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穗風奏響的音色002

想天 | 2022-05-24 00:55:10 | 巴幣 100 | 人氣 100

連載中穗風奏響的音色
資料夾簡介
自設風笛女兒的奇幻歷險記

[穗風奏響的音色]
第二樂章:新芽馭風
[來自維多利亞的風笛,與破城矛一同參戰!!]
風笛大聲一喝再次回到戰場中央,逕直往敵人術士衝去,術士擺出防禦架式
周圍出現了類似屏障的光;
 
破城矛的尖端直接與屏障激烈碰撞、火花四濺風笛抽回矛,一個迴旋、再次出擊,同時用力扣下扳機,隨著槍膛內發出轟鳴聲,術士的屏障碎裂,被沖擊震飛、直直撞上了柱子便昏死了過去。
 
[退膛、次發再填裝!]風笛趁著敵人還沒有動作,抓緊時間拉開槍機,破成矛
間段立刻散出大量蒸氣,彈殼自膛室內彈出,風笛極其熟練的填上後
”咖掐”再次上膛,速度之快,彈出的彈殼甚至都還沒落地。
 
“匡啷”是彈殼落地的聲音,聲音傳到耳中時,風笛已經奮力一蹬,迅速對壓制住礫的壯漢猛力衝刺、發起攻擊,壯漢身上厚重的防具如薄紙一般被貫穿,風笛抽回貫入壯漢身體的矛再以左迴旋梯重擊壯漢腹部
 
巨大的軀體被向後擊飛,直接撞倒了另外兩個持斧的暴徒,三連續重摔撞破了小賣部裡的麵粉袋,粉塵和著木屑被捲到空中;風笛的身影從粉塵中再次顯現
 
[退膛、次發再填裝!]
”咖掐”“匡啷”風笛的聲音與裝填聲在車站內迴盪,縱使風笛那堅韌而憤怒的威壓感竄入在場每個人心裡,但風笛在戰場上的經驗告訴她,不能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
 
----- ----- ----- ----- ----- -----
 
然而那群暴徒身上的魔咒並沒有隨著術士倒下而解除,除了那些已經成了不全殘軀的遺體外,算上去只少還有十幾個暴徒,他們因為魔咒已經完全喪失理智,卻還依循著暴力的本能要對其餘人等發動攻擊
 
風笛縱身一躍跳上售票亭,取得相對制高點後,仔細且快速將目光掃過戰場,很快的發現場中的敵人比剛開打時少了一個弩手,此時弩手已經躲在月台間的軌道並利用高低差做為掩護,仔細瞄準後猛然一箭射擊。
 
雖然那一箭自失去右眼風笛的視覺死角射出,然而那讓她無數次在戰場得以倖存的敏銳直覺使她反射性地向右閃躲,飛矢劃過了她右手臂的袖子,她先是佯裝中箭,然後在即將落到地面的同時,在半空中以一個令人驚豔的姿勢迴旋了一圈,並用驚人的力道將破城矛投擲而出
 
破城矛彷彿化作一道閃電、一道光,弩手都還不及反應飛矛已經貫穿他的肩膀連人帶矛被釘在了月台邊
 
風笛落地隨即調整態勢,然後往破城矛處飛奔而去;看著風笛與其他人拉開了距離,敵人趁勢向前圍攻。礫熟練地將兩把利刃中間扣上鉤索,以眼睛完全跟不上的速度、劃開了其中一人的腦門,並加另一人的手切成了數截
 
【本來羅德島給我的方針是不下殺手的,但是看來不宰了你們,你們是不會停下的,況且……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傷害他所珍視的人,這對我來說,是不可饒恕的罪】
礫的眼泛出微微紅光,對著敵人展現出一抹令人不禁冷顫的微笑。
 
這時,方才昏厥的術士,甦醒過來,掏出遙控器,猛力一按
【去死吧!!!】
但炸彈沒有應聲爆炸,驚訝的術士不可置信的反覆按著按鈕
「死心吧,那東西不會爆炸了」芬把被拆分成部件的炸彈往地上一扔
「這麼粗糙的遙控炸藥也就剛拿出來的時候能嚇嚇人」
 
看著局勢扭轉,術士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黑色的菱形物體,風笛轉身看到,驚慌的大喊著:
[不行!快阻止他啊!!]
 
