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傳說_五‧重新來過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5-17 17:06:26 | 巴幣 214 | 人氣 118






錦新村莊在湖畔旁,而村落的另一側是由森林所包圍,至於森林外則是被高聳山所包圍。
那些山若以天空看去,像是曲折的迷宮一般,若是不知路者,很難輕易來到錦新的村落附近,然而冥是與諾一同前來,因為諾是天使的緣故,因而有飛天的能力可以到上空盤查,所以姊弟倆很快地來到了錦新村落旁的森林內。



此時姊弟倆正好的見到錦新從某個房子出現。

本來冥想直接這樣走近他,但因為注意到錦新前方不遠處突然跟著出現幾個人族,因此冥立刻抓要跟隨自己步伐的諾躲了起來,使得諾訝異了一下。

但見到姐姐緊張地盯著人族的模樣,諾沒多說甚麼,僅是微笑著。


諾在旅途中,其實也幾度看過人族,但人族總是在察覺附近有其他非人族的存在時,就快速的躲了起來,雖然諾不知為何,但他從未探究。

但這次自己與姊姊立場卻倒了過來,諾感覺挺奇特的。

不知姊姊是否是判斷認為,若兩人突然出現在人族村落附近,會使人族們慌亂呢?
又或者僅是因為姊姊這趟前來,只想私下找那位叫做『錦新』的人族呢?

希望姐姐對於錦新的心結可以解開,諾如此期盼著。




錦新先是在村落門口與其他幾個來訪的人有了一點交談,隨後其他人族紛紛前來以後,錦新便與其他七八人等走入了森林內。



在跟蹤錦新的過程中,冥很明顯的注意到錦新似乎是帶隊的人,因為他總是走在最前端。

後來有一隻鹿從森林中出現,在錦新手勢下,其他人也立刻很有默契地立刻左右散開,要來個正面、以及左右兩側的夾擊!


那隻鹿奔跑速度比人族速度快很多,但因為過程中,後方追趕的人族有加減邊跑邊射箭,又因為這是在森林中,有許多樹幹類的障礙物,因此人族始終追在鹿後方。

隨後鹿很快的遇到一顆倒掉的樹,並在要轉彎時,冥清楚地見到,錦新施展了一股微弱的魔力波動的能量包覆自己,那股能量使錦新矯健的身手速度提升到更高的檔次,而整個人像是快轉一樣追到了鹿面前,隨後錦新俐落的拔出劍,將鹿斬首,鹿也隨之倒下。

雖說其他人族在見到錦新瞬間敏捷的動作時,都佩服的五體投地,但冥倒是注意到那股魔力波動其實十分混亂,雖然剛才看起來幫助錦新瞬間做到加速,但事後,也就是幾秒後的現在,錦新體內也因為混亂的波動關係,整個人看起來耗掉不少體力並快速喘息著。

冥能很明顯看出,錦新的這技能就像是雙面刃一般,雖是能讓自己變強,但變強只有幾秒時間,隨後的代價,便是耗掉大量的體力。

錦新到底是自己練了哪門子混亂的技能啊?
冥不禁吐嘲著。


「太好了!鹿終於抓到了!錦新這幾次狩獵多虧有你了!不然先前你失蹤時,大夥都擔心沒有足夠的食物可以過冬了。」
錦新的其他同行者似乎沒有注意到錦新稍稍疲倦的樣子,又或者已經知道錦新施展這招後總會疲憊的模樣,而只管慶祝著開心著。

而另一個同行的人族則開口問了其他的:
「錦新你之前失蹤到底是去了哪啊?那幾天你不在的時候,我們幾次去獵捕,結果都無功而返,你有沒有在差很多。」

錦新稍稍喘了口氣,聳肩笑著:
「之前嗎?在後來追獵物時,不小心被狼群盯上了,怕把狼群帶回村里,所以我就往村子的反方向跑了,算是花了幾天時間才擺脫狼群,所以回來晚了,抱歉了各位。」

