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穗風奏響的音色001

想天 | 2022-05-20 20:08:51 | 巴幣 1002 | 人氣 100

連載中穗風奏響的音色
資料夾簡介
自設風笛女兒的奇幻歷險記

[穗風奏響的音色]
第一樂章:秋語穗風

 
入秋後的第一道曙光在維多利亞的邊境小鎮中緩緩升起,微風揹著初紅的楓葉輕撫了純淨的溪水,溪水再將這入秋的訊息帶入小鎮中,兩旁的山丘也在幾日間換上了秋裝
 
紅磚瓦房、整齊堆砌的石橋,小溪努力推動著農舍邊的水車,今天的鎮民們也如往常一樣辛勤;望向遠處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教堂,話說回來今天是孩子們的祈禱日,再過幾分鐘,便會傳出充滿童稚的悠揚歌聲吧。
 
阡陌交雜與黃金的麥浪,這是這片土地上不可多得的恩賜,隨著鄰近教堂旁的小徑再往前走,在崖邊的小丘上就是一座樸素的農舍,一座由主人一磚一瓦、一板一釘打造的小屋,白色基調的洋房,還有一個紅瓦蓋頂的穀倉,外牆上充滿著童趣的塗鴉,整齊排列的農具與一部洋紅色的拖拉機。
 
一個瓦伊凡小女孩,被惡作劇的風搔了搔鼻子,打了個噴嚏,她很快的坐起來,折好手裡由母親親手編製的絨毯,然後簡單的整理的房間裡幾本偷偷熬夜偷看的書,靈巧地跳下床,地板如向她道早班的嘎茲作響著,出房門前她看了下父親送給她的鐘與另一位阿姨為她編的捕夢網,心裡暗暗的感謝了昨晚的好夢後,不疾不徐的整理完跟母親一樣的桃紅色頭髮,反覆梳理後綁上兔子姊姊歲給她的髮帶,快步走到樓下廚房,迎接一個稍顯繁忙的早上六點
 
看著牆上的分工表,小小抱怨了一下”今天明明輪到媽媽做早飯啊…”帶著苦笑穿上圍裙,從冰箱拿出了培根、雞蛋與用母親種的小麥做成的麵包和她獨門的馬鈴薯沙拉,將變包切片,然後在剛好的火侯將培根與雞蛋下鍋,緩緩升起的油煙跟著噗滋作響的煎蛋聲相舞相伴,最完美的時刻撒上點鹽,這時咖啡機也正傳來了逼逼聲,一頓早餐的出現就是這樣行雲流水
[小安妮越來越厲害了唄!可以嫁了呢…]
 
另一位有著亮麗桃紅髮色的瓦伊凡女性睡眼惺忪地慢慢走下樓,不知是響了十五分鐘的鬧鐘終於叫醒了她,亦或著是她的食客本性被桌上散發香氣的佳餚所吸引,一走進廚房,就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沾了馬鈴薯沙拉嘗了一口
“媽,妳也等我準備好嘛…”年紀較輕的瓦伊凡女性----安妮如是說道
“倒是媽快幫忙裝盤跟倒咖啡啦!今天可是大日子喔!遲到了可就不好了…”
[對喔!差點忘了唄,得趕快準備才行]另一位瓦伊凡女性慌張地一邊急忙找著
正式服裝,嘴裡還不忘咬著她自豪的紅麥麵包。女兒見到自己媽媽還是這樣的冒冒失失,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那個…安妮妳知道我的…]
”領帶嗎?昨天就幫妳放在客廳茶几上了,然後帽子昨天也洗好放在旁邊了”
女兒彷彿預測了她母親的心思一樣,每每在她問出問題前就經準的回答了每個問題…
 
[唉呦,小安妮妳這麼厲害啊,能這麼摸透我的想法,真不愧是妳爸的孩子呢!]
女兒乾淨俐落的設置好餐桌、開啟了收音機,順道幫母親整理好歪了一邊的領帶後,為母親拉開椅子後就座,這一切似乎都在她的掌控中
“哪有,媽媽這呆呆的樣子,誰都摸的通啦,上次被麗塔阿姨偷偷嘲笑了都不知道”只見她----風笛只是俏皮的吐了舌頭裝可愛
 