----- ----- ----- ----- ----- -----
副官意識到不對勁,拿起銃械瞄準,想要阻止他,沒想到被釘在牆上奄奄一息的弩手,用盡力氣往副官發射了一箭,箭使命中副官的背部,銃械擊發、發出聲響,但卻打偏了,地毯上多了一個冒煙的彈坑。
 
敵人術士直接把那個黑色物體刺入胸膛,接著便是令所有人震驚的一幕,黑色物體開始從中心點向術士的四肢蔓延,很快就覆蓋了他全身,然後開始向四周噴發氣體…
 
芬注意到手環發出蜂鳴聲還轉成紅光,驚慌的喊著
「這是高濃度源石氣體!!所有人快迴避!!」
聽了芬的警告,卻仍有人回避不及,吸入了過多氣體,黑色的結晶簇在頸部明顯的增生,芬見狀馬上回頭望向礫
「礫姊!快來幫我個忙!」
 
兩人不顧安危、捂著鼻子衝進毒霧中,一前一後扛著那位感染的隊員往行李區疾馳而去,手忙腳亂地一陣翻找;副官簡單出李地背部的傷後,連忙指揮著還能活動的軍人交錯支援、相互攙扶,將行動不能的隊員朝著氣體尚未蔓延的軌道外移動。
 
氣體擴散的同時,原本的術士開始痛苦的哀嚎,他的身體突然膨大了起來,體格成長至原本的四倍之大,被撐裂的皮膚迅速硬化變成更深邃的黑,數秒後長成了一個覆蓋著一層不規則狀盔甲的巨大怪物。
 
這時已經失去了意識的它,停止嚎叫,冷冷地看著四週、一動也不動,副官在原地指揮撤離完其他隊員後,快速跑到售票亭旁,一把拉出受了驚嚇的安妮,對著它喊著
【跑起來!快!!】
 
那頭漆黑的怪物看見了逃跑的兩人,發出了陣陣怒吼,然後朝兩人走去,怪物踏出的每一步都相當沉重,整座車站都因怪物的步伐而為之震動;
 
風笛見狀立刻再填裝了三發榴彈,同時奮力拔起了越來上的長椅朝怪物投擲而去,怪物受到攻擊仍紋絲不動,繼續追擊著安妮與副官,副官一邊逃跑一邊朝怪物開槍,但顯然銃械也無法對怪物造成有效傷害,彈頭擊中後甚至直接碎開、掉在地上
 
風笛舉起矛,一個衝鋒、快速往怪物的腳刺去,這一衝擊讓怪物失去重心、不支倒下,但倒下的怪物很快就再次爬起,而方才被擊中的腿部也只有外甲碎裂、並未傷及筋骨,這一擊確實吸引了怪物的注意,怪物立刻轉移目標,改對風笛發起攻擊
 
它向前衝鋒並抬起手朝著風笛揮拳,風笛快速躲過,然後怪物拳頭硬生生塹入地板,軌道上的枕木與道碴則因撞擊四處彈射。
 
風笛抓準每一個間隙不斷朝怪物發動攻擊,怪物毫不畏懼的再次揮拳,風笛先是蹲低,接著兩腳一蹬同時扣下扳機,突然站起的瞬發力與膛內的衝擊力道加成之下,破城矛直接貫穿了怪物的下顎,噴濺出了深色的血液
 
突然間,怪物褪下厚重的外甲,露出那批著灰黑色皮膚的、已無法在稱之為人類的壯碩軀體,一改之前較為遲緩的行動,身法逐漸敏捷了起來,甚至有了與巨大身形不相匹配的速度、朝風笛發起猛攻,它拳腳並用,一時之間竟壓制住了風笛
 
[嗚嗯…可惡唄!!] 風笛的右手因為突然的過度使用導致舊傷復發,無法自制的抽動,身體也因承受了太多下超常的力道而開始麻痺,風笛只好盡量與怪物拉開距離。
 
----- ----- ----- ----- ----- -----
 
【該死的怪物!!射擊!!】
副官確保安妮的安全後帶著兩名士兵回援,也因為沒有了外甲,三人的銃械攻擊雖無法對怪物造成決定性的傷害,卻也確實稍微牽制住了它
 
趁著這空檔,芬與礫已經快速配置了源石疫苗的調劑,在幫受感染的隊員施針後,礫也立刻對怪物發動攻擊,礫握起雙刀,伴著深紅色的目光、踏著月台瞬步飛擊,一個瞬目之間,它的左臂乃至於背部被劃出了數十道口子,鮮血也不斷噴濺而出,怪物隨之痛苦的撕嚎…
『吼喔!!!!!』
 