聽到錦新的回應,其中一位人族微笑並揮著手:
「原來是這樣……還好你有平安的回來……」

錦新笑著,其他人也笑著,接著便開始就地取木條,並已帶來的繩索綁鹿,下放弄成兩個簡易滑雪板的拖車,並一同將鹿拖回村落。





見到錦新回村後,冥沒有跟上去,諾一旁看了有些疑惑,但見到天空天色已暗,諾轉而開口說著:
「姊,我們明天再去找錦新吧?」

「嗯。」
接著冥就轉身跟隨諾移動了,因為諾似乎有想法要在哪過夜。

而在外面旅途經驗豐富的諾也確實有想法。

在今日他們姊弟倆來到此地時,諾也早就看好有哪個地方是合適過夜的了。


在走動過程中,諾再度開口了:
「姊,剛才人族帶隊的那個人,是你講的那位人族錦新嗎?」

冥稍稍感到有些疑惑地往諾看去:
「嗯,你怎麼猜到的?」

諾笑著回應:「因為姊剛才一直往他看去啊!」

「是嘛……」
講到這,冥沉默了片刻,然後再度開口:
「你覺得錦新他,可能是西爾亞叔叔說的那個親人被異族殺的狀況嗎?」

「我不知道,姊……這個除非他們有聊到,否則看不出來,但……
既然姊對他心裡有疙瘩,我覺得,無論如何就問個明白,反正人族錦新再怎樣,又不能拿我們怎樣,而我們也沒打算對他怎樣對吧?所以姊只管管自己想問的吧!」

諾溫柔地開口說著,而從中也聽得出他對這類事看得很透徹許多,因為他比起僅待在春之地的冥,多了與其他種族有所接觸,多了與人相處的經驗。


冥點頭:「嗯,知道了。」




xxx





隔日,冥與諾清晨一早出發要去錦新村落旁的森林,於迷宮山與山之間移動時,姊弟倆正巧遇到來那附近巡邏的錦新。

冥稍稍訝異的睜大了眼,錦新見到冥也一副訝異的樣子,但在見到冥身旁邊同為金髮白衣的同夥後,立刻回了神,轉而握起了弓,既是氣憤又是自責似的拉弓,並毫無猶豫的往冥射去。

「異族,馬上給我離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但箭最終射到了冥與諾之間,就像是有意設偏一樣。

見到那紅羽的箭矢,冥感到錯愕並抬頭看向錦新。

但錦新似乎沒有意願聽冥的解釋,再度做出了拉弓的舉動。

「滾!異類!」
隨著錦新的這句吼聲,錦新的下一支箭也隨之往冥射去,卻沒料到冥竟然站在原地沒有閃躲,箭就這樣射中了冥的肩膀。

見狀,諾訝異著,因為姐姊姊可是比自己厲害很多,應該可以輕易閃過攻擊,但姊姊卻沒閃。


錦新也錯愕著,並短暫的放下弓沉默了。

冥也沉默著,並皺著眉頭看著錦新。




雖然此刻地板一片雪白,天空正緩慢的下著雪,一切氛圍十分寧靜而安詳,但地板的雪隨著冥留下的血出現了幾滴鮮紅色的血,而冥的肩膀側白衣,也漸漸染上了血紅。


在沉默片刻後,錦新也在此時收斂起了錯愕的表情,手再度越緊了弓,並再次張弓,接著,錦新放開了弦——


身穿黑衣戴黑帽的錦新忽然失去意識倒下。


而錦新身側則多了一位身穿白衣的金髮女子,也就是冥。

至於冥的肩膀上早已少了那根紅羽的箭,內部的傷口早已徹底復原,衣服上的血也已經完全清除乾淨了。



諾訝異地看著姐姐,此刻他訝異地點並非訝異冥瞬間移動到錦新身旁,而是訝異著,錦新原先能施展像是昨日『暫時強化』技能的體內混亂波動魔力,在剎那間被冥的一刀『魔力刃』給瓦解了。

也就是說,冥廢除了錦新的能力。



但冥當下僅是在氣頭上,尚未意識到自己所廢除的,是錦新下了比別人更加多的苦功與努力才修來的能力。

隨後冥走離了。





然而冥走離的第十步時,她再度折返到錦新的位置旁。


諾本來跟著冥前進了五步,但在看到冥折返後,卻僅是聳肩笑著,並停留在原地。


冥之所以折返,是因為他想起錦新先前在雪地淋雨之後,差點死亡的情況,雖然目前天空僅是微微飄雪,但或許人族僅在雪地也可能會死啊!

