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11 躲避球

肥宅鯊J shark | 2022-01-19 10:59:01 | 巴幣 268 | 人氣 171


  「等等換妳。」

  「我要跟他們一樣嗎?」鯊魚魔女好奇地詢問。

  「妳不一樣,等等我們進行其他的測試。」

  「那我有辦法變成像他們那樣嗎?」鯊魚魔女邊說邊揮出軟弱的拳頭,讓她學習武術應該是沒什麼用。

  除開她本身矮小的問題,再來就是那條尾巴,尾巴並不是普通的裝飾品,對亞人來說尾巴有各式各樣的作用,因此亞人是有自己的武術,如果鯊魚魔女硬要學人類的武術估計沒什麼作用,甚至可能有反效果。

  「妳不一樣,有自己擅長的東西,妳要使用的是魔法,魔力不過是保護自己的時候使用而已。」

  克里絲達想要測試的是鯊魚魔女控制水的魔法,不過單純控制沒什麼意義,便想到在學院時常玩的遊戲——躲避球。

  躲避球有分很多種,而克里絲達想要用的是魔法躲避球,使用非殺傷性的魔法以及對自身使用魔力防護或是施放防禦魔法,進而比賽遊玩的遊戲。當然,如果使用殺傷性魔法也是可以,不過危險性較高是比較少玩的類型。

  克里絲達稍微向鯊魚魔女講解規則,而考量到鯊魚魔女只會用水而已,所以才準備好桶子。

  等到守衛們將桶子拿來後,克里絲達使用魔法,將魔力轉化成水裝進桶子內,讓鯊魚魔女可以自由使用魔法。

  「能夠操控水嗎?」克里絲達詢問鯊魚魔女,畢竟如果沒辦法控制根本沒辦法開始。

  鯊魚魔女點點頭,隨後揮揮手,全部的水離開桶子匯集成一團,形成一顆巨大的水球。

  隨後,就毫不在意有沒有喊開始發動攻擊。

  對此克里絲達沒有生氣,畢竟戰鬥本來就是隨時有可能會發生,所以趕緊躲避。

  鯊魚魔女將一部分的水化為小顆的水球發動攻擊,攻擊的時候臉上一直帶著笑容,看起來是滿喜歡這場遊戲的。

  克里絲達只是持續躲避並觀察情況,如果一直讓鯊魚魔女發動攻擊的話,那顆水球遲早會消耗完的,於是克里絲達給自己一個限制,不能攻擊水球,隨後觀察鯊魚魔女會怎麼做。

  克里絲達等到水球慢慢地消耗掉一些後才發動攻擊,鯊魚魔女面對那些攻擊來不及避開就被擊中,不過因為是非傷害性的,不用擔心會受傷。

  「已經四比零了喔,不要忘記到十就結束。」克里絲達輕鬆地說道,鯊魚魔女則是不太開心地驅動水攻擊,但一下都沒中。

  「嗚…」鯊魚魔女露出快哭的表情,一下子將全部的水拿來攻擊,而這樣的行為導致鯊魚魔女失去攻擊以及防禦的機會。

  「這樣結束了吧?」克里絲達看著沒有武器的鯊魚魔女說道,而鯊魚魔女還沒有發現自己已經失去所有武器的樣子。

  「還沒還沒!」鯊魚魔女不開心地喊道,明顯不服氣。

  「那妳要怎麼辦呢?」

  被那麼一問的鯊魚魔女四處查看只有發現散落一地的水,就算要驅使那些水數量也不多,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時候發生奇怪的事情。