此時的怪物把注意力放到了礫身上,開始追擊礫,它抓起一把道碴,奮力投向礫,怪力投出的道碴就如霰彈槍,力雖然化解了幾番攻勢,但仍不慎被擊中右小腿,礫顧不得疼痛,再次朝怪物疾馳而去,而這次她瞄準的,正是怪物的眼睛
 
礫踩地躍起,飛身到怪物眼前左手刀刃先擊出假動作,引得怪物用手格擋,右手的利刃再趁勢往怪物左眼斬下;怪物反應不及果然中招,但同時礫卻因為左邊的刀刺入怪物手臂中,沒能時時拔出,反被怪物趁了空,一擊打在礫的腹部
 
礫雖然及時反應過來,躲掉了致命一擊,卻沒能化解全部傷害,鮮血自腹中淌流、染透了黑色的禮服,礫跳開後單膝跪地,一手握緊刀,一手按著傷口
【咳咳…可惡…這件禮服很貴耶…】
 
同時,回援維安部隊隊員已經用盡了彈藥,無法再提共遠距離支援,副官拔出佩劍意圖向前,怪物竟拔起一截鐵軌,往副官丟去,副官閃避不及,直接被命中,壓倒在軌道上動彈不得。
 
[礫!!!愛妮絲!!!] 風笛大吼著、努力地想擠出力量上前幫忙,但體力透支的她,站立都成了問題,而且麻痺與右手舊傷交互作用之下,她總感覺到破城矛越來越沉;芬看見怪物又想攻擊風笛,便拿了把先前暴徒掉下的斧,護在風笛的前面
 
「都已經當了隊長的我,怎麼能都靠大家保護!!我可是羅德島的先鋒幹員!」
風笛看著芬的背影,欣慰的微笑,隨後咬著牙站起來,雙手執矛,改將破城矛當成刺劍、對怪物擺出了架式,欲與怪物拚死一搏
[芬,變得可靠了呢!再這樣下去,我這個前輩的臉往哪裡擺唄!!]
怪物,大吼了一聲就朝著兩人奔馳而去,跳躍奔馳、手足並用,張牙舞爪準備朝兩人攻擊,此刻的她們、豪不畏懼!
 
----- ------ ----- ----- ----- -----
 
{醜陋的東西,給我燒成灰燼吧!!!!}
 
突然間無數的火焰彈朝怪物傾瀉而下,怪物措手不及,正面挨了好幾發火焰彈,它才正要整頓態勢,尋找膽敢對它發動攻擊的人,但還沒來得及讓它找到,緊接著又是精準的朝著要害發射的鋒利弩箭,出手格擋的怪物被高速飛射的特製箭簇刨去好幾塊肉
 
法術砲擊與努箭攻擊如暴雨般不斷像怪物襲來,幾番毫不停歇的攻擊,讓怪物被打得體無完膚,它情急之下,又拔起一段鐵軌朝風笛與芬投擲過去,然後一聲碰撞的巨響,眼前有人扛起重盾,正面接下了攻擊,另一手則持長劍,將另一半鐵軌一刀兩斷
 
{趕上了呢!隊長!}橘色頭髮的佩洛自信的笑著
芬充滿希望的看著她稱讚著
「米格魯!太好了,另外兩位的支援也是剛剛好呢!」
 
{喂!隊長!敵人還沒被消滅喔!}
紫髮的蒙面薩卡茲一邊提醒著,一邊攻擊牽制著怪物
爆炸轟鳴聲陣陣傳來,風笛眼看怪物逐漸習慣了攻擊,想要上前助陣,卻力不從心
 
正當風笛還還感到吃力的時候,突然有股力量傳來,體力也恢復了不少,從後門走近來另一位紫髮的薩卡茲在火力掩護下攙扶著礫,並且持續施展著治癒的源石技藝
{芬醬、風笛姐,妳們有好一點了嗎?礫姐,我馬上幫妳們包紮!!}
 