「即將於明天登場的維多利亞皇家近衛學院的建校紀念日活動可以說是空前盛大,這一次邀請到了許多他國的重要人士與戰爭英雄來為大家做開場致詞,而且這一次還特別邀請到了羅德島製藥公司的領導人共襄盛舉……」
 
收音機那端傳出了令人懷念的名詞,風笛緩下了吃東西的節奏,伴著美味早點一同回味過去在羅德島的種種,還有與他…與博士的種種。
“媽,妳想爸爸了?” 安妮注意到媽媽的眼眸間閃著些許淚光,上前摸了摸母親的頭,並從後面抱住了母親
“媽媽別擔心,還有我呢….真是的,明明怕寂寞還三天兩頭趕著我出嫁”
風笛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想了想自己這麼些年含辛茹苦總歸還是有個乖女兒,也為此備感溫馨;毫無疑問的,安妮是他們兩個共創的奇蹟。
 
多年前,風笛與博士在他們兩人生的最後一場在黑曜城的惡戰後,風笛失去了右邊的眼與她那無比珍視的角,甚至右手也變得不太靈光,對此她從無怨言,因為這些犧牲她得以保護她此生摯愛的男人與她最愛的家鄉,兩人在那之後互許終生,在眾人的祝福下他們搬回了維多利亞,在拒絕了當今帝王的賞賜與封地後決定隱居,開始了恬淡無比的農村生活,雖然中間遇到了數次新仇舊恨與不明事理的人,但在博士的智慧與風笛那雖然衰退了卻依舊強大的戰技加持下還是能化險為夷,同時,居然還幫地方上解決了幾個令人頭痛的地痞,不可否認的其中也不乏很多老朋友的協助,但從此”獨角的風笛”這樣有點滑稽的名號也漸漸傳開。
 
---- ---- ---- ---- ---- ----
 
記得安妮出生前的幾個月,這處偏僻的小屋更是到了”眾星雲集”的地步,從龍門的首長與近衛局局長、維多利亞的帝王、炎國的大裡寺卿、卡西米爾的監正會最高顧問與戰爭騎士長、謝拉格的總帥與聖女、烏薩斯的貴族、薩爾貢某部族的大族長、羅德島的領導人到龍門魚產名店的老闆都來了,要細說實在是說不也說不完,無論如何,在一番折騰後,安妮在眾人的祝福下來到的這個世界上,這群人紛紛以自己的方式獻上祈禱,接下來的一年,博士帶著一家人踏足了泰拉各處,是一家人最美好得時光……
 
然而,那些完美的日子快得令人懼怕,在安妮滿週歲的那個晚上,一家人再次回到了這個甜蜜的窩,興許是博士認為自己的義務已盡,他輕輕的吻了安妮的額頭,嚐了吹後一口妻子拿手的蘋果派,與妻子擁吻後,安詳的坐在庭院前的躺椅,揮別了泰拉;即便見慣了悲歡離合、就算已然了解到自己也不過是過客,單純的風笛也是過了好久才釋然。但看自己拉拔長大的、與博士的愛的結晶如今也已亭亭玉立,除了欣慰也不免有一點惋惜。
 
[孩子他爸,要是能看看我們家安妮現在的樣子,真不知道有多好…]
“好了媽,這樣會變成老婆婆喔!”說完,安妮也快速的整裝,這時風笛看向鏡中的自己,伸手摸了摸斷角與眼罩,深呼吸一口氣,重複了一遍自己母親的格言,突然間,她感覺到自己肩上傳來一陣溫暖,一如每次出任務前博士都會輕拍她的肩膀說{沒事的},她閉上眼,仔細感受他們曾經同步的心跳,但上軍帽,牽著安妮的手走出門外。
 