  那件奇怪造型的衣服有個能從左腹拉到右腹的奇怪拉鍊,一開始克里絲達有想過拉開來看,不過嘗試失敗,上頭有十分複雜的魔法,就只好暫時放著不管,現在卻緩緩從左邊拉開來。

  鯊魚魔女疑惑地看著拉鍊被拉開,隨後拉鍊下的圖案出現在眾人眼前,像是童衣造型的大嘴,看起來沒有任何的威脅,而且這個拉鍊好像不是鯊魚魔女自行打開來的。

  在大家看著這個奇怪的現象時,大嘴突然冒出陣陣的水,鯊魚魔女看見隨即開始控制水,繼續笑笑地發動攻擊,不過克里絲達沒有笑著,而是嚴肅地看待此事。

  那件衣服到底是什麼?上面有各式各樣的魔法,為什麼現在會啟動?看起來是鯊魚魔女無意識地使用抑或是衣服自主使用。

  「鯊魚魔女先停止吧。」克里絲達不願意冒著風險繼續,鯊魚魔女則是不太開心,明顯是對於遊戲玩到一半這點不開心。

  「我還要繼續!」鯊魚魔女不開心地鬧彆扭,克里絲達覺得有風險於是發動纏繞在鯊魚魔女身上的萬縛之水,鯊魚魔女很快就停止使用魔法。

  「我們之後再繼續,現在先停下來吧。」

  在克里絲達靠近的瞬間,那張如同裝飾般的大嘴又吐出某種東西,瞬間有個薄膜包裹住鯊魚魔女,克里絲達見此情況用魔力纏繞住手臂觀察情況。

  明明都已經停止鯊魚魔女的魔力輸出,為什麼還能夠使用這種奇怪的魔法?難道這件衣服擁有獨立的魔力源嗎?

  「鯊魚魔女能夠解除這個魔法嗎?」

  「古拉不知道…」

  鯊魚魔女有點慌亂,因為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克里絲達只好自己突破,並思考能夠破壞這個薄膜又不傷害到其中的鯊魚魔女。

  克里絲達先是利用帶有鋒利特性的風屬性魔力切割薄膜,然而在切開的瞬間,薄膜就會自動復原,克里絲達忍不住思考這個薄膜為什麼會出現。

  「鯊魚魔女我們下次再玩躲避球好不好?」

  鯊魚魔女聽到這個問題有點愣住,隨後馬上笑笑地說好,這個薄膜伴隨著鯊魚魔女的微笑慢慢消失,那個拉鍊則是再次拉上,將那個奇怪的大嘴關起來。

  如同克里絲達所想的,是在鯊魚魔女受傷害,克里絲達接近後才出現薄膜,這是自動辨別危險的防護機制,而且衣服還會判別鯊魚魔女的需求,畢竟打開來的第一件事是吐出水讓鯊魚魔女使用。