【芙蓉,我沒事了,快去幫那位副官吧!】礫止住了血後指著被壓在鐵軌下的副官,芙蓉點了點頭,豪不畏懼的繞過怪物,往愛妮絲的方向跑去
 
{炎熔!朝它的腳射擊!!}
炎熔不屑的回應著,卻還是照著做
{不要命令我啦…克洛絲!妳幫我牽制,射它的頭部!}
這時芬再從戰術包裡拿出一管特製的藥劑
「風笛前輩,這是雷姆必拓開採礦石用的液態燃劑,我想如果放入槍膛內,然後使用閉膛連發,一次性將膛內僅存的三發榴彈發出,那衝擊力說不定能貫穿那它」
風笛思考了一下,然後把藥劑塞入矛尖前端的藥室
[看我的唄!!]
 
怪物逐漸抓到了她們攻擊的模式,即便在炎熔與克洛斯的交叉火力下失去了一隻手臂,但觀察到戰場狀況改變的它,還有餘力朝克洛絲拋擲石頭,克洛絲因位置暴露,不得已從鋼樑上跳下,但她已經按照芬的指示在先前放上了炎熔的匕首,炎熔隨即遠程操作匕首當做施術單元,開始熔毀鋼樑的兩端的支點
 
{芬!!準備完畢了!!} 炎熔大聲回報著
 
芬立刻指示克洛絲把原本的輕弩換成重弩,再次朝著怪物的腳射出一根粗大的鋼釘,這一擊直接射穿了它的腳後跟、當場導致怪物被自身重量壓斷腳踝,這時被熔斷支點的鋼梁應聲落下,重壓在怪物身上,使它動彈不得,怪物還在奮力掙脫、不斷嘶吼著
 
「交給妳了!風笛姐」芬向風笛指示著
風笛深呼吸、閉眼……
數秒後,她再次睜眼,眼眸發著微光
[戰術使人思維明晰!]”咖掐”她,閉上膛前藥室
[紀律使人意志堅定!]”匡噹”接著,再次將榴彈上膛
[勇敢能夠擊潰邪惡!]然後,右腳前踏
[仁慈…能夠拯救生…命!]如迅雷向前奔流、如光房射向前方
高速四連扣下扳機,巨大的聲響伴隨著音波爆散開來,怪物的頭顱被粉碎,衝擊波甚至直接鑽開怪物的肩胛直至背脊,殘軀更是無法湊全,原本壓住怪物的沉重鋼樑竟也斷成兩截朝兩邊飛散,米格魯架盾為後方的人擋住爆風,至此,一場硬戰終於畫下了句點。
 
----- ----- ----- ----- ----- -----
 
那桿跟了風笛縱橫戰場數十年的破城矛,尖端因高熱而發紅、接著熔斷,藥室與槍膛也報銷了,看來是時候與它道別了…
[辛苦了唄,老朋友…]
芬開始清點著隊員與餘下的裝備,同時為了確保源石塵沒有影響到大家,現場調劑為所有人施針;所幸水晶城市長也算機靈,一早將狀況向鐵路局呈報,後續的列車都先停了班,警隊、消防隊也在平定了其他地方的小規模暴亂後也抵達了車站。
 
很遺憾的,因為車站出了源石塵汙染,所以那些戰死勇士的遺體,並不能還給家屬,只能請軍牧師獻上祝禱詞後集中燃燒處理,在此之前,家屬們能遠遠看著,守望著家人最後一面,而那位不幸感染礦石病的隊員,則被安排進了羅德島;事後,從避難處過來的安妮拿著被毯,為體力透支、正躺在臨時醫護站的母親蓋上,風笛輕輕的了安妮的臉龐
[安妮好勇敢呢,居然沒有哭出來耶]
“媽…”安妮將臉埋進風笛的胸膛,輕聲問道
“有沒有甚麼,我能為大家做的呢?…….”
[安妮唱歌最好聽了,不如…妳去唱首歌給妳賽諾蜜姐聽?]
 