---- ---- ---- ---- ---- ----
 
【敬禮!長官好!】
【長官好,我是這一次與您隨行的副官愛妮絲.亞力漢卓少尉,我們會盡全力保護兩位的安全,請叫我愛妮絲就好!】
身材高挑的褐髮副官與左右兩位維多利亞軍人在炫麗的陽光下一同迎接著打開門的兩人,風笛也向他們回以軍禮,隨後一位提著行李,另一位幫忙運送風笛的破城矛,專車護送兩人到火車站,兩旁的許多麥田都已經開始收割,畢竟入秋了,正值收穫的季節,拖拉機的轟鳴聲不絕於耳,這諭示著豐收的低鳴合奏成一首輕快的小調,沿途都傳唱著這感恩的歌謠,車裡隨行的副官在介紹行城的同時,也不免俗地介紹起煥然一新的首都----倫蒂尼姆,但比起安妮的興致勃勃,風笛卻聽得昏昏欲睡,半個小時後,這段不長不短的車程到了第一個中繼點------水晶城車站。
 
【快看,是她們!!】
【風笛!!暴風突擊隊的風笛!!】
想不到市長領著民眾夾道歡迎並拉起了的布條,市民們充滿熱情的歡迎這位曾經的英雄,彩帶與禮炮聲甚至蓋過了奏樂,風笛看了看窗外,甚至都不好意思起來
[搞甚麼哇?居然這麼誇張的嗎?我哪有這麼厲害啦?]
【上尉,我覺得嘛,挺著一桿破城矛獨自一人踏破五十位精兵駐守的陣地、帶領五人小組瓦解邊境反抗勢力還全員生還而且又從毀滅性的源石炸彈危機拯救了整個黑曜鎮近萬人的生命,這樣的您確實應該要有身為英雄的自覺】
即便聽著副官語氣平淡的說著這些豐功偉績,風笛自己還是忍不住捂住了臉
 
“你說的那個人真的是我媽嗎?”
 
反觀安妮卻很意外,因為風笛很少提起退休前的事,就算有也是數不完的自己丈夫有多厲害之類的;要不是某次看到騎著機車的劫匪威脅著要撞死安妮,隨後被生氣的被風笛徒手攔下、連人帶車被摔飛好幾公尺,安妮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母親這樣一個平時表現有點傻的樂天農婦居然真的身懷絕技。
 
同時,在安妮目前為止的也就跟風笛去軍營裡觀摩幾次;說來好笑,一直到操練著新兵的教官”不小心”脫口喊她上尉以前,安妮一直對於維多利亞士兵會對一介農村婦人行軍禮的氣度與教養感佩不已,此時的安妮仔細的看著自己母親的背影,才發現她的背影是這麼的可靠又有安全感,也就是這樣才有了好幾次邊聽著母親哼著鄉村小調邊在她背上安然入夢的回憶,此時風笛也注意到了來自女兒的熱情視線,她才挺直了腰桿,為此自豪了起來。
 
前來交接的部隊分開了門口的人群,從事先預備好的通道前往月台,車站外牆是由紅磚瓦堆砌而成,內部得空間也很寬敞,中央大堂放著新王登基時,來站內剪綵的巨幅照片,整齊排列的柱子與仔細雕塑的頂樑都有照明燈裝飾,細心擺設的盆栽與售票亭前不斷向站外延伸的小吃、禮品店鋪相輔相成,屋頂則是簍空的七彩水晶罩,陽光透過七彩水晶罩打下來的光正好打在維多利亞的旗幟上,而這正是水晶鎮引以為傲的景點之一。
 
一行人經過大廳時,遇見了幾個在此等候多時的熟面孔,一位盛裝打扮的粉髮女性,穿著黑色的豔麗禮服,胸前佩掛著間正授予的騎士勳章,服裝整體沒有露出過多的肌膚,卻又讓姣好的身材盡顯人前。
【小安妮!!啾~…好香啊,有博士的味道】
粉髮的女性直接踏著熱情的步伐,輕巧的來到安妮的面前,對著安妮的臉頰就是一個吻,安妮臉紅心跳得不知該作出甚麼反應,呆愣愣地看向風笛,而風笛也只是給她一個微笑
“啊啊…咦…?”看著安妮愣住的樣子,這位粉髮的女性人不住感嘆
【好可愛呀!這反應跟那時候的博士一模一樣呢!別在意,這是我們家族的打招呼方式,是說我們好久不見了,我是賽諾蜜姊姊喔!】
然後站在旁邊藍髮庫蘭塔女性,出聲說著
 