  鯊魚魔女離開薄膜後,就衝到克里絲達身旁握住她的手,克里絲達能夠察覺到鯊魚魔女有點緊張,就放任她握。

  「等等換治癒魔女,先讓我確認一下狀況。」

  克里絲達說完就開始檢查鯊魚魔女身上的衣服,可惜的是沒辦法確認到有什麼狀況,只能夠等到日後再確認。

  「治癒魔女接下來換妳吧。」暫時放棄的克里絲達看著最後一位的治癒魔女。

  治癒魔女雖然害怕,還是努力地暖身確保自己行動比較不會受傷。

  「那麼我要進行什麼測試…」治癒魔女緊張地詢問。

  「因為只能夠測體能的部分,不過普通的測試無法測出我想測的,所以一樣是躲避球,不過是妳躲而已。」

  面對克里絲達的微笑,治癒魔女有點緊張,不過一想到剛剛克里絲達都沒有使用什麼可怕的魔法,應該是沒有什麼事。

  「等等我會使用各種屬性的魔法,傷害性都不高,我希望同時培養妳認識魔法的能力。」

  克里絲達拋出一個條件,治癒魔女馬上同意,她很希望自己能夠學會魔法。

  準備就緒後,克里絲達開始編制魔法,一開始先是火球,治癒魔女盡可能背起來魔法陣,但是太過專注,差點被火球擊中。

  「如果太早被擊中就是不及格了喔,可能就要增加訓練量。」

  「咦!」

  治癒魔女聽到這句話後,趕忙把注意力放在躲避攻擊,但這樣就沒辦法好好認識魔法。

  這也是克里絲達的想法之一,逃跑可不是只是躲開攻擊,如果可以,記住敵人使用的魔法有許多好處,可以藉此分析很多事情。

  「妳想要學習魔法吧?」克里絲達一邊使用魔法一邊故意詢問治癒魔女。

  「我不想這樣學習呀!」治癒魔女罕見地大喊,克里絲達忍不住笑出來。

  「我要加強力道囉。」

  克里絲達說完就一次使用兩個魔法,各式各樣的魔法向治癒魔女飛過去,治癒魔女只能拼命躲開。

  只不過在這個過程,治癒魔女慢慢地被逼至極限,在拼命躲避的時候,不知不覺中慢慢地開始記住克里絲達使用的魔法。

  這是火球…這是水滴…治癒魔女透過閱讀的習慣,記憶力方面還不錯,開始記起來關於魔法陣的資訊。

  不過治癒魔女沒有抓到躲避以及記憶之間的平衡,在看魔法陣的時候,不小心絆到自己的腳。

  克里絲達馬上就發覺到治癒魔女即將跌倒在地的未來,但兩個魔法陣已經快要形成完畢,如果中斷的話,有可能造成爆炸。

  克里絲達知道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並不多,如果不馬上行動,很有可能會擊中治癒魔女,就算傷害不高,但治癒魔女在控制魔力上還很弱,被擊中會造成什麼傷害並不確定。

  克里絲達不再繼續思考,而是在完成魔法陣的同時向前衝,已經編制兩個魔法陣的情況下,克里絲達很難再繼續編制魔法,但為了保護他人,克里絲達將自己逼至極限,利用魔法增強速度,同時魔力纏繞在身上準備防禦,使用防禦魔法已經不可能。

  克里絲達衝到治癒魔女的面前,在到達的瞬間,兩發魔法瞬間襲來,克里絲達沒有閃避而是接下,火球以及風刺兩者反應下產生爆炸,眾人趕緊圍過去查看情況。

  「我沒事。」克里絲達揮揮手表示沒事,在魔力的防禦下,的確是沒有出事,但克里絲達不再理會自身,而是轉頭看向治癒魔女。

  「妳有受傷嗎?」

  治癒魔女沒有回話,而是愣住看著克里絲達。

  「王子…」

  治癒魔女最喜歡讀的就是各式各樣的奇幻作品,而最常看的就是奇幻類的冒險故事,最常出現的就是王子以及公主,為了公主勇敢面對一切的王子十分帥氣,治癒魔女常常幻想自己就是公主。

  而現在離想像最接近的王子就在眼前,還以為自己永遠沒有機會成為公主。

  「妳說什麼?」克里絲達疑惑地詢問。

  「沒、沒事!我只是跌倒而已。」治癒魔女趕緊應付,畢竟不想把自己奇怪的幻想說出來。

 「是嗎?那有辦法站起來走動嗎?」

  「當然可以、痛!」治癒魔女在嘗試起來的時候馬上感受到從腳踝傳來的疼痛感,又馬上坐回地上。

  「受傷就說受傷,讓我看看。」

  克里絲達蹲下來查看治癒魔女的傷勢,腳踝只經過一段時間就明顯地腫一圈,狀況不太好。

  「治癒自己吧。」克里絲達判斷這個傷勢只要讓治癒魔女使用魔法就好,結果治癒魔女面有難色。

  「我沒辦法治癒自己…」

  「沒辦法嗎?」克里絲達沒想到治癒魔女唯一的缺點居然是沒辦法治癒自己。

  克里絲達先是叫守衛拿醫療箱,便開始編制魔法陣,對魔法師來說,治癒魔法很麻煩。將魔力直接轉化為火焰或是水之類的元素簡單許多,畢竟是日常常見的事物,不過治癒魔法就沒那麼簡單,不只是需要適應性,還有想像力的問題,據說對醫術較為擅長的人比較容易使用治癒魔法。