想到這,冥感到有些緊張。


那可是自己親手救回的性命,不能隨便死掉啊!

而且此趟前來有特別帶一份禮物,但要是沒交給錦新,不就白來了嗎?



隨後冥將錦新從雪地拉著單隻手放到自己肩膀上並奮力的扛了起來,卻不如剛才盛氣的狀態那麼俐落,反而此時像是符合了冥的性別狀態,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有些吃力。

諾也快速往前走了幾步,拉了錦新的另一隻手放到自己肩膀上,並轉頭看向冥,溫柔的微笑著:
「姊,讓我來吧?」

「……」冥沉默的轉過頭看向諾,隨後點了頭放開了錦新的另一隻手。

諾隨之俐落地將錦新背到了背後。




在走回錦新村落的過程中,諾一直不時的觀察著姐姐冥,雖然姊姊冥一臉看起來面無表情,但諾感受得出來,此時的姊姊,煩躁感已經慢慢的消失,也終於漸漸地恢復了平靜。


隨著走動的位置,已經到達能看到錦新所住的村落後,冥顯得有些錯愕,並終於開了口:
「弟……我剛剛廢了他的那個奇怪的能力是不是做錯了?」

背著錦新的諾看著冥反問著:
「姊為什麼這麼想呢?」


冥沉默了一下,然後看向錦新的臉,並伸手摸了一下錦新的臉以後開口:
「錦新他……是不是靠著那股能力才能順利捕到剛才的獵物呢?
是不是因為有那個能力,因此才得到了其他人的尊重呢?

我……

是不是斷了他賴以為生的能力了?」


諾看了冥一眼,回應著:
「我想……可能是的,不過,姊不是有辦法補救嗎?要不等等送他到家之後,就來補救他?」


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後點點頭,心裡也因為諾的話,平靜了許多:
「嗯,就這樣辦吧。」





在來到村落旁後,冥以魔力感知探查了一下村落內人族的分佈情況,或許因為此時天色尚早,大部分人族都仍待在屋內,但有一個屋子是空的,是錦新昨日出沒的屋子。

注意到冥看某間屋子的方向,諾也沒再開口詢問姐姐,因為他也跟冥一樣覺得那棟最靠近森林的房子應該就是錦新的屋子吧?

就算不是,也僅有那個屋子是空的。



而那房子的門一推便開了,恍若門僅是個遮擋的裝飾品似的,或許正因為這村落間的人不多,大家也都是彼此熟悉的情況,因此沒有門鎖的概念。


在踏入錦新家以後,一開始便是與地面有段距離的木頭地板,踏上木頭地板以後,冥見到裡面的空間還算整齊乾淨,有一個方桌以及四張椅子、還有兩張床,但其中一張床上沒有寢具,是空的,而房子另一側有個廚房。

諾走向床的地方,將錦新放下,冥也隨之走了過去並坐在床邊,面無表情地低頭看著錦新,隨後吸了一口氣後,將雙手攤開,放置於錦新魔力核的位置,並開始灌入自己的力量。


人族的身體是個非常差勁的魔力容器,也沒有甚麼內建的魔法迴路,因此大部分人族比起一般其他的種族異族連魔力都沒有,而錦新的情況,是因為後天的勤勞修練關係,因此還能容納微量的魔力。