「礫姐,妳這樣子會把人家嚇跑啦…..安妮小姐妳好!叫我芬就可以了,這一路上我們都會隨行,有甚麼想問的都可以說喔!啊對了,上次寄到家裡的那一雙慢跑鞋還合用嗎?」
 
庫蘭塔女性---芬,穿著正式的羅德島幹員制服,袖口上還繡著”隊長”字樣
[大家好久不見了呢,芬、還有礫!阿米婭還有羅德島的大家最近都還好嗎?]
對於風笛的提問,芬露出自信的笑容說道
 
「沒問題的!大家還是一樣的充滿活力,即便…凱爾希一生獨自去旅行了,大家還是很努力的完成各自的使命」
風笛先是小小驚訝的一下,馬上又恢復往常的微笑
[嗯,凱爾希醫生應該是覺得大家都變得可靠了,才能放心下來的吧,大家真的都沒問題了,博士如果知道了,也會很開心的!]
 
---- ---- ---- ---- ---- ----
 
大家開始愉快的交談著一邊等著列車,這時礫的對講機那頭傳來了訊息,礫的臉色頓時變了調
【嗯,我知道了】結束段話後,她靠向芬的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隨即隱沒在了人群之中,芬聽完後也是一臉認真,開始向其他隊員們下達訊息,車站的氣氛頓時嚴肅的起來,最後副官的對講機也傳來了訊息
【上尉,我們在車站四周布置的維安小組掌握到至少有五名行跡可疑的人混入了歡迎群眾中,目前已經快速處置中,您儘管放心】
數分鐘後各處傳來回報,幾個行跡可以的人士紛紛被制服,礫身手俐落的自己先抓到了一個
 
【說吧,你們想幹甚麼?】此時的礫眼露凶光,用利刃抵著那個菲林男性的脖子,男人被不斷向他侵襲而去的殺意震懾,即便如此冒著冷汗的他,還是亮出了烙在他手臂上的標誌,冷冷地說到
「我身上可是有著源石炸彈,如果我十分鐘內沒有回應,就會自動引爆」
說完他扯開襯衫,開始大聲嚷嚷著。
 
「不要小看我們黑疤!只有教祖可以拯救這個腐敗的世道!!不願沉淪者,跟我們一起反抗吧!!」
【你還是先閉嘴吧】
礫直接給他肚子上狠狠地打了一拳,那男子直接昏死過去。
 
但是火車站已經騷動了起來,場面越來越混亂,一聽到有炸彈,群眾開始倉皇逃竄,有幾個原先被維安部隊成員制服的武裝分子趁機掙脫,而那些潛藏在人群裡的敵人紛紛包圍上前,然而在副官的指示下很快淨空了車站大廳,只留下了中間約莫斯三十人上下的武裝團體,而帶領他們的是一位披著兜帽的人,接著陸續就位的維安部隊狙擊手與其餘隊員對其中形成包圍
【芬,那炸彈能拆解嗎?】
 
「礫姐,沒問題的,結構還算簡單,但是我需要有人掩護我,我讓克洛絲去追擊剛才給敵人通風報信的人了,米格魯與炎熔也在迅速趕過來」
礫一邊問道,同時亮出了利刃並做出了架式
雙方的弩手相互對峙著,而副官也舉起了銃械,大聲的對歹徒喊著
【你們黑疤教團在黑曜鎮做的那些事情已經讓你們揹上數十條用盡這一輩子也無法償清的罪,若不是當時我王的慈悲還加上有這位風笛小姐為你們說情,我們隨時可以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現在馬上收手我保證你們會受到公正的審判,否則本官根據治安維持法,可以不上報就將各位就地正法…】
歹徒很不識趣的打斷副官的話
【我才不管甚麼風笛怎樣的,我只知道你們這些人還在繼續壓迫我們!】
 
語畢,當中帶著兜帽的人嘴裡念念有詞,感覺像是某種魔咒,現場的所有除了他以外的歹徒手臂上的黑疤教團印記都在發出一種不祥的氣息,副官見歹徒們沒有要收手的跡象,下令攻擊,頓時飛矢四散,槍彈飛濺,風笛一手護住安妮,將她帶到安全的地方;芬還在月台邊拆解炸彈,依樣受到魔咒影響的菲林男人突然清醒過來,與芬開始了搏鬥。
 