  對克里絲達來說,治癒魔法並不是很擅長,擁有復仇心態的她一開始就是學攻擊類型的魔法。

  克里絲達開始想像扭傷的腳踝變回正常的樣子,只不過成效不彰,只有改善一點而已。

  「抱歉,我的治癒魔法並不熟練。」克里絲達拿著守衛給的醫療箱幫治癒魔女包紮,並確認有沒有包紮好。

  「有辦法起來嗎?」克里絲達伸出手,治癒魔女遲疑了一下下後才握住,並藉由克里絲達站了起來。

  「謝謝…」

  「在腳傷好之前先訓練魔力,如果惡化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

  「是…」

  「真的會說?」

  「…會。」

  治癒魔女的小心思被看透,畢竟她的個性是不願意造成他人的困擾,所以就算惡化也有可能不會說。

  「等等妳要回去我再攙扶妳回去,我先帶妳去一旁休息。」

  克里絲達將治癒魔女攙扶到一旁後回到另外三人身旁決定繼續訓練。

  「活力魔女和酒鬼魔女,我要訓練你們其他動作,鯊魚魔女妳繼續練習魔法吧。」

  克里絲達再次用水進去桶子裡後,開始教導武術動作,同時告訴鯊魚魔女該怎麼控制比較好。

  而克里絲達在訓練的過程中發覺到自己剛剛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她有幾個瞬間居然將魔女當作一般人看待。

  ~★~

  每天晚上,我都會在書桌前寫紀錄,讓自己可以好好檢視訓練的過程、成效等等,然而一想到自己今天居然有一段時間把魔女們當作一般人來看待,就忍不住開始煩惱。

  自己仇不仇恨魔女呢?我很確定自己是仇恨的,不過為什麼我會無意間將小隊的魔女們認為是普通人呢?

  其實不用別人說我很清楚,自己最憎恨的是恐懼魔女,毀掉我一切的魔女,將我拖入恐懼深淵,害我無法好好過上正常人生活。其次才是其餘的魔女。

  這種現象在現實中發生過,並不是特殊的現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國家與國家的戰爭。

  在魔女出現之前,普林達帝國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擴張領土,而擴張領土最快的方式就是掠奪。

  因為被帝國的軍隊掠奪過,導致被迫害的人們進而討厭帝國,然而帝國的每個人都如此令人憎恨吧?受害者並不會思考這麼多,只會將帝國所有人混為一談而已。

  帝國最後停止侵略有兩大原因,一是各個國家開始團結,帝國並不笨,於是將侵略的腳步緩和下來並思考如何對付,隨後就是第二個原因,也就是魔女出現。

  各個國家明白應該是要團結的時候,率先向普林達帝國表達善意的是混沌教廷,是代表整體亞人方的意見。對此,亞人方放下對帝國的仇恨,見此情況,受侵害最嚴重的佛爾弗王國只好同意。

  魔女們一定都是可怕的嗎?在我的認知裡是這樣沒錯,不過與這四個魔女相處過後,只能夠說自己在慢慢改變想法,他們不一樣,與恐懼魔女不一樣。

  尤其是鯊魚魔女和治癒魔女,他們兩個幾乎沒做過什麼壞事,甚至治癒魔女對於自己是魔女這件事抱著罪惡感,認知與大部分的人一樣,魔女即是惡。

  反觀恐懼魔女,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橫行多久,毀掉多少小村莊,兩者無法對比。

  身體在顫抖,如果自己不仇恨魔女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還有生存的意義嗎?

  我趕緊離開房間跑到瑟莉卡的房間,唯有他們能夠讓我馬上冷靜下來。

  「怎麼了嗎?」德蒂凱炫率先開口詢問並將我抱入懷裡,瑟莉卡則是在一旁擔心地看著我。

  「如果一個人傷害妳傷害得很重,是無法彌補的傷害,妳會只恨那個人嗎?還是會恨他周遭所有的人呢?」

  空氣中並沒有獲得沉默,率先開口的是瑟莉卡。

  「打扁他不就好了嗎?」瑟莉卡簡短地說道,因為她的生活就是這樣過的。

  以前就聽過瑟莉卡的個性,瑟莉卡並不是很在意周遭的人,個性十分的隨和,但只要碰到她的逆鱗,她會毫不在意一切,就是要讓觸碰逆鱗之人付出代價。

  然而瑟莉卡能這樣做完全是因為本身強大的實力,加上是龐大家族的正統繼承人,現在更是露菲涅雅家族的當家,根本沒有人敢惹她,所以沒有什麼參考價值。

  「我會恨那個人、他周遭所有的人以及所有漠視我遭遇的人,可能不只吧,有可能整個世界我都會恨。」德蒂凱炫平靜地說道,想必指的是在孤兒院的生活吧。

  「不過,在我遇到願意對我好的人之後,我便不再在意那些事情,雖然他們對我造成傷害,但我只想在意我所愛的人。」德蒂凱炫邊說邊輕撫我的秀髮,「不過妳不一樣,魔女對妳造成的傷害很嚴重,我不會要求妳一定要放下仇恨,只要記得不要被慾望吞噬就好。」