但因為錦新乃人族的體質,體內魔法迴路極差,使得他回復魔力的能力也很差,並且聚集的魔力屬性也亂七八糟。

但錦新竟然利用了混亂的力量特性,去練就暫時強化的能力,使得冥稍稍佩服錦新。

然而冥昨日的魔力刃卻使得錦新體內魔法迴路變得不那麼混亂,也就使錦新無法再使用那招『暫時強化』。

雖然錦新目前體內已經可以聚集一點微量的清澈的元素力量,但人族體質,能聚集的太過薄弱,有與沒有還是差不多,無法做任何事情,因此冥給了錦新自己的部分力量,因為自己的力量並大家所熟知的屬性力量,而是更加原始的,構成屬性力量以前的力量型態。


在冥視角中,能清楚見到到錦新體內在灌入自己力量,並清除體內所有雜質的力量以後,他身上的魔力流動比以前都要流暢很多,甚至還在自主的循環下,還產生了微弱的魔力場。

冥稍稍有些訝異,因為冥原先以為,錦新或許會像是弟弟諾一樣,僅吸收父親兩種原始力量的其中一個力量,卻沒想到即便錦新是那差勁的人族體質,儘管接受的力量的量非常薄弱,卻也能容納兩種力量,而且沒想到,那兩股原始力量的波動還與錦新身體有這麼高的匹配度!真是不可思議。

見到錦新能順利接收自己的力量,冥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不欠他了,也沒斷他生存的能力,反而還還他更多?

冥稍稍笑了,自己就別計較多與少的問題了,反正多與少,對自己其實都還無差別,既然如此,就祝福他日後會過得比現在更加順遂吧,然後……

再見,就此別過。


隨後,冥放下了自己此趟帶來的禮物後,便與諾一同離開了。




xxx




冥與諾離開十幾分以後,錦新緩緩從床上睜開眼,一見到是自家熟悉的天花板後,他稍稍有些疑惑,是否見到冥以及另一位金髮的男子,是自己在作夢?

看外面天色還尚早,大概是吧。

那麼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呢?


錦新從床上坐起,並單手扶著頭便不再思考。


無論害怕異族因為自己而來到村落附近也好,又或者因為對那位異族冥有愧疚也好,但既然是夢,就讓這件事情止於此吧。

反正也不會再遇到了,自己也承擔不起賭輸而賠上全村人的結果。

只是……



這個夢真得太過真實。



因此,錦新拉開被子以後,仍是直接往自己放置弓與劍的位置走去,卻僅是在下床走動的第二步時,回頭經然見到,自己的弓與劍竟然會放在床頭的位置!

而且劍上還掛著自己外出時會戴的帽子!


看來這不是夢……

而且冥與那位男子還來到了村落內,來到了自己住家……


錦新臉色凝重,立刻背上了弓箭,腰上掛上劍,並戴好帽子要直奔自己家門去追擊兩人時,卻差點被地板上不該存在的東西絆倒。


錦新驚嚇的在當下反應變成跨跳過去才免得跌倒,並隨後轉身一看,注意到那六顆鵝卵石擺放圍成一圈,而圈內放了一株本來在錦新家門口葉子掉光而冬眠的植物,但那植物卻因為在鵝卵石圍成的圈的範圍內,彷彿經歷春天似的,盛開著花朵。


錦新見盆栽內盛開著花,先是感到訝異,隨後對著那個盆栽警界著。


但很快的,錦新注意到其中一個鵝卵石則放著一張紙條。

紙條上以兩種語言寫了一段話,其中一個語言是錦新看不懂的,但另一個語言錦新卻看得懂。

內容大致上寫到:
『這六顆石頭是"結界石",在石頭圈選的範圍內,即是春天。』

看到這段話,讓錦新隱約回想到先前見到冥時,那片猶如室外桃園的春之地,並在見到盆栽植物那般奇蹟的景象後,並趕緊拿起六棵鵝卵石到村落旁,那片因為冬天而冰凍的田地上擺。