安妮點了點頭,稍顯羞赧的,走到了礫的前面,唱起了那首歌
那首…母教給她的歌
那首…父親寫給母親的歌
 
家鄉的楓為稻穗染上了秋天的紅,我趕著羊兒追逐著風…”
芬與幾位隊員聽見歌聲後,拍著手、打著大腿為安妮拌起奏;
安妮也放聲唱出,歌聲回響在被搭建成臨時救護所與靈堂的車站大廳,這時疲憊的眾人還有那些失去家人、失去朋友的人,也仔細地聽著這能撫慰人心的歌聲…
 
我願為妳獻上天邊最美的紅,成為守護妳一世那沁心的風”
或許此時的安妮,為每個壯烈犧牲的人他們那英勇一生下了最好詮釋,他們確實成為了守護家人的風;同時那如秋風沁心也同春風溫暖的歌聲,吹過在場每個人的心頭,給了那些人牧師及醫生都給不了的安慰,眾人安靜地聽著、欣賞著
 
許多人甚至不禁落淚,就連一旁撐著拐杖的副官愛妮絲,也拉下軍帽,遮住雙眼,此時此刻這觸動靈魂的歌聲,已經確確實實的在每個徬徨的心中,留下難以忘懷的感動。
 
安妮唱完後,才發現所有人都看著他,感覺有點不知所措的她,下意識捂住了臉
【太…太好聽了!!】
---啪啪啪……---
先是礫大聲讚美著、拍起了手,接著是芬小隊的各位與風笛,再來是台上的軍牧師與幾位維和部隊的隊員,掌聲像是會傳染一般,迅速在大廳中傳開。
“謝…謝謝大家,希望大家都能加油!!”
【小妹妹不錯喔!!】【英雄的女兒原來是位歌姬啊!!】【安可!!】
---
傍晚時分,所有人在聽完歌曲後,一同為逝者祈禱,免不了有人涕淚縱橫,但苦難卻會使人成長,只少此刻的安妮深深的這麼認為…
----- ----- -----
沒多久,一架飛行機來到了車站上空,機翼上刻著”BAD GUY II”字樣
竟空了廣場後,隨即在車站的廣場降落,一位帶著墨鏡的菲林女性走了出來,芬拿起對講機,說了幾句話,然後像眾人宣達著
「是潔西卡,看來是來接我們了,聽說是用了點手段疏通允許了我們在維多利亞境內的航行權呢!」
{潔西卡醬!!在~這~裡~呦~}克洛斯像那菲林女性揮了揮手,潔西卡也隨後點頭示意,不一會兒,整備好了之後,大伙上了飛行機準備前往首都---倫蒂尼姆。
-+-+-+-+-+-+-+-+-+-+-
作者心情小語:
第二章更新了呢,希望大家會喜歡030
盡量想將戰鬥畫面寫得詳盡,不知道會不會太拖戲了呢?
然後是我很仔細的回去數榴彈的數量,希望至少前後不要接不上
活躍的A1真的很棒呢~
感謝各位~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風笛的文~想天寫風笛,想天是好人(?
主要以風笛跟博士的孩子,安妮作為主線的人物做推進,不過主是腳的感覺還是在風笛身上比較多@@

從一早要參加紀念日的日常開始,雖然博士成灰(X),但是其遺留的愛還是在這個家中隨處可見,安妮也很好的負擔起照顧風笛媽媽的責任。(博士:等等,老婆,這不太對吧?)

在這時出場的幾位有芬還有礫,面對著奇怪的宗教組織引發的事故,看起來有些脫線的風笛又回復了當初作為幹員的風采;在這過程中的安妮雖然是躲在一邊,應該也是首次見到自己母親的另一面吧?

而想天在這邊描寫的風笛竭盡所能的詳細,就像是整個戰場上的聚光燈都在風笛身上,手持破城矛的英姿,流暢的動作跟經驗,退膛後令人懷念的煙硝,這些的一切或許並不是風笛想要再度拾取的生活,但是這些刻在身體上的記憶都會讓風笛勾起當初與那個人之間相處的愉快記憶……

最後結束了騷亂,安妮的作用在這裡浮上了檯面,相比於在戰場上的技藝,撫慰人心的能力不管在何時都是很有用的@@

目前看起來,故事的部分大約兩章會是一個段落;謝謝想天的文章,風笛看了真的令人很開心啊@@~
2022-06-17 15:33:10
想天
還沒進主線(?
2022-06-17 23:44: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