受到了魔咒”加護”的歹徒就像是不知道痛一樣,即便身中數箭攻擊也沒有半點停歇,面對這樣如暴雨般的突襲,好幾位維安部隊的隊員因負傷被撂倒,狙擊手也中箭倒地,相比之下歹徒在斷氣前都會不斷站起來持續發動攻擊,風笛一方很快陷入了劣勢
 
副官反覆要求著支援,但即使現在水晶城的駐軍立刻出動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根據克洛絲的回報附近的警察機關遭人惡意縱火,指揮體系陷入混亂,車站的一行人即將陷入了絕境;芬這邊好不容易撂倒了菲林男子,繼續開始著分秒必爭的拆除作業,但是敵人們步步進逼,眼看局勢不對,風笛叮囑安妮好好躲在售票亭裡
 
[安妮,我叫妳出來之前哪兒也不許去,懂了嗎?]
“可是媽…我”
[回答呢?]
“知道了,媽,妳一定要小心…”
[乖女兒]看著驚魂未定的女兒,風笛微微一笑,親吻了安妮的額頭。
 
隨後,自己則奮不顧身地衝了出去,身輕如燕的她躲過了迎面而來的箭矢,靈巧的蹬著牆、踩著大廳的沙發,矯健的閃躲攻擊,即便箭矢穿過她隨著風飛舞的秀髮,每一次攻擊都驚險的離她的身體僅有毫釐之差,她只是瞪大雙眼,沒有一絲退縮,跳躍、轉身、閃避,落地後隨手抓了塊大小適中的石塊,朝著躲在掩體後的弩手投擲出去,石塊精準命中弩手的頭部,被砸斷了鼻樑的弩手血流如注倒並且因為腦震盪導致身體不受控制,進而倒在地上抽搐,風笛仍奮勇向前,不斷往行李處衝過去
 
此時一名失去裡的壯漢也持刀朝著她衝過去,風笛向後退了一步,擺好架式、抓住一個瞬間向前一蹬震碎了地板,隨即一個正拳灌進壯漢的腹部,壯漢連人帶刀飛了數十公尺遠,一頭撞進了小賣部的櫥櫃,衝擊力道之大甚至震歪了旁邊座位區的護欄。
 
敵人術士見狀也向她發射了幾發能量彈,風笛一個彎腰躲過了攻擊,能量擊中牆壁後爆散開來,場中頓時是飛沙走石,佈滿煙塵,眾人趁著掩護躲到了牆板後;雙方沉默數秒後,風笛突然大聲喊著副官
[愛妮絲,給我H5彈,彈頭拔掉!]
【是!長官】官快速的從倒下戰友的腰包裡取出三個榴彈,拔掉彈頭向聲音的源頭方向奮力一扔
【休想得逞!】術士也向聲音的源頭不斷發起攻擊,還指示著幾個暴徒繼續包圍其他人,礫趁著術士的眼光轉移到風笛身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持刀刺向術士的脖頸,可惜那名術士的反應也異於常人,巧妙的迴避了致命一擊,只有面具被割破,然後借力使力將礫掀飛,礫失去重心後一個踉蹌重摔在盆栽上,術士隨即操作幾個瀕死者的軀殼堆疊壓制住礫。
 
風笛快速的拆開帆布,拿出破城矛,熟練的裝上彈匣並填裝子彈”吭””咖掐”清脆的上膛聲打破了頓時的安靜,風笛一躍而出,雙腳微彎,一手持矛另一手指間掐著榴彈,颯爽登場…
 
--------[來自維多利亞的風笛,與破城矛一同參戰!!]--------
---[ヴィクトリアのバグパイプ、破城矛と共に、参る!]---
圖源: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4950014

----------------------------
總的來說這篇算是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的嘗試開長篇的坑、第一次自創人物、第一次寫破目前有的方舟事件架構,希望大家會喜歡,如果有甚麼能指教的,歡迎隨時跟我討論,初出茅廬的新手,請各位多多見諒!
誠摯感謝每一個看完的人!!還請期待續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