  這個世界我並不喜歡,這是一個充滿束縛的世界,不論如何都不能夠過度沉迷於某樣事物,不論是好是壞,只要被慾望吞噬的話…

  「讓我猜猜,該不會今天與魔女之間的距離發生什麼問題?」

  「嗯,發生一些問題。」

  我想德蒂凱炫已經完全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沒有多說,而是躺在她的懷裡不讓自己多想。

  「如果有問題千萬不要自己煩惱,而且明天妳還打算做其他事對吧?」

  「嗯,明天我要去王宮一趟。」

  明天去王宮是為了找范恩蕾,更準確來說是找尋范恩蕾是魔女的證據。

  而我已經在幾天前先發送文件詢問諾顗歐,得到的答案是可以。

  「雖然范恩蕾有可能是魔女,但不要發生衝突,我們沒有實質的證據。」

  「不會的,我先去做明天去王宮的準備。」

  明天主要是調查,而不是拘捕之類的,希望自己明天可以控制好情緒吧。

  稍微冷靜下來的我說聲晚安後就離開房間。

  「令人煩惱的孩子…以憎恨為原動力走了太久,如果失去憎恨的目標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能做的事有限。明天妳要跟著去王宮嗎?」瑟莉卡詢問德蒂凱炫。

  「不了,就讓她自己一個人去吧,有時候讓她自己一個人比較好。」德蒂凱炫趴在瑟莉卡身旁,「倒是妳不要跟著去,以妳的權力加上能力跟蹤輕而易,如果我要去還要潛入王宮,實在是太麻煩了。」

  「我們結婚的話,妳就有跟我一樣的權力了。」

  「現在同性結婚可不被允許。」

  「我們打破先例不就好了,只要我想做什麼,沒什麼人能夠阻止我。」

  德蒂凱炫瞇著雙眼看著瑟莉卡,有點不屑地說道,「那樣的婚姻並不會幸福,而且我不是因為權力還是錢財和妳在一起的,只要能陪在妳身旁就好。」

  瑟莉卡忍不住在內心苦笑,看來有點讓德蒂凱炫不開心,便趕緊湊上去讓德蒂凱炫消氣。

創作回應

十六夜 月光
(突然念起承太郎的台詞)
我空条承太郎,被别人贴上了所谓不良学生的标签,
打架的时候我下手会特别重,还有人躺在医院没出来;
没水准还喜欢摆架子的老师被我教训过后,都不敢再回学校;
餐厅的饭菜不值所定的价格,我就敢不付钱,这种事更是常见…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我,也能分辨出那些令人作呕的邪恶!
所谓邪恶,就是你这样为了自己而利用弱者并践踏他们的家伙!
(也許主角會領悟到,這應該就是之後的事了)
2022-01-19 12:29:58
肥宅鯊J shark
邪惡有各式各樣的邪惡,承太郎認為的邪惡是一種邪惡,這是他所見所聞而認為的邪惡,克里絲達需要走的道路還很長,不一定會跟承太郎的見解一樣
2022-01-19 12:45:59
十六夜 月光
嗯。同一條路,每個人都會走到只屬於他的終點,也自然會對同一件事有著不同的見解。
不知道她最終會對這於「邪惡」會有什麼見解呢?
2022-01-19 12:52:12
肥宅鯊J shark
只能夠繼續看下去,看看克里絲達到底會走到什麼樣的道路
2022-01-19 13:07:29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許多善良的魔女被冠上惡的名諱感覺好可憐,畢竟這些壞事也不是他們搞出來的
2022-01-20 17:51:29
肥宅鯊J shark
魔女大部分是沒有善與惡的分辨能力,他們就是遵循自己的慾望行動
2022-01-20 19:04:3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以呀,當先例成功的話百合結婚搞不好可以諾(////)
2022-04-21 12:30:40
肥宅鯊J shark
濫用權力的先驅者(・∀・)
2022-04-21 13:12: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