當錦新僅擺到第三塊石頭,因為已經產生一個面的範圍以後,範圍內的凍土快速瞬間溶解。

錦新感到訝異,並嘗試的踏入石頭的範圍內,在他踏入後,原先寒冷的風一吹到此處竟然像是春天的微風一般。

這使錦新心情複雜的不知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如果在冬天,還能像是春天那樣耕種的話,那麼村裡的人也就不會在冬天缺糧,也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在雪地裡狩獵尋求糧食了。






走在山與山之間如同迷宮的道路間,這次諾沒有再飛到天空中找路,因為他想體驗穿越在迷宮中找路的樂趣,冥也完全不催促,因為諾所說的美景不會自己跑掉,而且在這樣自然造就的迷宮內探索,冥也覺得挺新鮮有趣的。


冥之所以會想到要送結界石,是因為先前與長輩們聊天詢問到考為何人族會跑這麼遠出現在附近,長輩們推測到或許是因為缺糧問題,因此在得知這件事情以後,冥便一直掛心與心中,並想到要製作結界石。


在完成結界石以後,冥先是找上了西爾亞叔叔,想留結界石的資訊給錦新。

西爾亞叔叔先是回想了一下文字的寫法,便拿起筆準備寫字在紙上。

那時,父親永正好過來,注意到西爾亞叔叔似乎在苦思並寫字時,好奇的靠過來看。

在聽到冥講原由以後,笑著提到錦新村落應該使用的是另一種語言,因此在紙條上寫上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文字。


儘管過程中,長輩們做了文字上的討論,但冥沒有多問甚麼,僅是看著,然後帶著那張紙,並在最後壓在結界石下給錦新看。




「弟……你覺得錦新看得懂那張紙上寫的嗎?」

諾思考了一下,隨後聳肩笑著:
「應該懂吧?姊不是都特別找長輩們來寫了嗎?而且就算文字都看不懂,姊不是還特別從屋外把他的那個毫無生氣的盆栽放到結界石堆中央了嗎?所以我相信他肯定會知道石頭的效用了。」

「嗯。」
冥點點頭,接著不再有留念的邁步離開了。



冥與諾離開了好一陣子了,但實則是在這山林間迷路了好一陣子,但卻與諾享受於迷路的風景,並繼續找路。

不知在何時,冥察覺到被人跟蹤,並且也大致上猜到來者是誰,但冥不解為什麼那個人要這麼做,隨後冥看向諾並眼神詢問時,諾僅是微笑著而擺手表示不清楚跟蹤者的動機以及對姐姐想怎麼做都沒有意見。


起初冥是不想理會的,並以平日的速度前進著,同時也以自己的魔力探知注意著那個跟蹤者是否離開了,但離開了山林的地形,來到外界的那片大森林,又過了五六天路程後,跟蹤者始終跟在後頭。


冥感到疑惑了,那個人究竟要幹嘛?

並開始有些憤怒。
之前不是都已經狠下心了?那麼幹嘛還來招惹人?

一想起先前從精靈那拿到的信物後,冥立刻從空間之中拿出了貓頭鷹的信物在手上,並道出了:「亞格。」
也就是精靈的名字,並在信物上灌入一點魔力使信物作用。


一陣旋風突然出現,伴隨著旋風與落葉,先前看到的那位棕髮的精靈隨之現身了。


棕髮精靈亞格彬彬有禮的開口詢問著冥:
「請問有甚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冥聽到後稍稍有些訝異,沒想到那位精靈還真守信用,因此開口回應著:
「麻煩你幫我把附近的那個藏匿者抓出來。」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冥與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下一回就有我非常喜歡的橋段了!!
YA再加把勁!


感謝願意把那視角很亂的文看下去並看到此回的人,

關於開頭部分,有朋友反應說視角一直切換很亂。

但如今的我僅想有空就是打下去,直到結束為止再來回頭修。

這篇文結構是我所有故事裡最複雜的,若要論集劇情線,至少有12條以上,
希望我可以把這麼複雜的故事簡單的呈現出來!

也希望哪天我的感動、感嘆能與懂劇情的人分享,甚至暢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