內心開始慌亂,認知到眼前是魔女的事實又讓自己的內心陰影開始作亂,不過此刻沒那麼時間管這個。

  對付魔女的首要目標就是觀察,由於魔女不像一般人使用魔法的時候會使用魔法陣,所以很難推斷他們是使用什麼魔法,只能夠感知到魔法反應。

  克里絲達判斷狂暴魔女身上有三種左右的魔法,一種是附著於表面可以自由控制的詭異魔力,一種是強大的回復能力,最後一種則是強化個人類型。

  克里絲達的觀察十分接近正確答案,實際上狂暴魔女的魔法為二者,一是「狂暴化」,二是「魔獸皮甲」。

  狂暴化讓狂暴魔女的魔力擁有強大的恢復能力,同時能吸取自身傷口流出的血液或是他人的血液增強能力。魔獸皮甲則是狂暴魔女身上的黑色魔力,可以依照狂暴魔女所想變化外型,擁有強力的效果。

  克里絲達此時只能不停思考該怎麼做,魔法並不是萬能的,不管是什麼魔法都有優缺點。

  就如同萬縛之水一般,雖然擁有束縛魔力迴路的能力,卻沒有辦法直接壓制。

  「鐵槍麻煩您主動出擊,我還需要觀察。」

  戰鬥時最重要的是情報、觀察、分析等等,明白對手的所有資訊進而找出破口,然而現在資訊還不太足夠,需要更多資訊。

  周遭的護衛隊受到一點影響,太多人受傷,只有鐵槍依然不怕。

  「老夫有可能會不小心失手殺了她。」

  「是嗎?不過您做不到的,那強大的恢復能力您無法跨過的。」

  鐵槍聽到這句話後露出微笑,克里絲達也露出微笑。

  鐵槍主動發動攻擊,狂暴魔女對那不正常的貫手抱有警戒感,然而警戒感是自己需要的嗎?

  不,自己需要的是更加狂暴的戰鬥!戰鬥到底吧!哪怕是死亡!

創作回應

黑漆
看到貫手有種熟悉的老朋友出現的感覺(在表現武術的戰鬥作品裡都可以看見不少類似的東西)
2022-01-26 13:07:36
肥宅鯊J shark
因為貫手總是給人很帥的感覺吧~所以在很多作品都有出現過
2022-01-26 18:44:1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貫手帥氣歸帥氣,但用起來其實也會傷到自己(´・ω・`)(說服克里絲達冷靜的部分感覺挺帥的
2022-04-21 17:48:38
肥宅鯊J shark
貫手這類技能都要經過長時間的訓練才可以使用

鐵槍年紀蠻大的(. ❛ ᴗ ❛.)
2022-04-21 21:04: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